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评审与发表后评审

hcp4715hcp4715

最近Springer撤回107篇肿瘤生物文章,这个消息在国内科研圈应该算是个“大新闻”。对于中国研究者而言,这可能又是一次对学术声誉的打击,而且还不小。

于是不少分析这个问题背后的原因,毫无疑问,唯SCI的标准成为众矢之的。当然,也有人关注Spinger作为出版方本身的责任。

不过,相对而言,大家对目前学术杂志采用的同行评审(peer review)制度关注较少。在主流的学术杂志中,同行评审往往采用双盲(审稿人不知道在审谁的文章及作者不知道谁在审)或单盲的做法(作者不知道谁在审稿)。这种做法可能会让审稿过程变成“碰运气”:运气好,碰到欣赏自己研究的审稿人,会很顺利;运气不好,碰到了学术对头,则会很难过,被拒得莫名其妙。

在这种同行评审制度之下,有人利用编辑对审稿人审查不严的漏洞,伪造审稿人邮箱,让“自己人”来审稿,从而轻松发表文章。这种伪假审稿的做法,对同行评审的制度形成了压力,让学术杂志编辑的责任更加重大(考虑到他们本身可能是一线科研人员,本来就很忙,这无疑会更加加重他们的工作负荷。

在同行评审的制度之下,对于科研工作者来说,文章的发表,似乎就意味到达“终点”。只要文章发表了,就是一种成就。但很明显,对于科研来说,发表论文只是为了与同行交流,而不是终点。因此奖励“发表论文”的做法,实际上与科学的本质不相符合。有人也提到,这次被撤稿的作者们,本身可能不会受到多大的追究。也就是说,现行的学术出版制度之下,文章发表之后是难以对其进行评估的。

这些问题可能与公开透明的科学有关:

第一、评审的意见与过程不透明,即读者不知道谁是编辑,谁是审稿人,评审的意见是否具有水平。

第二、发表后其他研究者的意见无法公开地产生影响,这个问题主要表现为:如果一个本身存在缺陷上的文章,在很好的杂志上发表之后(比如science上12年之前心理学的文章),其错误结论可能会影响很广泛,但是小同行对其更加严格的评论却无法修正这种错误的影响。


对于这两个问题,目前有两个与公开透明相关的解决方案,却在科研人员中并未受到广泛支持。

针对评审过程与意见不透明的问题,研究者推荐公开评审(Open peer review)。这种做法意味处理文章的编辑和审稿人信息都要公开,同时审稿意见也公开。对于编辑和审稿人而言,公开而不是匿名地评审意味着要对文章负更多的责任(想想PNAS上社会心理学的文章与某位大牛一直被点名),这也许会让他们在处理文章的时候更加谨慎。目前Frontiers系列杂志如Frontiers in Psychology,就开放了编辑与审稿人信息。国内心理学报的审稿意见已经公开。最近,一些心理学的研究者发起了一个关于公开评审的活动,大家可以去支持一下:Supporting the spread of open research practices

针对审稿人以外其他研究者意见,有研究者提出了发表后评审(post-publication review)的做法。即先发表文章,再由同行来评审这个文章是否靠谱,是否有价值。这个做法有点类似大家写网络文章之后大家在下面点赞和留言。当然,小同行的评论与点赞才有价值。目前我所了解的采用发表后评审的杂志好像就只明PeerJF1000research,欢迎大家补充。


当然,公开评审与发表后评审可能只是对目前学术出版的补充,一个好学术出版的做法可能是:如Andrew Gelman所建议的: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3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