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公开信息看各家投资OFO和摩拜的逻辑(上)

根据公开信息看各家投资OFO和摩拜的逻辑(上)

今天看到知乎上一位知友@Wallst Bear的评论,挺有意思的。

那条评论说:

“正确的市场是:公司拿风投的钱做生意,风投上市的时候赚股民的钱,股民从公司的利润中分红。


中国以前的情况是,公司拿风投的钱做生意,风投上市的时候赚股民的钱,股民傻逼了。

现在的情况是,公司拿风投的钱闹着玩,风投傻逼了。”

第二种情况也是我最近在思考时想起的一点觉得有些无奈的现象,一些基金也一直在做的策略(对这个行业有了解的,我不说你们也应该知道哪几家这样做最普遍),通过一二级市场的套利来赚钱。


然而第三种情况就有些太绝对了一级市场的正规机构投资者内部一般有一套很严格的决策流程(当然,可能投天使的那几家因为投的钱不多,所以合伙人觉得认可就直接投了)


我虽然从商业模式的角度一直不看好这个领域,为什么不看好我写过一篇

如何评价摩拜获得 2.15 亿美元 D 轮融资?

但还是很喜欢研究研究各家的决策流程,来看看其他投资人的想法。这个市场目前的领先者是OFO和摩拜(这两家动不动就在各个维度上比第一,我就把你们并列好了),所以我就搜集了一下这两家各投资人投资时的公开新闻和投资逻辑分享资料。仔细看看你会发现很多很有趣的东西:)




先说OFO

OFO的融资情况如下:

2015年3月天使轮唯猎资本投的时候新闻如下【独家】:主打轻户外、重社交、深度游的ofo骑游,获唯猎资本数百万天使投资 | 猎云网

可以看出当时OFO商业模式和现在还不一样,做的是国内骑行旅游

唯猎当时投资的理由唯猎的人没公开说,但OFO创始人自己有说:

ofo创始人戴威首次公开完整分享:从不被看好到准独角兽,我经历的6次重要转折

这篇文里有提到

"第二个时间点是14年11月初。当时创业的浪潮已经开始了,而我们在那时候也有点心动。这时候恰巧我的一个同学在一个90级北大师兄的天使基金里实习,有一次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跟说我,这个师兄的基金刚募资到1.5亿美金,想找一些年轻人项目投资

当时我们有了一个想法,我们想把在青海骑着自行车旅行的经历做成一个旅游产品,组织年轻人去青海台湾这样的地方去骑行。于是我们就去见了这位师兄。和他聊的时候,我主要是在讲我支教的事儿,但他觉得这事儿非常有意思,于是就决定要投我们100万。我当时还是有点诧异的,毕竟我还没介绍我们的项目呢。但他说不管这个,还是要投我们100万。我们回来的时候讨论说,这个人不会是个骗子吧。后来又纠结了一段时间,又见了这位师兄几次,每次都被他犀利的问题问得很难受。但最后我们还是拿了这100万,开始了我们的创业。"

这样看唯猎是因为人的缘故(还存在校友天然的信任吧)投的天使。

2015年12月OFO获得Pre-A轮融资新闻如下北大创业项目『ofo共享单车』获唯猎资本等900万Pre-A轮融资_创投时报

“由于高校内的主要交通工具是单车,但校园单车又面临“买车、修车和丢车”等痛点,于是在Uber和Airbnb的启发下,ofo共享单车团队于2015年9月开始在北大跑马试验。”

此时的OFO已经从国内骑行旅游转型为共享单车模式

唯猎和东方弘道公开信息上没有太多的投资逻辑分享,不过后几位A轮进入的投资人本来就是习惯发声的,所以可以听到的声音也就比较多了。

2016年2月A轮金沙江创投进入,2016年4月A+王刚和真格基金进入

ofo共享单车获得2500万A轮融资 或将成下一个“滴滴打车”

关于金沙江对OFO的投资逻辑朱啸虎有讲过

朱啸虎:我为什么要投ofo?三个月就能赚回来|界面新闻•科技

其中其他一些关于商业模式,多久能赚回成本啊的老生长谈我就不评论了毕竟他的假设模型是否和现实相符我觉得大家可以自己判断下~

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这段话:

"基本盘是可以保证成功的,外面更大的盘子,能做起来最好,是额外的红利,做不起来也无所谓。

所以,这对创业者也是一样,你的基本盘在哪里,到底是什么样的盘子。

我们投资人做早期风险投资,最怕的就是风险,所以我的风险是要可控的,计算过的。

而且我们还有滴滴做后盾,实在不行就卖给滴滴,这是非常简单的逻辑。

真的,我们很现实。这也是为什么创始人要选择合适的投资人,尤其早期投资人:每个投资人背后的资源是不一样的,我后面是有备用方案的。"


如果我是金沙江的LP,我会觉得这朋友真实在,大不了卖给滴滴嘛:)

不过我不知道滴滴的大股东及高管团队听到这话是什么反应哈。。。。


关于真格投资OFO的逻辑,我们敬爱的徐老师有说过

徐小平谈单车ofo投资逻辑:投人不投事--金融--人民网

这点是非常符合徐老师的投资定位及策略的,我一直觉得徐老师对自身的定位非常正确

徐老师一直说我只投人不看模式

毕竟你让徐老师去和其他投资人拼行业理解的深度肯定是没太多优势的,

但徐老师本身是做教育出身嘛,定位为所有年轻人的好朋友,可以成为优秀年轻人流量的入口,牢牢占据了早期投资优秀年轻人好朋友这一认知,在项目投资中看得见和投得进这两方面占据了极大优势。

这一点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对于VC/PE机构及从业者而言,结合自身背景思考自身定位是什么非常重要


2016年9月B轮经纬进入,熟悉这个行业的人是知道的,经纬也是行业非常喜欢发声的机构

文章如下

ofo 获经纬中国数千万美元 B 轮融资,为什么我们认为这可能是下一个现象级公司

主要讲了4点原因:切入角度,财务模型,未来市场和资方背景

前面3点其实个人觉得更多是大家都提到的老生长谈。

而资方背景这点让我更深刻的意识到这是一场资本资源整合的游戏。



2016年10月C轮一堆大基金进入

ofo完成1.3亿美金C轮融资,滴滴+小米能帮助其快速结束战斗吗?-搜狐财经

元璟资本刘毅然:共享单车背后的投资逻辑-创头条

里面的更多的是讲为什么选OFO而不选摩拜。。许多还是老生长谈,

有价值的一点可能是如下这段话

谈投资: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局”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局,有早期VC、后期PE代表,还有业务相近的大型的战略投资人”

这些大机构的加入更多就是资本战略资源整合,大家一起组个很大的局的考虑了。。。。


2017年3月D轮DST进入

ofo完成4.5亿美元D轮融资 DST领投

“其创始人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表示,DST选择被投企业的标准是,必须在自己的领域中明显将成为领导者,理论上现在就可上市,且具有长期可持续发展性。”

这个其实也是老生长谈,个人觉得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就是两家比拼谁的资源更多,以及和政府这个最大玩家如何博弈的事了。。


恩,关于OFO就写到这了,下篇的话我来写写摩拜,有空再写啦~

编辑于 2017-03-1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