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财富是不是客观中立的第三方理财机构?

诺亚财富是不是客观中立的第三方理财机构?

在诺亚财富公司的网站上,在其公司简介一栏下写的是:诺亚财富从事第三方理财服务,为中国高净值客户提供客观中立的理财解决方案。

下面这篇文章要讨论的问题就是:诺亚财富到底是不是一家客观中立的第三方理财机构?

要把这个问题说清楚,我们需要从诺亚财富的股东结构说起。

1.股东结构和关联方

2010年11月10日,诺亚财富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纽交所上市代码:NOAH)。上市的公司叫做诺亚控股有限公司(Noah Holdings Limited),是一家注册在开曼群岛的控股公司。


上图显示的是诺亚财富公司公布的股东名单(2016年第三季度)。我们可以看到,公司的管理层(汪静波24.8%,Frances Chia 7.2%和殷哲5.9%)共同持有大约37.9%的股份。诺亚早期的风险资本投资者红杉资本持股13.5%。

但事实上诺亚财富的控制权要比上面这张图表集中得多。2016年1月,诺亚控股董事会通过决议,其管理层汪静波女士和殷哲先生的股权的投票权从普通的每股1票提升为每股4票,同时其他股东持有股份的投票权不变。


在这个“双层股权”的安排下,汪静波女士和殷哲先生加起来的投票权高达63%,对诺亚控股实现完全控制。

“双层”或者“多层”股权安排在一些科技企业(比如阿里巴巴,谷歌,Facebook等)比较多见,但一般都是在公司上市(IPO)前定好再上市。像诺亚这样中途改“规矩”的做法比较少见。诺亚的汪静波女士对于进行“双层股权”的安排提供的解释是“万科事件”给诺亚的管理层带来很多思考,因此他们希望通过这种设计来应对以后可能出现的恶意并购。当然,如果真是为了防止“恶意并购”,并不一定非要靠“双层股权”结构才能实现,也有很多其他办法。当时,诺亚管理层的这个献议引起过一些小股东的不安和争议(见文末数据来源援引的相关资料),但是后来小股东的意见被忽视,“双层股权”的安排在董事会得到通过。

除了上面的股权结构,在这里需要向大家稍微介绍一下“歌斐资产”。因为这是一家和诺亚高度关联的公司,因此值得我在这里稍微花点笔墨解释一下。

上图是诺亚控股年报中披露的关于歌斐资产的股权安排结构。我们可以看到,诺亚控股是上海诺亚荣耀投资顾问有限公司100%的股东。上海诺亚荣耀投资顾问和上海诺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之间有一个控制协议(Contractual agreement)。由于该控制协议不是本文的重点,因此我在这里就不再赘述其内容细节了。上海诺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歌斐资产100%的股东。读者需要明白的就是,诺亚控股对于歌斐资产有绝对的控制权

从上面这两张图,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诺亚财富的实际控制人是汪静波和殷哲。其关联方包括红杉资本中国,惠灵顿资产(Wellington Asset Management),景林资产(Greenwoods asset management)和歌斐资产(Gopher Asset Management)。这些事实非常重要,其原因会在下面的文章中有更详细的解释。

2. 佣金模式导致缺乏客观性

下面我们再来分析一下诺亚财富的商业模式。诺亚财富在中国大约有1000多名理财师,他们的工作就是和有钱人(高净值客户)打交道,并且向这些有钱人推荐各种金融产品。这些金融产品包括:二级市场基金,保险,组合基金(FOF),私募股权,房地产基金等。

在销售这些金融理财产品的同时,诺亚财富主要收取以下费用:

1)一次性佣金:比如上来就收的申购费,或者直接从申购资金中扣除的一次性佣金。

2)重复性佣金:比如每年收取的管理费。

3)业绩分成:在一些基金(比如私募股权)中,诺亚财富会分到一些业绩分成。

4)其他服务费。

根据诺亚财富公布的年报显示,在其财富管理(Wealth management)业务中,其一次性佣金收入占到年收入(2015年)的42%左右,另外年管理费占到36%,业绩分成占到15%。

问题在于,所有这些费用(一次性佣金,管理费和业绩分成)都不是直接从客户那里收取,而是在诺亚将理财产品卖掉以后再从其出售的理财产品中抽取的提成。这一点十分重要。

举个例子来说,诺亚向客户推荐一款房地产基金产品,其价格可能是申购费2%,年管理费2%,业绩分成20%。在投资者看来,这是他们购买该产品时向基金公司支付的成本。但事实上这些费用中,可能有1%的申购费,1%的管理费和10%的业绩分成被基金公司作为返佣支付给诺亚财富。

