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票據~簡永光

認識票據~簡永光

JuniorJunior
簡老師這篇文章我本來是發表在2012年7月"網易-有關保理的博客"上面,短短幾天時間就有2000多個點閱率!曾有網友說:「...语言很幽默,在笑声中就记住了三种票据的功能...」!結果這麼好的文章,竟然莫名其妙的也給網易博客空間給封了... 我認為這對想要追求正確的票據知識的網友不啻是一大損失!

對於各式票據的使用,在中國大陸充斥一片似是而非的理論!尤其中國政府明令企業不得使用本票,但是本票在貿易金融上面確是不可或缺的工具(譬如Forfeiting業務,按ICC的說明就是買斷本票,而非匯票)!因為禁止企業使用本票,聰明的大陸同胞窮則變、變則通,發明了把匯票給"本票化"的作法,混淆了不同票據的不同功能與訴求,讓人更加迷惑!

匯票原本是設計在貿易付款上是以"逆匯"為主的求償工具,本票則是一種"順匯"的付款工具,導致現在大家都說"我開一張商承給你付款",把匯票當成了"票匯"...!

我在中國大陸上課,講到匯票時常有銀行學員舉手問說:「叢老師!您說的這個是匯票嗎?我們大陸沒有逆匯匯票這個產品啊!」我會反問:「你們銀行有辦理過出口商用信用證來押匯的業務嗎?」銀行回答:「當然有啊!而且量還很大!」我就會說:「出口商來你們銀行提示文件,一定會簽發一張以出口商為簽發人、開證銀行為付款人、你們銀行為收款人的匯票吧?」「這個匯票就是出口商對進口商求償的工具啊!」「這不是逆匯,甚麼才是逆匯?」在場的銀行學員聽完後似乎都覺得多年沉痾獲得解答,每個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好了!閒話就此打住,以下是簡老師關於票據的文章,有志於辦理國際貿易、或是銀行、保理公司發展貿易金融業務的網友,希望能對你們有所幫助.(附圖是簡老師去年去匈牙利上課的剪影)

*******************

經常碰到的問題:「在本地的外商銀行開美金帳戶,有沒有美金支票可用?以境外公司的名義,能不能在OBU開設外幣支票存款?」「收到客戶開來一張台銀付款的本票,怎麼搞的居然跳了票,本票不是不會退票的嗎?」「巴西的客戶說要用demand draft向我們買,什麼叫作demand draft?」

拜託!做生意之前,先認識一下各種票據吧,要不然怎麼開始玩?

很多國家都有票據法(不是每個國家都有,我相信東加王國大概沒有)。各國法令大同小異,規範的票據都是支票、本票與匯票。

這三種票據的記載內容、法律地位、責任歸屬、使用場合以及利用方式,有蠻大差別,瞭解各種票據的特性,不但可規避生意中的風險,也可開拓許多業務空間。

且拋開教科書那些艱澀的解說,換一個比較淺顯的角度來看票據吧。

支票其實就是取款條

用最簡單的定義來詮釋,支票就是「取款條」,本票就是「承諾書」,而匯票就是「付款命令」。

支票既然是取款條,有資格開支票的,必須是銀行帳戶的存款人,取款地點也必須是在某某銀行。換句話說,支票就是存款人從自己的帳戶中提領款項的一張指令或憑證,銀行看到取款條(支票),如果印鑑相符,帳戶中存款也夠,就照付不誤,否則嘿嘿對不起,unpay!。

存款有許多種,像定期存款、存摺存款、活期存款、支票存款等。存戶要提款,只要餘額充足、對銀行的指令清楚、印鑑相符就可以。

為了客戶提款的方便,一般銀行都會印些標準格式的取款條,擺在大廳櫃台讓客戶取用,有些銀行則接受各種不同型式的取款指令,如信函、網路、押碼電報、提款卡、語音等。支票就是眾多提款型式中的一種。

