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内战派系知多少(修订版)

作者:方从哲

2016年旧文,根据最近战局发展做了一些修订。鉴于知乎上显示不了阿语,文中的阿语标注就都删掉了。

叙利亚内战派系纷繁复杂,令人目不暇接。许多人也因此难以明白叙利亚内战具体态势如何。为此,本文试图提纲挈领地介绍叙利亚内战的主要派系,以期为读者厘清叙利亚内战的主要线索。


图1:叙利亚内战最新形势图。图中红色部分为政权军控制区,黑色部分为伊斯兰国控制区,中部及南部绿色和白色部分为教权联军控制区,黄色部分为罗贾瓦控制区,北部绿色部分为土耳其控制区。

当前叙利亚内战主要可分为六大势力和几个较小势力:

图2:叙利亚内战主要势力情况概图。

1、复兴党政权

其武装力量一般叙利亚国内外称之为“政权军”(Regime Forces)。

图3:叙利亚陆军军旗。注意,旗帜中间为两颗星。

这个政权麾下控制着大马士革和大马士革农村省的大部分地区,塔尔图斯省全部,哈马省、霍姆斯省、苏韦达省、拉塔基亚省的绝大部分地区,阿勒颇全城及其周边地区、德拉省的一半,还有其他一些城市和据点。一句话,它控制着叙利亚大部分人口稠密的地区。

这个政权麾下的武装力量主要有:

叙利亚武装力量(Syrian Armed Forces,简称SAF),其中最重要的是叙利亚阿拉伯陆军(Syrian Arab Army),简称SAA;

民族防卫军(National Defence Forces),简称“民防军”(NDF),支持政权军的地方民团,甚至包括一部分倒戈的反对派军阀,也被反对派称为“沙比哈”恶灵;

复兴党纵队(Ba'ath Brigades),复兴党党员组成的突击队;

黎巴嫩真主党(Hezbollah);

伊朗陆军和伊斯兰共和国卫队

阿拔斯旅(Liwa Abu al-Fadhal al-Abbas),外国什叶派志愿者;

阿拉伯民族卫队(Arab Nationalist Guard‎‎),泛阿拉伯民族主义志愿者;

认主独一军(Jaysh al-Muwahhideen),德鲁兹派民团;

法蒂玛旅(Liwa Fatemiyoun),阿富汗哈扎拉雇佣兵;

叙利亚抵抗军(Syrian Resistance),土耳其阿列维派泛左武装;

亚述公安(Sootoro),东方亚述教会所办民团

各种伊拉克什叶派志愿者和雇佣兵

也门胡塞武装

图4:政权军军容。

至2015年末,政权军兵力有:叙利亚武装力量15—20万人(其中陆军已少于15万人)、民防军和其他民团约10万人、包括真主党在内的各种志愿者和雇佣军3—5万人。

2016年来政权军控制的区域变化不大,但总的来说在俄罗斯开始干涉后获得了一些关键性的地区:在阿勒颇附近获得了一些实地,试图包围阿勒颇以获得政治上解决叙利亚的主导权(2016年2—7月份);在大马士革农村省,因反对派内讧获得一些土地(2016年初);在对伊斯兰国战线上,夺回了古城帕尔米拉,在国际上提高了自己的声望(2016年3月)。

2016年,复兴党政权的兵力和战斗力进一步下降,在各条战线尤其是主要战线上都开始依赖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卫队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陆军的直接干涉。例如,阿勒颇西南门户的汉土曼(Khan Tuman)之战中被反对派击溃的就是伊朗陆军部队。但是,复兴党政权却获得了俄罗斯、伊朗乃至中国更大规模的直接和间接支持,因此还有很强的力量,在2016年8月完成了对阿勒颇的包围,9月起更开始了阿勒颇攻城战,最终在12月拿下了阿勒颇。

由于在战争中力量损失严重,政权军实际上已经无法消灭叙利亚的其他力量。但即便如此,政权军依旧希望在未来的政治和解进程中占据主导地位,即成为过渡时期名正言顺的中央政府。夺取阿勒颇之后,政权军在军事上取得了上风地位,因此也在谈判中对反对派拥有了优势,大有欲将其他各派都贬为地方割据势力的味道。

2、伊斯兰国

曾名“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the Levant,简称ISIL/ISIS),后更名为“伊斯兰国”(ad-Dawlah al-Islāmiyah),反对者蔑称之为“达伊什”(Daesh)。

