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郎——蔡崇信

阿里郎——蔡崇信

近日,马云在某论坛上再爆金句:“钱,是世界上最容易得到的事情。”其言语之恳切,表情之真诚,看得我满是服气。再想起马老师之前说过的那句:“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创立了阿里巴巴。”对此我只想认真地说一句:“干爸,你回你的火星去吧,地球的装逼环境不适合你。”

世界上第二可气的事是有人总是在你面前装逼,而第一可气的就是他装的逼你还不得不服。

马云就是这么一个人。

截至2017年5月22日,阿里巴巴股价已经达到120美元,总市值突破3000亿美元,以即期汇率水平来计,阿里巴巴市值已逾2万亿人民币。还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已然成为巨头的支付宝所归属的蚂蚁金服,并不在阿里巴巴上市资产包中。而蚂蚁金服背后,是通过一家叫杭州云铂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由马云牢牢把控着,换言之,这艘3000亿美金的航空母舰,只是咱干爸的部分身家。
坦率地讲,阿里巴巴和支付宝对中国社会带来的影响是巨大而深刻的,马云无疑是万千商家和中小业主的贵人,而马云的贵人,正是我们今天想好好聊聊的这位——蔡崇信。

蔡崇信(Joseph),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之一,前集团CFO,现任董事会执行副主席。
当然,以上这些头衔都与阿里巴巴有关,也正是由于蔡在阿里巴巴举足轻重的地位才进一步让他进入大众的视野。然而事实上,早在1999年加入阿里之前,Joe蔡就已经拥有了人生的顶级配置。
蔡崇信出生于1964年,是个地道的台湾人,台北出生,台北长大,十多岁的时候求学去了美国。在耶鲁大学,蔡崇信取得了经济学学士和法律博士的学位。他的父亲蔡中曾、祖父蔡六乘是早期台湾地区颇具影响力的“常在法律事务所”的创办人。更为有趣的是,蔡中曾也是耶鲁大学法律博士,还是台湾地区取得耶鲁法学博士的第一人。“一门父子三词客 千古文章四大家”是对于苏式三父子的极大褒奖,那蔡崇信和他父亲的经历是不是与苏式父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蔡家政商资源深厚,家境显赫,生长在这样一个法律世家,应该说只要蔡崇信亦步亦趋地成长和工作就足以收获一个十分体面的人生。事实上Joe蔡一开始也是这么做的。耶鲁取得法律博士学位后,蔡崇信先在美国工作,而后到了香港,在瑞典控股公司银瑞达(Investor AB)工作,主要负责亚洲股权投资业务。1996年,囿于蔡家在台湾的影响力,蔡崇信回到台北与妻子吴明华在晶华酒店办了一场世纪婚礼。吴明华是谁?她是台南帮大佬、前台北市市长、自立晚报、台南纺织创办人吴三连的孙女。那可是1996年,那时张朝阳才刚刚回国,李彦宏还在道琼斯,而马云,还在鼓捣中国黄页……
不管从任何维度来看,“高富帅”蔡崇信和“土鳖”马云都本不该有任何交集,然而现实总是这么妙不可言。
1999年5月,银瑞达(Investor AB)计划参与到阿里巴巴的增资,也正是这次偶然的机会才有了”马“”蔡“二人的第一次接触。马云的自信和健谈给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与马云见面的时候,我被他的人格魅力深深吸引了。他非常平易近人,还极有魅力,他一直都在谈论伟大的愿景。”当时的蔡已然是金领,数百万港币的年薪,体面的工作,美满的家庭……成功吗?太成功了!即便是放到十多年后的今日来看,这也是一个碾压众生的水准。马云对于电子商务的伟大愿景和一帮愿意患难与共的追随者打动了蔡崇信。但蔡崇信的水准实在太高了,以至于蔡一开始主动提出加入阿里巴巴时马云是迟疑的,并坦言只付得起500块钱人民币的月薪。蔡崇信的“疯狂”自然引来了反对,几乎所有的家人和朋友都并不支持他这个看起来极为冒险的举动,因为机会成本实在是高的没边儿。要知道刘炽平加入腾讯的时候,腾讯已经在香港挂牌上市了,柳青加入滴滴的时候,滴滴已经受到资本的垂青。而那个时候的阿里巴巴草创未就,还面临着太多的不确定性。

人在某种生活状态下久了之后就容易陷入一种相对稳定的状态,蔡原本优渥的背景不能不说是他抉择的一个阻碍,所以他在能决定加入阿里巴巴,的确需要一份难能可贵的魄力和勇气。
为了彰显决心和诚意,蔡崇信带着老婆一起去到了杭州。

