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mage
当我参加培训的时候,我在学什么?

当我参加培训的时候,我在学什么?

陈天陈天

在旧金山举行的 erlang/elixir 2017 大会上周结束。这次,我并未参加 —— 权衡再三,我选择了这周的 complete OTP 培训,毕竟大会的视频 youtube 上找得见,可以慢慢补,培训错过了就没了。

参加一次技术培训,代价往往不菲,像这样一个四天的培训,价格是两千多刀,你很难说出它有多值 —— 培训的主题有一半都是我已经了解或掌握的内容,在过去的一两个月,我还给我的 team 培训过;另一半,其实给我空出来四天的时间,我自己看书或者读 erlang 的文档,获取到的知识也未必比参加培训少,那么,花这样的大价钱参加的意义是什么?

自己先想想看。

寻找合适的,志同道合的工程师?No。通过参加培训达到这样的目的,既不规模,也不经济,还不如去相关的 meetup 上勾搭呢。

跟讲师套磁,建立关系?hmmm... 你觉得四天能套出什么结果?大家都是实诚的程序员,讲究以德胡人,活好的自然互相倾慕(我跟讲师约了五月份他来湾区有机会喝个咖啡聊聊);活不好,培训完就是路人。

朝着这些方向想,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其实,花钱参加培训的终极意义是(敲黑板):你购买了一次 附带培训的咨询服务。

(此处应该有黑人问号脸)

就拿我参加的 complete OTP 培训来说吧。讲师 Francesco 是 Erlang Solutions 的 founder。Erlang Solutions 是一个咨询公司,很多著名的开源项目(比如:RabbitMQ,Riak,MongooseIM)来源于他们,他们还是 erlang/elixir 大会的发起人。考虑到这样的 profile,你去 Erlang Solution 买个四天的咨询服务试试看?不定给你派个什么水平的咨询师来,而且起价没个几万肯定下不来。两千?做梦去吧。

可惜似乎没人懂这个理。也幸好没人懂这个理,这样一门课程,冷清到全世界的 erlang/elixir 程序员(虽然基数很小)加起来,包括我也就只有九个人参加。而时时刻刻都在提问的,只有我和一个 apple 的工程师(是的,apple 内部有项目在用 elixir 做,yeah,erlang/elixir 程序员可以嗨森一下,然后该干嘛干嘛去了)。而提问的方向聚焦在平时工作中遇到的问题的,和公司业务相关的,基本就是我。

这个 complete OTP 的课程内容不算特别紧凑,其中,做一个 ebank 项目的练习时间,快占了一半。这个宝贵的问各种二逼问题的时间,你造么 —— 绝大多数工程师都在寂静无声地吭哧吭哧写代码,偶尔遇到问题了问问 Francesco 这怎么回事,那里为什么编不过去?

这就好比你守着扁鹊,不让他给你问诊,却让他给你剪指甲。

或者,说个程序员熟知的段子:妹子对序员说你要是能让论坛的人都吵起来,我今晚就归你。序员在论坛里说:PHP 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

暴殄天物啊。

exercise 没有价值么?非也。这个培训使用的 exercise 非常经典,从 gen_server,gen_fsm,gen_event,一路练习到 supervisor,application,以及使用 sasl 深入了解 release 的过程,如果谁能把整个 exercise 独立完成,我觉得他/她就能击败 80% 的 elixir 程序员,真可以在简历上号称一下掌握 OTP 了。

很有价值,但实现这个价值的时机不对。

全班同学仿佛只有我预先(或者之后)把 exercise 做完,而在 exercise 的时候,问课程中各种没有来得及问的问题,以及工作中踩到的各种坑。

你看我都问了哪些很 "silly" 的问题:

  • 为什么说 start_link 是个同步的过程?

  • application 为什么会起两个 process,再启动 supervisor?(其实这个问题我在书中看到答案,只是为了引出更多的问题来确保我理解对了)

  • group_leader 的意义何在?(我觉得我懂了,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懂了)

  • 使用 global process 是不是个好的做法(这次我干脆无耻地打开我工作中写的 auto compiler 的代码跟他探讨)

  • 我这样这样这样用 ansible provision vm.args 和 nodes.config,究竟对不对?有没有更好的做法?

等等。在 Francesco 的推荐下,我甚至还读了一些 OTP 的源码,和他探讨源码里的细节。

这才是有效地利用这样的「附带培训的咨询服务」。

如果你觉得我说的对,那么接下来我们看看如何从一次培训中收到最大的收益?

