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做标题党,所以连标题都没有想——想说的是几个环境企业的今昔

不想做标题党,所以连标题都没有想——想说的是几个环境企业的今昔

绿茵陈绿茵陈

岁末难免有点感慨,虽然这个时间点和其他时间在本质上并无不同,但是,人们习惯于在这个时候总结、回顾,欢欣鼓舞或者垂头丧气,所以搞得一年终了之际好像很特别似的。

年其实是个小时间单位,十年甚至百年也是。

大约五千多年以来,人类就一直在同“小时间”单位打交道,把日划分成时、分、秒,又把秒细分为毫秒、微秒、纳秒和皮秒。但是,人类同“大时间”尺度打交道,只是在不到三百年前才开始的。所谓大尺度时间,是指发生在过去很久、很遥远事件的时间。测定这些时间不能用“日”,也不能用“年”,必须用更大的单位。例如,考古学家用“千年”或“万年”为单位计算史前遗物;古生物学家和地质学家要以“百万年”为单位,分别研究人类祖先化石的年代。

这里要说的还是小时间单位的事。因为工作原因,我翻看了我们平台12年前做的第一次年度行业评选(当时,E20环境平台这个名字还不存在,评选主体是中国水网,评的是2003年企业的表现),又对比了一下今年年初公布的2015水业年度评选(因为2016年的评选结果明年春才会公布),发现变化还是很明显的。

为了简便,我主要对比的是十大影响力企业,前十大作为风向标还是很有代表性的。

2004十大影响力企业:

1. 北京首创股份有限公司(包括首创威水)

2. 法国威立雅水务

3. 深圳市水务(集团)有限公司

4. 中法水务(法国苏伊士环境集团)

5. 北京城市排水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包括京城水务)

6. 金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包括北京金州工程有限公司)

7. 清华同方股份有限公司水务工程公司

8. 北京桑德环保产业集团(包括国投资源)

9. 中环保水务投资公司

10. 安徽国祯环保节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15中国水业十大影响力企业

1. 北控水务集团有限公司

2. 北京首创股份有限公司

3. 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4. 中法水务投资有限公司

5. 桑德国际有限公司

6. 中环保水务投资有限公司

7. 中国水务投资有限公司

8. 广东粤海水务股份有限公司

9. 威立雅

10. 天津创业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从中可以看出,首创、中法水务、桑德、中环保水务、威立雅,十二年来一直屹立在潮头,深圳市水务集团、北京排水集团、金州控股、同方水务、国祯环保已不在十大之内。深圳市水务集团、北京排水集团两大国企仍然颇具实力,也在尝试从传统的国企变成水务与环境综合服务商。金州控股和同方水务已不复当年景象,后者甚至不再是独立的水领域品牌。国祯环保在几经波折后,2014年成功在创业板IPO,发展目标已经变成:做优做强以水务为核心的环保主业,努力挺进大型环境服务商行列。

从排名变化也可以看出企业力量的变化,首创从第一变成第二,中法水务倒是固守了第四的位置,桑德从第八变成第四,威立雅从第二变成第九,中环保水务从第九升到第六。

榜单中,北控、碧水源,无疑是最近几年来发展最为迅猛的,也是被各个研究机构解读最多的,大家对他们的发展模式估计都耳熟能详了。中国水务投资、粤海水务、创业环保也算是各有特色。但其实这些都不是什么新面孔,因为我简单粗暴地把中间10余年省略了,只看了开头和结尾。

看看这些企业的努力结果:12年前,2003年底荣登首届十大影响力企业榜首的首创“控股及参股的水厂/污水厂约30个,水处理能力600万吨/日,服务人口总数1000万。”到了2015年底,相关成绩是“公司在北京、天津、湖南、山西、安徽等16个省、市、自治区的40个城市拥有参控股水务项目,水处理能力达1500万吨/日,服务人口总数超3000万。截至2014年9月30日,公司总股本22亿股,总资产263.38亿元,净资产94.82亿元。”

再看2015年的第一名北控——它从2010年开始进入十大影响力榜单,到2015年已连续五届,“先后以股权收购、TOT、BOT、委托运营等模式,有效拓展市场。截至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及马来西亚、葡萄牙、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国拥有多个水务项目,水处理规划规模超过两千万吨/日,实现了全国性的战略布局,并成功进军海外市场。”

2015年第三名的碧水源,净资产超过120亿,已经超过第二名的首创(90多亿),膜技术品牌与资本双助跑PPP模式,让这公司跟吃了仙丹妙药似的。

看这些公司的体量、规模、发展模式,都在变化。

十二年,不过是一个小时间尺度。

当年许多行业内的大公司,在外行业看来,其规模都不足道。十二年之后,由于政策之手、资本之手的推动,情况有了一些变化。而最近三年来,由于PPP运动,又给行业带来一些浮夸的色彩,也给了一些新的机会,引入了新的竞争。有一些建设出身的巨无霸央企,在转型转得头昏脑涨后,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环境,投向了水,当然,可能它们的转型,选择也是有限的,总不能转到IT、互联网吧,转到河道、流域、海绵城市、黑臭水体等,好歹还能发挥它们工程建设的优势,至于技术,至于环境治理效果,那就先进来再补课了。

我很好奇,十年之后,十大影响力里会有哪些公司,会不会有这些央企生出来或养大的公司。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绿茵陈”】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