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始画有阳光的世界了” | 《季春奶奶》

“我开始画有阳光的世界了” | 《季春奶奶》

朋友跟我说,简单心理比文章更出名的是你们的配图和观影。


我们的心情也是很复杂的...勤勤恳恳写稿的小编感到了一丝委屈。不过还是如约在周三给大家带来了这篇温情的观影-《季春奶奶》。

电影主人公季春奶奶是一名海女,命途多舛,丈夫、儿子早逝,儿媳改嫁,一把年纪还要潜入海中捕捞海产,独自养活自己和自己生命中唯一的光亮,她的小孙女 慧智

她并不感觉孤苦,因为有慧智在她身边,会在她下海时跟她说:“要小心啊奶奶。” 会在她做农活时和她捉迷藏,会把她们祖孙俩的生活一笔一笔的画下来送给季春。

但有一天季春奶奶带慧智去市场时,慧智却被她的生母悄悄拐走了,一句话也没有留下,季春奶奶却完全不知情,在市场里拼命的喊着慧智啊,慧智你在哪啊。绝望的奶奶报了警,到处贴寻人启事,一直在找,一直在等,等她的孙女回来,而这一等便是12年。

而季春奶奶没想到的是,慧智被她妈妈拐走没多久便死在了一场车祸中,她妈妈改嫁后又生了一个女儿,名叫恩珠。恩珠和慧智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想念奶奶的慧智每天都在给恩珠讲她和奶奶的故事。

整部影片的背景也就此交代完毕,恩珠怎么也想不到,她今生会和她小时候每天都听到的“季春奶奶”,有一场似乎注定了的相遇。

后来恩珠因为意外被送去了孤儿院。12年后的她变成了一个叛逆、偷窃、诈骗,生活在阴暗的桥下,永远食不果腹的问题少女。

有一天恩珠闯了一个大祸,四处躲避警察的她偶然看到季春奶奶刊登在牛奶盒子上的寻人启事。12年了,季春奶奶还在等着她的慧智回家。

电影并没有讲述这12年,季春是怎么过的,只有一幕画面表现了季春对慧智的思念从未停止。

去山里摘野菜的季春奶奶看着遍地的野菜喃喃自语:“找你们这么容易,我这辈子是不是再也见不到她了。”

与慧智一起生活过的恩珠决定假扮慧智去乡下投奔季春,想要装作别人的孙女来避避风头,也能吃几顿饱饭。

再次见到“孙女慧智”的奶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摸着“慧智”的脸,说着:“我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当季春看到“慧智”戴着小时候季春买给她的手链时,季春无条件的相信了面前这个女孩,就是她的孙女,就是她走失12年的孙女慧智。

而习惯于生活在阴暗中的恩珠从没有想过毫无血缘关系的奶奶会这样无条件的信任她,季春奶奶的一句“这段时间你得受了多少苦啊,找到你就好,你这样活着就好了。”更让恩珠感到了一丝愧疚。

社工提议让奶奶和孙女照张合影,在这张合影中,奶奶紧紧的抱着“慧智”的手,眼中含泪,努力的笑着。而假扮“慧智”的恩珠则微微侧身,不敢正眼面对镜头,表情稍显陌生而疏离。

跟着奶奶回到家的恩珠凭以前从慧智那里听来的故事,赢得了大家的信任。

慧智当年被拐走时,只带着一根黄色蜡笔,后来她把蜡笔送给了恩珠,对恩珠说:“这个送给你,但如果你以后见到我奶奶,要把蜡笔还给她喔。”

恩珠再次拿出这根蜡笔,把它放回了以前的蜡笔盒中,看到这一幕的季春奶奶更相信眼前这个女孩,就是她的慧智了。

假扮慧智的恩珠就这么安定了下来,就像所有去奶奶家生活的孩子一样,奶奶给了恩珠这个时髦少女一些很土的衣服,给她买超大的蝴蝶结,还说太漂亮了,像娃娃一样。

恩珠有些不习惯和季春一起生活,奶奶对假扮“慧智”的自己的爱实在太真诚了,真诚到让恩珠无比愧疚。一直生活在黑暗中的恩珠不习惯被爱,也不习惯生活在这么明媚的生活中。

未成年的她回到了学校中,却几乎每天都在和老师们互怼,尤其是她的美术老师。但她的美术老师却对有画画天赋的“慧智”关照有加,让她参加美术部,教她画画,但老师要求很严,从来不夸奖她。

