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守护到公约,向死而生的新征程

从守护到公约,向死而生的新征程

Oasis FengOasis Feng
三足鼎立的困局之中,任谁退一步都将万劫不复,破局者唯有向死而生。

绿色守护的理想主义

绿色守护(Greenify),一个诞生于2012年业余开发的小工具,如今已经走过了近5年的道路。从最初发布在XDA论坛,到今天在Google Play市场上超过1千万的全球下载,没有任何商业推广,依靠的仅仅是口碑相传。用户一路过来坚定的支持和喜爱,让绿色守护早已超越了一款单纯的工具应用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

5年,对于一款工具应用而言,也许已经远超平均寿命。但今日的绿色守护却依然年轻,3M的身材,没有一丝广告,也没有为了商业化而捆绑无关的功能和资讯,坚持不变的依然还是那个『不主动打扰用户,只默默后台工作』的设计理念。5年理想主义的坚持,最大的动力还是源于用户的支持和那份单纯的捐赠。


神、魔、道的无尽之战

相比五年前,Android生态早已今非昔比。但它到底是变好了,还是变糟了,好像很难说得清。有别于国外在Google的协调与掌控下逐渐趋于成熟的Android生态,国内的市场变化依然风起云涌,充满着不确定性塑造的机遇和挑战,也带给用户太多的困惑和挫败。我们的Android手机比起5年前,看似更强大了,但总是处处透着不好用。

手机厂商群雄逐鹿,年年都不乏挑战者;互联网公司推陈出新,时刻都在追赶风口;安全厂商明争暗斗,竞相为用户『除暴安良』。它们之间看似各主其阵,背后却在上演着一场凡人所难以窥见的旷日之战。

互联网公司搭建了用户日常使用的各种服务,开发了相应的手机应用。它们看似最在乎用户体验,但免费服务的外衣之下,本质却是把平台上的用户流量作为驱动商业模式的核心资源。这就决定了在流量圈地时代已告终结的今天,为了争抢用户有限的注意力,他们中的大多数不得不像嗑药一样依赖各种推送手段狂轰滥炸,甚至不惜在一个应用中集成4、5个推送通道,只为不漏掉任何一个叩开用户手机的机会。即便要付出损害用户手机流畅性和待机时长的代价也在所不惜,更何况这些代价的因由并不是普通用户所能察觉出的,安装了数十上百应用的手机,就像一块公有土地,即便你不挥霍,也会被竞争对手浪费。虽然各家都明知这是一条不归路,但任谁都无法单独停下,把用户的注意力拱手相让。曾经高贵的互联网公司,在Android应用的战场上日渐沦落为大部分用户受尽折磨却又无法摆脱的『魔』


手机厂商打造了用户看得见摸得着的智能手机,塑造了我们日常的手机体验。它们虽然都采用大同小异的硬件元件,基于同一套Android开源系统,但对元件的巧妙组装和对Android系统的深度修改塑造出了丰富多彩特色各异手机。在国内这种丛林生态中,它们表面上是『神』一样的存在,掌握对手机应用和用户数据生杀予夺的权力。但伴随对这种至高权力的争夺,则是惨烈的市场竞争,每一家都在拼尽全力将Android系统修改成自己独一无二的XXUI或YYOS,试图将其打造成为竞争壁垒。在这种以『差异化』为目标的角逐中,有一个无论哪家都无法回避的挑战:那些魔性应用对待机时间和流畅性的损害。但竞争太激烈,成本伤不起,所以二三线的厂商只能祭出粗暴的手段格杀勿论,制服魔性应用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误伤了很多正常应用的体验;一线厂商虽然具备解决这一问题的实力和话语权,但在竞争压力面前,它们无一例外的将其扭曲为巩固自己地位的壁垒,甚至是打压竞争对手的武器,谁还顾得上整个Android生态的共同利益。


在神魔的斗法中,还有一个颇为诡谲的角色 ——『道』。它们表面上视用户安全为己任,缚魔性应用于掌心,但内心却有着一个深深的恐惧 —— 对自身未来存在价值的不安全感。因为随着Android自身的不断完善,用户对于来自第三方的优化和安全的诉求自然会逐渐降低。他们无可避免的又一次陷入当年PC时代的老路无法自拔 —— 向广大用户灌输恐惧,向手机厂商兜售武器,再向互联网公司勒索一笔买路钱。游走于三者之间,巧妙的借东打西,最后赚得盆满钵满。因为它们的存在,神魔的矛盾不仅无法弥合,反而隔阂愈深。

神、魔、道的无尽之战,作为凡人的用户成了最大的牺牲者,我们的手机内存被大量重复的后台推送服务给塞满,国外2G内存的手机就能流畅使用,在国内连翻一番都捉襟见肘;维持大量推送连接所带来的耗电更是再大的电池容量都扛不住。


唯『向死而生』不可破局

这场无尽之战已深陷囚徒困境,每一个局中人都明知这是玉石俱焚,任何一方都无路可退。究其根源,还是互联网长期被扭曲的商业模式塑造了这一切,早已埋下了这一死局的种子。而所谓的『监管缺位』只是在苹果模式投射下的美好幻想,就像乱世中对强权的渴求。

如何破局?

这个问题,在这5年之中,无数次回响在我耳边,深深的困扰着我。直到去年与业内各方的从业者聊过之后,我才恍然大悟。这场无尽之战进行到今天,其实各方都已是强弩之末,就如同在华山上最后一战的洪七公与欧阳锋,一旦陷入内力比拼,则无路可退,僵持到最后的两人都已油尽灯枯,虽早已无心恋战却也奈何无法抽身而退。


绿色守护作为一款以优化设备体验为出发点的工具应用,本应早已陷入『道』的困局。但所幸5年走来,一直坚持着理想主义,并未被商业化所绑缚。所以,没有无法抛却的利益格局,反而让它可以超脱于囚徒困境之外,凝聚向死而生的勇气,成为那个破局者。

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破局之道就显而易见了。在神魔鏖战的掌力中心,依次卸去双方的力道和敌意,从而各退一步、海阔天空。最后也让早已无心恋战的『道』可以了无牵挂的踏上其谋求已久的转型之路。

这就是 绿色应用公约 的诞生背景。先让一部分有良知有担当的应用团队,在保全流量利益的大前提下卸去对设备体验的伤害,转而再推动手机厂商卸去它们对这部分应用的敌意和束缚,从而让双方都有机会携手创造一个更加良性的国内Android生态。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81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