图5:伊斯兰国“国旗”。

伊斯兰国最初是约旦人扎卡维在90年代成立的教权派恐怖组织“迁徙与圣战组织”,后来该组织加入了基地网络。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后,扶植什叶派当权,引起逊尼派官民特别是旧复兴党党员的不满。因为萨达姆末期复兴党政权就推行教权化,因此各种教权派组织纷纷坐大,大量复兴党前官员、军人和技术人员纷纷投靠这些组织对美国发动所谓圣战,以图复辟自己的天堂。

2005-2006年,这些组织在逊尼派三角地区的势力达到巅峰,伊斯兰国的前身基地伊拉克分支也成为当时实力最强的反美武装之一。然而好景不长,2007-2009年美国强化了对教权派武装的围攻,加上叙利亚支持的另一股复兴党残余组织回归派与美军合作组建逊尼觉醒运动,教权派组织受到很大打击。基地伊拉克分支也不例外,其头目扎卡维、马斯里等相继被美军击毙,兵力也削减到只剩下一千余人。

但就在此时,本来就因为伊拉克战争耗资巨大、收效甚微而产生厌战情绪的美国,突然又遭到金融海啸的袭击,直接导致美国从上到下都有了及早抽身之念。2011年,美国从伊拉克撤走所有作战部队,只留下一个由什叶派教权分子当政而军事上又极端脆弱的伊拉克,导致逊尼派再度绝望,而基地伊拉克分支很快死灰复燃。

可以说,美国不攻打伊拉克,不会诞生伊斯兰国;而美国不急躁撤军,伊斯兰国也不会复兴。复兴后的伊斯兰国很快介入了叙利亚内战,一步步坐大,且在2014年与反对派决裂打下大片江山,同年反攻伊拉克横扫千军……

伊斯兰国现在叙利亚控制着拉卡省部分地区和代尔祖尔省的大部分地区,还有阿勒颇省东部部分地区,最近又控制了霍姆斯省东部地区,在其他地区也有支持者(如德拉的耶尔穆克烈士旅)。虽然仍然是叙利亚内战各方中领土面积的最大一方,不过大部分是沙漠和人迹罕至的地区。

图6:伊斯兰国武装分子。

伊斯兰国麾下的兵力不详,有说3万的,有说10万的,不一而足。它曾得到海湾国家和土耳其的支持,不过现在基本上闹翻了。

2016年来伊斯兰国控制的区域进一步缩小:在哈塞克省,它遭到民主军的重创,在胡勒(Al-Hawl)战役和舍达迪战役中基本上被赶出了哈塞克省(2016年2月);在东阿勒颇省,它先后遭到政权军和民主军的猛烈进攻,在东阿勒颇战役(2015年9—11月)、十月大坝战役(2015年12月)、曼比季战役(2016年6—8月)中损失了大量地盘,最近连土耳其及其扶持的教权联军都开始进攻拉埃伊、杰拉布卢斯(2016年8月)和达比格(2016年10月)等北阿勒颇省各地。

2016年中,伊斯兰国的兵力和战斗力进一步下降。伊斯兰国精锐部队的兵力估计已经从3万人下降到2万人以下,其附庸军兵力也大幅度下降。当然,其控制区面积也下降了。在政治上,伊斯兰国失去人心,沦为人人喊打和刷国际舆论支持的对象。2017年,民主军对伊斯兰国设在叙利亚的首都拉卡发起总攻,伊斯兰国的灭亡已指日可待。

伊斯兰国目前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已经没有什么前途,其战略目标就是拖延时间、苟延残喘,以便其骨干力量可以脱出叙利亚、伊拉克,转移到其他地区东山再起。至于伊斯兰国的附庸势力,目前要么是在绝望地为生存而战,要么就是正在积极谋求倒戈。

3、由努斯拉阵线改组而成的沙姆解放组织(Hayʼat Tahrir al-Sham)

沙姆解放组织(Hayʼat Tahrir al-Sham,简称HTS)是由努斯拉阵线吸收其他主战教权反对派组织改组而来的。其特点是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可视为基地组织的叙利亚分支。反对者蔑称之为哈泰什(Hetesh)。

图7:沙姆解放组织旗帜。

尽管受到美国的敌视,而且因所谓呼罗珊集团的原因而遭到美国轰炸,但凭借自己强悍的战斗力,努斯拉阵线还是通过征服军(Jaish al-Fatah)、马赖阿联合作战指挥部、阿勒颇征服军(Fatah Halab)等联合阵线的形式将伊斯兰阵线(特别是其中沙姆自由人伊斯兰运动)的大部分派系、沙姆军团等穆兄会教权势力以及相当一部分活动在北方的自由军派系纳入自己的麾下,形成了一个内部有分歧但对外比较一致的教权反对派联军。这一股乌合之众,更得到了土耳其、海湾国家和以色列(不错,以色列在戈兰高地为基地分子提供情报、火力和医疗支持!)的支持。

