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目惊心:甜爹网1400万糖宝“争夺”不到500万糖爹,其中女大学生达870万…


1400万糖宝VS不到500万糖爹,870万是女大学生。这还仅仅是在一家网站上。


想找“糖爹”的年轻女性正越来越多,近几年来“糖宝”的激增速度,已经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地步;尤其令人忧伤的是,甘作“糖宝”的女孩,学历也越来越高。



作者/非非马



福布斯印度近日发布的这组数据,可谓触目惊心:


由麻省理工毕业生、华裔男子韦德创办的“甜爹网”(Seeking Arrangement),全球注册总人数已超过2200万。


其中1400万会员,为“糖宝”(即Sugar Baby),平均年龄24岁,她们无需为成为会员付费;


而注册的“糖爹”会员(即Sugar Daddy),人数在300到500万之间,平均年龄42岁,职业大多是律师(是不是让你想到了鲍毓明)、医生、企业家、高管、工程师等。


这些“糖爹”需要支付至少99美元/每月的会员费用,如果想要获得“升级服务”,月费200美元。


最令我心惊的是什么呢?1400万“糖宝”中,居然有高达870万,是女大学生



事实上,"Debt Free (免除债务)",正是“甜爹网”力推的口号之一,面向的正是那些“想要改善经济状况和生活条件”的女大学生。


根据《纽约时报》2018年10月的一篇报道,“甜爹网上”的大学生“糖宝”们,平均每月能从“甜爹”手获得的“补贴”是3000美元。


这是什么概念呢?


如果你是个做普通工作的大学生,你把所有能打工的时间都用来打工,按照美国联邦的最低收入标准计的话,这些“糖宝”一年要多挣$20,920。是的,这是高达两万美元的收入差距。


我此前就关注过“甜爹网”在英国的数据信息。



根据英国BBC、《太阳报》《每日邮报》等媒体的报道,“甜爹网”在英国已经有50万大学生注册为“糖宝”——2019年初的数据是47万。


50万大学生,这是什么概念?大约是英国总在校学生人口的20%;“糖宝”在女生中的比例,就更高了,预计大约占到40%。


“甜爹网”主要是针对富有多金的成熟男士与“有需求”的年轻女性做配对服务的。这里面也有少量的Sugar Mummy and Sugar boy。



一个可能会更令你感到吃惊的数据是:2019年,在英国各所大学里,用剑桥大学IP注册的会员总数,竟然在所有高校里排名第二,高达1019人。



大家所熟悉的名校,包括牛津大学、伦敦艺术大学、UCL,、国王学院、爱丁堡大学等,均有数百名注册“糖宝”。


▲更详细的20所英国大学的“糖宝”注册情况


根据《每日竟报》今年初的报道,伦敦艺术大学的糖宝增长率最高。2018年,该校有218人注册,2019年,这个数据增长到了845人。


增长率“前三”的另两所大学,也是英国的名校:曼彻斯特大学(第二)和伦敦大学学院(UCL, 第三)


在很多人的认知里,可能愿意做“糖宝”的女孩,主要都是那些低教育学历、低技能,有着“不得已苦衷”的女性,但“甜爹网”的数据告诉我们,无论是在美国或是英国,高学历“糖宝”已成主流。


接受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之所以注册为“糖宝”,占比最高的原因就是缴纳昂贵的学费(有些可能是做了助学贷款)和生活费。


的确,英国的学费和生活费都很贵。

根据“甜爹网”公布的数据,平均而言,每个英国大学生“糖宝”可以赚2900磅每个月——由于是地下灰色收入,在纳税方面也处于灰色地带,所以这个每月净收入已然超过了伦敦居民的平均收入水平。


碰上出手阔绰的糖爹,糖宝们还会收到各种奢侈品礼物。



相对于有竞争压力、繁重琐细的全职工作而言,相对于通常大学生能找到的“零工”——以餐厅服务员、商店售货员为主,“糖宝”的工作,看似要轻松舒适很多,还貌似很“高大上”:


