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舍昼夜
首发于不舍昼夜
设计里,比有趣更重要的事

设计里,比有趣更重要的事

有时我会随便开一个 Ted Talks,边听边做其他事。其中大多数看过就忘了,但有一集我非常喜欢,叫做《Simple hacks for life with Parkinson's》 ,这两年找出过好几次重看。

演讲者是一位印度的产品设计师,从她的童年生活讲起。在她的印度大家庭里有一位非常讨人喜欢的叔叔,年轻时事业斐然,总能逗乐家里人,孩子们都爱围着他。但随着年龄增长,他变得越来越不爱在人前露面。这个叔叔被诊断出患了帕金森,止不住的颤抖让他放弃了和孩子们打闹,也放弃在公共场合喝咖啡,因为端杯子时会让咖啡洒一地。这些让他很难堪。

这位设计师开始观察她叔叔的生活,想试着帮他在平路上走路更流利。她发现,虽然叔叔在平路上行进极为缓慢、总颤抖,但他在下楼梯却格外流畅,几乎和常人无异。

于是她给他叔叔设计了一个 「stairs illution」,其实就是一张贴在地板上的 3D 贴纸,让这段平路「假装自己是个楼梯」。利用他叔叔对楼梯的错觉,完成平路的行走。她在演讲中播放了她叔叔第一次走 stairs illution 的视频,这个被颤抖折磨了几年的老人,竟然拎起了辅助架,毫无障碍从这段「假楼梯」上通过,没有任何停顿迟疑。看到这里时,全场的人和我都一样大笑不止,这是个如此惊喜而又有创造力的解决方案,虽然粗暴得也太像作弊了。


但它真的就是有用。


患帕金森的病人,因为多巴胺的减少,对节奏感知变弱变小,导致他们运动僵硬问题。但他们可以通过视觉或者听觉方式来弥补这种内在韵律感。所以下楼梯时,事实上是外在的物理条件——一步一步的阶梯,强化了帕金森病人对节奏的感知,颤抖和迟钝都得到缓解。
这个方案在日本有相似的一种治疗方法,被称为 パーキンソンロード ,是在地上画上 25cm 左右的间隔,让病人进行行走训练。(这段是我意译的一位观众的评论。不过我更喜欢这位设计师的,因为这个 3D 感,非常体谅人啊!)

パーキンソンロード

我想起以前有段时间,我妈妈因为身体原因,服药而常感到恶心,后来发现闻新鲜果皮味道可以缓解。但如果一直用手举着果皮,妈妈就没法做其他事情,而且容易累。我爸注意到这件事后,找了新鲜的柚子皮:刚好够大,果味也够浓,不算特别重,切出一个口罩形状,两边打了孔挂松紧绳,弧度刚好可以贴在脸颊上。大概像这样:



这个解法也是粗暴又不合套路。但我妈那段时间就一直在家这么戴着,轻松很多,她超级满意。

这两件事,同样的都是一个人在为另一个他/她在乎和关心的人设计:理解对方的生活,足够持久的观察,试着一些改变,帮对方找一些生活的舒适回来。

曾经一次面试时对方问我:「你觉得设计的本质是什么。」

记得当时回答的是:「优雅解决问题。」但好像我从没太想清楚过「优雅」的源头是什么。能破局的方法那么多,怎样算优雅的 ?眼前的两个设计物:一个假梯子、一个柚子口罩,明明用的没什么讲究的材料,也没花什么时间精细打磨,我却从中感到了真正的温柔与体谅。

相比起来,自己常面临的是,一堆人花一下午在屋子里争吵改版设计的方案哪个更好,视觉的稿子抠了又抠修了又修,流程却满是没用心的堆砌和漏洞。谁也说不出真正用这个东西的人究竟什么样子,他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在使用的过程里哪些地方会他们感到雀跃,又为了什么会生气。直到收到用户来信说:「设计这里的人脑子吃屎了吧」、「拜托你们找一个有良心的人重新设计下好吧」、「你们到底在不在乎这个功能啊?完全没法用啊」时,才感到背和手心被这些刻薄又偏偏很要害的话烧得红烫。

在乎对方,有良心。我想这大概就是优雅的一个解吧。IDEO 的创意总监 Paul Bennett 讲过他宜家的设计师朋友为小朋友设计家具的经历。因为都是成年的大人,很难进入儿童状态。这群人就蹲下来,模仿小朋友生活,钻到饭桌下,才发现孩子们藏在那的玩具。后来他们设计了一种桌底下悬垂夹,可以夹住各种玩具的小桌子给他们用。就是这种良心。

最近在一本杂志上看了篇报道,采访一位 4A 广告公司创意总监。讲到对设计的看法,他说:「我们生活在一个物质丰富,足够好的世界,设计是为了与无趣的庸常对抗。」虽然第一反应是:这家伙日子过得太轻松了吧。但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为了更有趣的的日子创造,从来都是对的。可我们生活的好世界,远远算不上足够好,或者是它对很多人来说不算足够好。

有良心的设计之力可以改变其中一些东西,我眼里这些比有趣重要许多。


相关参考:

编辑于 2017-05-0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