然而,在遭到土耳其背叛后,教权派联军失去了阿勒颇。这导致上述乌合之众迅速产生了内部的分化。以联军副盟主沙姆自由人伊斯兰运动(Ahrar al-Sham)为首的主和派势力在土耳其支持下公开分裂出去,否认了努斯拉阵线的领导地位,在伊德利卜自行建政,还派人到阿斯塔纳参加反对派同政权方的对话。这引起被列强指名排斥在和谈外的努斯拉阵线极大不满,于是双方爆发内战。

2017年1月,努斯拉阵线为首的主战教权派势力同沙姆自由人伊斯兰运动为首的主和派势力在伊德利卜省爆发内战后,努斯拉阵线为团结诸将,在1月28日宣布改组为沙姆解放组织。目前该组织控制了伊德利卜省中部以伊德利卜市、南部以迈阿赖阿努曼市为中心的大片领土,又在内战中控制了整个伊德利卜省西北部同土耳其交界的地区、西部以战略要地吉斯舒古尔为中心的地区、阿勒颇省西部地区和哈马省北部地区。在一系列军事胜利后,沙姆解放组织已从努斯拉时期的一万多人扩大到两三万人,战斗力也远远超过主和教权派,还得到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urkistan Islamic Party)等一些同样被排斥在和谈外的主战教权派鼎力支持。但由于得不到外国的鼎力支持,沙姆解放组织无法彻底消灭伊德利卜省的主和教权派,同时又因控制了同政权军交战的前线而处于一种四面皆敌的状态。

沙姆解放组织的主要目标是吞并其他教权派组织(详下文),重新赢得土耳其、沙特等国支持,迫使列强承认其为交战团体,从而甩掉恐怖组织的帽子而加入叙利亚未来的政治进程。2017年2月,沙姆解放组织被迫将其内部同伊斯兰国公开勾结的阿克萨战士(Jund al-Aqsa)逐出伊德利卜省,以同主和教权派达成休战。为了贯彻自己的主战立场、重新赢得土耳其等国的支持,沙姆解放组织又在3月冒险发动了对哈马的攻势。此战得到了土耳其在人力物力方面的支援,可见沙姆解放组织对土耳其国家来说仍有其存在价值。

4、以沙姆自由人伊斯兰运动为首的主和教权派联军

沙姆自由人伊斯兰运动(Ahrar al-Sham)的核心是一群曾被叙利亚复兴党政权逮捕判刑的基地组织干部。这些人在2011年3—5月间被复兴党政权释放后,即建立了该组织,2012年之后更是在叙利亚北方不断坐大。此后,该组织曾长期在教权反对派联军伊斯兰阵线和征服军中相继担任副盟主的角色,以比较温和的立场积累了实力,还获得了土耳其较大力度的支持。

2016年12月,该运动听从土耳其的命令,从阿勒颇撤退,保存了实力,并且因此同教权联军盟主努斯拉阵线产生分歧。2017年1月,该运动因支持反对派同政权方的和谈而与努斯拉阵线彻底翻脸,双方在伊德利卜大打出手。期间,该运动的众多大老和麾下组织纷纷叛逃到努斯拉阵线改组的沙姆解放组织,但该运动同时也在土耳其支持下收编了大量被沙姆解放组织击溃的主和教权派小团体残部,因此实力不减反增,从而扩军至近三万人。该组织也因此成为主和反对派势力的盟主,得以在伊德利卜省建立了一个同沙姆解放组织分庭抗礼的新联军。

这个新的教权反对派联军包括沙姆自由人伊斯兰运动和穆兄会系统的沙姆军团等教权派组织,也包括了相当一部分前自由军派系,如胜利军、光荣军、解放军(Jaish al-Tahrir,下辖自由军第46师、第312师和第9旅等单位)、自由军第13师、第16师、第30师、第101师、海防第1师等,还有一些土库曼部队。但这些派系多数都较弱,甚至沦为沙姆解放组织和沙姆自由人伊斯兰运动的提款机。

图8:教权派联军。

这一教权反对派联军目前盘踞在伊德利卜省和阿勒颇省西部的大片领土,主要跟同门兄弟沙姆解放组织对峙。此外,盘踞在霍姆斯和大马士革郊外的教权派团体,大部分也或多或少地与该联军同气连枝。联军的总体目标是同政权军争夺未来政治和解进程的主导权,最低目标是要确立伊斯兰教在叙利亚的特殊地位,将叙利亚变成一个实行沙利亚法的国家。至于实行到什么程度,各派之间当然是存在矛盾的。

