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不多
首发于故事不多

让你信神未必肯,教你发财干不干?

几千年来,宗教都要面对很少有人识字的社会环境,市场竞争压力异常惨烈——平民是文盲,意味着大多数传教依赖于面对面交流,成功的宗教必须派出大量的脱产僧侣才能维持自己的地位。但是,在绝大多数人都只能勉强维持温饱的年代,说服平民(以及政府)挤出资源供养众多僧侣、修建宏伟的寺庙,那可是是非常不容易的任务。能在残酷竞争中混到今天的宗教,家家都有自己的营销高招,都值得商界学习。

随便举几个例子,大多数宗教都有地狱的概念,佛伊基三大教尤其喜欢用地下的烈火吓唬人。这不是因为他们统一进修了地质学,而是因为他们在无数次的试探中发现了一个真理——恐惧是最好的推销员。毕竟产品的性能再好,也有自己的上限,而且吹的太厉害别人也不信。所以,在宗教宣传中,天堂的描述一般很模糊,地狱的描写就要具体的多,文字不够就图片,图片不够就雕塑,总之让你觉得不信教就没出路,就要永世受苦。只有社会秩序解体,人间地狱景象已成现实的时候,宗教宣传的重点才改成能吃饱肚子,平安度日的天堂。

与之类似,微商电商是食品安全谣言、化工产品和转基因原罪论的最大源头;赵本山要一句话镇住范伟,必须说他有病,比自称卖金拐杖都有效。我一个朋友之前在莆田系医院打工,亲眼见到医生改报告单,吓唬病人说全家染了性病,然后一边劝架,一面从打成一团的家人身上赚一笔又一笔的钱,这和宗教宣扬地狱烈火,说来世(轮回为猪狗),诅咒异教徒灵魂永远堕落是同样的路数。

又比如说,宗教很善于区分客户群体,对各个社会阶层提供不同的营销套餐。对底层以威逼利诱为主,信我者上天堂得好报;对中层提供精神救赎和生活优越感。当年东北某邪教坐大,底层的口号就是直截了当的看病不花钱,躲避1999(后来变成2012)世界末日;受过大学教育的人口就被聚在一起开“讲用会”,重点是批评与自我批评,在忏悔中形成对世俗之人的优越感,正好解决了基层小知识分子在经济萧条中的迷茫。这样,宗教有底层支持者,有受教育人口充当中层骨干,剿不胜剿,屡败屡战,一直到今天还是个大麻烦。

商品营销也一样啊,聪明的企业对底层要说价格便宜量又足,发打折券,让穷人们反复研究打折套餐,薄利多销。对中层就要说哥卖的不是产品,是生活态度,是风轻云淡的情怀。你买了我的产品,出门就有自信。要是能让用户自发聚集起来鄙视其他品牌,这利润率还能再升几个百分点。

对了,前面没说宗教对高层怎么搞营销。统治阶层不缺吃穿,不缺自信,最大的需求是保持自己现在的地位,尽情享受生活。所以宗教的卖点就是2个:养生和维稳。

养生产品在古代是求仙炼丹,长生不老,近代就是气功秘术,延寿健身。这在医疗技术不发达的时候很有效。丘处机号称有长生术,世界统治者成吉思汗见了他也得客客气气;20年前气功大师泛滥,在他们面前磕头作揖的也不仅仅是平头百姓。但是到了21世纪,一方面统治者越来越聪明,另一方面医疗技术进步神速,不用民间偏方,他们也和普通人拉开了明显的寿命差距(看看讣告上高级领导的年龄)。所以宗教养生套餐越来越贬值(在中国是80年代),从忽悠统治者转向忽悠统治者的附庸(女星、官商)……朴槿惠除外。

所以,对于高层客户,宗教最大的市场还是卖维稳。即我可以帮你安抚基层民众,劝说他们忍受尘世的不公,尊重那些上辈子积德行善的富贵人家,千万别听陈胜吴广胡说八道。统治者则回报以最珍贵的礼物——基层社区管理权,允许宗教领袖实际上收税,长久地占有世俗权力。统治者对基层的控制越是软弱,越喜欢和宗教领袖分享权力,通过他们把人民分而治之。当年的苏丹、大清国,今天的美帝国主义都是这样做的。(当然美国主要是对别国)