買東西或是其他的交易,必須要付款給人家時,除了付現金或記帳(如信用卡)外,當然也可寫一張取款條給人,告訴他說:「諾,你自己到我的銀行去提款吧,老子沒帶那麼多現金在身上!」

這種用來當作付款工具的取款條,可以是一般型式的取款條(有時要附存摺一起使用),也可以是特殊格式,那就是支票。

其它種類的存款,要提款的時候,多半是在銀行的櫃台或特定地點(如自動提款機),領錢的人要自己拎著取款條(或存摺等)跑到指定的銀行去,相當不方便。至於支票則是一種可以流通的,而且比較方便的特殊取款條,領錢的人可以跑到銀行櫃台去兌現,也可以存入自己的往來銀行,叫銀行去代收,甚至也可以把票子(取款條)轉讓給別人。

就因為支票有這種「可以存入別家銀行請其代收」的流通性,這種特殊型式的取款條在商業上就常被用來當作相當方便的「支付工具」使用。

代收的銀行,向支票上載明的付款銀行取款時,通常利用付款地的「票據交換所」進行交換。台灣各城市的交換所,處理的只有台幣,不做外幣交換業務;日本的交換所,處理的是日幣;香港的交換所,處理的是港幣。從這個道理,自然可以很清楚地知道,廠商在台灣的任何一家銀行存款(包括外商銀行在台分行),可以開台幣的定存、活存、支存,也可開外幣的定存、活存,唯獨不能開外幣的支票存款。想要有一本支票簿用用的話,只有在「該幣別」的國度開設「支票存款」,才能在相關幣別的交換所進行「交換」。

支票有「流通」上的方便,也有「交換地點」的障礙,所以在一般的商業行為中,多用於「本地交易」的場合。至於跨國交易或外幣的支付,則僅限於小額交易如sample charge之類,很少人用以支付大筆貨款,因為收款人畢竟要面臨「外埠交換」的耽擱而有所不便。

至於支票的好壞,則端看開票人的信用,而不是看付款銀行的名氣。阿貓阿狗開的支票,其品質等於阿貓阿狗的信用;台灣銀行開的支票,其品質等於台灣銀行的信用;國庫開的支票,其品質等於國庫的信用。

支票不一定全由銀行供應,某些廠商偏好在自己的支票上加印公司標記,只要銀行接受,而且照著該地票據交換所的標準格式,把必備要件與電腦條碼都印上,大可以自行印製使用。有些廠商把支票印在電腦作業的連續報表紙上,連同傳票、簽收單等都印在同一頁,收到的人只要把支票部份撕下,其它部份簽收寄回,方便得很。

任何人都可以開本票

小黃經營塑膠射出成型工廠,這些年資訊產品景氣不錯,公司生產電子零件,業績持續成長,交貨後90天收款,買方都是知名的大廠,蠻穩當的。

業務擴展開來,需要多點資金,遂動起向銀行周轉的念頭。由於從沒跟金融機構打過交道,特地請在銀行服務的小舅子來做個財務義診。

「三個月期的應收帳款,是你周轉上最大的負擔,既然買方都是大公司,能不能出貨時請買方開90天期的本票給你,我可以安排銀行幫你貼現。」小舅子的建議是,把「應收帳款」改為「應收票」,融資起來方便得多。

阿吉專包大樓水電工程,一向買材料都是付現,最近因接下一個大case,拜託材料商讓他賒欠兩個月,賣方答應配合,但要求阿吉開60天期的本票。

「我連支票都沒用過,哪來本票給你?」阿吉以為供應商故意出難題:「開本票不是要先把全部現金都存入銀行才可以嗎?」這還算哪門子賒欠?

