在土耳其旅行2个月,我最喜欢马尔丁

当面包车经过马尔丁新城时,司机让我下车,随后便扬长而去,留我一个人在汉堡王对面一脸懵逼。这是在土耳其东部经常发生的状况,有的过路车会停到汽车站,有的则只顺路随便停个地方让我下车。打开谷歌地图,我看了一下,距离老城也就3公里的路,那就走过去吧。

马尔丁新城很普通,有现代化四四方方的建筑、咖啡店和餐厅,我一边欣赏着这毫无异域风情的新城,一边开始爬坡。身前背着相机包、身后背着55+10L登山包,头顶艳阳高照,格外费力。然而要去到这个"可以俯瞰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古城,自然意味着要从新城一路爬山。


我背着大包走在上山的公路上,好不容易远眺到那风景独特的马尔丁老城,这拔地而起的山坡上一层一层地建着伊斯兰风格的房屋,极具中东风情的同时,又极具特色,它就像立体的喀什一样,把那些扁平排列的土晒砖房和错综复杂的小巷立体化。而我订的宾馆在老城中心,需要继续爬坡。我跟着地图所指示的捷径一路爬上那些有趣的小径,恨不得马上扔下登山包,拍个痛快。这种无可言喻的兴奋,大概预示了我对马尔丁深深的热爱。


△ 背着大包大汗淋漓地爬到老城,被这一幕深深震撼


△ 浓浓伊斯兰风情的建筑


△ 日落时的马尔丁老城


马尔丁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虽然南疆的喀什和伊朗的亚兹得也很有历史感,但错落有致的马尔丁,高高低低的小巷如迷宫般令人着迷,一转弯就能看见的宣礼塔、一回头就能看到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让我仿佛真的行走在历史之中,视野永远受制于那细细的窄巷,却因为高低错位,每个转角都能发现惊喜,这大概是平面的喀什和亚兹得无法给人的观感吧。即使身背大包,爬得汗流浃背,热得气喘吁吁,但我心里已经在盘算着把原本两天的马尔丁计划增加到三天。土耳其东部之行,从原本的忐忑,演变为这一个又一个高潮。


到达宾馆的时候我已经连续在烈日下爬坡了近1小时,满头大汗。赶紧洗个澡,出去如往常般吃了个土耳其烤肉卷,我就一头钻进了马尔丁老城。


△ 马尔丁老城


△ 马尔丁老城


△ 马尔丁老城


△ 马尔丁老城


宣礼塔每天五次按时响起,召唤信徒做礼拜的声音简直是这个中东古城最好的背景音乐。我寻着宣礼塔的音乐走向建于12世纪的乌卢清真寺,这座伊拉克塞尔柱建筑隐匿于老城的迷宫之中,不是周五的日子,清真寺里祷告的人并不多,以老年男性为主。在土耳其东部,能明显地感受到信仰的断层。在清真寺祷告的大多是中老年男性,街上戴头巾的也多是中老年女性,上一代人还沉浸在信仰的世界里,而年轻人明显更有活力和想法,无论是对于总统埃尔多安,还是对于伊斯兰教,他们都经常能说出让我赞叹的观点。


巴扎上,人们在狭窄的街道上依旧用马和驴子驼着货物。如果不是从新城走过来,或许很难想象在这3公里之外的地方,是一个完全现代化的城市。而马尔丁老城,就如从未曾被打扰一般,继续它古老的生活方式。再多的历史书籍,也不如亲身置身于历史之中的感觉来得美妙。


△ 老城巴扎,牵着毛驴的少年


△ 巴扎的手艺匠人


△ 错落有致的马尔丁


△ 老城随处都是浓郁的异域风情


△ 正赶往清真寺的老人


马尔丁现在是土耳其旅游开发的重点,土耳其政府试图把它打造成一个如以弗所和棉花堡一般的旅游城市,但这里靠近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又处于土耳其的库尔德人聚集地。近年来的局势不稳,让安纳托利亚东南部游人罕至,甚至在我去土耳其东部最著名的标志性景点内姆鲁特山时,竟也没有遇到一个游客。或许也正因如此,马尔丁古老的生活方式才被最大限度地保留了下来。这里不像喀什老城那般有许多废弃房屋,几乎所有的房子都有人居住,孩子们在细细的窄巷里踢球、玩耍,女人们牵着孩子的手在巴扎逛街购物,妇女们围坐在家门口谈天说地。这里更生活化,因此让人觉得即使同样是走在历史之中,马尔丁却更真实,更能还原出历史的本貌。


这就是土耳其东部,它和土耳其西部简直可以说是两个世界,西部是热烈的欧洲风情,而东部则是古老的中东风韵。对我而言,东部无疑更有魅力。历史不仅流淌在博物馆和清真寺,更是流淌在大街小巷,流淌在日常生活中。博物馆孤零零的展品过于遥远,而如马尔丁这样难得的古城,让人有亲历历史的现场感。行走其中,仿佛穿越了几个世纪,如同正在做着一场遥远的梦。


我在土耳其旅行了2个月,要说最大的遗憾,大概就是没能再去一次马尔丁吧。

△ 生活在马尔丁老城小巷里的人们


原创文章/图片,禁止转载,经发现必将追究到底。

转载合作请联系398998908@qq.com

微博@包子Wien

欢迎关注公众号:严肃旅行(yansulvxing):认真地看这个世界,不吹嘘,不鼓动,不浮夸,没鸡汤~

weixin.qq.com/r/mjhvd2- (二维码自动识别)

编辑于 2016-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