陪有钱的糖爹吃饭,出国度假旅行,当然,其中相当大部分的交易,都包含了性服务。


说白了,赚钱的路有万千条,但当“机会”唾手可得时,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放下“道德包袱”,去挑“最容易”的那条路。


根据牛津词典对Sugar Daddy的解释:


Sugar daddy :


a rich older man who gives presents and money to a much younger woman, usually in return for sex。



这样的豢养关系,简单说就是,富有年长男士赠送年轻女性金钱与礼物,年轻女性通常以性服务为回馈。


在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在一个“昂贵”的社会里,“金钱与礼物”是令很多年轻女性心动的。


所以在各种报道里,我们看到有不少“糖宝”直言,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高消费的物质水准,不能也不想再回到过去。


当然,也有糖宝会说,因为糖爹们大多成功富有,因此也有丰富的职场经验、人生阅历,可以给自己人生指导,这些收获“比钱还宝贵”。


这个理由,成了一块“遮羞布”。


正因为这些显而易得的“好处”,我们看到如此惊人的数据:仅仅是在一家网站上,全球有870万女大学生注册为“糖宝”。


“甜爹网”已经是个蔓延全球的世界级现象。


依然是来自甜爹网的数据:2016年美国大约有250万名学生注册为Sugar baby,其中各项成本昂贵的纽约大学,其注册人数位居第一,多达1436人。


福布斯印度称甜爹网在印度发展迅猛,短短时间已经有7.5万会员注册,且主要集中在大城市。


在比例上,也是“糖宝”远远多于“糖爹”。因为,在任何社会,所谓“成功男人”的比例,都是少数。


“甜爹网”的创始人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已经离了三次婚的新加坡华裔韦德(Brandon Wade)很有野心,也善于捕捉、利用人性弱点,他预测该网站在失业率极高的印度,发展会是“加速度”的。


经济越困难、失业率越高的地方,就越容易成为“甜爹网”发展的“肥沃”土壤。


韦德和糖宝


韦德在“甜爹网”大获市场“成功”后,又创办了“约会百万富翁”、“伴游小姐”、“你出价多少”等约会网站。看这些名字,大家也都能看出来其背后思路如出一辙。


需要指出的是,“甜爹”、“糖宝”,绝非“西方社会”独有。


比如在日本,“援助交际”向来“出名”。


BBC的纪录片制作者斯塔茜·多莉(Stacey Dooley)曾经专门赴日拍过相关纪录片。


数据显示,日本高二女学生中,有32.3%有“援交”行为,高三女学生的比例更高达44.7%。


有日本经济专家和刑事专家估算,“援交”的经济规模可能已经接近甚至超过每年一千亿日元。


而在中国,曾经有一个一度非常火爆的“甜蜜定制”,就是炮制“甜爹网”思路,幸被有关部门责令下架了。



但2019年5月,根据 Sensor Tower的数据,一款名叫Sudy的同类 App 增长迅速,当时排在了免费榜第七名,下载量超过了微信、今日头条、淘宝等大应用。


这个Sudy 是怎么介绍自己的?


最真实最直接的高端交友约会社区,专门为成熟富有的成功人士和甜心宝贝提供,在这里您可以约会到美丽性感的甜心宝贝和成功人士,通过金币、糖果和甜心宝贝建立心有灵犀的恋爱关系,甜心宝贝能在恋爱中结识富有、成熟的成功人士。


所谓sudy,不就是sugar daddy么……


“sugar dady - sugar baby” pattern,其存在和流行,不分地域,不分东西方。




“糖爹-糖宝”现象日趋流行,正在成为某种“新常态”,并且,“糖宝”还呈现出了高学历化的特征。


我忍不住想问:为什么?