「沒關係,你到文具行去買幾張空白本票,填一填就可以。」阿吉又被搞糊塗了,這不是所謂玩具本票嗎?這種本票跟欠帳單或借條有啥差別?供應商很誠懇地解釋:「其實,任何人都可以開本票,倒不一定要在銀行開戶。我願意讓你賒欠,只是如果有你的本票,我的作業會方便些。」

不錯,誰都可開本票。本票的英文稱為promissory note(簡稱P/Note),如果直譯自英文,則叫作「承諾書」。任何人只要對別人承諾付款,就可以開一張本票向對方promise。這種承諾,必須遵守票據法中的遊戲規則,也要負擔票據法中所規定的責任。

開本票時可以隨便用任何紙頭來寫,只要上面有「本票」字樣,以及記載一些必備要件就可以。開票人除了要簽字畫押並記上開票日期之外,所謂的必備要件,就是在本票上面必須載明:「I promise to pay多少錢to order of某某人on某年某月某日at某某地方。」有了這些就夠啦!

商業活動中,可以由買方開本票向賣方承諾付款,也可以由借款人開本票向金主promise to pay。前者是「交易性本票」,後者則為「融資性本票」。

如果只有開票日而沒寫付款日,那就是「即期本票」。若是有個比開票日更晚(不可能更早)的付款日,則稱為「遠期本票」。當然,融資性的本票通常是遠期本票,而交易性的本票可能是即期,也可能是遠期。

付款地點必須交待清楚,可以寫at my office,可以在my home,也可以說at my老爸那兒,也可以委託國防部長代付(只要跟部長大人協議好),也可以記載pay at某某號帳戶with某某銀行。在委託別人代付的場合,這些「被委託人」(老爸、國防部長、銀行)稱為「擔當付款人」。本票可以由自己作為「付款人」,也可以指定別人作「擔當付款人」。

本票的好壞,看開票人而不看「擔當付款人」。阿貓阿狗開的本票,其品質等於阿貓阿狗的promise,銀行開的本票,其可信度相當於銀行的承諾。任何三八人都可以開出P/Note並且指定總統作「擔當付款人」,你說,總統看到票子會pay還是unpay?(我猜他會說呸呸呸!)

為了提昇本票的信用,開票人可另請「保證人」在他的P/Note上面畫押作保。持票人對本票的舒服度,看他對開票人及保證人的信賴度而定。水電材料商信不過阿吉,可能要阿吉的老婆(比較有信用)來保證;合作金庫信得過裕隆汽車,所以如果裕隆的衛星工廠持著裕隆開出的P/Note前來要求貼現,合庫自然願意予以融資。

保證人若比開票人更不具公信力,其保證就沒啥意義。如果阿貓阿狗開出本票,由台塑王老板保證,那麼這張P/Note就等於是鐵票。某某小公司開出的本票如果由華南銀行加以保證(他也許把房地產抵押給華銀,並繳了保證費),則在公開市場中,誰都會認為那是鐵票,有錢的金主自然願意用貼現的價格買下它,賺點利息。

經銀行保證之後的本票,不叫P/Note,而特別稱為commercial paper(簡稱C/P)。你說,C/P是不是鐵票?

國際貿易中如果金額較大,付款天期較長,像整廠設備或資本材的輸出,經常用到本票。例如越南某個國營單位向台商買一部500萬美金的通訊設備,分五年十期付款,由買方開出10張各50萬美金的P/Note(每半年一期),經該國Vicombank保證後,成為10張C/P,賣方再持這些C/P向中國輸出入銀行或其他外商銀行尋求貼現,只要貼現銀行信得過Vicombank,融資並不困難。

本票經銀行保證而成為鐵票

商業交易中,買方可以丟一疊鈔票在賣方面前:「諾!Here is the cash!」讓他去算個過癮,也可以寫張支票給賣方:「嘿!This is a取款條,你自己去我的銀行提款!」,也可以開一張本票:「I promise to pay多少錢on某一天at某某地!」

非交易性的純借貸,也可以由借款人開個P/Note向金主promise一番。

支票是即期的,pay或unpay只有兩個答案,軋到銀行立見真章。本票有即期有遠期,不另行指定「擔當付款人」的即期P/Note軋到付款地(開票人處),「sorry!李先生今天不在家,能不能請您改天再提示?」遠期本票在before maturity持票人難免耽心開票人倒掉、跑掉、死掉。幸好本票還有個保證人的機制,開票人的公信力如果不夠看,ask somebody to add guarantee!最好叫這個保證人也同時作擔當付款人!

