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前两周语录笔记:认知升级

酷口酷口
认知技能中间差一个可执行的刻意练习,即有限执行力。外显就是一个产品。

这些需求归类也很重要,是解决小闭环的那个目标,大闭环的那个目标。 最后可以总结出来完成大小闭环我们需要做那些事,然后不停的在迭代

今天是个内容很丰富的时代。信息越丰富,我们越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越感到贫乏。所以我们需要经过编辑的内容,这才是知识经济诞生的本质,是优质内容对信息爆发的一种回归,或者说报复。

初创期,宏观趋势(愿景使命)、产品思维和方法论的能力不可谓不重要;发展期,战略、商业模式的能力不可谓不重要;扩张期,组织管理的能力不可谓不重要。

这一类型的人学习能力很强,且善于思考本质性问题,懂得触类旁通,能够将底层规律灵活迁移运用于各个领域。

人脉的主要价值,是让你少走弯路,避免时间精力金钱的浪费。

所谓充分地利用圈子,是指你不仅要得到以事业为中心的工具性支持,也要得到以个人为中心的社会心理支持。你需要投入时间和精力来建立圈子。具体地说,你不仅要拥有多个“弱连接”,为你提供工具性支持,还要精挑细选出“强连接”,为你提供情绪上的支持。同时,你要积极向所处的圈子提供各种协助,也允许别人提供支持作为回报,借此不断深化人际关系网络。只有这样,你才可以真正有效地建立人脉

建立人脉,不只是拥有一个圈子那么简单。许多人交友无数,但却不曾在自己的圈子里交换价值。你一定要让大家知道你对什么事物感兴趣;当你有所需求时,要懂得开口发问。总之,你既要为圈子内的人增加价值,也要允许他们报答你的恩惠,这样人际圈子才会联系地更紧密。

千万别忽略了你最容易接触的圈子:你的私人圈子。说不定,和你一起看了许多年球赛的人,恰好可以和你在业务上建立有价值的联系。

现今的圈子也不是在哪个方面都好:生疏、松散的“弱连接”虽然可以帮助你解决许多职业上的挑战,但几乎无法为你提供任何社会心理支持。不论是面对事必躬亲型上司的苦恼,还是生完孩子回到工作岗位的焦虑,以及对于事业前景的担忧,你几乎不会向一个刚在LinkedIn上认识的人求助。因为这类谈话往往需要一种更深层的联系,也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培养,而你可能会觉得自己已经没有时间来经营这样的关系了。

从工具性支持的角度来看,如今人们更加擅长建立圈子。我们通常认为,通过社交平台形成的人际关系网络不如面对面交流的圈子真实、有价值,但是研究证明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多元化的圈子能提供所谓的“弱连接”,这些联系能够让你和不同部门、不同组织、不同行业、甚至不同国家的人接触。这种联系之所以特别有价值,是因为他们能提供新鲜的信息;与之相反,你的“强连接”(同事、邻居等)的经验、见解和机遇,往往和你的大同小异。

思考或解决某个问题时,主动去寻找可能会讨论这个问题的文章和书籍,去观察,有意识地和已有的模型进行联系,看看他们背后是否有关联。比如作者用什么样的思路解决问题?在这个解决方案背后,是否有我熟悉的知识?我还能把这个解决方案的原理,应用在什么领域呢?

心理学者李松蔚老师说过,当你心里想着要赶快做这件事的时候,你的心就已经不在这件事上了。因为你只想着完成它,便永远无法专注于这件事情本身。

建立最基本的心理表征极其重要,哪怕与正确的标准相差十万八千里都没关系。

如芒格所说,在商界有一条非常古老的守则,它分两步:1)找到一个简单的、基本的道理;2)非常严格地按照这个道理行事。

思而不学则殆,学而不思则罔!只知道输入学习,没有流出思考,会慢慢变得迷茫。

我前段时间看了一本关于如何表扬人的书,学到了“FFC”法:第一个F是感受,第二个 F 是事实,第三个 C 是比较。

比如我想夸奖今天的主持人,我不会说:“你真漂亮”。运用“FFC”知识,我会这么说:

你今天好漂亮,让人眼前一亮;(感受)

你穿的红黑色衣服和波浪发型特别配,加上手表和鞋子完美的搭配;(事实)

你的品味真好,比我见过的主持人好很多。(比较)


企业的边界取决于创始人的认知边界。

团队成员的快速成长和产品文化的奠定,就是在这个从0到1的阶段。团队成员之间建立信任,不是因为职位,不是因为制度,不是因为流程,是因为小团队一起经历了从0到0.1,一起找到了用户痛点,之后再一步一步地从0.1到1,解决一个又一个衍生的问题。在遇到每一个问题时, 团队都在全力以赴,很快的学习、很快的吸取教训。大家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建立信任,也奠定了团队的产品文化,可以从一个种子长成一棵小苗。

这也是为什么说那些整天纠结于读书、时间管理、印象笔记的人没有大长进的原因,他们学了那么多的方法和工具,却从来没有真正用在一个方向和目标上。同时,你还要在这个方向和目标上去真正去做项目、完成任务,反思提升提炼,只有这样子,才能最后将这个方向拿下、搞定。
项目管理的基本思考路径,在目标设定和条件限制之下,清晰地定义关键问题是什么,然后把解决方案拆解成极简的一件事或几件事。

《终极问题》是一本讲企业经营的书,它就在追问,影响企业经营最关键的要素是什么?你可以说非常多,融资、团队、产品等等。但它的答案是——净推荐值。也就是有多少人用了你的产品,愿意主动推荐给朋友。这本书除了它所讲的知识本身,更重要的是,追问第一因的思维方式。

精要主义、第一性原理、第一因、唯一因、从头算,这些词汇本质上都是在讲一件事。

我们通常自我感觉良好,不觉得自己还有什么知识需要再学习再进步。即使这个社会上有很多比自己厉害的人存在,由于信息的不对称,我们并不知道,也就不会焦虑。

而移动互联网和微信公众号改变了这一切。突然之间,这个世界的三线城市和一线城市之间的信息流动速度和广度处于同一水平,我们一下子看到了,原来有太多的牛人比自己厉害很多,更可恶的是他们还每天通过微博、公众号展示着自己将在未来的某一天比现在还要更厉害……
我们通常自我感觉良好,不觉得自己还有什么知识需要再学习再进步。即使这个社会上有很多比自己厉害的人存在,由于信息的不对称,我们并不知道,也就不会焦虑。


终于,这时人们的知识焦虑被放大了——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如果我不知道就算了,可是一旦看到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鸡汤有点多,不过,有时候学会自我理解比总自我批评好。
针对我们的知识焦虑,这段话我觉得写的很好, 技术的进步,让信息流动的更顺畅,我们的对比让我们感到莫名的焦虑。
19世纪之前人类的平均年龄是40岁,今天是75岁,以后还会长。 个人觉得这个观点不错:我的确没有很多人聪明,要做的就是比别人活的更久,有些高度可以晚点到,那时一样有机会。
焦虑感前段时间的确有,我一直在找焦虑背后的本质原因, 这个解释觉得有些道理。 做好手上的事,不要太在乎兴趣,如果认知一直在升级,持续的时间投入,也能做的深,做的深的同时,学会总结抽象,在进行知识迁移,很多事情会融汇贯通的
学习的第三次升级:
以少驭多,以慢为快。 这点,解释了,不一定快就好
还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track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