撇开那些显而易见的外在原因,我想,从更深层次来讲,这个物欲横流的消费主义社会,正在把我们每个人都变成“消费者”


“消费者”最显著的特征是什么?物欲蓬勃。


然后,你要通过各种办法去赚钱,去填补满足物欲。


我们这个追求GDP的世界,会用各种机制来刺激你的物欲发生与疯长——基于人性,同时利用人性。


而另一层可怕之处是什么呢?


我们的思维,也正在“消费者化”。


“消费”的本质是“交换”、“交易”。


那么“消费者化”,就是“可交易化”、“可消费化”。


一切都是可消费、可交易的。


一方面,我拿钱或者其它的currency——比如年轻女性的身体和美貌,来换取我想要的——不外乎就是功名利禄。


这是“可交易化”。


另一方面,是“可消费化”,没有什么是神圣不可消费的。


在一个信仰遭受巨大冲击的时代,尊严、自己的身体、自己的情感,这些都成了可消费的物品,不再如往日一般纯洁不可亵渎,不再对个体、不再对整个社会文化那般重要——


尽管与魔鬼交易自古有之,可至少那时的主流文化对这种行为是贬斥的、不齿的,可今时今日呢,who cares?


一切都可消费,你的情感、身体、尊严,都可以被贴上价签。


Brandon Wade创办“你出价多少”(what’s your price), 想来既是对时代特征最敏锐的捕捉,也未尝不是一个巨大的嘲讽。


你以为只有男性在消费女性?女性也在消费男性啊!男人,女人,都是可消费的。



商业的吞噬力量是巨大的,巨大到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想起BBC迷你英剧《报社/Press》, 里面也有这样一位Sugar Daddy。


他是百万富翁、他做慈善、披着“慈善的成功男士”的外衣,他在自己创办的慈善基金会里不断寻找Sugar Babies ,给钱给礼物,帮忙交学费、租房子,并且,还介绍实习机会甚至工作,有时还给创业启动资金。


而被看中的年轻女志愿者们,最后出于各种原因,都接受了这样的交换,付出身体与性。


虽然她们在这个过程里,完全“不被care,也毫无尊重可言”。


就如同“甜爹网”创始人韦德自己形容的:


“在你把自己的性“支付”出去的那一刻,你丧失了所有的power。”


然而,《先驱报》的调查记者霍莉想要深入采访,可惜,愿意站出来作证的女性极少。


那个伪善的“慈善家”也很笃定自己付出的收买价码足够高,有恃无恐。


▲《报社/Press》中的虚伪慈善家


恕我直言,无论是在东西方,“只要有钱,什么都能搞定,什么女人都能睡”的想法,在男性中真是很普遍的一个想法。


创办“甜爹网”的Brandon Wade自己也正是持有这样一个念头的男人。


他长相不佳,说自己年轻时曾因为外形和满脸的痘痘备受小伙伴耻笑,被取了很难听的外号,他也当然不会受到女同学的青睐。


当时他很郁闷,向他的妈妈倾诉,他的妈妈告诉他:


“你努力学习,将来只要你成功了,女人们会自己来找你!”



除了男性,一些女性自己也有意无意地成了这种恶俗文化的帮凶与共谋——


金钱是在所有领域里流通的唯一硬通货,一切都可消费、可交易;


在两性关系里,男性消费女性、物化女性、把女性当作为男性提供性服务与性愉悦的工具,毫无尊重可言;


不把女性当作一个平等的个体来对待,让女性永远成为男性的附庸;


最后,女性也把男性当作实现自己人生目标的工具来消费……


这样的两性关系和文化,难道不细思极恐吗?


这样的网站存在,这样的用户越来越多,只会让越来越多的人认同、接受这样一种两性pattern,甚至让很多年轻无知的女性认为,这是一种达到目的的“捷径”。



可这世界上,所有的“捷径”都要付出代价的。


“捷径文化”的负面社会影响尤其巨大,可有些人却并没有看到整个社会将为此而付出的代价。


谢谢阅读。

发布于 2020-09-24 0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