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法界不离一念心

十界一心,不離當念;能覺此念,立登彼岸。 -- 宣化上人

过去这一个月,从美国回到中国,四周之后,又来到英国,虽然马不停蹄的转了大半个地球,与许多新老朋友交往。但是感觉“无去亦无来”,四处皆是家。无论是老家内蒙,还是初访英伦,无论是头次见面,还是久别重逢,总有家人一般的相遇,似曾相识的熟悉。无论走得多远,总在法界之内。不管遭遇什么,无非烦恼菩提。感恩过去一个月的“十界一心”的因缘际会。在这里叙述一二。

地球日的转山

在美国的最后一天,也是4/22地球日。我们十位“心灵生态学者”邀请二三十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怀着感恩地球母亲的心,朝圣转山,来到旧金山湾区的圣山 Mount Tamalpais.

有幸请来万佛城两位法师,带领大家做简短的三步一拜仪式,忏悔人类在地球上“所造诸恶业”,功德回向众生。一群美国年轻人,大庭广众之下排成一长排,在半山腰上虔诚地三步一拜,似真似幻。整整四十年前,宣化上人的两位美国弟子,三步一拜一千多公里,祈求世界和平,曾经途经此地。他们的故事最直接的鼓励我走上今天的“东行心路”。所以,能够在离开美国之前,促成这个小小的三步一拜,让我无比欣慰,报恩于万一。

在北京的36小时:大德小记

从旧金山到北京的飞机上,第一次在万米高空打坐,效果很好,也许是离“天龙八部”更近的缘故 :) 从三月初开始,坚持每天两小时打坐禅修。之所以有这个动力,是因为四月底,将和父母共同参加十日内观禅修课程。我想以这两个月的坚持,回向父母,尤其是我妈第一次参加十日内观,祝她在课程期间信心坚定,法喜充满。

在北京停留短短的36小时。一出机场,来不及放下行李,就直奔市中心,拜访跟随了宣化上人五六十年的弟子,谭居士。谭居士全家与上人的缘分甚深,在香港就皈依上人,并为上人来美国弘法做了许多铺垫,几十年来尽心尽力的护法。谭居士如今虽然退休,但仍然奔走于中美两国,组织上百志愿者,通过微信公众号、网站书籍出版等途径,让正法惠及更多人。听谭居士讲上人的故事,让人感慨。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上人从不以“高僧大德”自居,而是带领弟子跪着听别的法师宣讲戒律,即使讲师是自己的晚辈,也是同样的恭敬。这样自然的谦恭、无我与胸怀,让我又感动又惭愧。

第二天,沾友人的光,跟随卡巴金博士一行拜访龙泉寺,见到学诚大和尚。卡巴金博士作为“正念减压”的开山鼻祖,作为把佛法传入西方世俗主流的带头人之一,完全没有祖师爷的架子,而是十分亲切幽默,而且充满好奇心,不断学习,不耻下问,提携后进,与晚辈们成为忘年之交。

见到学诚法师,心中一凛,默默赞道:“大和尚一点棱角都没有!”这位誓愿弘深、责任重大的高僧,竟然如此“平凡”。以俗眼乍看,大和尚没有任何异于常人之处。要是在路上见到,估计都不会多看一眼。朴素的僧袍下,露出旧汗衫的边角。但是以身心感受大和尚的气场,正能量波动很强烈 :)

听贤函法师阐述学诚大和尚要做的五件事:

第一,是把中国佛教的基本教义与现代文明相结合,包括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然后,找到符合时代进步发展与要求的这样的一种选择和决策。

第二,是把古代佛教的戒律清规与现代的管理制度相结合,探索形成一套现在当代寺院的管理的方法。

第三,是为佛教培养出家跟在家的人才。

第四,就是寻找让佛教如何更好地去融入社会、服务社会的新途径、新方法。

第五,是面向世界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包括儒家文化、道家文化,与西方文明形成良性的互动,改变我们中国传统文化长期以来在国际上处于保守、被动局面的这样一个形式。

敬仰赞叹的同时,发现大和尚的事业,与宣化上人到西方弘法的事业十分神似。上人的四大事业:

第一,把佛法带到西方,在西方建立僧团,培养僧俗人才。

第二,把佛经翻译成世界主要语言。

第三,在佛教里办教育。

第四,促进佛教内部派别的融合,以及世界宗教间的理解、和谐。

可见,两位高僧以及卡巴金博士都在做承前启后、中西交流、改革开创的千年大计。

在龙泉寺,又巧遇我半年前在印度认识的朋友。在甘地故乡,我把自行车送给了这位即将开始环球骑行的印度小伙子。没想到,半年后,他骑着我送给他的车,也同时抵达了北京。我们在龙泉寺碰头,何等因缘!他乡遇故知,相见甚欢。