5、北叙利亚民主联邦

北叙利亚民主联邦(Democratic Federation of Northern Syria),一般又称“罗贾瓦”(Rojava),系从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自治区发展而来。

图9:叙利亚民主军军旗。

库尔德工人党(Partiya Karkerên Kurdistanê‎,简称PKK)曾在叙利亚北部长期活动。在1990年代末与土耳其合作后,叙利亚的复兴党政权开始镇压库工党。库工党遂在叙北部转入地下,并在2003年组建了民主联盟党(Partiya Yekîtiya Demokrat‎,简称PYD)。2004年卡米什利发生了库尔德球迷与阿拉伯球迷之间冲突引发的武装暴动,巴沙尔当局对库尔德群众进行了血腥镇压。民主联盟党趁机坐大,建立起被称为人民保卫军(Yekîneyên Parastina Gel‎,简称YPG)的游击队。2012年民主联盟党率领上述游击队在库尔德地区发动人民进行总暴动,夺取了大片土地,建立起库尔德自治区。

自治区实行妇女解放(例如,杰济拉州在2014年11月率先宣布一夫多妻和与18周岁以下女性结婚是犯罪行为、科巴尼州在2015年8月跟进)、宗教自由、民族平等、地方自治、民主选举、土地改革、发展生产、鼓励合作化等政策,得到国内外特别是土耳其泛左势力的支持,也因此有很多外国志愿者加盟。虽然如此,土耳其和海湾君主国都认为它具有左翼色彩因此是一个巨大威胁,伊朗也不支持,美国为首的西方则态度暧昧。

在叙利亚库尔德自治区的发起下,在2015年10月成立了以人民保卫军为主干的叙利亚民主军(Syrian Democratic Forces,简称SDF),在12月成立了叙利亚民主委员会(Syrian Democratic Council)。2016年3月,民主委员会发表了《北叙利亚-罗贾瓦联邦宪法》草案,这标志着一个全新的势力在叙利亚内战舞台上登场。

图10:罗贾瓦军中的女兵部队。

民主委员会的纲领基本上同过去库尔德自治区的社会改革方案大同小异,主张通过民主联邦制的方式重建叙利亚国家。目前,民主委员会除得到库尔德人和叙利亚克人的拥护之外,已经得到相当多数阿拉伯人甚至是贝都因游牧部落成员的拥护。不过,在国际上该联邦尚未得到任何的承认。

民主军在2016年初与政权军和教权反对派联军分别在卡米什利、哈塞克和阿勒颇、阿夫林州发生过大规模的武装冲突,但是总的来说其主要作战对象是伊斯兰国。至2016年8月,民主军已从伊斯兰国手中解放了整个哈塞克省和东阿勒颇省的相当一部分地方。

目前,联邦控制着哈塞克省(除被政权军和伊斯兰国控制的极少数地方以外)、拉卡省大部、代尔祖尔省部分地区、阿勒颇省东部和北部的广大地区,在这一地区建立了四个州(Canton):阿夫林州、科巴尼州(以上系库尔德人为主的州)、杰济拉州(系多民族州)和沙赫巴州(系阿拉伯人为主的州)。民主军的总兵力则已经发展到了8万人,在对抗伊斯兰国的战争中得到了美国和俄罗斯空袭的援助;但在对抗政权军和教权派联军的战斗中就只能靠自己了。

2016年8月,土耳其军队干涉叙利亚内战后,联邦立即开始面临土军的直接压力。

北叙利亚联邦的目标也是同政权军和教权派联军一样,争取在未来政治和解进程中的主导权,主要是希望把未来的叙利亚改造成一个各民族享有自治权的民主联邦制国家。

6、土军及其傀儡军

2016年8月24日起,在土耳其空军和陆军炮兵的援助下,土耳其装甲部队(来自驻加济安泰普的第2集团军第5装甲旅和驻伊斯坦布尔的第1集团军第2装甲旅)、特种部队和亲土傀儡军展开“幼发拉底盾牌行动”,大举攻入北阿勒颇省的伊斯兰国控制区。从此,拉开了土耳其军队干涉叙利亚内战的序幕。此后,土耳其军队至9月中旬完全控制了从阿扎兹到杰拉布卢斯的土叙边境地区,至10月中旬又夺取了达比格。2017年2月,土军在久战不克的情况下,出钱从伊斯兰国手中买下了巴卜城。2017年3月,土耳其宣布“幼发拉底河盾牌行动”结束,但土军仍留驻叙利亚北部占领区,试图将那里变成土耳其的殖民地。

