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传说列传】从“割蛋蛋造原子弹”到“盗肾传闻”——与时俱进的“采生折割”传说

【都市传说列传】从“割蛋蛋造原子弹”到“盗肾传闻”——与时俱进的“采生折割”传说

(超多图预警~篇幅略长)

提到近些年的都市传说,“盗肾传说”可谓是最为火热的一个,甚至不少人信以为真,并借助媒体的力量在世界范围内广为传播。实际上,这是上个世纪的产物了,尽管这则传说被辟谣多次,但是还在影响着更多的人,而实际上,关于这种传说的研究已经非常成熟了。

盗肾传说”大致情节是:一个在外旅行的年轻人,受到金钱或者美色的诱惑而被欺骗,被药物迷昏后,早上在一个廉价旅馆或者汽车旅馆中醒来,发现自己身上有伤痕(或者床单有血迹),去医院检查发现自己的一个肾遭到切除。

相关故事文本中演绎出来的内容则更多,比如美女色诱,比如醒来时处于一个巨大冰缸之中等等内容。

在中国盗肾传闻差不多是在2000年之后才开始在各地传播的,借助各种媒体的报道而在中国地区广为传播,而事实上都是都市传说,事实禁不起任何严谨的考究,根本没有发生过真实的案例:

这类传说被一次一次地辟谣,却在一次一次地辟谣中广为传播,这不仅仅是“盗肾传说”的模式,很多其他的都市传说也是如此,一次一次炒作后辟谣,却反而使得都市传说本身知名度和公信力大大上升。

这些故事其实都经不起推敲,相关医学机构也都说明,肾的摘取和移植需要复杂的手术以及必要的设备,时间也并不短暂,让一个大活人不知不觉地失去一个肾,还是在汽车旅馆(motel)这种场所中几乎是不可能的

盗肾传闻背后的事实,大多是比较悲惨的“卖肾”故事:

很多人看都市传说是因为猎奇心理,不过这些故事背后的真相一点都不好玩,有些很心酸。事实都很残酷,很多辟谣之后的真相则是卖肾,因为种种原因甚至是价格原因没有谈妥,向警方瞒报卖肾的事实,“制造”出很多盗肾传说,而背后则是地下器官交易市场和很多社会底层人士的无奈。

然而,这则看似“真实”传说其实早已经传播了30年了,已经是欧美都市传说中“老掉牙”的一种传说模式,只是登陆中国的时间比较晚而已。

这则传说缘起、在中国的流传以及世界范围内的传播并不是没有背景的,下面一个个说:

先说缘起:

但是,这应该是起源于上个世纪80年代,而在90年代广为传播和研究的都市传说了,到现在差不多应该有30年历史,真的算是“老一辈”的都市传说了。早在上个世纪的90年代初期,“盗肾故事”已经在美国广为流传了。

最早的故事出于1991年,随后在美国以及世界各国广为流传。早在1993年出版的《婴儿列车》(《Baby train》)一书中,该故事就被民俗学家收录到都市传说的范畴之内,并进行了索引归类。

《Baby train》一书作者作者正是大名鼎鼎的布鲁范德,美国著名民俗学家,也是《消失的搭车客》(《The vanishing Hitchhiker》)的作者。《Baby train》书中添加了索引,之后被扩充成为《都市传说类型索引》,“盗肾传说”则很早被收录其中

“盗肾传说”被归类于第六部分“犯罪传说”中第四个分类栏目“暴行与绑架”中,编号为“06305”,分类下包含了其他“器官盗取”传闻。实际上,这则在21世纪才开始在中国广为流传的都市传说,在上个世纪90年代已经被美国学者系统归类并进行研究

布鲁范德在《都市传说百科全书》一书中,收录了两个典型的盗肾“传闻”,一则是源于1992年辛辛那提,一则源于1993年的洛杉矶;前者讲述了一位友人去芝加哥出差,在酒吧里面与一陌生女郎幽会,一觉醒来后身处汽车旅馆中身上带有伤痕,去医院检查后发现自己的肾被切除。后者情节大致相似,大同小异,不过变成了两人一起去酒吧,但是当事人被女郎勾引离开,其朋友则一人回到家里。而第二天当事人的朋友接到一夜未归朋友的求救电话,警察赶到现场才发现割肾等情况。

