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站在阳台上看自动驾驶

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不得不承认在很多时候技术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比如客户是否接受、法律如何设置亦或是天天纠结使用场景。
但好消息是,真正革命性技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它会从底层来重塑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不过,根据「汉洋定律」:当一项革命性的技术出现之时,人们对于它未来的讨论基本都是有偏差的,即使你考虑了这条定律。

眼下,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革命性技术似乎就是自动驾驶:车再也不需要人去开了,听着就好,尤其是你堵在北京二环上的时候。
之前@师北宸 老师给我出了个题目,让我从一名人工智能行业从业者(自动驾驶算是人工智能的分支)的角度,来谈一谈自动驾驶最关键的技术是什么?
计算平台、算法、电机技术、数据?这些对自动驾驶来说都很关键,但什么才是最关键的?
正如我开头所说,技术在庞大现实世界中并不是最关键的事情,我非常相信我的同行们能够解决这些技术问题。
如果用一个整体性的视角来观察自动驾驶的话,那么最关键的应该是:人类社会如何和自动驾驶这项技术一起进化?
社会准备好来迎接一次重塑了吗?


1.意料之外的体验


夏天的时候我骑了一段电助力自行车,电机有个特性就是起步快。50m 左右的距离就能到 20 千米/每小时的速度。对于一个天天走上坡的人来说,真是再好不过了。
因为电助力车长的和一般自行车太像了,所有人对它的心理预期基本上就是对自行车的感觉
但有个小问题却一直困扰着我:中国道路情况复杂,自行车道上也遍布正宗电动车、骑车和行人;大家都混杂在一起。
我蹬一下踏板,电助力车的加速度要快过一般的电动车,但大家还都把我当成自行车来看。导致很多次如果有人抢红灯,胡乱穿行马路的时候非常容易和我碰在一起:他们并不认为自行车能过来的这么快。
丁字路口,我骑车电助力直行,边上的机动车要右转;机动车司机可能认为他转过弯我才能到车边上,但很有可能他刚起步我就到车头旁边了。或者横穿马路的行人,总误以为他过了马路我才能到斑马线上。
所以我的解决办法就是,到人多的地方关闭电助力模式,把它当成正常的自行车骑。我知道这是一种投降主义的解决办法,但你看,这就是社会没有和技术一起进化的后果。捅破玻璃纸的时候,一定是一个点先捅破的。周围的玻璃纸会对这个点说「你破坏了我们玻璃纸的整体性」,不过实际上用不了多久玻璃纸就会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变成玻璃。技术也是一样,一个一个细小的突破点引发了质变,但在这些小突破引发变化的时候,周遭的环境不一定会适应的那么快。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智能手表上,和人见面看通知总被当成是看时间要走了。这也是没进化的一个体现。
但上面这两个都属于小进化,充其量不过是社会是否适应而已。但大进化比如自动驾驶则不然,社会不光要适应,而要改造自己。

2.旁观者的自动驾驶


对于自动驾驶,我们可以有两种理解方式:有个程序替你开车;或者理解第一次大规模的人工智能应用在人类日常生活中。上次人工智能的小规模的应用是以 Siri 为代表的语音助手。
如果我们用后一种视角来看自动驾驶的话,那么就会发现自动驾驶远非无人开车这么简单:
脑洞开的大一点,如果无人驾驶全面应用能解决堵车的问题,那么人们会不会接受住在更远的地方?毕竟上班路程时间几乎是可以 100% 确定的。那如果人们都倾向于搬出城去,那么对中国的卫星城的发展会不会带来起色?
而卫星城的发展,则有可能会进一步的让人口分散,从而让更多的城市连接成为城市圈。那么会对中国的城市面貌会产生什么影响呢?有没有可能五十年后中国没有了所谓的一线城市,二线城市;取而代之的是一级城市圈,二级城市圈?
面对这种变化,我们的行政体系、教育结构、户籍制度乃至房价做好准备了吗?如果我从天津到望京的上班时间和我现在从海淀到朝阳的上班时间一样,哪我该如何选择住在哪里?
如果有我选择住在天津,那天津土著会不会认为我住在天津却给北京交税,要求收我双份的税?
很多事情我们最开始都认为是在开玩笑,比如康师傅的高层几年前应该没想过以饿了么为代表的外卖应用会给方便面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在当年补贴大战最火的时候,当你五块钱能买到送到宿舍门口的两盒生煎包的时候,还会去吃三块多一桶需要自己去买自己冲泡的方便面吗?按照饿了么从校园的发家史来看,当时在 CBD 的康师傅高层应该还没什么机会享受 O2O 外卖,但这不妨碍他们受到冲击。

