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星宇:在亚马逊丛林探寻自然的法则

所有人的「有生之年」里

大概都藏着一次

亚马逊丛林之行

这几乎是探险的终极体验

自然界的最强音符

🌳

而刚从亚马逊回来的独立音乐制作人星宇

将从声音的角度

为我们展开一个独特的亚马逊自然世界



文 / 编辑:酥饴 图片:李星宇提供



(2016,李星宇在里约COPACABANA海边街道录音)


他是李星宇,鲸鱼马戏团背后的人,独立音乐制作人,声学空间设计师。2016年8月,他带着五人的录音团队第二次去了亚马逊,远离城市,探寻自然之音。


“当初就是觉得城市声音太吵,想找一个更寂静、更自然的地方。去完之后才发现思考完全发生了变化。”


(5人录音团队深入亚马逊腹地)


2014年,李星宇去了一次亚马逊外围,虽然也听到了很多神奇的声音,但更像是去了一个“很酷的野生动物园”。两年后真正深入亚马逊腹地,完全就像一次探险,每一天都经历着未知、恐惧、惊喜与前所未有的深刻体验。曾经指望着找一片遥远而寂静的丛林静下心来想一些事情,却发现“活着”竟然成了每天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无论是河里的食人鱼,丛林里的美洲豹、蝙蝠,还是不起眼的虫子,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致命。

在感慨“活着回来真好”的同时,他感受到了原始自然中极具魅力的地方,激发了他对自然的一系列深度思考。



(神秘而迷人的亚马逊)



“我觉得它(自然)是很迷人的,它所蕴含的哲理和神秘的东西,藏着特别特别多未知,还有宇宙的奥秘,我很喜欢。这些东西跟我们内心层次上有一种亲切感,因为我们都是同源的吧,最开始都是从单细胞演变而来的,本身就带有一种内在的联系。无论你身处什么样的情况下,哪怕是不安全的情况下,你都对它带有一种情感在里面。

此次暖澡堂特别有幸专访到星宇,听他来聊一聊他在亚马逊狂野又神秘的经历,以及这些经历给他的思想和在做的事情带来了怎样的转变。

“我不是科学家,也不是环境工作者,没法得出一个特别严谨的结论。但我作为一个音乐人,作为一个创作者,我希望通过这张专辑,包括我的这次行为(亚马逊寻声之旅)提出我的问题、想法和假设,然后把我的思考方式用一种大家都可以接受的方式传递给更多人。



8:43《自然的法则》

点击上面聆听李星宇的从亚马逊带回的自然之音:

《自然的法则》专辑同名先行单曲

随星爷拨开亚马逊丛林的树叶

一起进入那绚丽又壮阔的自然吧



I N T E R V I E W

/ 专 / 访 /


■ Z= ZAO · 暖澡堂

■ X = 李 星 宇


🚤

P A R T 1

“在亚马逊,你根本不知道会遇见什么,完全是随机的”


Z:去亚马逊一共录到了多少种声音?最喜欢哪一种?


X:哎哟这数量完全没统计过……我觉得树懒的声音挺特别的,我特别喜欢它的声音,因为之前也没什么人收集过它的声音。这次我们还录了一些蚂蚁的声音。(蚂蚁也有声音……?)对,我们把声音放大后可以听到蚂蚁有不同的声音,每一种蚂蚁的叫声还不一样。



(爬在树上调试录音设备的李星宇)



Z:亚马逊丛林里有那么多的生物,会发出成千上百种声音,你们是如何分辨和挑选录什么声音的呢?还是说录的是一幅场景,一个时刻,一首“交响曲”?


X:我们会把录音机放在不同地方,然后第二天再去收,每天都会录十几个小时的声音。我们也会坐船出去,找不一样的声音,其中有单独的某一种声音,也有交杂在一起的……我们没有太多预期去哪里录声音,基本是按照地理位置。因为在里面你会碰到什么你也不知道,不像去动物园,你知道下一步会遇到什么。但是在亚马逊,你根本不知道会遇见什么,完全是随机的。



(李星宇<右>与团队放置录音设备)

(看到树上那团毛茸茸的录音设备了嘛~)



Z:在亚马逊丛林里,不同时段的声音会有什么样的不同呢?


