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吞下几片维生素片,你就以为能控制自己的人生吗?

每天吞下几片维生素片,你就以为能控制自己的人生吗?

撰文/林心 编辑/徐卓君



在我家中,老公购买了维生素 C,维生素 D,钙片等诸多膳食补充剂,我想,如果可能,他会买齐26个字母排列的维生素种类。


尤其是发现我吃了过多肉时,他会建议我搭配一些维生素 C。


人的一生是「向死而生」的过程,每个人都会面临对死亡的恐惧,对健康的追求,是延缓这一恐惧的心理安慰剂。


古代有追求长生不老的炼丹术,现代人的丹药,是在科学和理性包装下的膳食补充剂。



一. 掀起全民狂热的补剂运动


超市往往是对应当地人群日常生活习惯的。在家中更是如此,两个不同生长背景的人,一旦进入一个屋檐下,对食物的磨合成为关键的一环。


老公是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华人,公婆擅长烹饪,他自小在意食物的口感。上大学后,身边的朋友同学很多科学狂人,又养成了他对食物的成份非常在意的习惯。


他的一个多年好友,是严格的理性饮食者,我曾见过这位朋友把一大堆鸡胸肉放在锅里煮,不加任何调味品,他会连续几天吃这种健康但味同嚼蜡的食物。

庆幸老公还未到达这样的极端程度,他做鸡胸肉还是会研究如何保持鸡肉口感上的鲜嫩。


美国的食品生产商也会把食物分解成一目了然的成份——几乎每个食物都标注卡路里和详细成分,含有花生等某类人群过敏源成分的食物,更会有显眼的标志。

标注出成份还不够,为了满足人们的需要还把植物中的有效成份直接提取出来,最引人注目的是,几乎每个大型超市,总有 2 - 3 排货柜,像药店一样,摆满了膳食补充剂等瓶瓶罐罐,不同的维生素营养补充剂,藻类产品,DHA,深海鱼油等产品像日常食物一样,不需要任何医生处方,可供人们随意购买。


但一直不能理解的是,美国人尤其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群,对膳食补充剂的热爱。少吃一点食物感觉自己还是人类,但用膳食补充剂替代食物总觉得自己变成了机器。


在我们家中,老公购买了维生素 C,维生素D,钙片等,我想,如果可能,他会买起26个字母排列的维生素种类。他每天都会「建议」我吃一些,尤其是发现我吃了过多肉时,维生素 C 一定会成为食肉后的标配。


水果中的维生素 C 就靠膳食补充剂里的维生素 C 代替。甜甜酸酸汁水满口的美好过程,就被几秒钟吞进喉咙里的药片代替了。


当偶尔工作忙碌,饮食不规律时,膳食补充剂更成为生活必备品,几片下肚,心理上顿感安慰,少吃一顿饭的负罪感立马减轻。


「这真的那么有用吗?如果有用,这样的人生值得吗?」


看着花花绿绿包装精美的膳食补充剂,我总发出这样的疑问,而现实,已将我这种追随本能而非调研的质疑拍死在沙滩上。

当我开始看调研结果的数据时,吓了一跳,对补剂的热爱,已不是一个小家庭的习惯,已成为整个社会的运动。


全美成年人服用膳食补充剂的比率在 50% 到 75% 之间,如果考虑到季节性、间隙性服用者,那么膳食补充剂的普及率应该约为 66%,即在一个国家中,有三分之二的人口使用此类产品,这是什么概念呢?做个类比,中国人口有 55% 是城镇居民,相当于全中国的城镇居民都在服用。


被这股潮流劫持的不只美国人,国内的朋友们也纷纷问我在国外购买补剂的事。

好友怀孕,她在生活上一向细致、严谨和理性,为孕期营养搭配做足了功课。在研究了诸多资料后,她发现孕妇吃 DHA 能够对胎儿的大脑发育有好处,但担心国内的此类产品不过关,让我从美国帮她购买。父母也让我帮他们买深海鱼油带回去。


我这时才发现,中国的膳食补充剂市场在 2016 年已达到 200 亿美元,每年高达 10% 的增长率,有望近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市场。这个惊人的数据还不包括因为担心国内的食品药品安全,不敢在国内买同类产品的海外代购人群。


北京大学营养学博士张召锋谈到中美加三国生产补剂的不同时谈到,加拿大和中国的审批非常严。但中国规定的膳食补充剂的有效含量非常低,例如维生素 C,中国的一份规定不超过 100 毫克,但美国的可以达到 2 克。所以, 美国的产品有效成份含量更高,国内的人群也更愿意走出国门购买。



二. 理性还是非理性?


