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影
首发于知影

坂元裕二:从《东京爱情故事》走向《四重奏》的日本第一编剧

在下周,又将有一部绝对会大火的日剧将于我们见面,就是松隆子将主演TBS冬季剧《弦乐四重奏》,新剧中,松隆子与满岛光、高桥一生、松田龙平四人组成“弦乐四重奏”,演绎发生在美丽的轻井泽的故事。




该剧讲述了因为偶然而相遇的男女四人,为了无法实现的梦想而共同在轻井泽度过了一个冬天,但让他们相遇的这个“偶然”其实也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松隆子饰演的小提琴演奏家卷真纪因为家庭关系,平日都在市内生活,只有周末演奏的时候才会来到轻井泽。性格上比较悲观,偶尔也会说出正中红心的发言,总之是个令人难以捉摸的人。满岛光饰演的大提琴手世吹是一个我行我素的人,但只要拿起大提琴就像变了一个人,她加入合奏团体也是有原因的。




高桥一生饰演的中提琴手家森是一个认死理、生活中充满条条框框的人。松田龙平饰演的别府司是四个人中唯一一个冷静的、相当于队长的人。四重奏乐团的活动据点是他爷爷名下的别墅。



而该剧能受到那么多的关注与期待,除去主演的因素,那就一定是期待坂元裕二的编剧表现了,如果说一部电影的灵魂是导演,那么一部日剧的灵魂一定是编剧了,


在实际拍摄中,日剧里的编剧的实权远大于导演,所以喜欢日剧的人一定都听说过三谷幸喜、宫藤官九郎这些大神级编剧的大名,却很少知道一部日剧的导演是谁。在这其中,坂元裕二是一个日剧迷绕不过去的名字。他精于现代剧的创作,在情感、社会、女性等题材上风格独树、成绩非凡。


相信即便很多坂元裕二的粉丝也不是很清楚他的长相,下面就是他的本尊,


坂元裕二


他笔下的剧情要么浪漫真实,要么撕心裂肺,他最为有名的代表作就是中国80后最为了解的《东京爱情故事》,即便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依旧是很多人心中最喜欢的日剧。




《东京爱情故事》也影响了一批人的爱情观,他后来的《最完美的离婚》《母亲》则分别讨论的婚姻观与母爱的可贵。而他去年的编剧作品《追忆潸然》也是去年大受欢迎的日剧。可以说他的作品除了娱乐和观赏外,本身还是具有很多深刻的东西在里面。


虽然他现在是日本数一数二的编剧,也确实年少出名,1987 年,年仅 19 岁的坂元投稿就获得了第一届“富士台青年剧本”大奖,但他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相信坂元裕二现在心中最为感谢的人就是漫画家柴门文,坂元作为编剧出道的作品《同级生》,以及让他少年成名的《东京爱情故事》,都是改编自柴门文的同名漫画。柴门文是上世纪80年代起风靡的女漫画家。




《同级生》中两个大学期间甜蜜相恋的年轻人,在毕业前夕无奈分手,怀着对彼此仍未放下的感情进入社会,几经辗转重又相遇,可现实的境遇却让这段感情的重启与延续变得更加复杂。




从一入手,坂元便钟情于对年轻人情感的阐释,并且在情感中植入了对于人性的关照。这部作品也显示出有别于其他爱情剧的某些特质,即爱情不只是单纯的爱与不爱,爱情的本质充满了复杂性。这也为两年后《东京爱情物语》的大热做了最好的铺垫。



《东京爱情故事》在中国的80后中有着极其广泛的受众,大陆地区1995年引进后曾引起过相当一阵“东爱热”,但对于这批中国最早的日剧迷而言,这部剧所带来的精神冲击要远大于戏剧本身。想在里面未婚同居但最后又没结婚成为中国观众的意外之处。




出道不久的坂元裕二,也借助柴门文的原创漫画登上了自己编剧生涯的第一个顶峰。此时的坂元不是用深刻的思考与繁复的技巧在创作,而完全是凭借本能与激情,来阐发新一代年轻人对于爱情的理解。这一年,坂元裕二24岁。




虽然坂元凭借这部“东爱”一下子成为了富士电视台的御用编剧,但却在接下来的几年陷入了创作的瓶颈中,东爱”播出后次年,被寄以厚望的月九剧《二十岁的约定》交由坂元操刀,这也是他的第一部原创剧集。


而此时的他已不满足单纯的描写爱情,而想给爱情中加入复杂的人形,他让男主角爱上杀害哥哥的男主角,却不能将这样的悲剧给出适合的情感出口,所以负面的评价与不高的收视率让坂元懊丧。




虽然在这期间,他也编剧了几部不温不火的日剧,但真正让他的职业生涯危险的则是1996年的一部《给我羽翼》,在这部剧里,坂元只是为了现实而现实,反而拖累了影片的轻松的气氛,所以在以青少年为主体的情况下口碑糟糕,收视也在近20年来的月九剧里最低。这也让富士电视台对他有了极大的不满。




