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鸽、电鳐的感官世界——《习得自助》Live 花絮

狗、鸽、电鳐的感官世界——《习得自助》Live 花絮

  • 狗、鸽、电鳐的感官世界


感谢知友 @王策习得自助Live 现场提了一个好问题——
人这个物种,最敏感的是什么,是物质或者情绪吗?

这个问题的背景是 Live 中讲到的——

巴甫洛夫的狗习得铃声刺激与食物刺激的联结,大约需要8~10次训练,其实对于狗来说已经重复够多次,如果要习得某种气味与食物刺激的联结,狗只需要一次或者两次训练,狗对嗅觉最敏感。

鸟与狗不同。如果训练斯金纳的鸽子和巴甫洛夫的狗习得蓝色酸味食物与腹泻的联结,结果鸽子习得蓝色与腹泻的联结,不能习得酸味与腹泻的联结。狗相反,习得酸味与腹泻的联结,不能习得蓝色与腹泻的联结。不同的物种敏感的感官不同。

大家知道深海的鱼类对什么刺激敏感么?我也没想到,今天读 Jared Diamond 的《昨日世界》才知道——居然是电场。深海鱼类通过电场的变化感知周边生物的临近,极个别奇葩比如电鳐甚至演化出释放高压电干翻捕食者、猎物的独门绝技!我们生活在声与光的世界,它们生活在貌似更高科技的电场世界。

Diamond 书中还举了一个好玩的例子:研究者发现他研究的鱼每周末那一天总是特别兴奋活跃,难道鱼也过周末?结果是他的助手习惯在那天对镜梳头发,镜子邻近鱼缸,静电引起电场变化。

  • 重力体验

作为智人,我们最敏感的感官是什么?我的猜想(或者说体验)是重力。我在 Live 中的回答是——

与人亲缘比较近的猿、猴,它们最主要的日常活动是丛林攀爬。我相信人类对重力定位体验最为敏感。比如坐过山车,就是特别值得与你的女(男)朋友一同经历的体验。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考虑去玩一下(有保护的)攀岩,相信会有更直接的理解。

最近一年,我曾拜访某 VR 外设初创公司。这个团队专注于 VR 配套的自行车外设开发。据说现在一套 VR 连镜带机的成本在两万以内,如果自行车外设的成本能控制在小几千,商业模式大有可为。于是我向产品经理进言:为什么不开发更便宜的吊环?只需稍稍操控脚垫就可以切换悬空与脚踏实地的剧烈反差。踏空的重力体验会吸引人类被试大部分注意力,届时头戴设备视觉听觉的时空低分别率体验起来就不那么低了,各种虚拟内容都会更富于现实感。不久,我在产品经理的朋友圈看到泰国版「人工」智能虚拟「现实」过山车体验的外设推送(视频链接见评论)。




  • 听觉与视觉的对称实验

这一次 Live 《习得自助》需要讲人脑本能的模式识别,最有名莫过于下面这张图。

前一次知乎 Live 《幸福三味》搞了好多视频、图像的体验实验,后来发现不少知友对 Live 的期望是低认知负荷纯听觉娱乐,最好能边走边听、边开车边听甚至边玩微信边听。收到的反馈都说干货太多要慢慢消化。于是《习得自助》这一讲就挖空心思找纯粹听觉的实验。Live 开头想说的命题是,局部的刺激被自动整合为「有意思的」全局对象。「有意思」操作化解读为:模式识别在优胜劣汰的历史行程可能影响物竞天择的结果。

于是向 GIT 音乐工程专业的 PhDing 小伙求助,在他的启发下,找到了对应的听觉范例:


两段声音,一段由图中的红蓝实线代表,一段由图中的蓝红虚线代表,同时播放。我们不会把这四段音频听成实线的「高-中-低」、虚线的「低-中-高」交叉(Crossing);我们总是把它听成红色的「高-中-高」、蓝色的「低-中-低」反弹(Bouncing)。零碎的声音信号自动整合成更有旋律感的整体。


专栏文章界面很难呈现纯听觉素材,Live 界面正好相反,很不方便呈现非听觉的素材。有兴趣体验 Crossing/Bouncing 实验的知友欢迎参与《习得自助》Live。想了解更多的听觉实验,推荐通过电脑访问九州大学艺术工学部中岛祥好教授实验室主页,有各种经典的听觉实验素材演示。中岛教授网页为部分素材提供了中文版,不过 Crossing/Bouncing 实验暂时还没有中文,只有日语和英语网页(链接见评论)。原始文献可参考 Taogas & Bregman (1985, pdf) 第3个实验。

「色即点赏,空即点赞,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2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