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男性凝视”?

什么是“男性凝视”?

原文来源:FAQ: What is the “male gaze”?

[此文由本人翻译, 顺带学习,仅作交流用, 英语渣渣, 请谅解。]

在讨论男性凝视之前, 首先需要介绍它的母概念: 凝视。 依照维基百科, “凝视”是用于分析视觉文化中观众怎样看待被展示的人。 “凝视”分类的主要根据观看者是谁。

在凝视的早期用法中也有讨论类似概念, 但[男性凝视]作为一个术语使用最初可以追溯到劳拉·穆尔维1975年发表的《视觉快感与叙事电影》。 在此书中, 穆尔维认为在电影中女性常常是被凝视的客体,而不是主体, 因为控制摄影机(和凝视)的因素之一来自于大多数电影类型的主要观众是异性恋男性这一假设上。 这个说法用在当时那个好莱坞的男性主演占据了压倒性的数量的时期更为贴切, 毕竟已经有越来越多把女性作为目标观众的电影和女性主演了。 但男性作为观看者, 女性作为被观看者这个基本概念在今天也成立。

尽管[男性凝视]是在电影理论中被介绍的, 在其他媒体上也可以沿用,比如在对广告, 电视, 油画的评论中。 约翰·伯格(1972)研究了古今的欧洲裸体画像, 发现女性模特常常是直接面对观众/画家, 或者间接通过一个镜子, 她以画家看她的方式看自己。

对于伯格而言, 这些图像记录了性别关系中的不平等, 女性形象的性别化在今天依然处于于文化的中心。 它们再次确认了男性的在性上的权力同时也确认了女性的所谓性感特质是由男性建构的。它们是性别差异的证据, 因为在这些图像中任何企图去用男人代替女人的做法都违反了“可能的观看者”的假设(Berger, 1972: 64)。换言之, 这种行为没有符合, 反而违反了众人的期待, 因此看起来是不正常的。
[Wykes and Barrie Gunter (pp. 38-39)]

广告中的男性凝视实际上是一个被充分研究的话题, 人们说起男性凝视的时候往往指的是广告而不是电影。那是因为在广告中的女性不仅仅是被凝视的客体, 更是成为了被买卖的物件:” 广告传递的信息是永远一样的: 买了这个产品, 你就得到了这个女孩; 或者买了这个产品, 你就变得像广告中的女孩, 去得到你的男人“, 换句话说, “买下这个‘形象’, ‘得到这个女孩 ”(Wykes, p. 41)。 男性凝视以这种方式运作,让女性变成了促销的商品(这种色情交易的广告在现代市场营销中无时不在)。 甚至在面向女性观众的广告中都不会有例外:它运用了上面提到的镜像理论--即女性被鼓励看她们自身的方式和摄影师看女模特的方式是一样的, 因此让女性买下这个产品,好让自己看起来更像广告中的模特。

你可以看一下本文的右上角, 被呈现给男性的影像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女性(他们看她的方式就像在图片中街头男士盯着这位女性看的方式一样), 那被呈现给女性的影像是如果她们买了这个产品,她们就会变成男性注意力的焦点。 因此, 这个卖给男人和女人的影像, 毫不夸张就是一个男性凝视的典范。


女性主义对流行文化中[男性凝视]的批评也用于漫画和电视游戏。确实, 这是我们可以找到明确的男性凝视例子的地方之一:

这个图片, 是从漫画《All Star Batman And Robin, the Boy Wonder》上的一分镜,其中的对话是由弗兰克米勒写成的。它生动地展示了男性凝视是怎样具体运作的。当米勒说, “我们不能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时, 他是在和假定的男性观众说话, 然后紧接着那句“尤其是她有一个漂亮的臀部”明确直白地说明她性感的形象是是为了满足预期中的异性恋男性读者。 本质上,Viki Vale这个角色就是让读者安心于他们的[直男的雄性力量], 同时否认Vicki在被此框定之外有任何其他的作用。 她处于男性观看的核心:编剧(弗兰克), 漫画家, 以及假定的会买这本书的男性观众。