选择合适的讲师

如果抱着上述所说的目的,那么,培训的内容其实是次要的。既然把它当做是「咨询」,那么,我们需要选择合适的「咨询师」。

前面说了,这次的讲师是 Francesco Cesarini,我们前面介绍过他是 Erlang Solutions 的 founder(这个身份暂且放在一边不提),他的其他身份(吸引我的身份)是:Designing for Scalability with Erlang/OTP 一书的作者,erlang/OTP R1 的开发人员。

也就是说,可能除了 erlang 的几个 founder 外,如果在全球范围内海选十个有资格讲 OTP 的人,他必定是其中之一,而且排位靠前。

我知道大部分读者不知道 erlang/OTP,大概也搞不清 Francesco 和 San Francisco 有什么区别。我们换个角度说 ——

如果你做微信服务,你平日烧香供着的姓张的舅舅开个小班培训,谈谈如何做微信下的服务,票价一万;而程序君也同时做几乎相同的培训,吐血白菜价一百,你参加哪个?

搞清楚了这道选择器后,我们再出一道题:Rich Hickey 有个 clojure 的 培训,或者 Guido van Rossum 讲 dive into Python,面向中级水平的程序员,而作为 clojure 或者 python 的高手高手高高手,你参不参加这个培训?

做足功课

培训上可能讲到的内容,是不是先自己过一遍,把所有自己没搞明白的问题整理出来,在培训的过程中随时发问呢?

工作中,我们在一个方向上工作久了,业务熟悉了,就会成为所谓的「专家」,如果周围的人在你的领域都远不如你,便会自以为是。是不是可以趁着这样的机会把自己工作中遇到的问题,不懂的,似懂非懂的,以为自己懂的,以为自己对的,都拎出来跟讲师辩一下呢?

用这样的机会跨越平台期

程序员估计都知道一万小时理论 —— 足够长时间(一万是个约数)在某个领域的刻意训练(deliberate training)能够让你成为专家。我们据此坚信,24小时学会 C++ 是错误的,肤浅的;相反,只要功夫深,就能学精 C++。

也似乎不太对。

因为我遇到太多干了十几年的平庸程序员了。他们似乎困在一个无论怎么努力也很难跨越的平台期 —— 这是一万小时理论里的禁飞区。

这次培训,同学们的 erlang/elixir 的工作经验都远高于我 —— 我 elixir 三个月,三千行代码经验,erlang 零工作经验。在做 exercise 前,我都搞不清楚写代码的时候什么时候该用分号,什么时候该用逗号。

但四天下来,我觉得我写 erlang 代码的水平(虽然还是比较慢,还会漏句号)已经并不比有好几年 erlang 经验的同学差多少了。

这是为啥?

我想,很多人误解了 deliberate training 的含义了 —— 朝着目标头悬梁锥刺股是对的,但要知道该如何跨越平台期而进阶。我最近每周六晚都带着小丫头溜冰。我知道她跟我溜得再努力,每次一刻都不停歇一个小时滑一百圈也不可能成为下一个关颖姗。我的上限就决定了她的上限;可是,她要是有幸跟着关颖姗滑上一年,接受指点,同样的努力程度,往大了不敢说,一年后制霸 Cupertino 同年龄段应该不成问题。

所以 deliberate training 很重要的组成部分是 feedback loop。对,我又要灌 build - measure - learn 的鸡汤了。你光是机械地 build build build,没有 measure,哪来 learn 呢?measure 很重要。更重要的是,怎么 measure,谁来 measure?用什么 criteria 来 measure?这很有讲究。

跟着一个高手学几天,即便不能功力大涨,但起码知道自己应该突破的脉门何在。我们不是都读过令狐冲和风清扬在思过崖上的故事么?

善用你的老师。老师不光是有血有肉的,由碳基构成的那些位,还有无色无味的,从 0 和 1 演化而成的源代码们。

Linus 说:read the F**KING code!

我们读一本优秀的书,就像是和作者在进行心与心的交流;我们读一段美妙的源代码,如同长辈和晚辈间的薪火相传。这世上,也许只有写作和编码,能够像无崖子渡让内力给虚竹那样,并不太费力就能完成知识和经验的传承。

我问的好些问题,Francesco 建议我去 xxx 目录下读源码。比如 application master,比如 gen_server,我就着源码,在纸上画着流程,嘴里喃喃自语道:bravo!

(app master 和 x process)

(gen server)


读到不通处,再和他探讨。

你看,傻小子郭靖,不就在七公手下,这么成长的么?

就写这么多。此致,敬礼。



Head fake 1: 你以为这文章是写给你的?不不不,是写给我的同事的。

Head fake 2: 你以为这文章是在告诉你看清培训的意义,以及如何选择培训?不不不,请看思考题。

思考题:赵丹阳 08 年 211 万美金拍得和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他是真的为了和巴老聊天套磁寻觅投资机会么?

「懂得自然懂」
2 人赞赏
黄涛
张丁丁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4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