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氏三级片十大女星之四:邵音音,冲出国际的“中国娃娃”

邵氏三级片十大女星之四:邵音音,冲出国际的“中国娃娃”

如果你不知道她的名字,没看过她的电影,没听过她的故事,当你在银幕上看到这个满头银发,面容浮肿的老年妇女时,你根本无法想像她是香港最早打入国际影坛的“知名肉弹”,是在邵氏电影中脱得最久的“性感艳星”。
如果你看到她年轻时的照片或电影,很可能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感叹着红颜易老,香港作家陶杰说,她和她的作品,令一代香港观众第一次有了性反应。
她叫邵音音,原名倪小雁,1950年出生于香港,刚满周岁时跟随家人坐船去台湾定居,船里有个同样年龄的男孩,后来成了台湾的名人和领导,男孩的名字叫马英九。

倪小雁在台湾读到护专毕业,然后到金山轮船公司担任商船护士,公司老板是香港船王董浩云,就是后来的香港特首董建华的父亲。

1972年商船停泊在香港待修,倪小雁闲着无事便去探访一位父亲在嘉禾工作的同学,同学带她去看李小龙拍《龙争虎斗》,李小龙一眼相中年轻貌美的她,喊她试镜,并对她说:“有我在就会有你在,你很有天赋,我一定会照顾你的。”但就在试完镜准备签约嘉禾的时候,李小龙却突然去世,签约之事就此泡汤。
由于李小龙死后,嘉禾不但不签倪小雁,还对她很不友善,倪小雁就想,你们不要我,我就偏偏要进演艺圈,她跟歌唱老师秦燕学习,在汉宫夜总会唱歌,并取了个与邵逸夫同姓的艺名“邵音音”。很快,经《龙争虎斗》副导演张鹏的介绍,她签约张彻的长弓电影公司,参演了首部电影《雌雄变》。

不久,她认识了导演吴思远,吴思远请她主演《十三号凶宅》,直到杀青那天,她才知道自己有一场出浴戏。本想拒演,但吴思远一再保证,镜头只会拍到背面,在众人的等待下,她脱下了自己的第一次,等到电影上映,才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从此被打入艳星行列。
据说,吴思远很会讨人欢心,单凭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就哄得邵音音把在新马登台赚来的美金和金条都借给他拍电影,就连张国荣和李连杰后来也中过他的圈套。从那时起,吴思远最爱听的《月亮代表我的心》,成了邵音音这辈子都不想再听到的歌曲。

1973年,在李翰祥导演的《北地胭脂》中,邵音音扮演被老师强奸的女学生,由于演技生动、身材傲人,李翰祥对她极为赏识。接着她又主演了李翰祥的《骗财骗色》、《风花雪月》和吕奇的《男妓女娼》、《财子名花星妈》等风月片,每次的演出都是脱、脱、脱。
邵音音这一年共主演了12部电影,虽然赚了很多的钱,但她却很不快乐,一直想换工作。她说:“我不停的找工作,但人家都说我是脱星而不请我,连去医院当护士,甚至做清洁女工都不能。当时的社会根本不容纳我这种人,他们边看我的电影,边鄙视我。“

1976年,因李翰祥的推荐,邵音音主演了杨群导演的风月电影《官人我要》,影片取材于传统戏曲《玉堂春》,将家喻户晓的“苏三”完全淫乱化,由于内容大胆,镜头香艳,票房异常火爆,成为当年的十大卖座港产片之一。
当时香港电影尚未分级,大人收工后去看午夜场,经常把小孩也一起带上。《天地豪情》编剧鲍伟聪多年后告诉邵音音,他小时候曾跟随父母去翡翠戏院看午夜场的《官人我要》:“说出来不好意思,我几岁时就已了解你很透彻。”

1978年,《官人我要》改名为《妾侍怨》,参加法国戛纳影展,邵音音身着一袭粉红肚兜透视装出席,不但艳惊全场,出尽风头,还被美联社报导为ChinaDoll:“中国娃娃”。
出乎意料的是,“中国娃娃”这个称号,使邵音音的演艺事业遭到了沉重打击。台湾当局认为,她被称为“中国娃娃”而不是“中华民国娃娃”,有大陆间谍的嫌疑,因此威胁要封杀她和这部电影的出品公司。