远了不说,说点近的。目前来看无人驾驶货车应该会比无人驾驶轿车来的快一些。因为技术上相对成熟一些,国内也有图森互联等优秀的公司在推动发展——最重要的是解决了劳动力和省钱的问题(这两点对于城市驾驶来说还没有那么急迫)。那么如果无人驾驶货车的成本低于人力成本,那么中国的三千万货车司机该何去何从?
这绝大多数是精壮年男性的货车司机,我们该如何解决他们的再就业问题?上个世纪末国企改革之后的社会乱象还历历在目,阵痛无可避免,但这次还是要依靠时间来抚平伤痕吗?
回到国家层面上,无人驾驶由于其联网的特性,更容易规范超载等行为。这无疑是对交通安全的一次大提升。但对于有些需要靠罚款来创收的当地政府来说,这就不一定是那么令人开心的事情了。
届时,会不会再次出现中央推网约车,地方拒网约车的情况呢?

再到我们个体层面来看一下自动驾驶。一般来说自动驾驶都和语音识别配合在一起;因为驾驶都自动了你还要手动打字输入指令实在是不太有呀,就好像有无钥匙启动却没有无钥匙进入一样。
但现在,即使是对着 Siri 说个联系人名称,都让不少人感觉有种轻微的羞耻感。那对着一车人和机器交谈,恐怕需要适应的时间更长。
还有些更糟糕的情况,想象一下你带着相亲对象做自动驾驶,却因为口音问题被机器要求再说一般......
人没准也需要进化出一种新的口音,专门为了机器理解去准备的。当然,大家最好还是希望我的人工智能同行们解决口音问题——但按照我对他们的理解,恐怕他们更关心更宏大的事情,而不是相亲成不成,神的程序员是不需要老婆的(删除线)。

再者说来,还有个问题:假如你是个刚买了非自动驾驶汽车的人,会不会反对自动驾驶?
自动驾驶的到来势必会让交规产生变化,而有些变化则不一定会让人类驾驶者们喜欢。
具体心里态度可以参考一下超一线城市有房者和无房者对于房价的看法。
我不负责任的猜想,没准还有一种「驾驶原教旨主义者」,认为开车是人类专属的特权,拒绝自动驾驶上路。
这也不是开玩笑,君不见部分纽约人民希望政府五十年内禁止自动驾驶吗?

当然啦,还有些中国特色的自动驾驶问题,比如程序会不会给领导专用的右后排做个优化?

科幻小说巨匠阿西莫夫提出过一个理论:电梯效应。大概就是说如果给一个 1850 年的科幻作家看一些二十世纪曼哈顿高楼的照片,当他看到很多超过 20 层甚至 100 层的建筑物会怎么想?
作家按照自己 1850 年的经验,可能会认为因为上下楼太困难了,所以每个楼都会自成经济体系。每隔几层就应该有相应的生活场所,比如理发店、食品商店什么的。而底层因为出来容易,房价应该会比顶层要高。
然后作家会越想越细。但问题是电梯的出现,让他这些假设都错了。
自动驾驶是都没打过照面的作者写写文字就能预测出来的吗?显然不是。
所以我们才需要一种整体性的视角来观察,而不是单纯的讨论计算速度、谁谁谁在发布会上又说了什么或者是投资人又投了哪个初创公司——这样,我们才有更可能发现思维中的盲区。
没准发现电梯的那个人,就是这样一个思考者(我并不是在说我)。

还记得 2012 年「世界末日」来临之前一天,我有个朋友在 Facebook 上说:明天如果不是世界末日,就是期末考试,但我猜不管是哪个都很酷。
自动驾驶能带来更好的社会,还是更糟的社会?
我们并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时的社会,一定是不一样的社会。
再一次,让我们问问自己:你准备好面对这美丽新世界了吗?



不过,革命性技术的进步并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所以面对最后的问题,真正的答案应该是:谁管你准备好了没啊?

—————————————————————————————————————————

之所以叫阳台上看自动驾驶,一是因为站在高处能看到整体;
但主要还是因为一小时前我楼下真的有同行在调试自己的自动驾驶车辆,避免广告嫌疑就不放照了;题图是随便拍的普通车辆,要是有人能分析出在哪里欢迎过来,我们楼下基本天天都有自动驾驶:)

编辑于 2018-10-0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