誰來保證最好?當然是銀行!銀行基於對開票人的授信,或拿了擔保品,當然願意加以保證,賺些保證費。在台灣,銀行對上市公司的保證費率大約一年0.5%,至於中小企業可能要被鬥爭個1-2%pa。如果付了保證費,能把P/Note變為C/P,讓賣方爽一爽,進而願意答應賒售條件,或是保證費加上貼現利息的total cost比借款利率更低的話,這也不失為一種便宜的融資方式。

銀行保證本票(commercial paper簡稱C/P)理論上是鐵票,除非那個guarantee bank是烏干達的爛銀行,不然的話,你的「交易對手」(賣方或融資者)理應願意接受。C/P在商業活動以及貨幣市場上算是蠻不錯的金融工具。

同樣是授信,銀行比較喜歡充當本票的保證人,而不喜歡直接貸款。理論上保證人居於「第二債務人」的地位,只要主債務人(開票人)不倒,銀行不必動到自己的本,僅僅賣賣老臉皮就有得賺,有些美系的銀行把guarantee項目列為資產外的科目,不計assets,保證費賺一分是一分,年度結算時return on assets(資產報酬率,簡稱ROA)好看得很,自我陶醉一番,暗爽!

在台灣,不是每一家公司都有資格發行融資性的C/P,必須資本額新台幣三千萬元以上,有財務簽證的公司才能用C/P來籌措資金。也不是每一家公司的P/Note都必須經由銀行保證才能在貨幣市場上流通,下列三種公司所發行的融資性商業本票,可以無須金融機購之保證,而逕行由票券公司簽證後,流入貨幣市場:

一、股票上市之公司,財務結構健全者。

二、公營事業,組織型態為股份有限公司,財務結構健全者。

三、股份有限公司組織,財務結構健全之證券金融業。

近年來台商工廠大量外移,而且中國大陸和東南亞的幾個國家也都朝著製造業發展,所以我國產製之機器設備與資本材,也明顯地在國際市場上與歐美日大廠產品分庭抗禮。整廠設備或機器的大買主,在開發中國家或共產國家幾乎都可很輕易逮到。以台商之機動性、交際手腕、削價競爭等專長,要切入市場取得訂單其實不難,問題在於那些要命的買主,千篇一律的反應都是:「Well, we like your machine and equipment, but we don‘t have cash!」如果能夠分期付款或提供融資條件,我們就買你的。

融資就融資,who怕who?那些開發中國家或共產國家的大買主,多半是公營單位,I‘m not in the position to賣你東西又借你錢,but你們的國營銀行總對你有足夠的授信額度吧?Well,分期付款也可以,咱們把資金成本灌在貨價中,叫買方開出幾張P/Note,經由他們的國營銀行保證,把P/Note變為C/P,用這些C/P來支付價款。雖然不是銀貨兩訖,搞個票貨兩訖也可以。

C/P可不可靠?端視金主(融資者)對guarantee bank信不信得過。

越南在五年內大概不會亡國,他的國營銀行也不可能在五年中倒閉,胡志明市電信局開出來的P/Note,經Vicombank保證而成的C/P應該是鐵票。

有了鐵票,還怕什麼碗糕融資問題?只要金主認定它是鐵票就好辦,渣打銀行信得過Vicombank吧?亞洲開發銀行信得過Vicombank吧?台商賣主只要拿這些鐵票在眾金主之間shopping around就成啦。

第1,2,3張C/P請中國輸出入銀行貼現,並且兌換為為台幣;第4,5,6,7張C/P質押給德國銀行(把資產留存於US$型態以防台幣貶值),換取授信額度用來開L/C向西門子或三菱公司採購機器零件。

至於第8,9,10張C/P嘛,質押給法國銀行,要他替咱們開個standby L/C回去越南,讓咱們的BVI公司可憑以向Vicombank借越幣(把負債掛到弱勢貨幣上),用這些借來的越幣,反投資峴港市的電話局,佔個董事席位,將來他們再採購第二部交換機時,內神通外鬼,把規格綁一綁,規定只有本公司所生產的system才能相容,下一桶肥水又流入咱家田,你說C/P好不好用?

