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知乎用繁體字是怎樣一種體驗

以前沒想過在知乎寫文章,畢竟想寫的技術文都可以發到博客去。不過這篇就發到知乎來了,因爲內容是關於知乎的,而且碎碎唸怨氣太重。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在各種地方一直都用繁體字,包括知乎,於是有些人看到我寫的繁體字的回答就坐不住了。

這位逻辑,可以說代表了絕大多數繁體黑的人的邏輯。且不說電腦網頁字體上沒法簡單地用這些,就說從秦始皇書同文開始規範用小篆、隸書起,各種書體(秦篆、隸、楷、行、宋、黑)的區別就是筆劃上的區別,都是繁體字範疇。網頁指定了宋體那就是宋體,網頁指定了黑體那就是黑體,與簡繁的字形無關。

我覺得書體的演變,更多是書寫方式的改變。甲骨文是用小刀刻在甲骨上的,金文是熔鑄在青銅器上的,秦篆之前的大篆籀文也是主要以鑄造和篆刻爲主。在有筆墨之前人們祇能以這種方式留下文字,於是這種書體也受篆刻鑄造的工藝水平限制。在始皇帝書同文之前,漢字不能算作統一的文字,各地有各地的特色,這也限制了它不能廣泛傳播。

隸楷行是有了筆墨之後的書體,這也奠定了現在大家寫的繁體字的字體樣貌,因爲從那時到近代,用毛筆書寫漢字一直是主流。宋體(明體)的出現是另一次書寫方式的變革,因爲有了活字印刷術,爲了活字製作方便就有了相對美觀又工藝簡便的宋體。黑體作爲另一種印刷字體,現在被廣泛使用是因爲黑體更適合作爲點陣化的顯示器上的字體,同樣也是順應書寫工具的變革。

這些書體在傳播漢字文化的時代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走出中國覆蓋到整箇東亞,可以說兩千年以來人們使用漢字認識漢字主要都是這些書體的貢獻,而這些書體也明確定義了「漢字」爲何,定義了「漢字文化圈」的範圍。時至今日,每每走在日本韓國的歷史博物館裏,看到他們展覽在玻璃櫥窗中的漢字書寫的文書、古籍、書信的時候,總會涌出一種作爲漢人的自豪感。當同行的日本人或者韓國人在吃力地訓讀他們自己的祖先幾百年前寫下的漢文的時候,我都能更快地理解這些文字傳達的意思。這種橫跨千年且穿越國境文化阻隔的書面共同語,除了漢字,估計祇有中世紀歐洲的拉丁文能夠企及。拉丁文已然式微,而漢字使用者的比例仍然不低,用繁體字或多或少也是在緬懷那箇一種文字記載萬國語言的年代。

知乎能方便地用手寫字回答麼?你又怎知我平常手寫的時候不是繁體呢?

我出生在陝西,小時候學寫字的確學的是簡化字,但這沒有妨礙我接觸到並且喜歡上繁體字。以至於高三的時候語文老師專門叫我爸到學校,警告我不能再繼續寫繁體否則後果嚴重,我纔在那半年換到了簡化字。和我一起被叫家長的另一箇同學,他的原因是寫二簡,凸顯了他90後不應有的老成。

當然日常寫字的機會的確很少了,我在日本生活,需要寫字的場合也就是提交各種日文的表格文件,其中的漢字是用日文新字體。不少繁體黑的論據之一是日本他們也用簡體字,這箇論據十分可笑,我可以立刻找來一組日本受過大學教育的年輕人,問他們繁體字(舊字體)和大陸簡化字的文章哪邊更容易看懂。

「繁體字的技術文的看着看不過三秒」「數學公式太多的證明眞的看着看不過三秒」「滿篇文字沒有圖示的解釋眞的看着看不過三秒」「英文的文檔眞的看着看不過三秒」不想看的理由可以有很多,而能細心看下去的理由祇有一箇,就是這箇回答有眞正的價值。

我對技術社區的技術水平有箇自己的衡量指標,叫「繁體字容忍度」。當一箇人都關注於我在用繁體字寫技術文的表面,而不看我文字的內容,那說明他沒有足夠的耐心去消化真正有價值的東西。繁體字都忍不了,你還怎麼看英文文檔?當一整箇社區的繁體字容忍度低到一定限度的時候,我就會自覺離開這箇社區,因爲其中沒有我想尋求的技術價值了。上一箇因爲「繁體字容忍度」太低而離開的地方是水木社區,下一箇會不會是知乎呢。

眞如其名,又是呪罵又是恐嚇。知乎的細則裏還沒一條叫「用繁體字降低社區內容質量」的,如果有,那我就不來了。

當然知乎上也有一些人,應該說是絕大多數人,心平氣和地和我討論簡繁的優劣,問我使用繁體字的原因,這些人中的有些人持鮮明的擁護簡化反對繁體的態度,我尊重他們的選擇,同時我也保留我自己的選擇。對於友善理性的詢問和探討我會認眞地回答。

對了,我是大陸人,用康熙字典的繁體正字,我叫它繁體字而不是「正體字」。對於臺灣的「正體字運動」推崇俗字異體字爲所謂的「正體」、「標準字」、「國字」,我同樣反對。繁體字正字是中華文化的一部分,請不要用一小部分地區一小部分人在用的現行字體去強行修改它的含義,無論是改成臺灣的「正體字」也好,或是改成大陸的「規範簡化字」也罷,它們都既不標準也不規範。

我尊重並支持你們「黑繁體字」的權力與自由,也請尊重並支持我「用繁體字」的權力與自由。謝謝。

编辑于 2016-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