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本有机会弥补维拉蒂的非君子行为,但他们选择了纵容

巴黎本有机会弥补维拉蒂的非君子行为,但他们选择了纵容

维拉蒂迎来了为巴黎圣日耳曼效力的第200场比赛,但他的争议举动,使这场有里程碑意义的比赛蒙上阴影。

比赛进行到34分钟时出现了争议性的一幕:马图伊迪在禁区内摔倒,疑似出现受伤情况,巴斯蒂亚球员随后将球踢出界外,门将勒卡也走出球门去关心倒地的马图伊迪。但这时,巴黎圣日耳曼快速开出了界外球,在巴斯蒂亚球员没有做好防守准备的情况下,维拉蒂打出一脚远射命中球门。巴黎圣日耳曼将比分改写为2-0。

当时,蒂亚戈·席尔瓦等巴黎球员围上来庆祝维拉蒂的进球,躺在场边的马图伊迪则一脸茫然。赛后,维拉蒂的行为引起了球迷的声讨,斥责其在这种情况下发起攻势是没有体育道德的行为,同时也质疑他作为足球运动员的职业素养。

巴黎圣日耳曼主帅埃梅里则为弟子辩护:“我们很难去断定维拉蒂这时候应不应该起脚射门,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看他这脚射门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过。我们在赛前谈到需要保持比赛的专注,维拉蒂对比赛情况做出了快速的反应。”

“虽然马图伊迪倒下了,但他是维拉蒂的队友而不是对手,所以维拉蒂会继续进行比赛。我想他应该没有看到巴斯蒂亚的门将在帮助倒地的马图伊迪。”

“维拉蒂选择射门是因为他觉得这是个进球机会,但我并不认为球员们没有公平竞技的精神。我在电视上观看录像,维拉蒂在控球,而且这是一粒清楚的进球,他只是在对比赛做出快速的判断。” 埃梅里说。

从巴黎目前在法甲的形势来看,维拉蒂为了胜利“抖机灵”是他求胜心切。本赛季来到第36轮,巴黎圣日耳曼积83分排名第二,落后榜首摩纳哥3分,还多赛一场,净胜球更是差了18个,巴黎急需拿下每一场比赛来保持冠军的希望。

但是这不意味着违反体育精神的行为能被原谅。况且此役过后,只要摩纳哥再胜一场,领先巴黎6分的他们将很有可能提前夺冠,维拉蒂这个对形势影响不大,却非常败坏个人名声的行为,实在是不值得。

这次事件的参与者马图伊迪则对巴斯蒂亚门将勒卡进行了道歉,同时他也认为维拉蒂是无心为之:“我对勒卡道歉,他展示了作为球员的竞技精神,当我倒地时他过来询问我的情况。但我认为维拉蒂当时没有看到这一幕,所以他选择了射门。”

巴黎的中场核心维拉蒂此前也做过一些“机智”却违反体育精神的行为。2017年1月22日,维拉蒂在比赛中跪下用头撞球回传门将,这一举动吃到黄牌。因为根据《足球竞赛规则》,如果球员在本方控球时刻意用头、胸、膝盖等部位,夸张地将球回传给本方门将,以便于后者可以用手接球,属于违规行为。这需要参考违反体育道德的条款,判罚传球者黄牌或者犯规。

不过毕竟没有规则规定队友受伤时,球员不许快速发出界外球,所以这次维拉蒂没有遭到处罚。对于维拉蒂的行为,ESPN进行了点评。他们认为:维拉蒂的这粒进球有争议,但这不是维拉蒂的过错;裁判和助理裁判都可以让阻止巴黎圣日耳曼球员快速开球,但他们都没有这么做。因此,ESPN认为这是裁判的问题。

根据足球的界外球规则,“当裁判宣判了违例或犯规,需要以界外球的形式重新开始比赛时,裁判员需要将球直接递交给开球球员或者置于该球队可处理球处。”而当时的比赛中,裁判并没有响哨判罚犯规。所以,球出界后巴黎圣日耳曼可以快速开界外球。而且,“掷界外球是重新开始比赛的一种方式。”,巴黎球员掷出界外球,则意味着比赛重新开始。

从以上两点来看,维拉蒂的进球在“规则”上是合理的,毕竟界外球规则没有规定场内有球员倒地不允许发界外球。这个时候,能阻止比赛的进程就只有裁判了。在维拉蒂进球后,门将勒卡上前质问维拉蒂,巴斯蒂亚球员也质问裁判,而马图伊迪也尝试帮助勒卡与裁判沟通,但裁判最终没有改判的意思。

在竞技精神层面上,维拉蒂的这粒进球是否合理有待商榷。而且,没有中断比赛的当值主裁当然要负上责任。在场上有球员倒地,并且对方也将球踢出界外的情况下,裁判有权暂停比赛,但当值裁判仍允许比赛继续进行,这就给了维拉蒂钻空子的机会。

即使裁判选择不干预比赛,但维拉蒂乃至巴黎全队,本有机会做出更好的选择。

有钻空子的机会并不意味维拉蒂必须要钻。从维拉蒂当时面向球门的视野来看,他就算没注意到躺下的马图伊迪,也不可能没看到正站在门前,高举双手示意的德拉克斯勒。

即使是维拉蒂进球后,巴黎全队都有将功补过的机会。

2015年,英甲联赛唐卡斯特对阵贝里的比赛中,福雷斯特直接一记大脚,皮球越过贝里门将落进球门。但因为这球是在场内有贝里球员受伤的情况下打进的,唐卡斯特主教练迪科夫向主裁判建议取消这个进球,因为这样的进球是一个错误,不过主裁判驳回了他的请求。经过协商,迪科夫要求本方球员在贝里开球后不得防守,于是,贝里前锋克拉克从中圈直接把球带进球门。

“在那种情况下,我们要是取得3分是不对的。所以我想都没想,就决定让他们把比分扳平。”克拉克当时表示。

2012年亚冠联赛,阿联酋球队阿尔纳斯尔对阵伊朗球队塞帕罕。当时塞帕罕球员受伤倒地,纳斯尔的球员主动将球踢出了场外。在重新恢复比赛后,塞帕罕将界外球掷还给对方门将,不过此时塞帕罕的前锋苏卡伊冲上去断球后过掉对方门将,被扑倒后主裁判吹罚了点球,同时将纳斯尔的门将红牌罚下。

尽管球员们表示抗议,但裁判依旧维持了原判。这时候,当时的塞帕罕主教练克罗地亚人老克拉尼察在场边做出手势,示意主罚的队员伊布拉西米将点球踢还给对方,而伊布拉西米最终将点球轻轻推给了对方的替补门将,这可能比小学课文《放弃射门》的例子更能代表体育精神。

回到这场比赛,无论是受伤发生前,界外球已掷出,还是维拉蒂取得进球之后,裁判和巴黎圣日耳曼全队都有机会弥补过失。而且裁判判罚进球有效也属规则之内,无可厚非。从个别巴黎球员当时庆祝的举动,以及主帅埃梅里赛后的发言来看,他们默许了这个违反体育精神的行为,应该承担更大的道德责任。

这件事情不会影响其他球员继续施行有体育精神的义举,但对于门将勒卡来说,下一次再有球员在他身前倒下,他会犹豫还该不该去救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最速足球(id:kanzuisu)

编辑于 2017-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