图11:土耳其扶持的亲土武装。

目前土耳其侵入叙利亚境内和部署在土叙边境上的军队,至少包括第5、20装甲旅全部和第2、95装甲旅全部,总兵力达数千人。在其卵翼下的傀儡军,则包括哈姆扎师、解放军(以上为前自由军)、苏丹穆拉德师(土库曼纵队)、萨拉丁旅、穆塔西姆旅、黎凡特阵线、沙姆军团、努尔丁赞吉运动等(以上为各种教权派武装)和东方自由人旅(努斯拉系)、自由沙姆伊斯兰运动等(以上为与基地有联系的教权派武装),总兵力号称2万之众,但实质已不足万人。

土耳其军队干涉叙利亚内战的主要目的在于控制叙利亚北部,在那里扶植教权反对派势力组建“安全区”,以镇压那里以北叙利亚-罗贾瓦联邦为代表的日益高涨的各民族民主革命,阻止土耳其国内民族民主革命的爆发和蔓延。亲土武装方面,除了土耳其直接组织起来的傀儡武装和穷途末路之下为土耳其所收买的叙利亚反对派内过气军阀以外,主要还是以东方自由人旅、沙姆自由人伊斯兰运动、黎凡特阵线、沙姆军团等为代表的各色教权派武装,可视为本文前述“以沙姆自由人伊斯兰运动为首的主和教权派联军”的一部分。由此可见,土军及其傀儡军在推行沙利亚法方面是完全一致的;然而土军还试图为土耳其统治集团利益服务而试图将北叙利亚变为完全听命于土耳其的殖民地,因此不免同部分教权派的利益产生矛盾,因此双方也不时产生摩擦。进入2017年,土军将部分傀儡武装(尤其是土库曼武装)收编为完全听命于自己的警察部队,又将另一部分不太听话的傀儡武装放逐到伊德利卜,从而强化了对占领区的控制。 土军实力强大、训练有素,兵力武器明显超过叙内战各派;但是,土耳其自身也面临着革命运动高潮的压力,能否长期深入叙利亚作战值得怀疑。傀儡军看似庞大,实质一盘散沙,还不被土军完全信任。因此,土军及其傀儡军未来的命运恐怕并不像看起来那样乐观。

7、较小势力

割据大马士革农村省东古塔地区、一度号称叙利亚反对派第一大势力的伊斯兰军(Jaysh al-Islam)自其领袖阿鲁什(Zahran Alloush)在2015年12月被政权军炸死后,势力就大幅衰弱了。2016年4-5月更是在东古塔反对派内战中被努斯拉阵线为首的福斯塔特军(Jaysh al-Fustat)重创。

在约旦支持下割据德拉省南部的自由军南方阵线(Southern Front)的势力,在2014-2015年之交出现爆炸性增长后,即转入发展停滞的阶段。2015年7月南方风暴战役(第五次德拉战役)失败后,该阵线就陷入了与努斯拉为首的南方征服军和效忠伊斯兰国的哈利德·本·瓦利德军(由亚尔穆克烈士旅扩编而来)的零星冲突之中。尽管还拥兵2万多人,但该阵线与政权军的大规模交战已经基本上停止了。

除了南方阵线之外,沙特、约旦和苏丹等国以及西方势力还扶植了由马德哈利派萨拉菲主义者的真理与发展阵线(Asala wa-al-Tanmiya)改组而来的新叙利亚军(NSA)。该军趁乱占领了叙利亚、伊拉克和约旦边境荒漠地区的几个边境卡口,但在2016年6月底对代尔祖尔省布卡迈尔市的进攻中被伊斯兰国所重创。2017年,该军再度恢复了活跃,似有反攻大马士革郊区的动向。

在政治上,伊斯兰军、南方阵线和新叙利亚军都和上述“沙姆自由人伊斯兰运动为首的主和教权派联军”大体同调。然而因地理上远隔重山、背后恩主各不相同,它们又不能形成彻底的一致对外。

其他更小势力就没什么可说的,继续以三百人到一千五百人的规模割据村、镇、小区,在各大势力间反复无常、待价而沽。当然,也很容易遭到大势力的吞并而被消灭。

图12:叙利亚内战各方对外国关系图。


————————————————————————

欢迎关注公众号北叙利亚通讯(微信名:northernsyria)!

编辑于 2017-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