布鲁范德认为,这则传说影射了世界范围内“器官交易”市场的泛滥。一说盗肾传闻的故事源头在80年代末期的拉丁美洲贫民窟,这里正是“重灾区”。也是这则传说得以在90年代不断流传一样。

这则都市传说也在和别的主题结合,产生出大量建立在原故事基础上,但是补充新的细节的都市传说衍生版本,加速了这则都市传说的“故事性”,使其获得新的生命力:

比如传说中的两性元素,包含了对于不正常两性关系的警告,使得这则都市传说具有很强的警示意义。又如后来版本中添加的细节,当事人醒来后发现自己,身负伤痕,躺在一个浴缸的冰中,发现一张“请赶快叫救护车”的字条,戏剧性大大加强。

而故事本身则被各种小说、电影不断刻画,使得这则都市传说知名度大大上升,1998年美国有一部专门还原该场景的电影,可见其在美国的流行程度。

而这则都市传说在中国的流传则要晚很多,但是中国却有着更为适合“盗肾传闻”的土壤和群众,因为中国自古就有“采生折割”类的大量谣言和传说。

实际上,虽然“盗肾”传说并不缘起自中国,但是“采生折割”类传说确有比西方更为悠久的历史,其中很多谣言和故事都涉及到“器官盗取”甚至是“盗肾”,使得此类传说在中国颇有群众基础

“采生折割”这个词语最初并不是一个民俗学概念,而是一个法律概念。采生折割指那些为了获取活人器官(如耳目肾脏等等)而将活人致残的行为,在古代主要是一些妖术、巫术从业者进行。在古代属于重罪

采生折割人者,不管受害人已死或受伤,首犯凌迟处死,财产断付死者之家,妻子及同居家口虽不知情,并流二千里安置。

引自《大清律》。处罚极为严格,凌迟是什么级别的刑罚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家人还要流放2000里。

虽然法律上明确禁止,但是,这类传说确实是层出不穷,背后原因很多。

这里,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施爱东老师曾经在文章《盗肾传说、 割肾谣言与守阈叙事 》中有着非常详细的研究(非常推荐大家看),这里需要引用很多他的很多研究成果:

施爱东老师认为这是“阈外恐慌”引发的“守阈叙事”,我个人认为这个观点非常中肯、到位。无论是最初的采生折割传说还是后来著名的“叫魂事件”,对象大多都是外来的陌生者。这一点在清末体现得最为典型,也是盗肾传闻的雏形事件——传教士“盗取器官”传说兴起的时期。

其实,早在基督教进入中国的时候就有“盗肾传闻”,盗肾的主角并非犯罪团伙,而是基督教徒。只是这个时候并没有形成完整的都市传说式的故事架构,而是以谣言的片段化信息存在:

基督教刚刚传入中国时,曾被当时的人(甚至是魏源这样的知识分子)进行各种“妖魔化”的宣传,比如“聚众淫乱”、“挖心剖腹”等等都是当时的传闻。

其中“采生折割”类占有最大的比重,包括咱们一直在说的“盗肾”:

引自《谣言与近代教案》。采生折割类谣言远远高于“诱奸民女”以及“迷药”等谣言,成为最为流行传说,内容则涉及洋人大量盗取器官,进行妖术活动(比如用中国人的眼睛点石成金等传闻)。

当时,流传了大量画作,最为典型就是这个《谨遵圣谕辟邪全图》,作者为周振汉,原先在湘军左宗棠手下做事,官至陕西候补道。因病回乡后因为看不惯洋教横行,画了这些组图,基本 都是在说洋教(基督教)如禽兽一般,盗取中国人的器官。后来遭到德国大使强烈抗议而被清政府下狱。

最常见的一种说法是“挖眼睛”,小孩子的眼睛,几乎是家喻户晓。而大名鼎鼎的立德夫人(就是倡议废除裹脚的英国人)也曾说过“全中国人都相信,我们在用小孩眼睛榨油冲洗照片”。