X:比如日出的时候,晚上的虫子叫声会大一点儿,可能还有青蛙在叫;太阳出来后鸟就开始叫了,还有河塘里的那些江豚,哺乳类动物的呼吸声也都有了;白天随着太阳越来越高,气温越来越热,动物的叫声可能会开始变少,而虫子的声音会变大;等到太阳下降,温度一开始变化,叫声也开始变化;接着晚上可能还有一些夜行动物的声音,例如猫头鹰啊等等,而且前半夜和后半夜声音也不一样。

(不同时间段的亚马逊)



Z:澡堂大妈们很好奇,你在亚马逊丛林里有尝试吃一些可以食用的植物吗?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


X:有吃一种水藤。是我们向导告诉我们的,他是土著人,非常有经验。因为雨林里很多植物不能随便吃,水也不能乱喝,所以如果在雨林里没有水的话可以去找这种藤。味道挺香的,有一种植物的香味儿~因为藤枝本身也是相对比较粗的,可能跟女孩儿的胳膊差不多,所以里头水量也挺大。



🔍

P A R T 2

自然界早已揭示了道理,我们要做的就是寻找答案


Z:与之前鲸鱼马戏团两张专辑相比,这次这首《自然的法则》单曲好像旋律感会没那么强,反复出现了非常低沉和非常尖锐的声音并行的调子,缓慢悠长,你创作的时候希望表达的理念是什么呢?


X:其实这次《自然的法则》专辑里是没有曲子的,全部是声音。这首单曲是我专门做的曲,想用管弦乐的方式来模仿一种自然的状态。例如高音的虫鸣是很持续、一直不断的,我用两个小提琴来模拟这种带有不和谐感、同时又很恒定的状态;中间的部分是鸟、哺乳类动物沟通的频率,我用长笛、黑管这样来模拟这些跳跃的音;还有一些自然界的声音,例如风声、雨声,就在低音的位置。


(《自然的法则》专辑封面)



Z:这次的专辑名字《自然的法则》,是你去之后才想到的名称吗?那你觉得自然的法则是什么?


X:我是从声音的角度来提出这个发现的。不同生物发出的声音会在不同的频段上,它们会形成一种很好的默契。而我们运用的一些规律,掌握的一些科学知识其实都来自自然本身。自然的法则的意思就是,自然界其实早已揭示了很多道理和解决方案,我们要做的就是从中寻找答案。




Z:说的特别有道理。很多自然的法则其实就在那里,只是暂时没有被发现。(感觉此处该有配图:然而沼跃鱼早就看穿一切……)那关于人与自然关系会不会有更多思考?


X:我是回来以后才想的这些事情。我发现在雨林里,人是没有存在感的,我们是一个侵入者。我是从声音的角度来发现这件事情的,因为我们的声音跟雨林的声音是一个对立的状态

鸟类还有哺乳类动物它们的叫声很高,在1K-4K HZ之间这个区域,它们会在雨林中寻找一片安静的区域空出来,作为沟通的环境。这个行为很有意思,自然界产生了一种默契。但是人的声音,包括设备发出的声音、船只的声音在里面却是一种很无趣的声音。



(雨林声谱,其中1K-4K HZ为“寂静区”,是动物们交流的专属区)


( 城市声谱,嗯……就没什么特别的)



所以我就在思考,我们传统的教育并没有告诉我们人和自然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只是告诉我们要保护环境,爱护大自然,但是说得很空洞。我去看了一些人类史、进化论方面的书,发现过去这些动物和植物之间可能相对来说形成了一个稳定的状态,像亚马逊里面,声音分布得都很和谐。

而人类产生后,这种关系就变得很微妙。我们不断影响并改变着自然的同时,又很依赖自然,因为自然是我们生存的必要条件。我们从自然界获得了很多知识和灵感,例如建筑、医学、农业……但也无形中影响了自然的变化,带来了一些未知的危险,比如北京雾霾这样的事情。而我这张专辑,包括我这次的行为想呈现的就是我思考的一个方式和逻辑。


🎼

P A R T 3

声音,是观点,是情感,也是历史


Z:那你除了大自然的声音,会录城市里的声音吗?


