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们是如何思考的?

Elizabeth Anne Herrmann:当你有一个设计项目的时候,你看着它,它看着你,当你们独处时,你们之间的关系就建立起来了,尽管很多时候很难去开始。这里,设计师们将分享他们各自思考的小窍门和获得创意的技巧。她采访了九位著名设计师,让他们描述他们各自的创作思维过程。


她问道:你是如何进入创作状态的呢?



\ 01 /

Christoph Niemann

《纽约客》、《时代周刊》等杂志封面设计师




Christoph Niemann:一个很棒的创意看似很省力。但不幸的是,我发现在一个含金量高的创意中,努力和痛苦是占着很大比例的。既然是这样,我是如何让自己兴奋起来去创作的呢?这个问题其实和另外一个问题很接近,我是如何让自己兴奋起来去做俯卧撑的呢?


我不是通过听音乐或者做其他让我分散注意力的事情。这些一点都没办法帮我去做调研或者从书里和杂志获得灵感。我只是单纯地坐在桌前,然后盯着一张空白的纸,这样,灵感来得比其他任何方式都快。但是我唯一有点失望的是,尽管我已经用了这个方法好几年,我还是没有觉得这过程会稍微愉悦些。其实做俯卧撑比想创意更痛苦,因为我不能在做完之后来一杯咖啡。


“周末的时候我就画着玩。”Niemann说,“这一系列的创作不是故意的,因为我的办公桌太凌乱了,总有东西出现在不属于他们的地方。我于是开始就这些美妙的错误画画。” “每看见一件物品,我会想象跟它毫无关联的事情,越奇怪越好。我会盯着它,一直到脑里浮现出某些画面。”



\ 02 /

Abbott Miller

美国设计师、作家、五角设计合伙人



Abbott Miller: 我是通过和别人讨论项目来获得创意的。当你能和其他人讨论时,你会发现你能延展别人的洞察和思维,进而去到一个从未有人到达过的地方。



\ 03 /

Bruce Willen

Post Typography合伙人、MICA教师


Bruce Willen:我不觉得有一个可以获得创意的捷径,所以我只会讨论一个核心的原则:合作。这是在创意过程中最最重要的部分。和其他人合作能让你对事情有另外的感知,或者获得新的创意和观点,这些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即使只是聆听,也能帮助我们提取伙伴的想法,从糠培育成小麦。



\ 04 /

Carin Golderg

美国平面设计师、出版物设计师、品牌顾问、AIGA会员



Carin Golderg: 我经常在无限靠近deadline的时候工作,所以我就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进入任何情绪,只有紧张。我经常因为恐慌而导致创意过度。我疯狂地画草稿直到有一个点子打动了我,接着我像个疯子一样直到设计出我喜欢的作品。我一直放着一本草稿在我床头,而且经常半夜醒来画下创意。我喜欢在工作的时候开着电视,空洞的喧闹反而能让我平静而且专注。( 这位大哥好变态? )



\ 05 /

Mike Perry

纽约Mike Perry Studio创始人





Mike Perry:我只是把想法拼命倒出来。让他们来得更自然些,而且数量要更加丰富。



\ 06 /

Kimberly Elam

平面设计师、《Grid Systems》作者





Kimberly Elam:真正的创意是不可预期的。创意的碎片存在偶然时间里的一个神秘方式。这些创意是稍纵即逝的,所以我经常试着把它们简要记录下来:快速的想法,关键词等等。这些好玩的创意是不可能通过你乞求多几个采访就能获得的。


别低估了头脑和身体之间的链接。精神焕发的睡眠和有强度的运动让大脑更加放松。逃开一直需要创造力状态的压力,有助于重置更新脑袋。



\ 07 /

Paula Scher

华盛顿平面设计师、画家、艺术教育




Paula Scher:创意来自任何方式和任何时间。我在起床的时候有灵感,或者在出租车上,或者在谈话的过程中,又或者在博物馆里。当我每次获得最棒的创意时,就是我在不找创意的时候。在我遇到瓶颈想不到创意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去看电影之类的。



\ 08 /

Maira Kalman

插画师、作家、艺术家




Maira Kalman:我没有什么设计创意,我有deadline。deadline就是我插画和写作的第一生产力。但是我花了很多时间在散步,旅游和观察每一样东西:人,建筑,艺术等等,我读书和听音乐。思考和兴趣在我这始终是最活跃的部分。在开始创作前,我就去散步,这经常给我很多的灵感。



\ 09 /

Philippe Apeloig

法国平面设计师、字体设计师




Philippe Apeloig:海报、字体、排版的创意都来自我生活的各个方面。我住在巴黎的市中心,一个非常繁忙的街区,我的周围环绕着来自街头和人群的噪音。对于我来说,每一个项目都是不同的。我结合来自当代舞蹈、建筑、文学、摄影等元素,我也花很多时间在参考博物馆的展览,参考着各式各样的形式。在开始创造一些新东西的时候,我首先花很多时间在一些很有趣的的新字体和形状上。乱涂乱画一直是我创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绘画直接来自我自己的想法,随后我可以把它们信息化在电脑上。




当我开始设计一张海报时,我先将架构辅助线排置好,这些将会为我的文字信息服务。在大部分情况下,我从一个文字开始排版,然后再是图像。我使用了编辑电影的技术:我渴望将我的创意碎片化,再将他们用不同的秩序重新排列。我巧妙地处理它们直到版式都合适了,并且在公众面前有强烈的视觉记忆点。



搭建一个创意就像是一个复杂的迷宫。 对一个有针对性的概念,我把原因架构都编写下来。下一步,我打破我原有的刻板印象。我喜欢一张海报给人产生幻觉的时刻,那一定是一种自发性的印象。我不太喜欢堆数量,这会变得很保守。新奇对我的诱惑很大,它导致我一直想要创作,或者一直想推翻重来,这解释了为什么有人觉得我很犹豫不绝。



最后,阿信建议大家,如果有喜欢的设计师可以继续深入了解他们,因为他们都是业内大拿,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一起进步!



资料来源:Graphic Design Thinking: beyond brainstorming - Ellen Lupton, editor, 2011



设计不是奢侈品,设计是日用品

本专栏文章首发微信公众号:设计便利店 或 搜索微信号:designmart

每周不定期更新,欢迎下次光临


=======================================


如果对视觉设计、设计思维有兴趣的朋友,欢迎来我的知乎live一起交流

Live 入口为 陈允信 的 Live -- 从零开始系统地学习平面设计

一起进步。

共勉。

编辑于 2017-02-2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