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维攻击,与中国互联网的大航海时代

降维攻击,与中国互联网的大航海时代

luckystarluckystar

前言:上周我去了一次泼水节中的曼谷,换的泰铢一张没用,全程都是支付宝。



一、时间优势与降维攻击

昨天和朋友闲聊,他问:如果回到十五年前,你想做什么?

我不假思索便回:当然是在上海买房啊。十五年前,家里的生意正在高峰,却错误地投资在走下坡路的生意上。

生活在 2017 年的人,如果穿越回十年前,凭借着对这十年经济形势的掌握,可以大开特开金手指。

以比特币为例,2010年5月,一名美国程序员用一万比特币换了块棒约翰的披萨饼。这一定是史上最昂贵的披萨,因为仅仅是三年后,在 2013 年末的高位期,这一万比特币相当于 8000 万人民币。而在 2013 年初,我们还可以用 80 元一个的价格买进比特币,在一年内实现了百倍的资产增长,吊打股神巴菲特。


按互联网圈流行的说法,掌握了未来趋势的人,拥有碾压一切的高维思维,发动起降维攻击,自然无往而不利,想不成功都难。

时间机器尚未问世,但放眼全球,不同地区和国家间发展有先后,一个发达市场的公司,如果进入发展中的新兴市场,便拥有了类似于时间穿越的高维思维。


二、以支付宝落地泰国为例,看中国公司出海记

1999年至2005年间,日本软银集团先后向阿里巴巴投资8000多万美元。当阿里巴巴成功上市时,软银 CEO 孙正义一跃成为日本首富。

时过境迁,中外投资关系也发生逆转。放眼全球,当下哪里的无现金支付和互联网金融最为成熟?是中国,而背后的功臣蚂蚁金服,有资金、有技术、有人才、还有判断力,在最近几年开启了投资海外、布局全球的大航海时代。

东南亚是近年中国互联网投资海外的热土。上周是泰国的泼水节,当我踏上曼谷的土地,发现这里的一切如此熟悉——泰国的移动互联网市场,正在重演中国过去十年的路线,处于腾飞的前夜。泰国有6720万人口,人均GDP约6000美元。2015年时智能机的用户有四成,经过2016年的爆发目前已达七成,并且还在快速增长中。

蚂蚁金服布局泰国的模式,花开两朵:

  • 一是将支付宝布局到所有中国游客会出现的地方;
  • 二是技术投资扶持泰国本土版的支付宝Ascend 公司,让泰国人民也感受到移动支付的魅力。

两种模式枝生一根、同归故里,都在带领泰国进入无现金社会。


三、拥抱支付宝的泰国商户

中国游客踏上曼谷的土地时,发现到处都是支付宝那熟悉的蓝色 Logo——从机场到市区的百货商场,从曼谷街头的便利店到富人区的高端 mall。

不仅仅是扫码支付,花呗的消费金融、商户支付折扣一样复制过去。我带到曼谷的几万泰铢一分未动,全程都在用支付宝,汇率按照实时价格结算,比换汇更划算。

根据统计,近半年来,当地旅游收入合计1.33兆亿铢,其中中国游客带来的收入最多,2016年中国游客赴泰旅游人数约 880万人次。

在这股浪潮下,带头最热情拥抱支付宝的,当属当地商户。

以曼谷素万那普机场的王权免税店为例,在接入支付宝后,交易额因此提高了10%。曾经王权免税店的中国客源,大多数来自旅行团,而如今越多中国游客习惯自由行,王权免税店开始依靠支付宝来精准推送折扣券,来吸引中国游客。

曼谷素万那普机场内的王权免税店▼


泰国当地百货零售巨头之一的 The Mall 集团,定位高收入人群,并且一向热衷拥抱新技术——除了将旗下的商场打造成 instagram上的年度网红外,接入支付宝也是近来非常满意的新变化。

The Mall 集团旗下的Emporium商场,是个位于曼谷富人区、奢侈品汇聚的高端商场,即使不在游客聚集地,使用支付宝的顾客也占到了10%,这还是在众多奢侈品商户尚未接入支付宝的情况下,其 CEO 预计支付宝的支付占比将会升到 30%。