只是宗教不一定满足于世俗政权赐予的残羹剩饭,当维稳产品卖不出高价时,他们就要“开拓市场”,放纵最极端的信众破坏秩序,让统治者认识到僧侣们安抚极端分子的能力,进而索要更多的特权。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类似于2016年夏天的链家房产,左手吓唬买主,制造房价继续疯涨的恐慌,右手向房主表功推销,赚取最高的中介暴利。

对整个统治集团来说,制造动荡再出头“代表民众”的宗教领袖是蛀虫,但对于几年就换届的统治集团地方官僚来说,让利维稳未必不是最优选择,甚至是瓜分政府资金的好掩饰。只要狂信徒不自己作死,跑到首都围攻皇宫,威胁统治者的根本利益,一般都能赌赢。所以宗教领袖屡屡得手,乃至于上升为地方封建主,还能拿国家补贴。2000年前的犹太僧侣正是用避免暴乱的理由说服了罗马总督,钉死抢生意的耶稣。今天也有违规操作的银行宣布自己“大到不能倒”,要求政府用全民的财政资金来救助。

耶稣之死说明,宗教的最大对手不是世俗政权,而是“同行”。所以,宗教最希望自己的“客户”主动排斥新的竞争者,不用僧侣出手就能拒绝其他教派。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僧侣们会制定许多生活禁忌,用生活细节赶走新的传教士。犹太僧侣坚持的“律法”就是一整套生活模式,在几千年间保持稳定的犹太社区。中国西北穆斯林的“高念派”和“低念派”之所以在读经方式上纠缠不休,根本原因不是感动安拉,而是要让自己的既有客户建立身份认同。

然而,禁忌本身是双刃剑。太宽松则别人趁虚而入,太严苛则民众不满。犹太人的律法太复杂,耶稣这个拜上帝教的“原教旨禅宗”就跳出来另立门户。所以宗教领袖的选择往往是坚持那些不影响生活、但能建立清晰身份认同的禁忌。中国大多数阿訇在事实上无视信徒喝酒破戒,却喜欢坚持不吃猪肉的规矩,就是因为酒没有替代品,猪肉没了可以吃羊肉,阿訇不能用自己的虔诚挑战信徒的不便。这对应的商业模式就是收费软件必须在兼容性和排他性之间取平衡,无论偏向哪一边,过度了都会导致亏损。

总而言之,作为最成功的一类连锁医疗(心理)企业,宗教在几千年间积累了丰富的商业经验,我前面不过聊举几例而已。这些经验固化在经书、戒律和僧侣文集中,即便具体的僧侣并没有意识到这些经验的高明,也能通过模式化操作来开拓市场。换句话说,宗教的“企业软件”非常成熟,可以大大节约人力开支,用低水平的工作人员维护天量客户。换你是新来的投资者,羡慕不羡慕教会的千年老字号?

回到最初的问题。在今天的市场经济社会中,虽然大多数企业经理和投资者只拜销售额,但也应该好好研究宗教经书和宗教机构的具体操作方式,可能的话再定量解析一下教派斗争案例,不比商学院教材差。只是读经书的时候最好放一本《刑法》当参考书,不能盲目照搬,否则警察敲门的时候,你一个销售主管是喊“God bless me”还是“ 俩一俩嗨银兰啦呼,穆罕麦德勒苏龙啦嘿 ”呢?

ʅ(´◔౪◔)ʃ

本文是之前一个回答:不信教的人可以从宗教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 马前卒的回答 - 知乎

被封了太久,虽然一字不动放出来了,还是专门发一篇的好。

编辑于 2017-01-1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恩怨忘却,留下真情从头说,相伴人间万家灯火。 故事不多,宛如平常一段歌,过去未来共斟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