那么既然在谣言中洋人几乎什么器官都要,那么有没有“盗肾”的呢?答案是肯定的,清朝人还为此画了一幅生动的画:

这是《小儿失肾图》,在近代中提到“盗肾传闻”,清末就是高潮。这里可能是近代中国器官盗取传说的集中体现之一,尽管还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现代都市传说。

当时背景下发展出“盗肾传说”并非偶然。对于外来宗教和外国人的陌生和抵触是根源,而基督教开设的育婴堂以及医馆中大量的人体标本更是当时中国闻所未闻的场景,加上清末中西之间的民族矛盾,还有一些人的刻意抹黑,使得基督教传教士“盗取器官”的传闻广为流传,这个时候还没有器官移植市场,这种传闻单纯来自于人们的“脑补”

但是,有些“器官盗取”传闻,则是被人创造出来,专门利用中国人对于“采生折割”类传说的敏感性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这就是“割蛋蛋造原子弹”的谣言。

中国比较著名的“器官盗取”谣言则是在建国初期上个世纪50年代的“割蛋蛋造原子弹”的传闻,而不同的是,这则传闻是被邪教组织——一贯道刻意编造出来,扰乱公共秩序的产物

谣言的大致内容则是:

苏联要造原子弹,其原料(有的说是配料)就是男人的睾丸,女人的乳房和子宫,小孩子的肠子……割一个女人的子宫,到苏联能换3块现大洋……

引自《虚实之间:20世纪50年代中国大陆谣言研究》

这则传说非常“奇葩”,但是确实在中国一度流传。传播者正是一贯道教徒,这是晚清民国时期最大的邪教组织之一,直到建国后还敢以这种方式挑战新中国:

能够编造这种愚蠢的谣言的邪教水平各位可想而知了,然而就是这种水平的一贯道在中国一度非常横行,邪教教众曾达百万级别。这个邪教发源于晚清,却在某些人眼中“大师辈出,才子佳人”的民国时期达到巅峰,当时的大众知识文化水平“可见一斑”。(你们信不信,这传说要在当今社会说割蛋蛋造原子弹,还没流传就被人笑掉大牙了)尽管,当时引发很大动荡,但很快在政府的澄清和调解下被扑灭。

这则谣言则正是利用“器官盗取”传闻在中国深入人心,制造恐慌和社会混乱。只不过新中国展现出对于基层极强的控制能力,邪教组织和谣言很快被打击消灭,社会归于平静。不过,我们仍旧可以看到“器官盗取”传说在中国的群众基础和文化基础。

客观来讲,中国“器官盗取”谣言由来已久,不过这些都没有成为当代意义上的都市传说。基本是停留在碎片化的谣言上面,没有都市传说中完整的架构。对于时间地点人物语焉不详,也没有通过传播补充相关细节或者润色故事。

而当今的“盗肾传闻”才算是真正意义上都市传说,比如由一个朋友的朋友(FOAF)叙述,有着具体的时间地点,情节上包含被诱惑、醒来、发现被割肾等等情节要素以及明确的警示含义和思考。

而说到缘起和传播问题,“盗肾传说”在世界范围内的流行绝不仅仅是因为有着这些原型故事,而且是有着非常重要的时代背景的,其中媒体、全球化和地下器官交易市场发展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尽管“采生折割”传说由来已久,但是传说的缘起和“器官交易市场”密切相关。中外研究者都提到了“盗肾传闻”这一点时代背景,并在这一点上有共识。无论“盗肾传闻”是否有更早的源起或者原型故事,现代的“器官交易市场”是这则传说流传的关键因素。

都市传说是一大特点是建立在传播者对于传说“信以为真”的基础上的,即人们相信这件事真实发生,这也是和鬼故事的区别之一。而时代背景中,器官移植市场的扩张则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大大增加了传说的可信度,为“盗肾”乃至盗取其他器官提供足够的动机和事实基础。同时,媒体很多报道也有失偏颇,甚至成为都市传说的“传话筒”。

