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学周刊
首发于勃学周刊

谈谈勃学

勃学这个词本来的意思,是由一名叫曾博的人的“失败主义”发展而来。大抵就是自诩失败,向死而生。在资深失败人士对其中的虚无主义糟粕予以剔除之后,勃学正在以一种探索的姿态继续在一些青年人中间发展。

这是一门还处在探索与发展中的学问,以下所言,言辞粗鄙,见识寡陋,一家之言,孑孔之见。欢迎同志们指摘建言,斧正涂改,以求勃学光大,共同失败。

不提“成功”,是为了防止居功。
1
勃学的指导思想是消极厌势,克己复礼。但其方法论却是奋发向上,臻于至善。这与传统士大夫追求的道德境界颇有相似之处。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勃学存在于当今之中国,按照中特社现已十分模糊、但还没有谁提出反对的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勃学家服务的对象必然不是某一个至高无上的个人或者团体,而应该是绝大多数人的基本利益。故勃学家虽然向往通过自身努力拿到资本家级别的社会资源,但绝不会因此而走入成功的幻象之中,从而屁脑分离,甚至自我膨胀,背叛勃学。

勃学对于人的道德品行要求极高。所谓的“抽喝纹但知好”在勃学家眼中就是一派胡言。是腐朽的帝国主义社会中下层人民用来麻痹自己的毒药,是无数无法认清社会现实而放纵欲望的民众的可笑的自由。砥砺自身的行为规范是勃学家毕生的课业。一个坐姿站姿走姿不正,面貌猥琐,目光无神,气若游丝,恶习缠身的人,不配自称勃学家。

2
勃学不是无聊而愚蠢的二元论,勃学对所有人,都是门户大开,治病救人。不肯皈依勃学的人并不代表他反动,他依然可以做一个世俗意义上的成功的商人,杰出的律师,伟大的导演。因为勃学家的眼中,没有成功二字。

那么究竟是什么在激励勃学家前进?既然功名于他如浮云,赞颂于他无喜悦。他又何必在一个享乐主义大行其道的社会环境中坚持克己复礼,坚持追求似乎与他的世界观相背道而驰的社会资源?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勃学到底,也是读书人搞出来的东西。这里搬出了臭老九的话,但勃学不是封建残余,虽然它在许多方面与士大夫的追求有重合,甚至不时有卖情怀的嫌疑。但我们必须意识到,勃学的发明者不是全知全能,高屋建瓴的角色。它说到底都是诞生于一帮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青年读书人的想法之中,它不可避免地带有他们的立场感情在里头。但这并不影响它的普适性和发展潜力,这在以后的行文中必然会予以解释。


“不要看到理想主义就认为不可行,青年人有真理。毛泽东闹革命的时候,也就二十几岁。”

3.
在资深失败人士看来,经典勃学,也就是曾博本人以及与他过从甚密的战友们所解释的勃学。已经逐渐脱离了可操作性,其所倡导的精神zs反抗法几乎透露出一股反社会倾向。这使人想起了早期空想社会主义者的社会实验,又与毛泽东所著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农民自发抵制工业社会经济入侵的举措颇为类似。但众所周知的是,这些实验和举措都以失败告终。
经典勃学是一场由上层发起的带有社会主义性质的人文思潮,但在别有用心的精英分子的参与下,它已经透露出解嘲,调侃,小众范围内狂欢的迹象,背离了它应该服务于“绝大多数失败者”的初衷,曾博本人在这个问题上视若无睹,就需要真正的失败人士——985以下的广大非名牌大学生接过理论的旗帜。

编辑于 2017-02-2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