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还是法律?分享几个国外的“于欢”案件

人情还是法律?分享几个国外的“于欢”案件

这两天,山东聊城于欢辱母杀人案震惊了整个社会,案件的大致经过相信大家也都有所了解,面对着甚嚣尘上的各种说法,愤怒、质疑、同情、批判各种情感交错在一起。


其中,对于法院判处于欢无期徒刑这个决定,有人认为合理,大部分人则认为量刑过重,还有些人认为这是正当防卫,应该无罪释放。大家对此各执一词,态度不一。


今天,给大家列举一些国外的杀人或伤人的案件,虽然与国内的这起案件有很多不同,但是其中还是有一些共同点和相似之处的,比如个人情感在这些案件中都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案例一


这个男孩叫Bailey,今年16岁。2016月3月8日这一天,他举枪射杀了母亲的男友


母亲有躁郁症的男友在15岁的Bailey眼里是一个可怕的施虐者,他总是在家里和Bailey的母亲发生各种争吵。


3月8日,Bailey的母亲准备和男友摊牌分手。为了防止对方做出什么极端举动,她把自己随身的枪交给儿子,让他拿好躲起来,如果出现任何意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Bailey躲进了自己的卧室,在房间里听到外面爆发激烈的争吵。不放心的他跑了出来,正好看到自己的母亲被一拳击倒在地。情急之下,他转身回房间拿起了枪,冲回客厅,对着正在施虐的男友连开五枪,将他杀死


Bailey随即被逮捕,被指控二级谋杀,送上了青少年法庭。


2017年3月陪审团判决Bailey无罪、当庭释放,理由是保护母亲的行为是正义的


案例二


2015年,一个女孩持刀攻击了6年前伤害自己的强奸犯。


在六年前,该名男子诱拐了当时只有8岁的小女孩,对她实施性侵。但是法律并没有成功制裁此人,他只被判处参加强制的社区服务。他甚至还继续住在那个小女孩家附近。

小女孩对判决的结果感到失望,一直无法忘记自己受到的伤害。于是在六年后,她决定拿起刀自己了结这一切


她带着刀冲到了这个强奸犯的家里,当着他两个孩子的面,用刀捅进他的心脏。但是这个强奸犯被及时送医,抢救了回来。


这个女孩被指控谋杀未遂,案件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


此案的法官最后并没有以谋杀罪量刑,考虑到案件的复杂性,他以罪行较轻的身体伤害罪判小女孩参加两年的青少年罪犯自新计划。

案例三


在2005,西班牙一个母亲,García,为了自己的女儿杀死了一个强奸犯


1998年,García 13岁的女儿被一名男子强奸,此人被判处9年有期徒刑。当他刑满释放时,他回到了她们居住的城市,偶遇被害人的母亲García时,他居然说:“太太,早上好。你的女儿还好么?”


García的愤怒被点燃,决心为女儿复仇。她随后在酒吧里找到了这个强奸犯,将汽油泼到他的身上然后点火


该名男子被严重烧伤,几天后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García被逮捕,因谋杀罪获刑九年。这个母亲为女儿复仇杀人的案子在西班牙社会引起激烈的讨论,有一万多人参与签名请愿,要求司法部门特赦。


此案之后上诉到西班牙最高法院,2014年的时候最终裁决出台,复仇的母亲没有得到特赦,但考虑到她的精神受严重刺激,减刑到五年。


案例四


这名男子叫Jay Maynor,他同样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而犯罪,最后被判处了40年的有期徒刑


下图,红圈标出来的就是Jay和他的女儿。


Jay的女儿在幼年时多次被自己的外祖父性侵,她一直活在童年阴影之下,无法摆脱这个噩梦。


对自己的外孙女伸出魔爪的这个老头在2002年被逮捕,判处5年有期徒刑,但实际上坐了两年多牢就出狱了。


爱女心切的Jay Maynor对女儿的遭遇感到痛心,为了让女儿彻底摆脱这个噩梦,在2014年他带着枪射杀了自己的老丈人。

法案审理此案时,为了避免女儿出庭作证,重新面对那些往事,他承认了所有罪名,最后被判处40年的有期徒刑


情感归情感,法律归法律,单看这句话,确实没什么错。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法律是没有激情的理性。”法不容情,无可厚非


但是法律本身其实是基于普遍的情感认同所建立起来的。如果一起案件的判决结果与广泛群众的情感认同相违背,那也许确实有重新审视的必要。


不过,于欢的案件要远比上述案件复杂得多,个人非法借贷、警察失职与否以及当时的真实情况,网上对此众说纷纭。作为局外人的我们并不知道当时的真实情况,也不要轻易听信他人的版本,不造谣不传谣,而是应该以当事人的说法为准。


希望通过调查取证和重新审理,人们可以得到一个令人信服、公正客观的结果,还原事情的真相

发布于 2017-03-29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