恩珠一开始画的画都是整片的色块,没有光线,没有明暗,似乎就是她从前生活的写照。有一次老师批评了几句画的细节,她就很赌气的说:“那我不要学画画了。”

老师无奈地起身朝柜子走去,边从柜子里往外拿出一些东西边说:

她看了看被老师拿出来的东西,蕨菜、海带、人参酒。都是身为海女的奶奶能拿出的,最好的东西。

只想来暂时避避风头的恩珠对季春也产生了感情,下午在家画画的她看到季春在大太阳下干活儿,就问季春奶奶有没有抹防晒霜啊,皮肤会被晒坏的。然后她起身出来给季春奶奶抹了一层厚厚的防晒。

而在那之后,很有深意的一幕出现了,小时候的慧智问奶奶,是天空开阔还是大海宽阔?奶奶说,大海比天空宽阔啊。

后来当季春问恩珠同样的问题时,恩珠根据常识的回答了是天空更宽阔,此时季春奶奶已经隐隐的,明白了些什么,但只说了一句:“我们慧智长大了...”

画面一转,决定不辜负季春一片苦心的恩珠练习了很久,终于拿着一张画好的作品去给严格的老师看,是恩珠画的季春奶奶,眼神中饱含爱意的季春奶奶。

老师第一次夸了慧智,夸她画的真的很好,还立刻鼓励她去参加首尔的画画大赛。

但从小生活在黑暗中,从没被人夸奖过的恩珠只是眼眶含泪的再问了一遍,我画的好吗?

这是一副素描,虽然依然没有阳光,没有颜色,但却已经有了明暗。也因恩珠对画中人的情感,使这画中的人物异常饱满。

恩珠决定和老师一起去首尔参加画画大赛,奶奶来送她,走之前她突然跑向季春,把自己的防晒霜硬塞给她,还叮嘱她一定要多抹点才有效果。

然而季春奶奶不知道的是,恩珠这一去,就没打算再回来。她在首尔的比赛中完成了作品,给画取名叫《告白》。然后便转身回到她原本一片黑暗的世界中,打算继续去过她以前的生活。

她给老师留了一张字条,上面写道:“老师,我至今还是觉得阳光很陌生。”

而此时,季春的侄子拿回了季春与恩珠的血缘鉴定书,侄子告诉季春,他们俩没有血缘关系。恩珠,不是慧智。然而季春根本不相信,还骂侄子说不要做这些没用的事。

另一边,恩珠为了救朋友跟人打架,被抓到了警局,闻讯赶来季春想要带走恩珠,但看恩珠脸色不对,季春想到了那份鉴定书,想到了以前就隐隐有所察觉到的事情。

她颤颤巍巍问恩珠:“慧智啊,你是慧智吧,有人总说你不是慧智,但我不相信,只要你说是慧智就是慧智。”

而恩珠回答的只有一句,对不起……

得而复失的绝望吞噬了季春,季春不断的重复着:“那我的慧智在哪啊,我的慧智呢,我的慧智在哪啊。”

后来才知道慧智早已死去多年的季春回到了家里,满脑子都是慧智小时候的身影,她就那么呆呆的坐着,直到有一个声音唤醒了她。

是恩珠的美术老师来了,他说恩珠得了画画大赛的大奖了,并让季春一定要看一下,季春说:“你带着画回去吧。”

老师说:“您一定要看一下,因为您老人家,孩子开始画阳光的世界了。”