簽發匯票命令別人付款

支票和本票都是用來付款的工具,開張支票給別人,意思是告訴他:「嗯,自己到銀行提款去吧!」本票則是告訴人家:「I promise to pay」,兩種票據有個共同的特性,那就是開票的人等於付錢的人,票子的走向,跟錢的流向完全一致,這在教科書中稱之為「順匯」的票據。

票據法中另外還有個怪胎,叫作「匯票」。這玩意兒的開票人居然不是付款人,而是發號司令者。其實,嚴格講起來不叫作開票人,而稱為「簽發人」。任何三八人都可以簽發一張這種票子,命令somebody else to pay,接到票子的人有夠衰,莫名其妙被命令。教科書把這種怪胎稱為「逆匯」的票據,意思是說票子的流向,由甲走到乙,但是錢的流向,卻是要從乙的口袋中掏出。

開支票跟開本票,英文是write a check, make a P/Note或issue a check,所有的writer, maker或issuer都要負票據義務。匯票的英文叫作bill of exchange(簡稱draft),簽發一張匯票稱為draw a draft,簽發人是drawer,倒霉的「被簽發人」則叫作drawee。匯票上面的字眼的是寫「To:某某drawee」,實際在作業上稱為draw a draft on the drawee。

如果有人對你說:「I‘m going to draw a draft on you.」那意思是說:「嘿嘿,付錢吧!」如果有人對你說:「I shall give you a draft which will be drawn on my大老婆。」那等於是:「你拿這張匯票去找我那母老虎要錢!」

商業交易中,由賣方簽發一張匯票draw on買方,命令他付款,買方見了匯票,根據買賣契約乖乖掏口袋。Drawee要付給誰呢?Pay to the order of賣方指定的收款人(當然,一般都是委託銀行去代收)。

這情形很合乎邏輯,通常要別人主動掏腰包比登天還難,與其等待買方賞一張check或P/Note,不如由賣方勤快點,draw a draft on the buyer。

匯票會不會跳票呢?沒人敢保證。Drawee爽就pay,不爽就unpay,用不著負票據責任。Anybody can draw a stupid draft on me, why shall I pay?

匯票的好壞,主要是看drawer而不是看drawee,任何人都可以隨隨便便draw a draft on台灣銀行,台銀又不是慈善機構,幹嘛「見票即付」?

阿貓阿狗簽發的匯票,其兌現度等於阿貓阿狗的信用,沒人敢斷言他的drawee會不會作怪。銀行簽發的匯票就不同了,誰都知道銀行不太可能會亂開玩笑,彰銀高雄分行敢draw a draft on彰銀台北分行,用腳趾頭想也知道drawer跟drawee之間一定有協議,不可能拒付。

你如果從高雄要送個紅包到台北,可以把錢存入合庫高雄分行,請他開一張匯票draw on合庫台北分行,而且pay to the order of你的朋友,你再把這張匯票寄給朋友就得啦。

有時候,買方會說:「OK,我同意你draw a draft叫我付款,但是目前手頭有點緊,能不能寬限些時日?」這情況下,就用得著遠期匯票了。

即期匯票叫作sight draft或demand draft,遠期匯票叫作usance draft或time draft。

匯票是個怪胎,遠期匯票的表示方法也跟遠期本票不一樣。Time P/Note的maturity必須明白記載「某年某月某日」,而usance draft偏不可以這麼寫,必須寫成「幾天after某個基準日」。

所謂的基準日只有三種,那就是after sight(從drawee表示同意的那一天算起)、after shipment(從相關的出貨日算起),以及after date(從drawer簽發匯票的那一天算起)。

遠期匯票的天期叫作tenor,到期日叫作due date或maturity,遠期匯票的drawee如果同意付款,就必須在匯票正面寫上「承兌」兩個大字(或英文Accepted),同時簽字畫押,再把該匯票退還給持票人保管。一旦drawee畫了押,做了acceptance的動作,乖乖,就把自己套牢在票據法裡頭的「承兌義務」啦。到了due date那一天,持票人再來提示,承兌人非付不可,否則法院見!

