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乳间被男士“入侵”该怎么办?

母乳间被男士“入侵”该怎么办?

最近,公司的母乳间在哺乳妈妈占用状态下被一位男同事“入侵”了,尽管这位男士声称自己并不知晓母乳间为何物,我依然将其定义为一起恶性事件,并且通过几天的合理维权,为此事讨了一个相对公道的结果。

事发当天,我的一位同事正在母乳间吸奶,这位男士没有敲门,没有跟这位妈妈有过任何交流,直接拉开玻璃门,掀开百叶帘,径直闯了进去,声称要将自己所使用的一款激素类药物放进公司的母乳专用冰箱,哥们进去了,放了药,出来了。

出门后,他被另一位哺乳妈妈逮住了,因为一个小时前,他连续三次去母乳间门口骚扰,要求进去,被这位妈妈严令拒绝过。没人能想到,一个小时后,居然有上面那一幕发生。

发生以上事件的前提是,公司母乳间的玻璃门上有硕大的文字标示“男士勿入”,母乳间的冰箱门上有硕大的文字说明:“除母乳以外的其他需冷藏食品,请放至茶水间冰箱。”更让人觉得不可理喻的是,这位“入侵”母乳间的男士今年27岁,硕士毕业,在公司工作已超过两年。并且,他声称自己不知道母乳间是干什么用的,也没有注意到母乳间门上和冰箱上的文字告示。

我不想说这位男士有多SB,因为世界太大了,什么样的SB都会存在,并且有时你会惊讶地发现,他们还并不少见。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想说说这件奇葩事件的后续反应,让更多人感受一下,母乳妈妈的生存环境究竟有多恶劣。

后来,这两位哺乳妈妈一起去找了公司的行政,行政助理一边劝和一边说:“他没结婚,没有女朋友,确实没有这方面的意识。”而这位男士,又摆出一副死活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问题的架势,摊出一堆根本不成其为借口的借口。再然后,她们俩又去找了公司的HR和行政主管,HR主管和行政主管拉着那位男士的业务主管出现在了两位妈妈面前,表示该男士情商较低,为了避免再次发生冲突,提出由他的业务主管向二位道歉,遭到了两位妈妈的拒绝,她们提出必须由这位男士本人向她们诚恳道歉,如果书面道歉,需要抄送他所在的部门邮件组,他的主管、HR主管和行政主管均表示:“不可能。”HR主管更是言之凿凿:“他的领导都出面向你们道歉了,还想怎么样啊,要不然让XXX(部门总经理)给你们道个歉?”

我还想补充一句,以上这段交涉过程中出现的行政助理是一位两个孩子的母亲,并且刚刚给二宝断了奶,这位行政主管也刚结束哺乳期不久,那位HR主管是一位孕妈,几个月后,她也会出现在这间母乳间里,和这些正在哺乳的妈妈们一起,为自己的孩子辛勤吸奶。而那位业务主管,也是一位两岁孩子的父亲。

我是一个从来不信邪不怕鬼的角色,我觉得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如果当时那个被“侵犯”的妈妈是我,我一定不会饶了他。而且,这件事经不起等待和消耗,因为这两位妈妈只会在遥遥无期的等待和消耗中愈加失望,进而心凉,更有可能,等来一个不了了之的结果。

所以,我报警了,在我先生的极力建议下。

警察很快就出警了,警车停在公司大楼门口,当事双方被叫到警车旁现场办案,集团HR陪同接待,我作为报警人,当然也在现场。一方面是两位妈妈被“侵犯”的事实陈述,一方面是这位男士的各种“不知情”说辞,警察当即要求带回派出所,分开问询。

我能分明感觉到,这位男士的态度,是在派出所发生彻底改变的,也让我一下子明白了,这社会为什么要有公检法。

他是被警车直接带回派出所的,我们其他人是自行前往的,等我们到达派出所的治安接待大厅时,他已经被警察带进了铁门后的某个房间。我们在接待室向警察陈述完整件事情的经过后,他才被重新带回我们的视线,我清楚地看到,他鞠躬道歉时腿都在抖。

事件的结局是,当事双方签署了调解协议书,这位男士承诺当天下午18时前发一封公开邮件向两位妈妈诚恳道歉,抄送我们同在的整个业务部门,集团HR同部门总经理商定,将此人调离我们这个业务部门。

这个结果,算是相对公正。

经此一事,身为哺乳妈妈群体一员的我,确实感慨良多。

在我近两年的哺乳时间里,遇到过各种各样不理解、不支持、不帮助母乳妈妈的人和事,为此我没有少斗争过。在公司还没有这间母乳间的时候,我和几个哺乳妈妈一直在闲置的老板间吸奶,我和那些无理霸占老板间、要求我挪到隔壁大厦母婴室吸奶的人吵过架,逼他们去茶水间或会议室,出让宝贵的私密空间。我从来没在吸奶这件事上畏畏缩缩,不好意思过,只要时间一到,我都会理直气壮地从工作岗位或会议现场离席,光明正大地去吸奶,就跟所有人都需要去洗手间,男同事要下楼抽烟一样自然。我也一直主张在任何公共场合,无需遮挡地尽情哺乳,无论餐厅、商场、超市、公园,孩子要吃饭,天经地义。

我特别想说,教育环境所需要的时间成本是巨大的,在中国,母乳环境的改善可能需要一代甚至几代人的持续努力。但身为人母,你完全应该挺起胸膛,摆出你的姿态,告诉周身所有人,你应有的态度和权利。当你的正当权益被侵犯时,任何合理合法的手段都应当用上,任何小恶都不应该被姑息纵容。

我也特别想对这起“入侵”母乳间事件中是非不清的各位XX们说一句,每个家庭都要生儿育女,每对父母都深爱自己的孩子,就像你们无法想象自己的孩子若无父母之爱该如何长大一样,你们也应该知道,人若没了正义感和公平心,该有多可怕。

最后,深深感谢在警察现场调解时帮两位妈妈出头、甚至想直接上前揍人的兄弟部门领导,您的存在,让我们感受到暖暖的光。

更感谢我的先生,谢谢!

编辑于 2017-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