季春等老师走后,还是打开了那幅画。

画是在一片深海中,身为海女的季春奶奶双手牵着两个小女孩,一个是慧智,而另一个,是恩珠。

他们好像在往上游,往透着阳光的地方游,这是第一次在恩珠的画中,出现了光。

“因为您老人家,孩子开始画阳光的世界了。”

季春低头看了看画的名字,《告白》。

画面就此停留在季春边流泪边用手轻抚着画的这一幕。

一年后,离开奶奶的恩珠并没有继续过她混吃等死的日子,而是边打工边继续画画。努力的,认真的生活着。

直到季春奶奶的侄子找到恩珠,问季春有没有来找她,恩珠这才得知季春患上了老年痴呆症,上个星期突然失踪了。

恩珠到了季春现在的居所,发现墙上挂着慧智小时候画的画,衣柜上却贴着自己当时与季春的合照。

她仔细想着奶奶会跑去哪,她能跑去哪呢,哪是让她最想要回到的地方。恩珠去了当时慧智被拐走的那个市场。

在市场的这一幕再熟悉不过了,13年前,季春也是这样挨个挨个的问市场上的每一个人,有没有看到她的小孙女。

13年后,恩珠拿着季春的照片,焦急的寻找着她。

正当恩珠快要放弃的时候,她突然听到有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说:“慧智啊,回家吧,慧智。”抬头望去,是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妇人的背影,恩珠赶快跑了过去。

她终于在路上找到了已经患上老年痴呆症,认不出别人的季春奶奶。

恩珠看着她说,是我,是我啊,认不出我了吗?

奶奶仔仔细细的看了她良久说到,慧智,我的孩子,我的孙女,慧智啊...

而这次,恩珠又说了一遍当初的谎言,对,我是奶奶的孙女,慧智啊。

重新变成慧智的恩珠决定哪也不去了,就待在奶奶的身边,边画画边照顾她,她们又回到了乡下的老房子里,和奶奶一起静静的生活着。

一天晚上,恩珠打开了奶奶的录音机想要听听广播,里面却传来了奶奶的声音,这是季春在她还清醒的时候录的。

季春奶奶说:“听得清楚吗,慧智啊,我们之间就叫慧智吧。”

“也许我早就知道你不是慧智了。在你说天比海更广阔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但我不想相信,我有时在想,要是我一直不知道你不是我孙女就好了,要是我到死的时候还不知道你不是我孙女该多好啊。”

但突然,季春奶奶说:“不对,不是这样的。”

“你就是我的孙女。和血缘没有关系,你就是我的孙女啊。”

身为海女操劳了一辈子的季春奶奶,把自己的存折密码告诉了她的孙女,还说了这么一段话:

影片到了尾声,老人的生命也快要走到尽头了。

在病床上,醒来的老人拉着孙女“慧智”的手,轻轻的叫了一声:“恩珠啊。

这是季春第一次叫了自己这个没有血缘的孙女的真名。季春接着说道,奶奶现在要到慧智那里去了,让她等太久了。

恩珠有点撒娇的说了一句,那我呢?

季春说,你当然要好好活着,不要乱想,来到我身边,当我的孙女,我真的很感激。

至此老人安详地逝去。

影片结束于恩珠以麦田中的季春和慧智为主人公,画的一张画。

这一幅色调明媚,充满阳光的画又让我想起了当时美术老师对季春说的那句话。

“因为您,孩子开始画有阳光的世界了。”


在这个相互救赎的故事中,孤苦的奶奶在最后找到了她挚爱的孙女,一直身处于黑暗中恩珠感受无条件的爱。到此刻,恩珠身份的真假,真的没那么重要了。

因为影片有很多动人的细节,所以这次我们在影片部分写得很长,也感谢能读到这里的你们,我想用奥尔珂德曾在《小妇人》中写过的一句话当作这篇推送的结尾:

眼因流多泪水而愈益清明,

心因饱经忧患而愈益温厚。


———————————————————————

原文发布于:“我开始画有阳光的世界了” | 《季春奶奶》

寻求专业的心理咨询帮助请戳:简单心理

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