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话短说(二):一种很难被意识到的逃避方式

徐湘楠徐湘楠
作者在逃避叙事难点的时候最容易采取的逃避策略是把整个故事都放在自己的心理舒适圈里,全程用叙事技巧无脑解决,这也是目前诞生了大量刻板故事的原因——我虽然没有精确的概念,但我基本上认为打动受众要满足的基本条件是超越受众认知,而因为一些作者的技巧取材于一些流水线作品,所以很难超越普通的受众,故事就会很没意思。

当然我要说的是另外一点。

另一种作者在逃避时会下意识地制造难点,这当然不错,但他们往往会过度寄希望于把所有的难点集中在一起,一次解决,比如你们可以感受一下这样的桥段:

作恶多端的小偷躲进了拾荒老妪的小破屋,老妪在外面的警察离去之前把他教化成了善良的人。

这可能吗?

我称这样的情节是“不可能情节”,也就是没有成功的可能性或者成功的可能性很少,而作者为了让自己的其他矛盾合理,会在这个位置强行让剧情成功——比如一些作者会让老妪玩儿命煽情,然后小偷感动得涕泪泗流,最后整个故事就变成了鸡汤文——这种桥段我们会觉得很“怪”,原因就是我们知道“作者想告诉我们的东西”,但我们却没有感受到“真实发生的情况”。

如果说第一种逃避是一种“胆怯”,第二种逃避则是“懒惰”。

我们觉得一部分烂故事很没说服力的原因也在这里。

「喵」
1 人赞赏
刘帅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9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