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脑Console番外篇III:东西文化的不谋而成,殊途同归之同步性与天垂象

VII.ChariotVII.Chariot

人类文明在漫长的地球历史中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对于地球来说,这样的文明是脆弱的,娇生惯养的。在合宜的温度,水分和进化条件下,万中无一的变异机会里,人类发出了理性的光芒,记忆得以保存,价值观得以传播,人生与世界的意义得以思考。从看山非山,看水非水的迂回开始。人类赋予本征的物质以新的意义和象征,创造了独一无二的符号并且在真实与虚拟的世界中活着。

东方文明以古中国文明为代表的,从结绳记事到一画开天,伏羲,周文王,老子,孔子,王弼。这是几个人的思考故事,这是无数人的心路历程。西方文明以苏格拉底,柏拉图为代表的,从爱琴海到希腊文明,而后,形而上学,理想主义,享乐主义,唯心主义,唯物主义。西方众多伟大的哲学家演绎着独特的百家争鸣。如恋爱心理学家尼尔 施特劳斯所言,恋爱心理学就像一间屋子,每个大师都从不同的窗户往里面看,每个人都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这与当代的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的主张不谋而合,即每个人的观测结果都有效。

西方文明和哲学是从过程到结果。讲究严谨的推理和论证。这从苏格拉底的对话辩论形式里就能看出来,最初的时候,神学 科学 哲学三者是合一的,之所以出现分歧,是因为它们的主张发生了对立。西方文明里的科学是更加严格的西方哲学,需要严格的辩证和证据才能被写进书本。源自西方的心理学作为科学的一支,也是秉持科学的态度和西方哲学的方法,在求得答案。在篇幅巨大的心理学研究中,无数学者贡献了他们的一生来表达他们对真理的热爱和对心理学的执着。在这些辩证里,有一样可以称之为结果的东西,或者说是结晶的东西,就是本章希望接近论述的“同步性” Synchronization。

这个小概念很有可能隐含了规律性和根本性的东西。它是荣格心理学里提出来的,提出这个概念主要是为了描述大量发生在梦境中的指代和符号现象。从易于理解的角度来描述,大脑存在大量实实在在的信息和记忆,接下来它把这些记忆里的元素和个体,单位,进阶到一种理念和概念的层次,或取决于这个个体的本质,或取决于这个个体对于整体的关系,地位。基于这个派生出来的理念,再寻找一样比较接近实际和表象的东西加以代表,最后用这些内容组成梦境的基本形式。

用表意识来思考必然会产生一个问题:为什么不直接展示这些本征性质的个体,单位,而要经过这么复杂的抽象过程,再展现出来呢?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基础的解答很简单,因为潜意识需要这样做,这就是潜意识的理解形式。稍微复杂一点可以这么理解,表意识传递给潜意识的是表象和抽象程度很低的内容,潜意识酝酿这些内容并产生了新的东西,在梦中,表意识解答潜意识的思想成果时再次使用抽象程度低的“滤镜” 来理解它们。更加复杂的解释可以是,表意识是进化的产物,它理解和传达的模式是帮助人生存和发展,理解的,而潜意识更加原始和贴近自然,所以它更大程度上代表了自然的理解模式或者规律。

从这些分析里我们明白了象征是十分重要的,世界的本质很可能就是一层层的象征。从梦境到现实的抽象变形可能只有一两层,而自然规律和“事情”彼此之间的关系则可能包含好几层,无数层这样的反复抽象和象征的过程。

梦与现实从本质上并无明显区别。

以梦以及梦分析里的这个概念,同步性作为桥梁,让我们走进东方文明的门户。东方文明是先给出结果再慢慢寻找,派生,膨胀出原因的。跟西方文化比起来,西方文化是越分析越简单,东方文化是越演化越复杂。举个例子,通过各种事实和实例的分析,最终得出了某个道德伦理理论的适用性的结论。这是简单的。东方文化中的例子是,伏羲一画开天,这是极其简单的,文王演卦,老子演卦,孔子解卦,王弼作注。到后面就变得非常复杂了,这是东方文明里支柱性的易经的发展过程。

易经一眼看去很明显就是一套完备的符号和象征系统。当把某个符号应用到不同的事件中去,总是有不同的解释,但每个解释都不会超过这个符号的意义。历史上还出现过一个进阶的易经活学活用的例子,那就是梅花易数。梅花易数其实就是易经占卦的逆运算,把条件带入计算中得出一个符号。它就把某个现象,与未来的某个事情的关系解释清楚了。

梅花易数和解梦的本质其实是一样的,都经过了三个环节,取出不可直接理解的因素,通过符号系统分析,得到可理解的因素。易经中,指示某个未来事件或启发的中介称之为天垂象,解梦中,描述梦与现实的关系、从不可理解到可理解的性质就是共时性原理。

东西方的文化和哲学发展,看起来是背道而驰,其实在不明显的根本处,已经达成了了不起的共识。这篇文章就是解释共时性原理和梅花易数之间的微妙关系而写的。


vx-lab.com/wordpress/?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还没有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