在经历了这次的打击后,他也在随后的五六年间几乎成为半隐退状态,但直到2002年,蛰伏许久的坂元裕二凭借执笔《恋爱偏差值》中一个四集小单元的机会重新出山。


在这幕涉及不伦恋情的俗套故事里,坂元尝试用更平缓的叙事节奏来呈现女性成长的动人因由。以这部剧为开端,他努力尝试不同类型的剧作,在近十部作品中呈现出不同向度的特点。




进入新千年以后,坂元开始有意识地拓展自己的编剧疆域。2002年的刑侦剧《遥控刑警》、2003年恐怖题材的《鬼邻人》、2006年改编自文学名著的《西游记》,以及同年的热血职场剧《顶级播音员》,都是坂元对多元化题材的有益尝试。



青春励志剧《太阳与海的教室》(2008)是坂元裕二接手的新类型,虽然高三族的故事早已被日剧讲烂。日剧中的高中生形象,要么热血,要么励志,要么残酷,通常都是将现实提纯,以适应年轻人单纯的审美需要。




但坂元在这部剧里做了不一样的尝试,他先是将类型剧的要素进行叠用理想化的教师+高三考生对应热血励志;用冈田将生、北川景子、吉高由里子等少年偶像对应励志;用青春与死亡的突兀链接对应残酷,然后从中提取更深切的主旨。坂元未必想要明确主旨是什么,却带给观众超越青春剧的情感反应与内在思考。

而随着这十年的磨砺,坂元也开始走向顶级编剧的历程,进入 2010 年之后,坂元裕二不再纠结于类型的探索,多年积累的信誉使他的创作自由度更高。




为日本台创作的《母亲》(2010)、《再见我们的幼儿园》(2011)、《女人》(2013),以及为老东家富士台创作的《即使这样也要活下去》(2011),每一部都让人在无声无息间为之潸然。




四部剧的三位女主演,30世代的松雪泰子、20世代的满岛光、10世代的芦田爱菜,她们所饰演的角色都在坂元的笔下熠熠发光,她们都面临着现实的困境、内心的脆弱,却无一例外都选择独自承当,也毫不留情地暴露出当下日本社会残酷一面。

但他也不止创作苦情剧,还有欢乐剧,坂元裕二的欢乐剧从来不满足于欢乐本身,就像“苦情”一样,“欢乐”也只是他用来书写现实与情感的手段。为富士台创作的《最完美的离婚》(2013)、《问题餐厅》(2015),以及剑走偏锋的深夜剧《马赛克日本》(2014)都是其中的代表。




但即便是坂元,在创作喜剧风格的剧作时也容易犯过犹不及的毛病。《最完美的离婚》中对于现代婚姻观的颠覆堪比“东爱”对于现代爱情观的颠覆,从这一点来看,该剧的成功以及让坂元拿下第三座日剧学院奖最佳编剧奖都显得合情合理,但各种略显牵强的搞笑与反转,似乎也印证了坂元过强的控制欲。




在五集短剧《马赛克日本》中,坂元试图借AV这一涉及性爱的大胆题材来隐喻日本社会的现代病,却在篇幅和尺度的把握上稍显失控与不当。



真正体现坂元“欢乐剧”风格的是2015年在富士台播出的《问题餐厅》。剧作的主题是现代社会中的女性歧视问题,但坂元并没有简单地扯起女权主义,而是把思考视角引向女性自身,并结合搞笑、美食、治愈等当代人易于接受的方式,至此,坂元裕二对于女性题材的把握已炉火纯青。




而去年的开年月九《追忆潸然》是坂元裕二的第十部月九剧。更是一部能够完美体现出其中感情细腻的佳作,让人真实的随着主角的境遇而感动,相信当村花在车上念着她母亲给她留下来的信,所有观众的眼泪也都锦然泪下。



而这部剧中,他也体现出这几位处于社会底层,但不得不去面对大城市的冷漠和残酷,在挫折与辛酸中,不断努力打拼的年轻人。


《追忆潸然》一如既往地延续了坂元裕二的风格:优美绝赞的配乐、细腻真挚的台词。


这部剧的情节也不再是俗套的“你如此闪闪发光,却唯独看上了平凡的我”,而是“纵然我们全都如此平凡,但都在彼此眼中闪闪发光”。



而我们也有理由期待今年的《四重奏》,毕竟对于坂元裕二才刚刚五十岁出头,依旧保持旺盛的创作力,但他究竟是保持现在的风格稳步向前,还是寻求挑战,另辟蹊径,这也可以算是他戏剧性的编剧的生涯的又一次拐点也说不定。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新媒体公司“新知百略”旗下自媒体“知影”;值得阅读的深度影评,品味独特的佳片推荐,有趣有料的八卦内幕!“知影”,从全新的角度认知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