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话短说(四):为什么我认为应该尽可能尝试虚构写作

徐湘楠徐湘楠

我们的生活被限定在社会框架内,理论上我们要严格按照法律的标准生活,按照道德的标准要求自己,但问题在于这是简化后的真实世界,如果真的所有人都按照法律标准生活,按到道德标准要求自己,我们不会有凶杀,不会有强奸,也不会各种各样的案件,甚至你不会和你的邻居起冲突。

我们生活在一个被强行灌进社会框架里的真实世界之中,就像把一个圆鼓鼓的水球塞在正方体的箱子里一样,它有棱有角,看上去一切都那么清晰有条理,然而不把这正方体的框架拆掉,你就永远不知道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如果我们只做纪事写作,我们的视线将只停留在箱子内,我们最深的边界,也不过是那些别人留给我们的僵硬法条,甚至我们连那些僵硬法条也做不到,我们可能会不停地去接触看到的、听到的、书上记载的那些可信度可有可无的东西,我们会关注那些“让我们满足的真相”而不是“真实的情况”。

而虚构写作会强迫一个作者去思考更纯粹的东西,因为没有借鉴,作者就只好——尽可能模拟真实情况,以此探索真实和虚假的界限,然后越过樊笼,到自己不了解的地方。虚构训练可以让一个人思考得更深,那么接受能力也将更强,在观察的时候,也会具备更敏锐的觉察力。而这些能力,不仅能让我们体验到更真实的生活,也可以让我们创作出真正有价值的作品。

「喵」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0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