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参加张子实发起的海外请愿

首先呼吁中美的无产阶级要团结起来抵抗美联航资本家。本人支持群众发声,但反对借机炒作汉民族主义,也不支持任何形式的或肤色的民族主义。民族主义是资本家分裂无产阶级的惯用手段。他们乐于看到不同民族为一点小利益互相争斗,而忽略了最大的资源被资本家夺走了。

因此,我实名反对@张子实的“Chinese lives matter”向海外请愿的做法,并看清张子实在请愿信中强调“Chinese”,而不是“Asian”,其真实目的极有可能是激化华人和其他种族的矛盾。张子实的原帖zhihu.com/question/5831

不知道张子实是故意还是装傻,一个反对BLM的人,签CLM却如此积极。其实不管是BLM、CLM、white lives matter,还是有人建议的Asian lives matter,都是在加深种族矛盾,分割群众,给右派留下强权的理由。右派完全可以用CLM作为理由,处处针对Chinese,来拉拢其他种族的投票。毕竟在美国人心里,美式文化少了黑人,很严重;少了亚裔,却没什么。在美国人的地盘上闹汉民族主义,既不会有同情也不会有人害怕,还会把本来支持受害者的其他民族排除在外。


很难想象张子实作为一个自称的“政治家”,却如此不具备政治思维,我不得不怀疑他的真正动机:在西方社会挑起中国民粹主义,给右翼分子恶名中国人的理由,借机让右翼势力扩大政治威信。让我们来看看张子实的屁股到底是坐哪里的。他的个人简介里直接说明他献身政治事业,还在赫芬顿邮报有专栏:


赫芬顿邮报是一个高举反川普大旗的白左媒体,日常画风是这样的:


张子实在赫芬顿发文章是这样的,看着很符合格里芬顿白左的文风:


可是张子实在知乎的画风却是这样的:

还有这样的:


张子实骨子里是极右派,你要指望极右搞民族平等,我只能hehe了。这个政治事件的影响有人说好有人说坏,但我可以确定一个看不起广大人民的极右,是不会真心诚意为人民发声的。同时大家也可以看清赫芬顿邮报等一票白左媒体的实质。


那真正的做法是什么?是像白左想的“All lives matter”?很抱歉这个理想很好,但当今的生产关系不允许All lives matter!资本家要剥削劳动者,资本家才能过上好日子。请大家仔细想想这次美航事件的真正矛盾是什么?如果那个亚裔是个做头等舱的富豪,会被赶下飞机吗?被赶下飞机和人种的关系大还是和阶级的关系大?很明显这是阶级矛盾,航空公司为了上座率故意超发机票(每个航班预留几个空位就不会发生这种事)。航空公司的这个决策明明是高层资本家制定的,他们赚最多的钱,却把冲突的矛盾转移到雇员和乘客身上,甚至让乘务员背锅,让保安背锅,让某个族群背锅。还有一批右翼政治家故意煽动民族对抗情绪,掩护资本家的贪婪,阻止劳动人民发现问题的实质。因为劳动者觉醒了,资本家就无法过上不劳而获的日子。

所以真正的政治口号是: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当然,这种真正口号,白宫请愿是不让发的。真正的左派不会搞游行,也不会收资本家的赞助,更不会宣传民族主义。

补充:有人说我是在给张子实带高帽,吃人血馒头,搞阶级斗争。我想强调张子实是一个海外政客。政客这个职业不能以普通人来对待,政客就是给自己带高帽为生的,他们的动机是基于他们的屁股坐在的那个政治团体。批判张子实不是搞阶级斗争,不仅我可以批判,任何人都可以批判一个政客。

最后,没有不友好的人民,只有被民族主义煽动后,变得不友好的人民。张子实的行为把被害者边缘化了,不利于被害者维权。唯一能从中获利的是张所在的政治团体。要是没人站出来反对,群众就会被政客带节奏,谁也不想看到变成台湾一样的民萃政治吧。

再更新:有些朋友可能不理解,以为白左媒体的立场是左派,或者以为反对川普的都是左派。其实这要看白左媒体的金主是谁,凡是大财团赞助的媒体,不管表面上怎么白左,底子里是为右派服务的。真正的左派媒体,其资金主要源自无产阶级的自发捐款,要是收了大财团的赞助就是被资本收买了。

再再更新:有人说应该对事不对人。但请大家注意普通人是很难看清单个政治事件的。 政治里参与者鱼龙复杂,对于普通老百姓,分析某个事件的影响是有难度的,但看人却要简单很多。如果一个政客表里不一,那他的行为很有可能暗藏玄机。这也是我针对张子实进行批评的原因之一。这个请愿事件造成的正面影响是否超过负面影响是要时间来判断,需要其他美国人来判断。不管如何,其产生的负面效应却是整体华人在承担。发起人张子实自然要负起责任(除非你想替他背锅),这也是张子实选择做一个政客必须付出的成本。至于张子实是好心办坏事还是本来就另有所图,我想他之前多面的言论已经可以看出一些端倪。这留给大家自行判断。

编辑于 2017-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