The Mall 集团旗下 Emporium 商场接入了支付宝▼


泰国当地另一大百货零售巨头——尚泰集团,去年底接入支付宝,今年第一季度的交易量和交易额双双增长了5%。据其负责客户服务与商业运作的副总裁介绍,以前尚未知晓支付宝的时候,他们不停地被中国顾客问到「是否支持支付宝」,这正是尚泰集团决定拥抱支付宝的原因。

在旗下半数商场感受到移动支付的好处后,尚泰集团决定旗下 21家百货全部接通支付宝,预计在今年未来三季度获得两位数的交易量增长。

而遍布曼谷街头巷尾的 7-11 便利店,店员会在看到我手中的二维码后,熟练地问到”alipay”以确认。在拿下了免税店、便利店和大型百货集团后,支付宝在泰国商户中的认可度越来越高。今年,支付宝还将对夜市、大排档等泰国长尾消费场景做更进一步的深度覆盖。


四、将泰国带入无现金支付社会

支付宝和它的泰国版 True Money▼


将泰国本土民众带入无现金支付社会中,既有机会也有挑战。和中国由淘宝兴起带动支付宝普及的情况不一样,泰国的网银使用占比不到两成,在泰国的网购消费中,使用“货到付款”和“柜台付款”完成支付的仍占到了75%。在泰国民众里,虽然超过95%居民有银行账户,但多数人仍习惯用现金消费,信用卡普及率不到 10%。

泰国市场是东南亚的缩影,在这里推行无现金支付的挑战不小,但发根于全球无现金支付最成熟市场的支付宝,携带着时间优势下的资本、技术、人才和战略指导,已经在印度复制了中国市场的成功。


移动支付兴起前,印度的支付环境比泰国更差,12亿人口,全印度能使用银行卡的机器却只有 120 万台。

趁着移动互联网的迅速普及,印度民众跨过银行卡,直接进入手机支付时代。被蚂蚁金服投资的Paytm,被称作印度版支付宝,如今估值达到 50 亿美元,在印度已经拥有两亿支付用户,这一数字是两年前的十倍。


紧随中国、印度之后,手机支付市场正在腾飞的便是泰国、印尼、马来西亚这些东南亚人口稠密的市场。

泰国公司 Ascend 致力于在泰国推行普惠金融,推出的 True Money 电子钱包,被称作是泰国版的支付宝,在去年11月接受支付宝投资前,月活用户30多万,每天的交易量不足5万笔。

在支付宝投资后,True Money 月活和日均交易量双双翻倍。这背后是支付宝的授之以渔:派出工程师赴泰优化产品架构、进行技术培训。再加上泰国政府对无现金支付的推行决心,泰国会跟随中国和印度市场的趋势,Ascend 即将迎来一个长雪坡的快速增长期。


五、中国互联网的大航海时代

在曼谷街头,处处能看到中国资本的力量。除了随处可见的支付宝 logo,华为、 vivo 和 OPPO 手机的广告也是让人应接不暇,曼谷机场旁新建的博物馆,标注语言是泰文、英文和中文。

上一个在东南亚市场达到如此影响力是日本,上世纪日本大规模投资东南亚,如今泰国很多商户都支持日本 JCB 信用卡。

时过境迁,曾经中国用八亿件衬衫换外国进口的一架飞机,如今中国高铁出口泰国,能换回百万吨泰国大米。

曾经日本对外输出的品牌是索尼和松下,模式是「造船出海」——在海外设立工厂和分公司;而21世纪的中国,对外输出的是支付宝和无现金支付,采用「出海造船」的模式,投资扶持当地的互联网公司。

作为一个中国人,走出国门看的地方越多,越发自内心地为中国互联网人鼓掌。东京的成田机场、新加坡的樟宜机场、首尔的仁川机场,是当地唯一用手机就能便捷支付的场所——因为支付宝跟着中国游客的脚步布局到了那儿。当我站在曼谷熙熙攘攘的闹市街头时,我清晰感受到的,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引领的、波澜壮阔的大航海时代。

---

旅行途中还惦记着写知乎专栏,觉得不错请点赞支持 (•̀ᴗ•́) ̑̑

39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