X:对,我最早就是录的城市里的声音,后来去了一些自然环境很好的地方,才去录大自然的声音。


Z:城市里会录一些什么样的声音呢?


X:什么都有,路边摊炒菜的声,坐出租车的声音,跟公车上的人聊天儿,发快递的声音,街头艺人的声音。城市里发生的声音太多了。


(清晨,李星宇在CBD屋顶录音)

(2016年,圣保罗卡波埃拉)



Z:虽然城市里噪音很多,有没有哪一种声音你觉得挺好听、挺和谐的?


X:声音只要不吵的就都挺和谐的哈哈。其实声音跟我们人类的发展也有紧密的联系,跟人口数量很有关系。也不是说过去的声音就一定好听,但过去人少,声音小;但现在我们人太多了,每个人制造一种声音,整个城市就会很吵。

所以声音也会给城市里的人带来很多问题,例如心理问题等;而且也在影响自然,例如我们制造太响的声音,生物失去沟通频率的话,它们会面临生存的问题。所以城市里你看到的生物可能都比较单一;而在西方一些很安静的地方,你可能会发现那儿的生物种类也比较丰富。



(2014年,北京胡同)

(2014年,萨尔瓦多街道看球)



Z:你认为收录自然的声音,与电脑合成的声音相比,有什么特质呢?


X:自然的声音带有随机性。电脑其实以后会合成得越来越真。例如早期的唱片大家觉得音质太冷,但其实是一种科技的进步,声音变得更真实了。其实这两者的声音没有太大的可比性,自然的声音很好,是原生的,但自然的声音一定会越来越少,电脑合成的声音只会越来越多。可能不需要多久,电脑模拟一个雨林的声音会很轻松。不过我们在任何一个节点记录的自然声音其实无形中就成了一段历史,对未来人类研究自己会是一个参照。


(2016年,乌尤尼盐湖)

(2014年,伊瓜苏瀑布)

(2016年,玛瑙斯街头乐队)


🐳

P A R T 4

我是一只52HZ的鲸鱼,想要寻找知音


Z:52HZ声音馆是你一直在做的一个项目吗?你想象中的或是计划中的声音馆应该是什么样的?


X:对,以前叫“声音博物馆”,但现在“52HZ声音馆”这个概念我其实更喜欢。因为博物馆给人一种特别庞大的感觉,而我其实不只是在做一个收集的工作,而是在用这些声音和素材去表达我的思考。

52HZ就是一个孤独的鲸鱼的故事(澡堂注:一只叫Alice的鲸鱼具有52HZ的特殊叫声频率,远高于正常的同类,所以它一直孤独的歌唱,找不到同类),所以我也是希望用这个名字来告诉你,我想要寻找知音吧。我是一种不同频率的生物,但是我希望你们可以通过这个频率找到我。



(2015年,加州SANTA CRUZ海滩)



声音馆其实是博物馆的早期雏形(cabinet),一些贵族、有钱人会把自己的收藏放在那里,给朋友展示。这其实是一个私人的空间,跟我做的事情也比较像。很多东西都是建立在我自己的思考和表达上。像鲸鱼马戏团,我没有为了谁写,而是完完全全基于我自己的思考和表达上;亚马逊之行也是。

下一步可能会把目标转向城市,自然收集不算我的主要方向。其实我在自然收集方面资历也不够,很多自然收集者他们一做就是十几年、几十年,那很了不起,我跟他们比还是差了太多,我还称不上是一个自然声音收集者。另一方面我也希望我的声音馆未来的项目涉及的层面会更多一点,不局限在某一个领域上。



(2014年,萨尔瓦多赛后狂欢)



Z:最后说一说2017年的计划吧!


X:前期可能还是会在亚马逊这个项目上。除此之外,今年想关注自然之外的一些东西,例如城市、人本身等等。我想从人的角度出发来做一些项目,可能会在前期保密,因为我希望我自己在做东西时能有一个独立性,没有被太多东西束缚。得到太多关注会有很多束手束脚的感觉,而且如果你在一个太舒适的状态里去做个项目,也很难获得想要的效果。前期还是得苦一点儿,哈哈。


Z:那就让我们一起期待一下,也预祝你成功吧!


X:哈哈,其实这也算不上成功不成功,就是希望自己能一直把这事儿做下去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