为什么这一点很重要呢?因为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诺亚财富的收入主要来源于他们销售的基金的返佣(上图一次性佣金和年管理费加起来相当于诺亚财富一年78%的收入)。谁能对自己的衣食父母保持独立性?这不是掐断自己的活路么?所谓屁股决定脑袋,第三方理财机构的销售人员最大的销售动机在于推销价格最贵,返佣最高的基金。至于那款基金到底好不好,是否适合客户,对于他们来说则是次要的。

理财顾问收取返佣的做法在英国已经被立法禁止。比如英国从2016年4月份开始禁止理财顾问从他们推荐的基金中收取佣金。在美国,2016年10月份美国券商美林证券宣布,他们不再为公司旗下的退休账户提供基于佣金的券商服务,其主要原因也是因为这其中的利益冲突。


3. 销售关联产品导致缺乏独立性

诺亚同时做第三方财富管理(Wealth management)和资产管理(Asset management),有严重的利益冲突。

举个例子来说,如果诺亚的客户要求客户经理推荐一款基金,那么客户经理在推荐其关联方的基金(比如红杉资本,惠林顿资产和歌斐资产)和其他公司的基金时,能够保证他的推荐的独立和公正么?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诺亚的销售人员当然会首先考虑推销自家的基金,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独立性从何而来?

从诺亚的角度来讲,推销一个产品可以赚两道钱,是他们能够获得超额利润的秘密武器。


在诺亚财富向投资者推销任何金融理财产品时,公司会先赚取一道费用。这些费用包括:申购费,年管理费,业绩分成,或者其他类型的佣金等。而如果诺亚财富向客户推荐的是自己关联企业(比如歌斐资产)提供的产品,那么该关联企业则在同一个客户上又赚了一笔费用(年管理费,业绩分成,申购/赎回费等)。在一只羊身上剪两次毛,这是诺亚财富提高收入的核心战略。

上图显示的是诺亚财富年报中披露的非关联方收入(Third party revenue)和关联方收入(Related Party Revenue)的变化情况。我们可以看到,在2011/2012年时,诺亚财富的收入主要来自于推销第三方理财产品(上图蓝色柱子),因此它基本上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中介。

但是在过去5年中,诺亚财富通过推销关联方(Related party)理财产品得到的收入每年都快速增长(上图红色柱子)。到了2014年,其通过推销自家金融理财产品得到的收入,已经超过了通过推销第三方理财产品得到的收入。也就是说,诺亚已经不是一家纯粹的“第三方理财机构”了,而是一家推销自己金融产品的基金公司。

4.投资者需要更多信息和透明度


要从第三方理财机构转型为基金公司,其实也不是什么不可以的事,但前提是需要向投资者充分披露信息,提供全透明。诺亚需要向广大投资者们披露的最基本信息包括:

1)在各个阶段,投资者购买的理财产品的收费各是多少?

这些收费包括:

诺亚财富收费:申购费,年管理费,业绩分成,其他费用

诺亚财富推销的理财产品的收费:申购费,年管理费,业绩分成,以及其他费用。

2)诺亚推销的理财产品,是否来自于其关联方(Related Party)?

他们是真正的第三方理财产品,还是来自于上文提到的那些诺亚的关联方,比如歌斐资产,红杉资本,惠林顿资本,景林资本等等。到最后投资者是否愿意购买诺亚推销的理财产品是他们的自由,但是前提是他们应该得到充分的信息披露。

2016年12月,诺亚的创始人汪静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一直认为正直诚实非常重要”。本专栏(伍治坚证据主义)在上文中提倡的信息公开,收费透明的理念恰恰就是这种“正直诚实”的最起码的做法。广大的中国投资者,应该有权享受到更透明,更廉价和更优质的理财服务。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伍治坚新书《小乌龟投资智慧:如何在投资中以弱胜强》终于上架啦。在京东,淘宝或者当当搜索书名或者作者名,都可以购买到该书。或者也可以点击这里购买本书:product.dangdang.com/24

数据来源:

noahwm.com/
xueqiu.com/5587568451/6noahwm.com/n/3851media.corporate-ir.net/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金融、投资、商业和经济。内含大量数据,搜索关键词可以找到相关资料。百分百全部原创,没有任何广告、软文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