经过精密计算的健康生活,充满这样的物品,并遵循以下的路线:牛奶,燕麦,牛肉,羊肉,绿叶蔬菜,豆制品,每天 5 公里的跑步或其它运动,还有维生素类、鱼油或矿物质的膳食补充剂。


每天跑步时,经过大片绿色植物,扩张的肺叶被清新的氧气清洗时,每一个细胞都感觉充满活力。我承认这种生活方式让我感觉自己能掌握自己的人生,让人感觉非常安全。


但这条路线需要充足的时间和坚决的执行力保证,生活并不是每一天都会按照这样的节奏进行,在非常忙碌的时候,或一时兴起和朋友们大醉后,立马感觉和健康生活脱了轨,身体和心理状态会下降到一种低落的水平。


这个时候,往往会补充更大剂量的膳食补充剂。扭开瓶盖吃维生素等补剂时,我们往往伴随着这样的谈话:「今天来不及买青菜了」,「这几天吃肉太多了」……

我隐约感觉,当一颗追求健康的理性心灵,伴随着不那么健康的生活方式时,膳食补充剂却在你人生中出场更多次。


我们为什么越来依赖膳食补充剂?在和中国、美国专家交谈中,得知两国对补剂的追求有相似之处。


北京大学营养学博士张召锋谈到这肯定是社会的一个进步,当人们的生活富裕起来后,开始践行对健康和长寿的追求。而且近年来慢病越来越高发,从老年人群体逐渐提前至中年人甚至青年人群体,也会促使人们寻求补剂等保健品。


美国 CRN(膳食补充剂行业贸易协会)也曾委托 IPSOS 公共事务调研公司从 2000 年开始进行了持续性调查,从使用膳食补充剂的理由来看,最普遍的原因是为了永久地拥有一个健康的体魄(58%),其次是为了填补饮食中营养的不足(42%),提升机体的免疫力(32%)也是一个原因。


另一项调查显示,在遵循健康生活的人群中,膳食补充剂的使用比例更高:只有 48% 的肥胖人群选择使用膳食补充剂,在正常体重与超重人群中,这个数字分别是 56% 和 57%,也高于不做任何运动的人群(43%);服用补剂比例最高的是,日常进行适度或激烈健身运动的人群——为 58%;43% 的吸烟者服用膳食补充剂,这个比例远低于戒烟人群(61%)和非吸烟人群(52%)。


可以说,现代人在追求健康的过程中,自以为服用膳食补充剂是最便捷和简单的方式,带有一种快速达到梦想的乌托邦色彩的功利主义。


美国服用补剂的风潮,就是被一位两次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莱纳斯·鲍林鼓吹维生素 C 的效用掀起的。


对媒体有着重大影响的鲍林在科学界反对的情况下,不断鼓吹维生素 C 可以减少 10% 的癌症死亡,他还宣布同时服用大剂量维生素 A、维生素 E、硒、胡萝卜素、维生素 C,不仅能够预防感冒治疗癌症,还可以治疗几乎所有人类已知疾病。


尽管科学界的研究不支持他的学说,并得出大量补充维生素会导致某类疾病甚至癌症的发病率,但乐观的学说比悲观的研究更容易被大众接受。

尽管在日常生活中大量补充维生素的鲍林最终死于前列腺癌,他的学说却被维生素厂商利用,使服用补剂成为美国大众的一个延续至今的风潮。



三. 质疑的声音


科学和宗教有时并不是对立的,在某种条件下甚至有相似的特征。


迷信科学的人群,在面对科学有限性的情况下,科学对他们而言,就成了宗教的化身。科学的过程,就是一个个不断证实和证伪自己的过程。尤其在食品安全领域,研究的有限性,加上各方利益的不断掺杂,以科学的外衣制造的迷惑大众的障眼法。


美国制糖业在 60 年代控制科学家,发表脂肪对心脏危害远远大于糖的观点,此学说影响大众近半个世纪之久,在舆论上让脂肪成为危险心脏罪魁祸首,目的是让糖业市场迅速发展,直到 2016 年,制糖业的谎言才被戳穿。


在膳食补充剂成为大众日常必备品的同时,对补剂的危害和真实效用的研究依旧在开展。


科学界早有一些不利于补剂的研究。


补剂的负面作用大致分为三类:

  • 一是服用会导致某种疾病和增加死亡率;
  • 二是对某些特定人群,补充某种膳食补充剂会对身体有危害;
  • 三是过量服用会导致身体的损害,例如对维生素 C,如果超大剂量服用,会引起中毒。还有一些补剂,虽然服用无害,但很容易被人体排出去,对人体也无益。


《大西洋月刊》在一篇文章中《维他命神话:为什么我们需要膳食补充剂》中提到:来自明尼苏达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补充复合维生素的女性要比没有补充复合维生素的女性有更高的死亡率。

几天后,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的研究人员发现食用维生素 E 的男性患前列腺癌的风险增加。而且文中指出,这些发现并非刚刚出现。之前有七项研究已经显示维生素会增加罹患癌症、心脏病以及减少寿命的风险。


华尔街日报发表了《这是维生素热的终结吗》一文,也指出了维生素的危害。


一些抗氧化剂, 被吹捧为有癌症预防能力,并能保护大脑,预防老年痴呆症。但在 2017 三月发表的一项研究中,有 7500 名男性被分成了四组,分别给予维生素 E、硒、或安慰剂,试验共 5 年。结果表明,老年痴呆症的患病率没有显着差异 。


最近的研究也在证实一些补剂并未有所宣传的功效,只是无害但也无益。


前几天在《纽约时报》健康版发表了医疗组织 cochrane 协作网刊登的一篇系统性的文章谈到的最新的研究证明,孕妇在怀孕时补充的 DHA 并不能增加婴儿的智商。

我把这一研究结果告诉了我的一些对 DHA 痴迷的孕妇好友,她们依旧认为既然无害,吃一些也无妨:「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至少要尽些努力。」


既然大量的科学研究证明膳食补充剂过量服用会对人体产生危害,即使无害但也无益,但为何以严格监管著称的美国 FDA 依旧对它们的风靡无动于衷?


