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耀勋:台湾文化主体性的一个尝试|城与邦

洪耀勋:台湾文化主体性的一个尝试|城与邦

作者:玉宣(辅仁大学哲学系硕士生在读,研究兴趣:方法的诠释学、政治与法律)



前言

  现代化的浪潮中,个人如何寻求自身在宇宙中的地位,甚至是自身归属的社群、文化之地位,可以说是每一理性思考者无不面对的问题,不论深与浅。

  在1940年代,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台湾,如何在现代化中追求自我的主体地位,或许显得更加困难,他们面对这样一个困境:在政治上不是中国、在文化上不是日本,面对现代化的问题,又该如何自处?如何为自身所属立命?他们这么意识到,自身文化与日本殖民者的差异,但政治上作为日本的属民有义务与日本文化维持关系,而在另一方面,基于日本多年的殖民统治,移风易俗,人们隐隐约约觉得台湾文化和中国南方那么些不同。换句话说,在面对日本文化与中国文化,台湾文化的主体性如何证成,如何在既有的差异上,发展出台湾主体性的立论,现代化的挑战是台湾哲学家的必修课题。[1]

  在这门必修课上,洪耀勋(1903-1986)则试着从文化的角度来论证台湾文化的主体性地位,[2]以风土论和辩证法试图描绘台湾主体性的存在可能。他认为我们可以从人、时间性与空间性等三个方面,思考主体性形成的因素。在他的论述中,我们可以注意到,一种较为朴素的哲学思考(相对于Charles Taylor的认同理论)。



人、时与地

  对于台湾文化的特殊性,洪耀勋认为,我们首要考量到这三个因素:人、时、地,时是指时间性,如历史、历史际遇(例如台湾被割让的历史),地是指空间性,是空间、气候。此外,我们还需要注意到在“人”,除了人自带的血缘关系与历史文化外,还需要注意到时间与空间对人的影响。

  夹于日本文化与中国文化下的台湾,台湾应该如何进行自我的辩证,如何在差异中体现自我的特殊性,他认为我们应当先考量“时间性”与“空间性”的影响,最后再回到不同文化的沟通活动。



洪耀勋的文化观

  对空间性与时间性的思考,我们首先能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时空与地理的影响总是塑造差异,关于这个问题,洪引入日本哲学家和辻哲郎(1889-1960)的风土论。

  所谓的“风土”指的是人的个别感受与人们的共同感受(共感),例如一个地方的气候等因素,形塑个人的感受,乃至于成为地区的人们之共同感受。在和辻哲郎的“风土论”中,和辻哲郎借由比较日本和其他地区的文化,从气候和民族论述,试着建构日本文化的自我同一性。洪的借鉴,一方面受日本哲学的影响,[3]另一方面,可能是试图借由日本人的理论来减少日本殖民统治者的阻力。

  那么何谓风土论的“风土”,如前所述,“风土”涉及到人们的共感,更进一步地说,“风土”即人们共同理解的共同世界,在这个意义上,“风土”还意味着某种理解形式。但这种理解形式在现代化的过程中,却有可能被抹灭,洪也注意到这个问题,在现代化的世界中,人们的文化可能被其他的异文化所取代(如现今的美国文化对其他地区的影响),那么是否会造成风土的无效?洪采取比较乐观的态度面对,他认为风土会限制异文化的移植(指的是社会习惯,包含衣食住行),虽然科技技术进步可能会使得异文化的移植更加可能,但仍有风土上不可克服的困难。

  如果风土无法说明文化的差异时,又该如何处理台湾文化独立性的问题?例如台湾与中国南方的关系。洪认为,当风土这种空间性的思考无法提供我们判断时,我们则需要考虑到“时间性”,即历史的因素。何谓历史,洪采取辩证法的观点:历史在于自我与世界中呈现,在那些不同的历史事件中,人的不同际遇会形塑差异,即使是风土相同,但仍可能产生出不同的文化来。

  总的来说,洪认为我们应当从风土与历史来看,这两方面的思考,分别对应不同内容与其自身缺少的面相。就概念自身来看,以“历史”思考,涵盖的是个人意识、精神,但缺少了社会性的面相,用“风土”理解,包含的是社会性、实质肉体的,但缺少对精神的理解。换句话说,一个文化应当是具有精神的与有肉体的,兼顾历史与风土,才是一个完整的文化观。



▲ 洪耀勋人像



日本文化与中国文化下的台湾

  如何看待台湾与日本、中国南方的差异?洪的态度是比较保留的,他认为在实证研究尚未完备前,诸如气候、地理的研究的完整,我们无法明确地做出判断,不能明确断言台湾与中国南方的差异。那又该如何思索台湾文化的主体性?他认为可以从时间性着手。


