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欢救母杀人案背后的经济逻辑

于欢救母杀人案背后的经济逻辑

近两天,一篇来自《南方周末》的“刺死辱母者”新闻迅速刷爆了微博、微信等互联网平台,在全国网民中引起广泛的关注。

2017年3月24日,山东省高院重新受理此案。3月26日,《人民日报》和《人民日报评论版》分别就此案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发布信息表示关注,最高检同时派员赴山东进行调查,标志着此案已经得到最高层的注意。

笔者看来,此案不仅仅局限于地方司法是否公正的问题,其背后所反映的更是当下中国三四五线城市中普遍存在的特定经济问题在一个特定时间地点的一次小小爆发。如果不引起重视,日后类似问题必越来越多,甚至危害社会稳定。本文通过四个方面进行简单剖析,抛砖引玉。

中小企业的融资难

事情的缘起,是苏银霞的源大工贸公司向房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于2014年7月和2015年11月分两次借款100万元和35万元,约定月利息10%。截止到2016年4月,于欢“刺死辱母者”案发时,苏银霞共向吴学占还款184万元,并将一套140平米价值70万的房子抵债,“还剩17万欠款,公司实在还不起。”

据网上资料显示,山东源大工贸公司,现有职工200人,其中高级技术人员16名,自主设计研发人员10名。其业务包括摆线轮、圆钢、无缝钢管制品。一家采购网站称,山东源大集钢材铸造、锻打、营销一体,年生产轴承钢坯1万吨,主营产品之一是无缝钢管。

根据大宗商品交易平台“生意社”显示,自2015年初以来,20#无缝管市场价格从1月初的3364.44元/吨下降至年末的2414元/吨,跌幅为28.15%。这样的情形下,以无缝钢管等钢材为主营产品的源大工贸无疑陷入极大的困境。


主营产品价格下跌——企业现金流由正变负——供应商催要货款——人员工资发放难——没有多余资金进行再生产。这是任何企业都有可能面临也是极其可怕的困境。

作为风险承受能力较差的中小企业想要摆脱困境,只能通过外部渠道注入资金。教科书上的渠道无非是通过银行、企业债权发行等非银行金融机构(如证券公司)、小贷公司、担保机构、民间借贷机构(融资成本很高),以及近几年冒出来有互联网融资渠道P2P平台(如人人贷等)、众筹平台(如众筹网等)等进行筹资。

对于从事传统钢铁产品生产销售并且地处较落后的鲁西地区的源大工贸公司而言,其实可选择空间非常有限,不得已铤而走险向吴学占的高利贷公司借款。

事实上源大工贸此前已经经营举步维艰。根据网络资料显示,2014年至2016年间,除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外,苏银霞的源大工贸还向他人、银行借款,此外还与其它企业互保,总共涉及金额超2000万元。主要是向仲利国际租赁公司租赁机器设备未能及时偿付租金以及未能及时偿还浦发银行聊城分行的788万元借款。

综合多方信息判断,自2014年以来,源大工贸的经营就已陷入困境,在通过正规银行融资之外,不得不通过民间融资渠道,以举新债、还旧债的方式维持企业生存。

然而,钢铁价格的一跌再跌,全行业的寒冬使得企业的生机一丝一丝的黯淡下去,吴学占的135万元借款也许成为压垮源大工贸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催债人上门,苏银霞无力偿还最后的17万欠款,后来悲剧发生。

紧缩的银行银根

近年来,中央提出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中性,适应货币供应方式新变化,调节好货币闸门。在此背景下,央行已多次加息,不断上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大型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不断攀升,银行可贷资金受限,放贷冲动被进一步遏制。另一方面小企业求钱若渴,愿意支付更高利率从银行贷款。  

实际上,鲜有大的国有商业银行愿意贷款给中小企业。尤其是在中国广大三线末乃至四五线城市,商业银行仍然以四大国有银行为主,其他招商、浦发以及农商行等贷款份额非常小。

如果企业被银行被定性为夕阳产业、行业过剩产业,那么便很难从大的商业银行贷到款项。加之现阶段,大多数中小企业经营规模相对来说比较小,缺乏完善的治理结构导致其风险管理较差、抗风险能力较弱。

中小企业较大企业来说其生产规模有限,无法与产品技术含量高的企业进行竞争,并且受市场环境影响较大,经营的不确定性很强,这就导致了银行对中小企业贷款慎而又慎。

即便是商业银行愿意为中小企业打开大门,实际操作中,银行抵押条件往往苛刻,贷款程序复杂,贷款成本高,审批权限受限。银行虽然实行抵押担保制度,但落实起来却很困难,贷款手续繁杂,尤其是抵押手续,使很多中小企业贷不到款或不愿贷款。

我们从已有的信息可以得出,源大工贸在此之前已经向浦发银行聊城分行借款788.8万元,年利率5.7%,借款为期半年,自2016年1月至2016年7月,由苏银霞夫妇及冠县柳林轴承公司做担保。

2016年10月28日,聊城润昌农商行请求法院冻结源大工贸及另外两家公司价值570万元的存款或财产,该案亦为“借款合同纠纷”,源大工贸为第一被申请人。


从中我们看出,源大工贸在此之前已经向银行有过借款。然而由于各种原因,未能及时偿还借款,苏银霞的源大工贸被两家银行告上法庭,并败诉。

由于苏银霞无力偿还借款,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在此情况下,银行的大门向苏银霞彻底关闭,通过正规的融资渠道融资已无可能。

