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片创作谈:这些卡片用法最容易被人误用

卡片创作谈:这些卡片用法最容易被人误用

陈素封陈素封

有的人喜欢把卡片当作收藏知识的工具,而我则喜欢把卡片当作创造作品的工具

如何用卡片生成自己的知识树?如何分享自己的创作卡片?如何用卡片建立自己的思维模型?

以下分享我使用卡片创作的初阶、进阶和高阶用法。

初阶使用法

是补全而不是收藏,是搜索而不是保存,是生成知识树而不是画脑图。

这是我写的一张「文气」卡片:

  • 文气
  • 来源:曹丕《典论·论文》:文以气为主,气之清浊有体,不可力强而致。譬诸音乐,曲度虽均,节奏同检,至于引气不齐,巧拙有素,虽在父兄,不能以移子弟。
  • 印象一:越觉得文气类似与武功的真气,养文气就像练武养真气,当要运力打出时,需要一口真气不散,所谓文气更像是王夫之的现量,自然而然,直抒胸臆,似水银般倾泻而出,运用进程一,条件反射;用自主心智,我手写我心,一气呵成。如此的文章,一要作者写出来舒坦,二要读者的读起来毫无滞留感,挥挥衣袖,没有半点云彩。
  • 印象二:例如《神话》这首歌,有人说韩红孙楠的合唱,好听是好听,但总觉得缺什么,待到一听,成龙与金喜善唱,就知道了,前者是歌手合唱,后者像恋人对唱,前者求唱功,后者有故事、有感情、有回忆,这就是心中的那股气。
  • 印象三:忽然想起,平克在《写作风格的意识》所提倡的古典风格,其实是类似唐宋时期的古文运动,古文质朴载道,简单明了,而现在的白话文试图讲究文气,说是我手写我心,其实是心已经被不正确的语文、翻译文污染,心既不干净,如何能写出干净的文字?用古典文体来描述简洁风格略抽象,古文体更深得我心。干净脆落,少而精辟。

好的卡片不是收藏保存得来的,而是自己搜索补全生成的,它不仅标注出处,而且讲究知识源头;不仅有结论,还有鲜活证据;不仅有总结,还有行动启发。

好的卡片从来都不是知识碎片,而是自己知识树的一枝一叶。如果只是一味地收藏保存,而不生成自己的知识,这种知识永远是「司机知识」。

什么是司机知识?

普朗克获得诺贝尔奖之后,到德国各地作演讲,演讲内容大同小异时间一久,他的司机也记住了,于是说:「不如下次让我来讲,你坐在前排听?」

普朗克说:「好啊。」于是司机走上讲台发表篇大论。直有个物理学教授站起来,提了一个非常难的问题。这位司机就无法回答了。

这位司机所拥有的知识,就是司机知识,它仅停留知道层面,它仅仅是记忆,而不是技能。

所谓「一卡我有,知识我有」,到底是你幻觉。你捡到一个玉玺,就以为拥有了天下,但我有一批军队;你有很多张知识卡片,就以为有很多知识,但我有生成知识卡片的技能。孰强孰弱,高低立判。

进阶使用法

是思考而不是分享,是输出而不是转发,是内在驱动而不是精神鸦片。

分享与转发到朋友圈获得点赞太容易了,在掌声和鲜花面前,你会得到这样一个假象:你以为你学会了,但是你并没有。

而且,一旦你习惯了为点赞而分享知识,你会渐渐享受这种精神鸦片,而慢慢失去对知识的热忱。

你需要将自己从别人的期望中抽离出来;你需要返回自身,体悟道心,让好奇心、乐趣本身成为学习最好的奖赏。

进阶用法是需要将别人输出的外显知识变成自己的内隐知识,你需要把概念、术语、框架、理论通过卡片的形式输出成自己的印象、情绪、记忆、故事、思考……

你思考探索的时间与精力越多,存储记忆的难度越大,知识就越不容易忘记,这些知识才能成为你的内隐知识。当你需要使用时,这些知识才能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高阶使用法

是创造而不是搬运,是连接而不是索引,是建立模型而不是浅层模仿。

马奇在《经验的疆界》将人类从经验中获取智慧的模式分为两种:第一种为低智学习,是指在不求理解因果结构的情况下,复制与成功相连的行为。第二种为高智学习,是指努力理解因果结构并用其指导以后的行动。

写卡片不是像图书管理员一样——收到图书,登记入库。你最终的作品不是一本图书馆的库存目录,你需要像纳什一样站在大屏幕前,在错综复杂的数据中找出内在联系,建立思维模型。

如何用卡片建立自己的思维模型?可以参考史蒂芬·平克的在《写作风格的意识》的建议:

把你的想法随意写在卡片上,然后找出相似卡片。接着重组卡片,把想法一组一组分类,然后再把这些想法跟相关的想法放到一起构成更大的一组,再把这些大组构建成更大的组,这样下去,就构成写作的树状网。

卡片的树状网应该是这样的。

更高阶的就是立体的。


写卡片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卡片与卡片之间建立连接。

所以,你写的卡片必须要方便提取,要方便搜索,方便调取,方便连接,方便联想,最好是纯文本,而不是图片、脑图、手帐……

芒格说:「长久以来,我坚信存在某个系统——几乎所有聪明人都能掌握的系统,它比绝大多数人用的系统管用。你需要的是在你的头脑里形成一种思维模型的复式框架。有了那个系统之后,你就能逐渐提高对事物的认识。

小结

很喜欢鲁迅先生的这句话: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愿知识青年都摆脱知识服务,不必听「一卡我有,知识我有」,不图速成,不图舒适,能写一张卡片,就写一张卡片,不必等别人喂养。若觉得路途孤寂,须知你自己会发光。

ChangeLog

  • 2017-04-23 增补开头结尾
  • 2017-04-21 增补例子
  • 2017-04-21 增补例子 1h
  • 2017-04-20 起稿 2h
六经注我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何当金络脑,快走踏清秋。」写出此诗正是「诗鬼」李贺,他与「诗圣」杜甫、「诗仙」李白、「诗佛」王维相齐名。有如此才气的他是如何写诗的呢?

每天清晨,他叫上童仆,骑着瘦马,背着古诗囊出门,一遇到灵感,就写个小纸条投入诗囊中。他从来没有写过命题诗,因为他觉得牵强附会。晚上回来,他就将诗囊中纸条修改成诗句。

「相信书写的力量」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2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