从上述例子中可以看出, 男性凝视的应用已经远超穆尔维当初所想。 尽管当创作者的意图非常明确时(在弗兰克的例子中就非常直白)男性凝视会表现地很清楚, 但让女性作为男性凝视的客体这样的创作意图其实并非先决条件。 创作者和观众不一定是男性, 被观看的女性客体也不一定不高兴。最后, 最简单的描述男性凝视的方法就是回到原始定义:女性模特/演员/角色在被男性注视着。


男人看女人, 女人看自己被看的样子。 这不仅决定了大多数男人和女人的关系, 也决定了女人和自己的关系。

[Berger, John. (1972): Ways of Seeing, p. 42]


参考链接:


视觉快感与叙事电影[英]劳拉·穆尔维 .pdf

[英]约翰·伯格 观看之道.pdf

题图是《乌尔比诺的维纳斯》,经常被女权主义者拿出来批,哈哈(并非画本身价值不高, 我还是很喜欢提香的...)。 有兴趣可以研究一下拉康的镜像理论, 我这种腊鸡民科水平不够...

最后, 摘录穆尔维《视觉快感与叙事电影》的一部分。



在一个被性别不平等所支配世界里,看的快感已经分裂为两个方面: 主动的/男性的和
被动的/女性的。具有决定性的男性的凝视把他的幻想投射在依据其需要而类型化的女性影像上。在她们传统的裸露癖角色中, 女性既被看也被展示, 她们的外貌被编码以实现强烈的视觉和性感效果, 这样她们就能被说成是有着被看性(to-be-looked-at-ness)的内涵。作为性对象而展示的女性是性奇观的主题: 从海报女郎到脱衣舞女郎, 从齐格菲(Ziegfeld)歌舞团女郎到布斯比·伯克莱(Busby Berkeley) 歌舞女郎, 她都承受着视线, 迎合着也指称着男性的欲望。电影井然有序地将奇观与叙事结合在一起。(然而请注意,在音乐歌舞片中节奏是如何打破了叙事空间的流程)。在常规叙事电影中, 女性的在场是奇观不可缺少的要素, 然而她视觉上的在场往往又会阻碍情节的发展, 在性欲的注视发生时, 动作的进程中断了。于是这种格格不入的在场必须设法与叙事结合起来。正如巴德·伯蒂彻(Budd Bocttichcr)所指出的:


重要的是女主人公激发的东西,或更确切的说是她所代表的那些东西。她就是那个人,
或更确切地说她在男主人公中激发了爱恋或是恐惧的感情,否则便是他对她的关心,是她使他那样做的。而女性本身则丝毫不重要。

...

一种主动的/被动的两性劳动分工同样也控制了叙事结构。根据主导的意识形态原则以及支持它的精神结构, 男性人物无法承担性的对象化的负荷。男性不愿意注视与他同类的裸露癖者。因此, 奇观与叙事之间的分离,支持男性角色作为推动情节发展、促使事件发生的主动的一方。男性控制着电影的幻想,在更高的意义上,也作为权力的代表出现: 作为观众
的观看的承受者,他将这种观看转移到银幕背后, 从而把作为奇观的女性所代表的外叙事空间(extra-diegetic)中立化。这之所以可能, 是由于它是围绕着一个观众可以认同的主导性角色来构成影片, 从而推动其进程的。当观众认同于男主人公时,他便将自己的视线投射到他的同类、他的银幕替代者身上,从而, 男主人公控制事件发展的权力与性欲观看中的主动性的权力彼此相结合,两者都赋予人完整的满足感。
因而,男明星的魅力(glamorous
characteristics) 不是那些视线的性欲对象的魅力,而是那种更加完美完善、更富有权力的理想自我的魅力, 这种理想自我孕育于在镜子前识别的那最初的一刻较之于主体/观众, 故事中的角色能够更好地控制事件的发生和发展,正如镜像更能控制原动力的协调(motor
coordination)一样。与作为影像的女性相对照, 主动的男性人物(认同过程中的理想自我)
要求一个与镜像识别相似的三维空间, 而在镜像识别中, 异化的主体把他自己的表象--这个想象中的存在――内在化了。

编辑于 2017-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