  对于台湾与中国南方的差异,洪认为两者在风土上相当接近,但基于历史命运所塑造的差异,使得台湾有别于中国南方,就是历史际遇、历史记忆的不同形塑差异。差异是基于清割让台湾的历史所塑造,致使台湾与日本形成了一特殊的关系:台湾成为了日本国民,在这一点上,台湾有义务趋近殖民母国的文化。但在洪看来,虽然台湾接受了历史命运,成为日本的一部分,但基于“风土”的差异、限定,作为生活世界的“台湾风土”仍无法被其他事物取代,日本政府也应当注意“风土”的差异,注意何谓“台湾”,台湾与日本仍有相当的区隔,殖民统治者不能无视这样的差异。


  简言之,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台湾,面对日本文化与中国文化,分别面对两个议题:时间性与空间性。对于中国南方有历史命运的分歧,之于日本殖民母国有风土上的差异。因此,台湾在自我的辩证中,需要一定程度上否定日本文化与中国文化,并在彼此的交往活动中确认自我与他者的差异,在这之中形塑自我。在这样的过程中,则需要考量“人”在交流活动中的地位。


  不同文化的交流活动是一种交互主体性的活动,以平等尊重对方为一地位相等的主体的情况下,才可能逐渐形成自我的主体性。换言之,交互主体性并不止是知识论的意涵,更有着伦理学的层次,包含了沟通活动彼此的相互肯认与肯定自己在交流活动中的主体地位,在这样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建构主体性的独特存在。



▲ 台湾日式建筑



结语

  在洪耀勋对台湾文化的思考中,除了风土论的论述,我们更可以注意到对于文化差异的产生,可能来自于历史际遇的不同,尤其是台湾与中国南方的文化差异,在于历史际遇使得区隔产生。“历史事件使民族性丧失或文化的产生”的类似论点,不鲜见于那个时代,不论是孙中山的“民族意识的丧失”,还是主张中国祖国的台湾哲学家廖文奎(1905-1952)认为清割台导致台湾“中国民族性之丧失”,都是建立在历史事件的影响。革命家与哲学家们都看见了历史际遇对自身文化的影响,尤其是那些特殊的历史事件。这或许可以让我们重新反省历史际遇对于不同群体的重要性。


  另一方面,洪耀勋始料未及的是,十几年后,日本战败。时代巨变下,台湾哲学家们无法继续他们对现代化的思索。



注释

  1. 此处的哲学家指的是受过哲学专业训练的人,如本文介绍的洪耀勋,受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文学部哲学科。

  2. 洪耀勋的观点主要见于1936年用日文写作的〈风土文化观〉,以〈风土文化观?台湾风土との联关に于て?〉为名,分两期刊载于《台湾时报》1936年的6 、7月。限于学力,本文对洪耀勋观点的介绍,整理自林巾力(2007)与洪子伟(2014)的论述,下不附注,意无掠人之美,于此谨记。

  3. 洪耀勋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文学部哲学科,研究领域为德国观念论与海德格尔,在他对辩证法的论述中,可以注意到黑格尔的色彩。而对风土论的借鉴,则可以视其在日本学习的影响。



参考文献

  1. 洪子伟,2014,〈台湾哲学的盗火者——洪耀勋的本土哲学建构与战后贡献〉 ,载:《台大文史哲学报》,2014年第84期,页113-147。

  2. 林巾力,2007,〈自我、他者、共同体——论洪耀勋〈风土文化观〉〉 ,载:《台湾文学研究》,2007年1期,页73-107。




对日治时期的台湾哲学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

  1. 《台湾哲学──中央研究院主题计画(2017-2019):日治台湾哲学与实存运动
    》:twphilo.blogspot.tw/p/b
  2. 洪子伟主编,2016,《存在交涉:日治时期的台湾哲学》,台北市:中央研究院、联经出版社。


往期相关文章:

  1. 华北乡村的苦难:偏离革命叙事与现代化理论的现实 | 城与邦
  2. 多变与不变:梁启超及其同代中国知识人的智识|城与邦
  3. 在自己身上,捍卫一个自由美国|城与邦
编辑于 2017-04-2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城与邦”是一个主要由政治哲学相关专业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组成的学术写作小组。在这里,我们将定期推送学术速览、学术总结、学术分析和思想随笔类文章,让你进入一个简洁但严肃的政治哲学思考空间。小组诚挚欢迎政治哲学相关专业的同学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