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味书斋
首发于四味书斋
为什么我们厌恶“公知”?

为什么我们厌恶“公知”?

“公知”一词源自10多年前《南方人物周刊》策划的一个专栏,每年评选并公布影响中国的50名公共知识分子名单。定义其实很宽泛,所谓“公共知识分子”,重点在于公共二字,而不是知识分子。毕竟知识分子是上世纪初的阶级概念,当时受过教育且从事脑力劳动者皆可称为知识分子,而当今的中国社会,没有受过教育的年轻人屈指可数。可以说对于活跃在网上的年轻人,人人皆可称为知识分子。若非要把知识分子的门槛提高到专家、教授阶层,大部分公共知识分子又达不到此标准,其中不乏教育水平不高的高中肄业者甚至前超市收银员。

因此大家对于划分公共知识分子的标准是公共。何为公共?掌握话语权,且乐于透过互联网新媒体对公共事务发表评论。无论是《南方人物周刊》那几年评选的公知名单,还是这些年活跃于各种互联网社交媒体的公知,都符合这个标准。

所以,“公知”这个词的含义并没有变化,从10多年前到现在,改变的是大多数人对这个词所指代的这个群体的看法。让我们沿着时间线,梳理下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大部分人对公知产生改观。

2005年《南方人物周刊》第一次评选了当年的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50人,这一年还有一件互联网大事件发生,那就是新浪博客的上线。此后,搜狐、网易等门户网站的博客也陆续上线。博客的出现,第一次让公众的话语权从官方媒体手中解放了出来,一大批草根博主也拥有了发声的平台。当然门户网站是商业公司,出于商业因素,博客最早入驻的当然是邀请的各领域的名人。最终博客这个平台成为公知活跃的最早的平台。如韩寒、李承鹏等博客总排名前10的名人早已不满足在自己领域发表意见,每每有公共事件发生,不管懂不懂、理性不理性都要评论一番,骂下应对突发事件而措手不及的官方,博得万千追随者的赞赏。

到2009年,网络对热点事件的关注已经达到了一个顶峰,在官方刚刚还没适应如何应对博客影响舆情的时候,又一项新鲜事物横空出世了——新浪微博在这一年上线,此后其他各种微博上线不必多说。其实新浪微博并不新鲜,走的还是博客的老路,要求当时各领域名人入驻,打造影响力。但优势在于整合在一起的关注者动态加上限制字数的要求,让微博变轻的同时传播速度大大加快。在这一年发生了躲猫猫事件、跨省追捕、罗彩霞事件、七十码事件、石首群体性事件事件、绿坝、谷歌涉黄、邓玉娇案、开胸验肺、上海钓鱼执法、收费捞尸、贵州习水嫖宿幼女案、BT关停等等。为什么不厌其烦的列举以上事件,是因为以上事件在互联网上发酵时间长,几乎每一个都对社会产生了广泛影响。而你问2016年发生了什么热点网络事件,我想大部分人记起的恐怕只是几个明星的出轨和戴绿帽子了,恐怕再也难以出现像这样引起长时间的发酵、大讨论的网络热点事件了,现在网络热点一般也就一个礼拜。主要原因当然是官方应对网络舆情成熟了,还有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当时博客、微博方兴未艾,人们在疯狂享受可以自由发声的权利(其实还是公知们发声,普通人依然盲目从众),每一个热点事件都成了发泄口,而公知成了为底层普通人发声的人,成了对抗官方不公的利器,成了社会最后的良心。

此后几年,这种情况愈演愈烈,公知名望也越来愈高,每一个公共事件也都成为公知和网民狂欢的阵地。在2011年723温甬线动车事故,官方信誉几乎下降到最低点,而大多数网民相信只有靠公知才能知道真相。网民们也感受到公知的力量,只要有公知带节奏,还未判刑的引起民愤的人可以被判死刑、已经被判了死刑的人也可以最终保住一命。

然而否极泰来,在最癫狂的时候往往有暗流在涌动。

2012年初,香港苹果日报一则“香港人,忍够了”的广告在网络社交媒体上传播,暗讽内地人为蝗虫。这一次网络热点事件,很多公知没转过弯儿来,继续保持了和境外媒体一致的腔调。而很多普通人不买账了,很多普通人之所以把公知当成社会良心,是认为他们能够为普通人发声,而这时候普通人认为自己被侮辱被误会,公知并没有站到自己这一边。

当然这只是开端,被影响的人还不多。此后几年,香港反内地情绪越来越重,从黄秋生、杜汶泽与网友对骂到港独势力在香港冲击军营、殴打内地游客。再加上台湾政局乱象,越来越多人对想象中的港台民主与现实不同而感到失望。内地网民的心态悄然发生着改变。从杜汶泽的电影《放手爱》被抵制、何韵诗ins被刷屏到周子喻被迫道歉。谁能想到这距离2011年才不过短短数年,网民的态度直接来了个180度大转变。

一切事情发生当然是有原因的。根子在内地经济发展越来越好,普通人生活也越来越好。随着内地去港台的人越来越多,一方面港台人接触内地多了会有落差感,曾经的优越感消失殆尽。另一方面内地人见识到港台真面目也会失落,不再是心目中高大上的80、90年代港台。这种矛盾不是政府间矛盾,是群体间的。内地人理解不了港台人的优越感,港台人也永远理解不了共和国成长的人(即使是90后、00后)的心态。内地人从来对港台只有羡慕、向往之情,谁知道反过来,对方对内地人却是仇视、厌恶,甚至是种族歧视式的厌恶。哪个群体也受不了种族歧视,广大内地网民如是,可是公知不如是。面对内地网民对港独、台独的抵制,自诩为独立客观的公知当然屁股是坐在外边的了。广大网民这才认识到所谓公知的真面目,他们不是真的有良心,他们不过是面对公共事务时想表现自己独立、冷静、客观而已,一定要站在政府的对立面,甚至站在民族、种族的对立面。面对网络暴民,他们当然第一时间就是抹黑广大万民是被政府指使的了(事实他们一开始就是这么做的)。后来意识到网民是自发的,公知们这时候就嘲笑起网民的智商了。可惜最早靠网民才拥有力量的公知们,最后竟然要举起枪口和他们对着干。

论智商,千千万万网民的智商不比公知高?


公知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不懂得术业有专攻。诚然很多公知可能是某个领域的翘楚,可是谁能做到对任何事物都了解,什么都来评论两句,面对各行各业都有的网民,可怜的水平和智商早就暴露无遗了。

直到现在公知们还在乐此不疲地转着美帝霸气小护照和德国良心下水道的谣言升级版。在公知有影响力的时候,辟谣很艰难,因为话语权在他们手里,即使公知被打脸,一句为什么大家不相信你而相信我就能轻易反驳。所以导致当时小部分人只能钓鱼为乐,在小圈子自娱自乐。

在不懂的领域胡说,立场先行而不是道理先行,乱带节奏,传播谣言是公知群体的通病。在这个人人都可称为知识分子的年代,公知具有的特权是公共而不是知识。拥有话语权,人民群众希望的是你能代表我们说话、发声,而不是为了显示你多么有独立自由的人格。


谨以此文献给2008年奥运圣火在海外传递遭到破坏时与之对抗的是海外华人、留学生和国内网络上的支持者们。你们是反对公知最早的一批人,很荣幸与你们一起战斗过。

编辑于 2018-03-0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建国后动物成精委员会与友善度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下设四味书斋。不定期收录包含且不限于电影/互联网/民航/电子产品/友善度等各方面文章。欢迎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