另一个传说广为传播的时代因为则是媒体的发展。很多国外媒体则在这方面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不知道是客观上的粗心大意,亦或是缺乏必要的审核机制,还是主观上面追求吸引眼球的新闻,很多国外媒体在上个世纪90年代报道“盗肾传说”以及“器官盗取”传说上面,都严重失实。(我觉得这一点上国内电视媒体好很多,只是网络上虚假信息传播太快)

电视媒体以及书籍不仅仅会给“盗肾传闻”这种都市传说提供知名度上面的巨大提升,也使得可信度发生质的飞跃。

比较典型的则是法国的电视节目《Organ Snatchers 》以及英国/加拿大电视栏目《The Body Parts Business 》,这两个节目援引的三个案例全部失实。后续追踪调查表明这些案例从未真实发生,比如8岁男童被用于器官移植的说法已经被法院驳回,而另一位所谓“亲历者”的哥伦比亚男童,经过医学检查,确认出生时就失明,角膜移植(盗取)的说法根本无法成立。

然而,大众们似乎对于后续严密的调查并不感兴趣,但是故事却被大众传开。很多人认为电视节目的报道可以佐证这些都市传说真实性,实际上适得其反。

最后一个存进“盗肾”传闻得以传播原因则有一定争议,一些人认为全球化背景下一些心态是传闻传播的关键。虽然,“盗肾传闻”这则都市传说在美国90年代初期就广为流传,引起比较巨大反响则是某些第三世界国家,比如危地马拉和哥伦比亚。

危地马拉的“盗肾传闻”版本比较特殊:讲述的是美国游客,在危地马拉采取各种手段诱惑心智并不成熟的孩子,然后采取各种方式盗取孩子的器官,包括“肾”,然后故事的结尾孩子兜里多出来一些美元,算是一种“报酬”。

90年代中期危地马拉曾因为“盗肾传闻”引发“轩然大波”,掀起了一阵浪潮,美国游客遭受到了严重波及,更多的美国则被怀疑从事器官交易。这件事情后续甚至引发了政府行政危机,花了一段时间才平息了这种浪潮。

这一切背后似乎没有政治因素,自1944年危地马拉革命后,该国一直都在美国的后院,保持着密切的关系。现在该国都没有和中国建交,是台湾的邦交国之一,并没有反美的政治需要。

一些人认为这故事背后是全球化背景的极端体现。全球化中,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产业链分工,而很多第一世界国家从第三世界国家中“榨取”资源和原材料,却获得了更大的利润,而第三世界国家中付出了宝贵的资源,提供了大量廉价劳动力甚至受到环境的伤害却只得到了利润中很小的部分。

而盗肾故事中,器官移植的产业链中,受害者遭到了身体上的巨大创伤和损失,拿到的仅仅是少量金钱,而同时器官交易市场中中介人却在享受着巨额利润而且身体上并未遭受损失。这算不算是第三世界国家在全球化背景中的影射,还存在争议,姑且算是民间一种解读。这种内心深处的心态是否对于“盗肾故事”在这些国家的传说还有待考证。

不过,我们能看到的是,一些“盗肾传说”的传播已经造成了一些社会的损失。比如哥伦比亚跨过器官捐赠在1994年年初下滑90%,这个巨大下滑的背后则是“盗肾传闻”对于哥伦比亚人民心灵的伤害。关于这则传闻,就先写到这里吧。

最后,这个专栏鸽了这么久,这里向所有的专栏的关注者表示歉意之后专栏会定期更新,不断填坑,也欢迎各位一起讨论或者指正。这学期不再开新坑,致力于把原先开的专栏的坑全都填完,再次感谢各位对于专栏的专注。

本人理工狗,现为生物砖工,文科外行,仅为业余爱好,专业性恐有不足,如果不妥之处求轻喷,欢迎大神们批评、指正~

编辑于 2017-10-0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本专栏专注于都市传说的探讨,从民俗、社会等角度看待现代都市传说,同时对于不同国家、不同社会中的都市传说以及改编电影进行整理和评析。包含神怪录、电影谱和传说列传等几个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