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案连续被爆,背后隐藏的细节更让人心寒

性侵案连续被爆,背后隐藏的细节更让人心寒

文/ 公众号:深度八卦(ID:shendubagua001)

上周六的晚上熬夜看了一本书,难受了好几天,书名是《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很多人都知道了吧,这本书的作者林奕含,26岁,上个月27号在家里自杀,而原因就如她在书里所写,多年前被一名补习班的老师诱奸,摧毁了她的整个生活。

她离开人世后,她的父母发表声明,称这本书是林奕含经历的“真实记录和心理描写”,并且书中所提到的几位女主人公,房思琪、刘怡婷、郭晓奇,都是她一个人的遭遇。

带着这样的“已知结局”,去看这本书,一度让我压抑的如溺水般喘不过气。

说出来不怕大家笑话,我是一个胆小的人。不敢看抗日片中欺凌妇女的场面,至今《南京!南京!》的某些片段我想起仍心有余悸。韩国电影《熔炉》、《素媛》,看完也是痛苦失眠,难以自制。

也许你会奇怪,既然受不了为什么还要看?因为有些事情需要知道,抗拒它不如面对它。

所以在看这本《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时,时常需要停下来缓口气再往下读。后来看新闻,说她在写这本书时是躲在厕所里用ipad边哭边敲,这字里行间所流露出来的痛苦都是真实的。

书里,女主人公房思琪,夜夜在房间大哭。我看着她的经历,恍惚间她好像坐在我旁边一样,蜷缩着把头埋进膝盖,断断续续地发出啜泣声。可是我无法拥抱她,因为知道她已经离开。

待冷静下来后本想写一篇关于她的文章,因为在这个故事里除了“性侵”,除了我们一再强调的儿童性教育,还有太多值得思考反省的东西。但私心是这太压抑,再去复盘对我来说真是又一场折磨,于是便这么一拖再拖。

直到今天,在微博上看到又一起事件。一位实名认证的博主,称好友“阿廖沙”在2011年被班主任的父亲性侵,并且因为讨要说法,被同学嘲笑孤立、老师刁难,甚至班主任污蔑她与一男老师有染,致使她无法顺利毕业。

最后她说:望周知,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也就是宁浩读的那个系里,曾经有这么一群纵容性侵强奸的渣子。

北京电影学院对此回应迅速,在今天中午11点半发微博“辟谣”,称该学生中学起有抑郁症,大学时还因抑郁症自杀洗胃,“不排除有其他相关症状”,经过调查不存在所说情况。该微博秒删。

官微的意思大概是该学生有抑郁症,所以胡言乱语?也许这位代表应该先搞懂抑郁症和精神疾病的区别,短短数小时竟调查完毕,这样的声明实在令人作呕。于是下午3点官微就又发声明称“正在认真调查”,也是啪啪打脸。


这件事将如何收尾?我们都不知道。但“阿廖沙”在声明中提到的几个点让人不寒而栗:

1,是大学老师吴老师介绍她和班主任的父亲认识。之后班主任的侄女还嫌她惹事,说“他又不是第一次(性侵女学生),只有她唧唧歪歪”;
2,同学们得知此事后对她敬而远之;
3,班主任教的课都给她59分,系主任让老师同学不要和她说话。

这都让人看到受害人维权的艰难,和林奕含在书里提到的某些细节不谋而合。事实上除了林奕含,还有3位女生被同一名老师侵害,而她将她们的经历加在了书里的主角身上。

在书里,一名叫郭晓奇的女生,曾在台湾某论坛上发帖讲述自己的遭遇,本是控诉然而却受到网友的攻击,让她受到二次伤害。

“所以你拿了他多少钱?”
“当补习班老师真爽”
“可怜的是师母”
“对手补习班工读生发的文吧”

和今天某些人对北影阿廖沙控诉的态度多么相似,有人评论说,“如果不是对他有所诉求、一个老头能性侵到她?”,“要么当时报警,要么选择遗忘和放下”。一句“放下”,好像受害人发声倒成问题了。

这样的事件带给我们更大的警醒是,当侵犯人是老师,受害人自己以及家长该如何处理?

在阿廖沙这里,他的父亲过年还要给班主任发拜年短信,因为担心女儿在学校再受刁难。

而林奕含书中的郭晓奇,则被父母带着去向老师、师母道歉,仿若她是第三者。

林奕含自己,因为老师是中文名师,她又是深度文学爱好者,在采访时说,”整个故事最让我痛苦的是,一个真正相信中文的人,他怎么可以背叛这个浩浩荡荡已经超过五千年的语境?为什么可以背叛这个浩浩荡荡已经超过五千年的传统?”