假定賣方1/10出貨,1/12簽發匯票請銀行去代為收錢,匯票輾轉在1/20送達drawee手上,drawee也在同一天承兌,那麼,tenor為30 days after sight的匯票,到期日為承兌之後的30天,也就是2/19;30 days after shipment的匯票,到期日為出貨之後的30天,也就是2/9;至於30 days after date的匯票,到期日就是簽發日之後的30天,等於是2/11。

銀行如果在寄匯票當天(1/13)墊款給簽發人,並預扣30天tenor加上12天的transit interest,那麼,簽發人在什麼樣的狀況下,會心甘情願地負擔那總數42天的利息?什麼樣的tenor之下,開票人該跑到銀行經理那邊去據理力爭?

Sight draft提示到drawee手上,答案只有兩個,pay與unpay馬上分曉。

Usance draft送到drawee處,答案是acceptance與reject,阿貓阿狗承兌了遠期匯票之後,到了due date當然還可能unpay,如果具有公信力的大廠商或銀行承兌了匯票,那不是等於鐵票嗎?

如果一張usance draft是以銀行為drawee,又經drawee bank承兌過,有個特殊名詞叫作「銀行承兌匯票」(Banker’s Acceptance簡稱B/A),B/A當然是鐵票,跟C/P一樣,在商場上好用得很呢!如果drawee不是銀行,而是普通的商家,那麼,他承兌之後的匯票叫作「商業承兌匯票」,至於商業承兌匯票的品質好壞,就要看承兌人的信用囉。

大客戶承兌過的匯票真好用

誰都可以簽發匯票,只要心血來潮,今天高興叫張三付款就draw a draft on him命令他pay。

即期匯票叫作sight draft或稱為demand draft,身為drawee的人要不要接受匯票上的指令,純粹看他跟drawer有沒有協定,如果事先約定好,drawee又願意履行契約,當然看了draft就pay,否則就拒付,怕啥小?

遠期匯票(usance draft)的drawee就不同了,看到匯票時,雖然也可以拒絕承兌,或者是同意承兌,說:「OK, I accept」。如果拒絕承兌的話,drawee沒啥責任,可是一旦承兌,將來就不能耍賴,遠期匯票的承兌人到了due date一定得付款,否則匯票是「無因票券」,挨起告來穩輸。

小癟三承兌了匯票,到時後說人肉鹹鹹,當然你告贏了他也沒什麼資產可供強制執行,大公司或銀行承兌了匯票,哈,安啦!甭耽心due date還會有任何變卦,這種「有公信力」的承兌人,鐵定會履行票據義務。

某家運動器材廠商,專做外國大廠牌的OEM,以往出口都用open account(記帳交易),出貨後90天buyer才T/T(電匯)貨款過來,雖然債權相當穩,但是長達三個月的應收款,不免造成資金周轉的一大負擔,想搞個授信額度,銀行嘰嘰歪歪的,有時碰上美金走貶,到期日收了外幣匯款,換成台幣又縮水,實在很討厭。

銀行經理建議:「跟他做D/A呀,出口後簽發一張90天期的usance draft on the buyer,只要是Mizuno, Dunlop, Addidas承兌過的匯票,我們銀行都一定會願意貼現。」大公司承兌過的匯票,只要銀行信得過承兌人,自然可以輕易地對簽發人進行融資,鐵票嘛。

