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
首发于鱼缸

遗像驯化

摄影术藉其诞生之初的技术原理,为 Roland Barthes 制造出了「疯狂的影像」。照片可以令观者得以同时达成两种认同:「这个不在那里了」,「但这个确实存在过」;后者也即 Barthes 所谓摄影的真谛。

摄影的发展史是社会对摄影的驯化史——将摄影变为艺术的一种,并令其普及到泛滥。只不过,Barthes 一九七九年春天在理发馆和牙科医生那里翻过的杂志,变成了今日的 Instagram 和微信朋友圈。首先,「摄影的真谛被遗忘」,然后,摄影开始成为艺术。

然而,「没有哪种艺术是疯狂的」。(或许艺术渴望疯狂。)

在 Barthes 的文本中,明室(camera lucida)才是对照片观看体验最恰当的转喻。通过一种明室式的装置,遗像凝视得以达成。

然后,数码暗房和手机自拍将遗像驯化。


* * *

罗兰·巴尔特(Roland Barthes).明室:摄影札记La chambre claire: Note sur la photographie, 1980).赵克非(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 年.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