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剧本创作阶段中的人设

小丑小丑

在我今天聊人物设计之前,先给大家看一个我今天写的故事。

《三个小男孩》

作者:小丑
2017-3-5

我周日下午在小区门前的广场踢球,因为是花式足球,所以对场地要求不大。

“叔叔,你能教我踢球吗?”

我转过头,看到一个穿着蓝色羽绒服,带着眼镜的男孩。我把球传给他,我们一边踢一边聊,他说他特别喜欢足球,本来打算要入足球社的。他非常积极,我教给他一些基本的技巧,也能很快掌握。

一个戴眼镜的胖男孩,踩着轮滑鞋过来,他管刚才的男孩叫“大哥”。胖男孩被吸引了,很快换掉鞋子,和我们一起踢球。“大哥”很有领导才能,组织我们玩斗牛,就是两个人传球,中间有一个人来抢。我们玩的热火朝天,很快又吸引了一个矮个子的小朋友。

胖男孩身体很壮,“大哥”的球总是被断下,于是他总是用手抱着球。我就定了一个规矩:这是足球,只能用脚。

胖男孩是个守规矩的人,虽然不太会踢,但是也并不会用手。但是“大哥”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他后来就只用手来扔球。胖男孩不再叫他“大哥”,还反复重申我定的规矩。而矮个子因为太笨了,基本拿不到球。我见他可怜,不忍心他被排挤,就把球传给他,矮个子很开心。

“大哥”觉得玩着没意思,便走了。胖男孩在“大哥”走后,也玩不起劲来,没一会儿,又换上轮滑鞋走开了。

现在只剩下矮个子了,矮个子是个很执着的人,虽然他很笨,我教他半天,什么也学不会,还差点踩在球上摔倒,他姥姥在一旁非常紧张。

我也尽量做一些简单的动作,但他终究还是太笨了,一个很普通的传球,他想趴在地上抱住,还是失败了,然后他就去追球。他跑了好远好远,都快离开广场了。矮个子抱起我的足球,并没有回来,而是朝马路的方向走去……他姥姥在后面喊他,他反而好像加快了脚步。

我只能追上去,但他特别倔,抱着球死不撒手,我没有办法,只能生拉硬拽,结果被他咬了一口。

(完)

我最近在做一些剧本审读的工作,有一些朋友会在剧本上标注好人设,我并不建议剧本上出现类似的东西,剧本上就应该只写故事本身发生的事情。标注人设应该是在大纲阶段做的工作。

因为做剧本大纲主要着重于故事主线,在人物塑造上并无太大空间,所以要标注人设。

人设的描写,一方面要交待好性别、年龄、身份、经济状况等这些基本状况,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突出人物在不同纬度上的特质。

我经常看到一些人设,并不能称之为真正的人设,而是一些元素的堆砌,比如这样

张小飞:男,23岁,大学毕业,IT精英,爱好足球,为人乐观,积极向上。

这样的人设没有任何想像空间,放到故事中也不出彩,他缺少了一种建立在欲望上的逻辑。接下来我们基于上面故事中“大哥”这个人物来修改一下。

张小飞:男,23岁,大学毕业,专业能力不足,却有极强的掌控欲

像这样的人设,我们就能大概能想像出是一个什么人,和他人会产生什么矛盾冲突,以及后续发生的故事。

另外在人设阶段,记得考虑人物社会关系,就像柴静在《看见》中说的那句话“一个人由无数他人构成”。人物社会关系的奇妙之处就在于,张小飞和爱着阿美的张小飞,是不一样的。

比如上面故事中的胖男孩,他是一个守规矩的人,但是他跟随着“大哥”,纵然因为大哥破坏“规矩”,起了争执,胖男孩内心依然跟随着“大哥”,在“大哥”离开之后,他也没了继续玩下去的欲望。

其实故事有意思之处就在于人的多维性,从一个纬度来看,都有着合乎逻辑的解释,但是放在一起却又冲突不断。

这就是人设。


谢谢大家。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4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