某上市食品公司,每年進口好幾千萬美金的牛油跟奶品,大老板的小姨子的小叔想要趕在孩子快到兵役年齡之前移民澳洲,又不願放棄台灣這邊的高薪職位,遂動起這家公司的業務念頭:「陳大哥,我如果移民澳洲,能不能替你們公司採購牛油和乳酪?」

陳老板當然願意照顧自己的親戚,也不反對私底下投資個30%跟他一起玩玩,唯一的顧慮就是怕董監事說閒話,甚至會計師查帳時來個「關係人交易」的comment,未免不太好看。

「大哥,別耽心,我會做得漂票亮亮,不讓你難堪。」,小張急於移民,對陳大哥解釋:「關係人交易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只要交易條件正常,不比別人優惠,沒人會說是利益輸送。」

小張進一步說明:「你們公司向澳洲人或日本商社買牛油跟奶品,都是開L/C,採購條件並不見得優惠,我到了那邊,用現金搜購,可以壓低成本,反正我對利潤加碼不要求太高,只要有些業務實績就好,相信價格一定比你現在的供應商更低,而且不用你開L/C,我用D/A180天出貨給你。」

「老弟,你真的飢不擇食到這地步?」陳老板未免耽心:「我同意你的價格分析,至於付款條件,你有多大能耐讓我欠D/A180天?一年供應我四千萬美金的貨,少說也要套牢兩千萬美金在應收款上,別人不講我閒話,也犯不著你張羅那麼大的金額來做這生意呀!況且我不相信你有那麼大的周轉能力。」

畢竟有高人指點,小張老神在在:「其實,我並不必動太多自己的資金,我會設一家澳洲公司跟一家BVI(英屬維京群島)公司,用BVI公司名義賣牛油給你,從台北的OBU做D/A,draw a draft on you,你收到單據跟匯票馬上去承兌,台北的OBU信得過你們公司的acceptance,當然會貼現給匯票的簽發人(我的BVI公司),我再以BVI公司名義把貼現來的錢,當作預付貨款,匯往澳洲銀行,向自己的澳洲公司採購。」

這麼一來,台北的陳老板享受的是BVI供應商所給的D/A賒帳,價格又更具競爭力,對公司、對股東都好交待。小張的BVI公司,利用台北大buyer承兌過的匯票,輕易可在台北的OBU取得融資,轉身再用這融資得來的錢,預付給澳洲公司。兩段交易的差價,留在BVI公司名下,存於OBU戶頭,不必繳任何地方的稅,爽得要命。

澳洲公司把業務量做得相當大,沒啥利潤,不用繳澳洲稅,反正澳洲政府又不是咱們效忠的對象。有了這些可觀的營業額,小張可以哄哄澳洲移民局說:「本人代表澳洲貿易公司常年派駐海外,替澳洲拓展出口業務,所以不必常回澳洲坐移民監。」到時後老婆孩子住滿移民年限,一起申請公民。

BVI公司的出口D/A託收,跟台北buyer的進口託收,在同家銀行的台北分行與OBU間一氣呵成,手續費低,又免除電報費以及快遞費。利用大buyer在draft上的承兌,小小的supplier狐假虎威,周轉周轉。當美金走強而澳幣走勢趨弱時,向OBU借澳幣,180天後D/A到期時,進帳的US Dollar可以換成更多的澳幣,償付本利和以後還有些甜頭咧。

銀行承兌匯票的妙用

支票、本票與匯票這三種票據,在商業活動當中經常被使用到。支票由於受到「只能開即期票」以及「交換地點」的限制,一般都用在國內交易上,至於國際貿易的場合中,除了小額付款(如sample charge)之外,甚少流通。

本票因為有「遠期」的功能,以及可以加上「保證人」的機制,讓開票人省卻了pay cash的壓力,也讓持票人多了一層保障,所以無論在交易場合或融資場合都很管用。國際貿易中,如果是金額龐大或付款期限較長(如機器設備的分期付款或整廠輸出),經常利用本票作為付款工具。當然,賣方或債權人在接受買方開出的遠期本票前,也常要求開票人另覓銀行加以保證,把單純的P/Note變為較具公信力的C/P,提昇本票的品質,以便持票人易於取得金主的融資。