美国 DxTerity 公司科学家、生物科学专业博士潘柳柳告诉我说,膳食补充剂的监管方是 FDA——美国的食品与药品管理局,但它们属于保健品,在美国不属于药品,所以不受严格监督。


根据 1994 年美国颁布的《美国饮食补充剂保健与教育法》,保健品上市虽然需向 FDA 提交产品安全性的论述,但 FDA 只会考虑补剂的食用安全,不会监管其有效性。


对于补剂的食用安全监督条例远异于药品安全性和严格实验评估,要宽松许多,更接近于一般

食品药品安全 。

「根据厂商规定的量服用维生素,也很难引起中毒。另一些很容易排出身体的补剂,吃了后就排出去了,没有功效,也不会有危害。」


张召锋介绍,中国和加拿大的膳食补充剂监管较严,厂家生产之前需要相关部门审批。

据资料显示,在中国,一个保健品从试验到完成审批,需要 2 年以上的时间。膳食补充剂的有效成分也经严格限制,往往造成产品有效性不足——在人们对膳食补充剂的迫切需要面前,这一点是造成中国人海外代购膳食补充剂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媒体和科学界的种种质疑,已不能扭转大众对维生素的迷信,补剂的销量依旧节节上升。



四. 你真的需要膳食补充剂吗?


如果膳食补充剂在某种程度上只不过是心理安慰剂,那么人们为了自己的心理安全付出的代价动辄几百亿美元的规模,也放弃了部分对食物口感的享受,这个性价比实在不高——这也是一种被科学的外衣包裹的「非理性」。


「对膳食补充剂的使用,要在均衡饮食和了解更多科学知识的基础上,要有足够的判断去了解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某种膳食补充剂。」张召锋认为。


谈到如何正确地使用膳食补充剂的问题,潘柳柳举了一个例子:

「例如螺旋藻,它富含氨基酸,在贫困地区推广螺旋藻会有利于贫困人口的营养摄入。但对于正常及富裕地区,膳食结构早已摄入足够营养,螺旋藻对这种地区的人们已不会有额外价值。对于一些身体虚弱的人,补充氨基酸也许会有好处。」


美国的知名科技媒体《Business Insider》在《大多数膳食补充剂是无效的,但这里有适合你的一种》一文中谈到了几类膳食补充剂,逐个分析你是否需要它:

  • 蛋白粉,可以使用坚果、豆腐、鱼和肉类取代它;
  • 锌,服用它,它可以让感冒提前痊愈;
  • 氨基酸,可以吃肉代替;
  • 抗氧化剂,会增加某类癌症的风险,可以食用浆果代替;
  • 叶酸,当怀孕时可以遵医嘱服用;
  • 绿茶提取物,可以一试,它可能会有益于你的健康,并证明是安全的;
  • 鱼油,你可以食用三文鱼取代;
  • 人参提取物,科学家认为需要更多试验证实它的安全性;
  • 银杏提取物,研究证实它无效,请忽略……


当然,如果你没有时间吃足够的蔬菜和水果,也可以服用维生素 C 聊以自慰,补剂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成为不健康饮食的一个调节。

但一想到有一天我的生活忙碌到没有时间去吃饭,没有时间去菜市场看饱满新鲜,色彩赏心悦目的蔬果,这种不能静静享受一蔬一饭的人生又有何意义?


细细想来,科学的理性有时让你的生活清晰一些,但它也总是阉割生活本身的意义。


它的基因决定论已经很残酷,我在美国医院填表时,会有一栏让你详细填写家族疾病,是否有亲人得癌症死亡,是否有亲人患高血压或糖尿病,整个过程会让你回忆整个家族的生老病死,不断提醒你基因的缺陷或许在你出生的一刹那就埋伏在你的生命中,这会成为不可逆转的命运的一环。

而膳食补充剂,是在基因决定论和人生有限的大悲观中的一点小虚妄,是在人生的浮沉中一株脆弱的稻草,而不是让你上岸的诺亚方舟。


这是丁香医生新开的专栏「偶尔治愈」(微信公众号:to-cure-sometimes),我们希望记录这个时代人和疾病、衰老、死亡相抗争的故事,虽然医学是偶尔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但在被这三个终极敌人战胜之前,我们仍然可以选择和它相处的方式。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229 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
推荐阅读
track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