因为老师的才学她给予他信任,然而他做的事摧毁了她的信仰,让她连带一起恨上了文学。在书里,她写,“不是学文学的人,而是文学辜负了她们”。

昨天还有网友扒出3年前,央视曾报道过的一起男老师猥亵男学生的案件,华师大二附中名师张大同,性侵多名男生。然而事发后华师大虽然解聘了他,但私人培训机构抢着要,仍有家长挤破头要让孩子报他的班

那些家长说,“孩子的未来成绩高于一切,不能因为这件小事影响对他的评价,他的教学质量还是很好的”。孩子的成绩高于一切?

是时候应该明白,师者也不尽是指路明灯,有时是拉着孩子下沉的地狱。

林奕含,阿廖沙,一个压抑多年直到难承其重,一个勇敢发声却遭同僚老师排挤,这是面对侵犯的两种态度,一个忍耐一个声讨。明显,现在忍耐的受害者占了大多数。

为什么?其一是羞耻心。尤其是女生,被性侵后反倒会觉得是自己“脏”了。林奕含在书里对这种心理描写的恰如其分,当有男生追求时她一概拒绝:

她感觉小男生的求爱几乎是求情。她没有办法说出口:其实是我配不上你们。
我是馊掉的柳丁汁和浓汤,我是爬满虫卵的玫瑰和百合。

因为这种羞耻感,受害人永远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而这又成了那些人为所欲为地通行牌。这和她所受的“乖小孩”的家庭教育是否也有关系?

最终让李国华决心走这一步的是房思琪的自尊心。一个如此精致的小孩是不会说出去的,因为这太脏了。自尊心往往是一根伤人伤己的针,但是在这里,自尊心会缝起她的嘴。

这又叫“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症状之一是受害人会自责,充满罪恶感,而伤害她们的人反倒没有。

在书里的最后,一向温柔的林奕含,借主人公的口愤怒地说,“忍耐不是美德”。

忍耐不是美德,把忍耐当成美德是这个伪善的世界维持它扭曲的秩序的方式,生气才是美德。

其二是社会及周围人的态度。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郭晓奇哭着把这件事告诉男友,男友抛弃了她。上网发帖控诉,结果又被网友攻击。

林奕含描写老师的心理:

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罪恶感是古老而血统纯正的牧羊犬。一个个小女生是在学会走稳之前就被逼着跑起来的牧羊。那他是什么?他是最受欢迎又最欢迎的悬崖。

她是不是就是被赶回到他身边的羔羊?因此还要麻痹自己,让自己爱上这个强奸犯,因为“你爱的人对你做什么都可以”。

这里又提到了社会“对性的禁忌感”。之前曾写过“性教育课本事件”的文章(“性教育读本”被收回,别再谈性色变),一场因为一名学生家长质疑课本尺度太大而引发的大讨论,舆论风向支持者还是占了多数,但真正开始做的又有多少家庭?

林奕含在书里就特地强调了自己家里对性教育的缺失。

在饭桌上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
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
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还没开学。

其实何止是儿童需要性教育,大人们同样需要性教育。

林奕含的这段文字让我怔怔看了许久:

这个世界,或是生活,命运,或叫它神,或无论叫它什么,它好差劲。
我现在读小说,如果读到赏善罚恶的好结局,我就会哭,我宁愿大家承认人间有一些痛苦是不能和解的。
我最讨厌人说经过痛苦才成为更好的人,我好希望大家承认有些痛苦是毁灭的,我讨厌大团圆的抒情传统,讨厌王子和公主在一起,正面思考是多么媚俗!可是姐姐,你知道我更恨什么吗?
我宁愿我是一个媚俗的人,我宁愿无知,也不想看过世界的背面。

心痛之余,我们能做些什么?

如果你为人父母,请重视性教育,不仅让你的小孩认识自己的身体,知道何种行为是侵犯,还要让他们相信,你们是他坚强的后盾。需要防范的除了陌生人,还有亲戚、熟人、老师、同学等。不限于异性,还有同性。

如果你是旁观者,请给予受害者们最大的善意,不恶意揣测、不为博眼球说出格的话,给予他们隐私的空间。

如果不幸你曾经遭遇过黑暗,请允许我给你一百个棉花糖的拥抱。没有人比你更值得幸福。

<END>

编辑于 2017-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