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和带宽的那些事

运营商和带宽的那些事

虽然已经离职快5年了(真心是已无利益相关了),以前受够了一些奇葩用户的刁难和网上半瓶水专家的胡说八道,有些东西还是不吐不快。

本人曾经在电信从事城域网维护10年,数通高级主管一枚,荣誉就不摆了。亲历了从ADSL到FTTX,宽带从无到有的整个过程。

特别申明:以下回答也仅局限于中国电信某市(大部分也能代表本省),并不代表移动、联通等其它ISP。也只能说明2012年之前的状况,以后一概不知。

不长篇大论了,就从假宽带谈起。

去年看新闻,居然有ISP内部人暴料自己是假宽带。一看是市场人员,我要是总经理直接让他滚蛋,这种事轮得上市场人员瞎BB吗?CNM这不是自黑,是自宫,自宫你好歹割自己的丁丁去,CNM把维护的割了。当然,别的ISP也许真的这么干过,我孤陋寡闻。

假宽带,老百姓第一想的就是宽带没给够,半瓶子专家想得多一些,有个1:N比例关系,中继带宽不给够,总体资源不足,我只想说,全是扯蛋!!!来,我们从头梳理一下。在这之前,可以先看我另外一篇文章,《深入探讨网络带宽问题》,对宽带有个深入的了解。


从ADSL说起。先看个简陋的图:

用户------>电信DSLAM或OLT------>BRAS等----->省骨干网

电信的维护是分层级的,从人员到设备,从责任到制度,各管一摊。大家只需要关心第一段就行,即从用户------>ISP设备(DSLAM或OLT),这是每个用户唯一可以独占的线路和带宽,这以后全是共享的,别问为什么?谁让你用TCP/IP协议?谁让你使用ITU规范?去找地球另一边的美帝专家们,这黑锅电信等ISP不背。DSLAM设备每个端口上加上一条限速命令,大家的带宽就是这么来的,完了,就这么简单。等等,用户肯定会想,这其中有猫腻啊,申请的4M肯定只给了2M,要不网速怎么这么慢。我只能说,吃饱了撑的,都是YY出来的。电信在2008年左右搞了个“腾龙工程”,就是解决带宽不达标的问题,一搞就是好几年,把我搞得死去活来,总之,带宽不达标的主要原因就是:线路不达标!


有一阵,我一个堂堂数通主管,天天跟着外线人员跑用户家去,就是要查为什么线路不达标?怎么查?拿个线路测试仪一段段查,原因也是多样的:

1.主干电缆太长。一看机房到用户超出3公里,就不用查。怎么办?多建机房,没几年市区的机房就快翻倍了,主干线缆长度大幅降低,然后是割接,累死!

2.进户线缆不合格。测到小区,到楼,线路都是好的,到家就不行。一分析,开发商用劣质电话线,而且和电力线一根管道,用户不相信?直接从电信分线箱拉皮线,走楼梯,再穿墙到用户家里,几层楼,几十米啊,抛弃开发商这段破线,达标了!这没法弄啊,总不能给整个小区重做入户线吧,只能是有投诉再整改了。

3.猫的ADSL版本不匹配。到家测线路都是好的,但怎么会不达标,一看用户的猫,不知道从哪买的杂牌,换上中兴华为的猫,速率刚刚的。咋办?免费换!

对于带宽的问题,从技术角度上说,应该去教育用户,不要YY,不要阴谋论。可现实是用户教育了电信,集团公司实在受不了用户的提问:为什么我2M带宽,下载达不到200K?于是就下发一个奇葩的文件,要求所有用户速率X1.2倍,用户申请2M,就开2.4M,申请4M,就开4.8M,最后累死搞维护的,要登录成百上千台设备,更改几万端口数据,不用干别的事了。

原因找到了,能落实吗?难啊!是因为不重视?当年那可是总经理1号工程,集团考核省公司,省公司考核市公司,从总经理到主任到我,没有一个能跑掉,我每月光为这破指标,绩效近10分就没了,10%的奖金啊。但是,电信人每月随便都是几十个指标好吧?虱子多了不怕痒,对总经理来说,腾龙指标也就1、2分,但是每月经营的各种指标那是它的5倍10倍啊,压到分局也是一样,你说领导优先考虑什么?最终所有工作还是要落实到线路维护人员身上,我跟他们一起工作过几周,觉得他们真是辛苦,起早贪黑,很多装机和维修要等用户下班,常常工作到晚上11点左右。他们维护和装机的工作都很重,装机是计件的,与收入相关。处理故障是有10000号记录,要考核扣钱。可TMD搞宽带达标什么都没有,最烦的是,绝对要付出几倍的工作量,还不一定能搞定,怎么干?工作累,没有休息日,月底还TMD考核,不干了!反正大部分都是临时工、合同工,怎么管理?一把辛酸泪啊,我对他们也很同情。