也许是为了让厂子继续生存下去,她别无选择,只能选择走高利贷这一条路,也往往是一条不归路。源大工贸背后其实是我国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长期积累下的一个典型个案。


疯狂的民间借贷

网络上曾有流传,“百亿投资,万家钱庄。看银行内外,惟余茫茫,实体经济,顿失滔滔。全民投资,人人放贷,欲与银行试比高。须晴日,看各路老板,玩命奔逃。利息如此之高,让土豪老板累折腰……”,成为民间借贷的真实写照。

在中国经济狂飙突进的同时,从需求和供给两方促成了中国民间借贷的盛行:

需求方面,房地产企业的蓬勃发展,各路资本杀将而至,摇身一变成立房地产公司开发房地产。此类企业往往是空手套白狼,需要大量资金,从需求一侧刺激了民间借贷产业的发展。另一方面,广大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难以解决,不少企业不得不通过民间资本借贷作为搭桥资金,临时渡过难关,也推动了民间借贷的发展。

在供给一侧,逐渐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们,已经不满足于将金钱通过炒股、投资房产进行升值。面对民间借贷的高利息回报,不惜将大量资金投入民间借贷行业。这其中很多都是普通人,甚至是穷其一生积蓄投入到借贷当中。他们并不关注资金的用途,只期待高额的利息回报。

于是乎,打着民间金融合法化的五花八门的金融担保公司、金融公司、财务公司、典当行等金融机构借投资之名,行高利贷之实。这些机构大都只在工商局注册或只经地方金融办审批,并未纳入央行及银监会监管,往往就是在从事高利贷生意。这种放贷公司的部分贷款甚至是在无抵押的情况下进行的,忽略了借贷的风险,近似于疯狂的逐利,且融资模式为层级收储,集中发放,至于对借贷资本的流向如何,多数放款人不知道也不关心。

此次新闻的主人公苏银霞和吴学占显然是这种民间借贷中的两头。苏银霞在企业生产极度困难,银行大门向其紧闭,法院将其列为失信执行人的情况下,不得已向吴学占的公司借款。综合其他信息,苏银霞还涉及100万非法集资案,不知是否为了企业生存而集资。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吴学占为涉黑团伙头目,长期以来纠集包括被于欢刺死的杜志浩等一帮人,为害乡里。“刺死辱母者”案后4个月,当地公安机关将吴学占抓捕,并在网上对其团伙成员发布通告,要求自首。

吴学占除了涉黑团伙头目外,至少还有房地产公司老板和投资公司老板两个头衔。目前我们不得而知吴学占的原始积累是如何完成的,也不知道他的“投资公司”究竟放了多少款项。

根据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发布的布告看,“凡是受吴学占及其团伙成员侵害欺压的群众,均可到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报案”。由此推知,当地类似苏银霞这样遭遇的人,不在少数。


事实上,山东民间借贷的疯狂已经不是一两年的事情了。作为中国重点帮扶的一百个贫困县之一,山东省东平县2009年6月份奥迪销量就超过五十辆,全县奥迪保有量二百八十四辆,被奥迪大中华区称为“奥迪村”。

民间借贷造就了一批迅速暴富的人,也毁灭了一大批家庭和无辜群众。一旦放款下家收益迅速降低,必然引发资金链断裂、跑路等现象。击鼓传花,下家被套牢,很多人血本无归。

2012年,山东省邹平县因高利贷崩盘,有30余人因债务纠纷被杀。诸多家庭资产由此灰飞烟灭,甚至于有的家庭倾家荡产。


缺位的政府监管

据新闻可知,苏银霞向吴学占所借的135万元月息为10%,一月就有13.5万元利息。月利率10%的年利率是120%。如苏银霞只向吴学占借了135万元,还了184万元,以及将70万的房子抵债,还差17万元欠款。也就是苏银霞只向吴学占借了135元万元,却要还271万元,借款时间两年不到,借款利息多达136万元。

苏银霞的借款年利率120%,远远超过了最高法规定的不得超过36%的规定。如此高的借款利率,在当地却能大行其道,不得不令人深思。这里囿于资料有限,不对当地政府的行为做过多评判。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面对民间借贷的盛行,地方政府要么是严厉打击,要么是失之于宽,存在监管盲区,往往陷入两个极端,还比较缺乏有效的方式去引导规范管理民间借贷行为,在这一块应该参照国外经验,进一步加强监管,坚决打击违法行为。

同时,近年来,各地地方政府纷纷设立具有政府背景的投资公司,发挥一部分服务中小企业(主要是投融资担保)职能。登陆聊城市国资委网站,发现有两家公司从事投资业务。其中昌润投资集团在公开网站上显示,具有“以创业投资、典当、小额贷款等业务……”。

我们不得而知苏银霞的源大工贸此前是否找过昌润投资集团寻求过帮助。但是根据笔者经验,源大工贸这种既非高新产业,也非处在市场上行的公司,在政府投资公司很难获得贷款或者担保。对于政府背景的投资公司而言,投资此类企业不仅有风险不说,也不容易出政绩。




于欢救母杀人案不仅仅是简单的司法公平正义问题,其背后为我们提供了很多角度去审视去剖析当下中国社会问题,本文只是选取了其中一个角度。相信法律最终会发挥其应有的作用,维护正义,事态进展有待我们进一步观察。

欢迎关注我局微信公号:diqiuzhishiju(地球知识局)

编辑于 2017-03-2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