然而支票與本票,都是開票人兼付款義務人,如果債務人遲不開票(也許等待賣方出貨或其它原因),債權人未免難以掌握收款。而匯票正好提供了「主動催討」的功能。交易中的賣方依據合約主動draw a draft命令買方履行付款或是承兌,其方便性更優於本票。Draft在匯款、國內交易,以及國際貿易中,均被廣為採用。

本票經銀行保證而使P/Note變成C/P,匯票也有類似的情形,遠期匯票如果以銀行為drawee,而且經過drawee bank的承兌,就變成了B/A。

從票據的信用度看來,C/P和B/A都是based on銀行的承諾,但從理論上的觀點來看,B/A比C/P還要好一點。

B/A中的accepting bank站在付款義務人的地位,是「第一債務人」;而C/P中的guarantee bank則是「第二債務人」,躲在開票人背後,唯有在開票人(付款義務人)倒掉、死掉、跑掉或賴皮時,保證銀行才出來挺。

在貨幣市場上C/P與B/A都是可以公開流通的票據,但是C/P須要票券公司的簽證,還要被鬥爭個0.03%的簽證費,B/A就不必負擔這種三八費用。

銀行憑什麼要在人家開的本票上做guarantee?當然是對開票人(issuer, writer或maker)的授信。那麼銀行如果願意當drawee而且乖乖地accept the draft的話,也是基於對簽發人(drawer)的授信嗎?喂!舅抖媽跌,有時候是應drawer要求,有時候是看其它人的面子,B/A的玩法,花樣可多著吶。

各種的買賣,各種的付款條件,buyer可以搞B/A,seller也可以玩B/A,遊戲方式很多,看你如何運用最有利?

要玩B/A,基本精神就是讓銀行答應作drawee。有錢能使鬼推磨,有權能教人低頭,有信用或有擔保品當然能使銀行就範:「OK, draw a draft on me.」在授信額度內或提供擔保品後,就可開始玩了,首先,到銀行去哭一哭。

Buyer的哭調仔是這麼唱的:「我真歹命耶,買個東西都被人欺負,你看那個夭壽仔supplier,居然要我pay cash(或更夭壽要我pay in advance),天可憐見,我哪來的cash?」

於是,展示賣方開來的發票作為交易憑證,請銀行幫忙解決:「這樣吧,你行行好,我來draw a draft on you,你委屈一下暫且充當drawee bank,而且賞個acceptance,把我這張遠期匯票變成B/A,至於要收多少承兌費,我照繳。」

大公司負擔個每年0.5%的承兌費,小公司被敲搾個1.75%左右,就輕輕鬆鬆把B/A搞定。買方可以用這張B/A作為付款工具,直接付給賣方,也可以把這張B/A賣給票券公司,取得現款用以支付賣方。這種玩法叫作buyer‘s B/A。

當然也有seller‘s B/A囉,seller的哭法是這樣:「要論天下歹命仔,莫過於敝公司。辛辛苦苦賣東西,收不到現款,buyer老爺說要賒欠180天,我們為了員工生計,不敢不接訂單,可是備料要cash,工資也要付.....」

Therefore展示售貨發票的存根給銀行看,表示有交易憑證,再把銀行拐進來當drawee,由賣方draw a draft on the bank,搞個B/A在貨幣市場上把它貼現掉,取得cash用來支付生產成本。180天後從買方收來的貨款,當然就是B/A的「還款財源」。

有一種buyer,他自己不想當drawer卻還是想害銀行去扮演drawee。這麼跟銀行商量:「請你寫一封letter告訴賣方某某公司,只要他乖乖出貨給我,並提示所有的單據,你就授權他可以draw a draft on you,而且請你拍胸膛說一定會accept他的匯票。」讓supplier爽一爽,讓他覺得我有信用。銀行寫出來的這種letter,不就是letter of credit(L/C)嗎?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