本市还有特殊情况:大部分用户线路没有超距,就是主干线路质量差,没法整改。也不是没法,是没钱,确切说是不敢要钱。因为这钱早几年就给过了,前几年每个城市都有上千万预算来做护线工程,结果好多预算被挪用到市场去,这又是一个历史悠久烂账和黑锅。在拨号猫时代,这不是问题,但赶上了宽带,这就是死结啊,无解。总之,难度不是一般大,领导心里默默下了决心:这黑锅还是你小子来背吧!(多年以后我才回味过来,职场菜鸟们铭记啊)从总经理1号工程,变成我是第一责任人,不但背了领导的,还把别的部门的黑锅以及历史的黑锅全背上了,直到我辞职才算了事。

对于任何一个省市,腾龙工程都是搞死人的节奏,谁沾谁死。每月指标压在你身上,总经理、主任的大黑锅扣上来,每天累死累活,有怨有悔,真是生无可恋啊。这个时候,维护人的急智来了,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黑幕来了。作弊:降速。4M不是不达标吗?降3M,直到达标为止,其实虽然速度降了,但不掉线了,网络稳定了,其实对用户还是有好处的。又是累死维护,不能太明显,只敢降少部分用户,指标及格就行,有投诉再改。这点小聪明能瞒得了省和集团公司?你的一切装逼都在领导掌握中。很快又加了一个新的考核指标:在达标基础上,考核8M、6M、4M占比指标,操!还给活路吗?自作自受啊,含着泪又把降的速率提起来。这其间,实施了账号限速,理论上所有宽带端口可以直接开到最高,速率由账号来控制,但是不行啊,一放开速率,端口速率达标率绝对直线下掉,要死人啊。

如此可笑而奇葩的事,我所经历的唯一的黑幕,其原意是要提高用户的宽带质量,最后变成为了完成任务而作弊,降低了用户宽带质量。现实就是这么魔幻!!!

网络优化

什么叫1:N?什么叫收敛比?网上这种言论不止一次了,估计是多少用户的总带宽比出口中继带宽,这纯粹是扯蛋,从事城域网维护10年,从来没听说过这个指标,更不会按这种狗屁理论却设计部署网络。但网络中确实存在瓶颈,靠什么解决?靠收敛比这种奇葩理论?这些半掉子专家没听说网管这个东西吗?哪里不好点哪里啊,领导再也不用担心我的网优了!!!在网管上一看,不就一目了然了,难道非要把现实塞进意淫的理论中?我很早就开始注意这个问题,当时还没有统一网管系统,怎么办?找各个厂家,提供各自的网管系统,每晚统计高峰期的中继最大流量,最后全清楚了。

1.设计不合理,一台ATM内核的DSLAM最大上行中继155M,最大用户数300多,结果搞串联,1个155M带3台DSLAM,1000多用户用一个155M,能不拥塞吗?怎么造成的?搞建设的不太懂技术,搞技术的又没有参与设计,当时维护和建设是2个部门,华为中兴那帮家伙也是胡整,最后害死维护。其实这种情况只是早期刚上宽带时才有的,各级领导很快也发现了问题,省公司集中召开一次2部门的建设大会,各市地州的维护和建设人员齐聚一堂,先吐槽,后定原则,以后每次建设和扩容,必须要经过维护部门审核。原有问题咋办?申请板卡和电路,每个DSLAM单独上行,割接,又是累死。其实这种情况也只是早期个别几个网点而已,很快这种愚蠢的设计就被扼杀在摇篮中了。几年后,省公司才部署了统一网管,然后开始考核中继带宽利用率,印象是中继的拥塞率不得高于5%,但还是没能完全消灭中继拥塞的情况,大都是一些特殊边远地区,各种原因而难以优化。