马云是个梦想家,从折腾外文翻译到凑50万元拉一帮子人涉足电子商务,他的幸运在于他能够找到一群为他的梦想买单的人,而这也是吸引蔡加入阿里团队十分重要的一点。实事求是的来讲,彼时的阿里巴巴抗风险能力很弱,诚然现在的马云是阿里精神领袖是全球商业教父,只用露露脸动动嘴就能博得满堂彩,但那也是因为马云有着一支强悍的队伍在背后兢兢业业的工作作为支撑,然而在创业之初,商业上可并没有太多浪漫可言。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加入阿里后的蔡崇信发现马云甚至还没有成立自己的公司,任何公司实体都不存在,只有一个上线刚刚几个月的网站。除了有一群志同道合充满激情的同事和一个相对明确的发展方向外阿里似乎并没有什么优势,而蔡崇信的加入反倒使他自己成了阿里巴巴的优势。蔡崇信从注册公司、给同事讲解股权结构起步,开始了阿里巴巴的标准化运营,也真正搭建起了航母“阿里号”的雏形。
此后,蔡崇信一直负责阿里巴巴财务工作。

孙正义2000年投资马云2000万美元的故事已经世人皆知,然而鲜为人知的是蔡崇信在此次融资中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软银中国基金当时的负责人薛村禾谈到选择投资阿里巴巴时直言:“最具说服力的,马云居然请到蔡崇信当阿里巴巴CFO。这样的人都能被马云招揽,马云无疑是一个具有特殊领导才能的人。”也正是由于看中了阿里创业团队的薛村禾极力从中斡旋才有了后来马云和蔡崇信一起见孙正义拿到投资的事。软银的投资对于阿里巴巴来说是一个转折,从那以后,阿里的发展迈入了新的台阶。
此后,阿里巴巴数次关键的融资乃至于2014年纽交所上市,蔡崇信都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主导作用。
2014年,阿里巴巴登陆纽交所,创下了全球IPO融资记录。一如往常,马云汇聚了所有的关注和焦点,而Joe蔡则始终保持微笑,默默地站在马云背后,低调且自然。
据阿里2016年财报显示,蔡崇信持有的股份为3.2%,以目前总市值3000亿美元来看,蔡的身家也已经达到96亿美元。或许十八年前的他也没有预料到,当时那个看似大胆的决定给他到来了如此多财富和社会影响上的回报。

我们的故事讲到这里就完了吗?没有。

早在加入阿里巴巴之前,蔡崇信就一直在美国、香港工作,拥有国际化视野的蔡崇信自然见证了美国互联网行业强势崛起。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网景的上市,雅虎的大获成功都让整个世界徜徉在互联网的浪潮之中。然而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刚刚起步,加上中国快速发展的时代背景和人口红利爆发的优势,一切显性的宏观迹象都表明中国很可能将会孕育出互联网行业的巨头。我相信蔡崇信一来是看中了马云和他的团队,二来也是看中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巨大前景并且愿意冒险投身到这世纪浪潮之中。蔡崇信不仅看到了阿里巴巴的卡位优势,也深刻明白其自身可以给阿里带来的价值。资本和人才都是生产要素,从某种意义上讲蔡崇信就是在做一笔VC投资,他不过是把自己投了进去而已。
蔡崇信内敛儒雅,像一个足智多谋运筹帷幄的军师,这与马云的自信潇洒、自带光环形成极大的反差,而正是这次一静一动、内外兼顾的完美配合反而为世人所乐道。
很难假设没有蔡崇信的加入,是否还有今天这样体量的阿里巴巴。诚然时代的发展没有谁是不可替代的,不过只是会换一些玩家而已,但以蔡崇信的条件和背景,当年毅然决定加入前途未卜的阿里巴巴的确让人惊叹和折服,然而更为微妙的是,之前极力渲染蔡背景的强大一方面凸显了其最初决定的艰难,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即使蔡崇信输掉了这次豪赌,他的背景也足够为他兜底。退一万步讲,即使阿里当初不幸死掉了对蔡崇信来讲也没什么,大不了继续找一个令人艳羡的工作,继续过他的高富帅生活,充其量日后看来这段经历不那么圆满而已。

精英终归是精英,说到底,这些看似纠结的选择背后不过是社会高段位阶层的一些个理性博弈而已,连放手一搏都谈不上。蔡不同于马云,马云如果失败了,势必会坐实骗子、大忽悠甚至小丑的定位。请问诸位,现在还知道王峻涛的人有多少?史玉柱当年巨人大厦烂尾后的境遇如何?

赢得多的人往往是因为输得起,输得起往往是因为底子厚,底子厚往往才敢举重若轻。
当然啦, 想要成为下一个蔡崇信也不是不可能,可以先定一个小目标嘛,比如先搞一个耶鲁博士什么的。

编辑于 2017-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