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坏完蛋了

王小坏完蛋了

我可能完了,从精神上完了,从精神上完了就是真的完了,大脑供血跟不上,思考跟不上潮流,脚步跟不上七厘米的高跟鞋,审美跟不上大众眼光,有时候想努力一把跟上时代步伐,发现根本不行。

这个世界每天都很精彩,我不精彩。

或者说,我没有参与精彩,我是个旁边者,英雄云集的时代,我是那吃瓜的人,屁股上挂个酱油瓶,四处看看,围观、八卦,实际上什么都不是。难道不是吗,我,或者说你,正在看文章的你,此刻打开互联网,整个世界都很精彩,唯独你我,独自饮醉负能量,看窗外孤寂袅袅!窗外惊天动地,我睡如躺尸,从手机上观看他人的精彩。

起初,是我被世界拒绝。现在,是我拒绝世界。

当年因为没钱读书,15岁出来闯世界,天不怕地不怕,但渐渐发现,不是我闯世界,是世界撞我,撞得头破血流,差点就粉身碎骨了。没有学历,没有文化,进不了主流社会,只能当农民工,刚接触互联网的时候“屌丝”一词正火,经常伴随着“搬砖”一词,那个时候还庆幸,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多人搬砖啊,后来才知道,有些人搬砖,只是去办公室工作,明星开演唱会也叫"搬砖”,搬砖不是真的搬砖。而我搬砖,是真的要用手去搬那种石头烤成的砖头,要用手去摸砖头,把青春磨成茧,把大好时光砌成墙,亲手建设这个城市——10年,10年前还差11天初中毕业到10年后26岁,我把青春扔进熔炉,被炼得死去活来。

记得有一次,记得……不用记,有些故事就烙印在脑海颠部的印记。一天下班晚上走在回家的路上,路过一辆小轿车,窗门开着,我就顺势看了车里一眼,谁叫他车窗开着呢,车里一个男的正在搂着一个女的亲吻,男的发现我看了他一眼,在热吻中把眼睛腾出来瞄了我一眼(他吻得不够专心),然后探头出来骂了一句"你他妈看什么看,车和女人都送你好不好呀”。一句突如其来的讽刺刺破了我比阴帝还敏感的自尊。我真的只是随便看了一眼,非常随便的一眼,就像路边有个颜色比较奇怪的垃圾桶,忍不住看一眼,我当时就操他妈了,谁他妈叫你开窗户的,老子就是很随便的看一眼!老子没有半点羡慕也完全不想看!老子对你的车和女人也完全不感兴趣!我王小坏羡慕过宇宙星辰的浩瀚,羡慕过飞鱼能同时享受天空和海洋……老子就是没有羡慕你丫的挺个啤酒肚在轿车里啃女人的嘴唇!老子只是很随便的看了一眼!然而我一句也没骂出口,强大的自尊心遏制了我内心的愤怒。那年18,我在上海做服务员,下班的时候鞋子是湿的,踩着湿淋淋的布鞋咯叽咯矶快速离开了小轿车,仿佛离开那里,自尊又重新爬进我的身体。当年年轻气盛,那件事对我伤害挺大,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能是被伤害多了,麻木了也就适应了。

初中毕业后,我做了十年的农民工,性格也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了很多书,通俗的说法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吧,成了一个精神分裂者,一半现实,一半理想。这样的人很多,我没什么特别的。

但是

我觉得我有文化,我不是一个农民,我是隐藏在时代深处的文化暗物质,是梵高的骨灰,是不被认可天才。我沉默了——————决定在沉默中爆发

于是,怀着对文学的野望,想在互联网上展开自己的文学梦想,内心放着一把巨大的大刀,野心勃勃地想切开互联网蛋糕。经历了失败,失败,失败,失败,失败,妥协,妥协,妥协,放弃,放弃,放弃,放弃。头悬梁,锥刺股,不要脸,敢冒险,在互联网上摸爬滚打,用十倍苦心,做突出一个,不断提醒自己,「卡夫卡也有吃不起饭的时候」「陀思妥耶夫斯基也有当奴隶的时候」「连凤姐都成功了」「周星驰也跑了十年龙套」……。皇天不负有心人,只怕有心心不诚,罗永浩都能讲英文,后面这句为押韵。不断地用这种鸡汤鼓励自己,在黑暗中朗诵诗歌,在嘲笑声中歌颂文艺,逆水前进,风雨无阻。也付出了许多实际行动,终于还是有了一丝机会。

后来就成了所谓的知乎「大V」,我在意这个「大V」的身份吗?不在意,实际上我利用这个身份找到一份文字工作之后,就没有提供内容了,根本没有所谓的「运营粉丝」时刻保持「输出内容」「涨粉」的说法,有时候我在想,关注我的人,究竟在关注什么,我还能为关注者做些什么。摸着乳房说,我真的对不起关注者,对不起知乎爸爸,对不起天地,对不起如来佛祖达摩祖师耶稣阿拉神灯,对不起自己。真的没有好好写文字了那些对我有所期望的人也都失望了,我不配做我。以前的梦想是当一个作家,在工地上做着白日梦,当服务员端着盘子构思小说情节,凌晨两三点走在冰冷的夜里却一帆风顺地幻想火烫的未来。如今出版商找上门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行了,真的不行,无法写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就算出版商满意,我也不满意啊,人的一生就想活得让自己满意啊,做人太难了,想当猫,被美女抱在怀里亲亲,每天的工作就是负责卖萌,骗点吃的喝的,哎……这样想就堕落了。

堕落了,做什么都没劲,也不想当文艺青年了,老是被嘲笑,又赚不到钱。到了这个年纪,已经不敢裸体跳进河里了,啊,怀念小时候裸体跳进河里把夏天撕成碎片的日子。现在不行了,以前特别爱写文章,感觉内心燃烧着文艺火球,熊熊火焰散发着文艺的光辉,三天不写诗膀胱都要爆炸,现在不行了,肚子里全是雾霾,一点热情都没有了,有时候发点朋友圈感叹一下人生都感觉矫情。我完蛋了,我王小坏,完蛋了。为什么不写文章了?主要是不想重复自己,作家写来写去写了几千年,已经写得差不多了,老是重复也没意思,作家都是在句子上爬行的动物,都一样,我也一样,内心文艺沸腾的时候写过很多,但现在不想写了,总感觉老是重复自己,抄袭自己。现在整天躺在沙发上发呆,刷微博刷知乎豆瓣,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看新闻,再看新闻下的评论,一边看一边骂娘……哎,我可能真的完蛋了。

本来想好好谈恋一场恋爱,不管是青春的开幕还是闭幕,总得点燃青春的幕布吧,但是不行,堕落的人讨厌生活,但爱情是生活的一部分,啊,对不起心爱的人儿。

小时候仰望星空,漫天星辰,放收眼底,感觉眼睛能装得下星空,自己很伟大。长大了仰望星空,感觉宇宙无边,浩瀚星辰,感觉自己很渺小,如同一粒尘埃,夜空之下,非常孤独。

发布于 2017-01-0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