邵音音本是邵氏签约艺员,但《官人我要》却是嘉禾幕后投资拍摄,由于台湾是港片最重要的海外市场,面对台湾当局的震怒,邵氏与嘉禾的负责人都不敢多言,两方公司都叮嘱她,说自己是加拿大国泰电影公司演员就好。
邵音音回忆说,当年台湾向她逼问《官人我要》是哪家公司出品,只要她说出名字,就封杀这间公司的全部电影,但年轻气盛的她不肯就范,自己便上了台湾和香港电影的黑名单,堵住了自己的未来。

封杀事件后,邵氏和嘉禾都不敢再找她拍戏,只有李翰祥仍力排众议,坚持启用邵音音,在1982年的自传体电影《三十年细说从头》中,仍然派她作为艳星的代表,他对邵音音的格外关照一度让妻子吃醋。

为邵音音吃醋的不仅仅是李翰祥的妻子,那些年邵音音的名字,经常成为圈内人士夫妻矛盾的导火线。
邵音音说:很多女人都恨我。叶德娴(桃姐的饰演者)的丈夫郑康业跟刘丹(洪七公饰演者,杨幂老公刘恺威的爸爸)很好,每次刘丹打电话给郑康业,叶德娴就问“你是谁啊”,刘丹就说我是邵音音。他觉得好玩嘛。因为我的声音是很粗的,结果就搞到呢,叶德娴跟郑康业离婚。

后来我在丽的电视做节目主持,叶德娴上我节目唱英文歌都不理我。后来呢,郑康业离了婚以后,很生气地打电话给刘丹,刘丹老婆问他是谁,他也说是邵音音,然后刘丹的老婆也要跟他离婚。刘丹就抓着他老婆到郑康业面前,硬要他承认是他假扮的我,这件事还是很多年之后刘丹告诉我的,他说,哇,邵音音你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光是邵音音三个字,你就可以破坏很多家庭。其实这关我什么事?那些女人都恨死我了,可是我什么都没做。
李翰祥的坚持并不能让邵音音的事业有所起色,为了生计,她不得不重新登台维持生计,也开始演电视剧,参演了丽的电视剧《鳄鱼泪》和《变色龙》,两部剧在香港大热,记者会上,邵音音却被告知,拍照时你不要站在里面,会拖累大家,她无助地在一边流泪。事业上的波折,令邵音音不堪重负,几度有过轻生的念头。

1982年,邵音音到马来西亚登台唱歌,结识了当地富商陈耀发,在陈耀发的猛烈追求下,他们于1984年结婚,并且生下了一双儿女。
然而,婚姻生活对于邵音音来说却是另一场噩梦的开始,儿女被同学孤立,丈夫对自己漠不关心,公开包养小三,甚至带回家中过夜,为了孩子,她一直默默忍受。

1999年的一天,邵音音在家中意外摔倒,引发了多年前因整容导致的旧患。原来年轻时,她陪朋友去割双眼皮,经不住整容医生的游说,以60元打一针硅胶到下巴,希望下巴可以更好看,这次的摔倒令脸部硅胶移位,医生试图取出硅胶,导致她大出血险些丧命,自此,她面部肌肉僵硬,下巴太重而变得口齿不清。
事业不顺、婚姻不幸、容貌不再,邵音音却始终没有忘记演员的身份,一直等待着机会。2007年,在郭子健导演的《野·良犬》中,邵音音扮演了一个羸弱多病的婆婆,她用丰富的肢体动作来表现人物的内心世界。在2008年的香港电影金像奖上,她打败了莫文蔚、袁咏仪、赵薇及邵美琪等演技派年轻女星,第一次获得金像奖最佳女配角,站上领奖台,五十多岁的邵音音泣不成声。
2011年,凭电影《打擂台》里的中医医生一角,邵音音再次获得了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她就像剧中饰演的角色那样,一如既往的优雅从容,默默坚守。

“他们不让我在这个圈子,我就偏偏要在这个圈子,我哪怕是做个不讲话没有台词的,卖菜的,从镜头里走过去,我也要在这个圈子。我也不是要红,我就是要在这个圈子,你赶我,我就是不走。”

只有坚守岁月的人,才能笑到最后。

(精简影视 JJYS2000)

发布于 2017-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