2.设备原因,这黑锅让华为中兴背去,一台设备接多少用户,接口板卡是100M还是1000M,能不能链路聚合?都是设计合不合理的问题。当然最后的擦屁股的都是维护,老的ATM最大上行只有155M,早期IP内核的DSLAM只支持100M,这些只能等设备淘汰,再割接到新设备上。其实这种情况也只是早期设备制造商不成熟的表现,从ATM过渡到IP,基本全是千兆上行了。后来每天看着这些千兆中继,高峰期只有20-40%的利用率,一脸尴尬。再后来开始FTTX,光纤入户。看到OLT支持10G的中继,我眼睛都放光了,强烈要求大的机房全部上10G,其实当时无论从需求,还是网络都还不具备条件。但作为一个主管,要有强烈的忧患意识和长远的规划眼光。

DSLAM的中继问题解决,接着就是BRAS,它的问题在于性能不够。8850就不提了,5200G好像单板也只是10G,但到了ME60,单板带宽就是40G,一块单板集成40个千兆光口,爽得不要不要的,一台BRAS就能带一小片城区,几百台DSLAM。听说省会已经上了,立马找部门领导,找建设领导天天叨叨,找省公司维护口死磨硬泡(你一个地州,上那么好的设备干什么?)最后还是最早一批上了。

最后是骨干网的带宽,我在的时候,原则是中继电路高峰期超过60%就预警,准备各种扩容升级工作,超过80%就必须扩容,就这样。在我工作的十年中,本市的核心骨干出口带宽利用率从来没有超过80%,高峰期超过50%都不多。只有一次,我提前几个月就申请,由于省干传输问题,迟迟不能到位。公司领导也火大了,直接让用户投诉到集团,结果省公司协调后马上解决。哎,老子的申请报告还不如用户的投诉好使。后来据说传输局动用了传输保障带宽才解决的,好像是违规了。没办法,用户投诉大过天,谁让传输局不早做准备,提前规划。印象最深的一次拥塞是省公司到集团北京的出口,每晚数条电路90%以上占用率,全省用户天天投诉,集团也知道,规划也早就做好了,传输、骨干设备几个月前就到位,万事俱备,只等命令?但是…… 时间在09年不可描述的事件之后,由于不可描述的原因,这事电信说了不算,硬是拖了好几个月才扩容。我说出来可能被跨省喝茶,大家自己猜吧。

从整体看,从技术发展趋势看,最初网络的瓶颈在“最后一公里”,铜线这种玩意就根本不能满足宽带的发展。FTTH,光纤的入户是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完美方案,黑科技!我还在电信的时候,各级中继(DSLAM--BRAS,BRAS--城域网核心路由器,核心路由器--省核心)利用率根本吃不饱,大部分时间都在20-30%以下,个别的高峰期才会冲破50%。随着FTTH的普及,未来的瓶颈肯定是在国家骨干网上。这比ADSL时代容易多了,工作的重点再不是一家一户去搞什么线路了,这些巨量的,繁复的工作会减少很多。对于国家骨干网的扩容,就是砸钱的事,简单多了。这些事,就不是网上那些半瓶子的专家能插嘴了,即使是普通的市一级数通人员也不是很清楚了。

做为一个数通的主管,从来不管什么成本,花多少钱。只有一个原则,优化网络,保证稳定畅通,不要给自己找事情。在我这些年工作中,也从来没有哪一级领导说,成本太高,预算不够,来否定我的建设和网优申请,要设备给设备,要人给人。我想,除了领导对我能力的信任,更多的是大环境,集团上下对宽带战略的重视,对用户投诉的重视,出于最原始的使命感,没有一个ISP会愿意建设并维护一张烂网。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有些激动。致我已经逝去的、奋斗过、努力过、挣扎过、也无奈的岁月,怀念……

=========================================================================

补:

上下行带宽问题。从窄带拨号时代,网络的专家们已经清楚整个网络的流量情况,所以在设计制定ADSL规范时,就考虑到流量需求和技术问题,设计了上下行非对称速率,这黑锅让ITU去背吧,这标准不是专为国内ISP定制的!光纤时代也一样,毕竟专家考虑的是最大众的业务需求,一般小众的上下行对称的需求,用企业专线,或商务宽带,这都是有的,走的设备和技术都不一样,就是价格贵而已。

编辑于 2017-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