正法在老家

龙泉之行次日一大早,飞回包头,开始一期十日内观禅修课程,我做法工,父母做学员。

飞机上,抬头看屏幕,地图上显示的地名,竟然是“宣化”,“大同”。虽是巧合,但冥冥之中,让我感恩宣化上人的现身说法,演说“同体大悲”、“世界大同”。

没想到,全国仅有的几个内观中心,在我们名不见经传的“塞外”老家,内蒙包头,竟然有一个!更没有想到,在我接触内观不到三年之后,竟然有幸和父母一起参加课程!佛说父母恩难报,唯一能够报恩于万一的,就是帮助父母“勤修戒定慧,熄灭贪嗔痴”。此次课程,无比殊胜,无尽感恩。

时隔将近一年,再次见到父母,半开玩笑地称呼为“爸爸师兄”,“妈妈师兄”。而见面没几个小时,就开始十天的止语静修。整整十天,我和父母坐着仅有十几米远,但是没有任何外在的交流,而是以同参道友的身份,各自用功,打破无明。这样的场景,有时觉得顺理成章,有时觉得恍兮惚兮,不可思议。

四月中旬,刚在美国参加完四念住课程。不到十天之后,又在内蒙老家开始十日内观课程。同样的波动,同样的正法,跨越时空,不离一心。这也是我第一次在国内参加内观课程。之前,在美国和印度一共参加了八次的十日内观课程(包括做法工和四念住课程)。大陆内观的精进、如法的气氛,令我喜出望外。包头内观中心的法工们来自全国各地,各自精进尽职,其乐融融。

第十天,慈悲日,传授完慈悲观后,想到我和父母不知道是多少生生世世的同道,互为师友亲属,不禁感动落泪。愿众生快乐,安详,解脱!

这次带课的老师,是敬仰已久的萧老师兄妹。萧集智老师是大中华地区的负责老师,也是我爸在内观道路上的“授业恩师”,有很深的因缘。我妈妈又能够在萧若馨老师座下得法,更让我感恩全家这样的缘分。这次课程中间,正巧赶上萧老师兄妹的生日。老师们不辞辛劳,不计得失,大老远从台湾赶来内蒙古弘扬正法,让人感动。以两首藏头诗,感谢、祝愿老师们。


萧落木无常苦
灭道谛有出途
悲遍洒华夏土
恩非我是真福

索万缘止妄念
实还虚观无常
德拔苦又一载
味予乐利十方

葛印卡老师初到台湾,就是由萧集智老师开车陪同了一个月。我们一家三口也格外感恩能够开车接送萧老师、亲近善知识的机会。与萧老师接触,身教胜于言传,从老师的为人处事之中,我们都学到很多慈悲智慧,圆融无碍。萧老师以七十多岁的高龄,奔波于海峡两岸,全身心投入于让正法在大陆能惠及更多人、更健康持续的发展。激励着我们这些晚辈也挽起袖子,努力精进。

家里的活菩萨

过去近十年在西方游学,以为能学些新东西能带回国。其实,慢慢发现,都是在做回归根本的工作。同样的,这些年,在外面也拜了不少泥菩萨,回家才发现,活菩萨就在自己的家里。

也许,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不完全理解我在干什么,但是我却越来越明白,我所收到的内心呼唤,以及一路上冥冥之中的护佑,是托老人们的福。祖辈传给我们了最宝贵的“遗产”:做人的原则。姥姥的口头禅是:“不能做坏事,一丁点的坏事都不能做。力所能及,就帮别人。”而祖辈们真是身体力行地做到了“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虽然没有宗教的词汇,但是他们实践了淳朴善良的信仰。他们一辈子所积累的功德,是我们的起点和福报。

趁着还来得及,要多拜一拜、学一学家里的活菩萨!:)

安金磊老师和生命教育

自从去年五月在加州见到安金磊老师,受到安老师从土地里长出来的智慧的触动,就一直期盼能回国拜访学习。不曾想,一年之后,我和父母有整整三天的时间,亲近安老师和“生命教育”团队,受益良多。

安老师潜心耕耘,二十年磨一剑,结合传统文化与土地内生的智慧,重塑乡土家园、生命教育。作为一个农人,安老师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理解,不亚于我所见过的任何“国学大师”。而安老师在土地中的实践、参悟,则远超任何生态学者、农业问题专家们的纸上谈兵。更可贵的,安老师完全不为名利,许多事宁可不做,也不愿被商业化所裹挟。说安老师是“国宝”,毫不夸张。见过安老师,就完全打消了我上研究生的念头。任何世界顶级的生态环境、传统文化方面的研究生教育,都比不上跟着安老师种一年的地的收获。

这次有幸听安老师系统阐述“生命教育”理念,以及落地的规划,豁然开朗,能够认识到这是现代众多难题(教育、医疗、养老、饮食、文化等等)的根本解决之道。由于我理解有限,且没有实践经验,这里就不敢复述,以免“画虎不成反类犬”。不过,敬请大家关注、护持。这才是民族兴亡的千年大计。

再一次开始

从内蒙开车回上海,在家里住了36小时,就再次出发,飞到伦敦,准备“东行心路”第二季的启程。

第一次来英国。六千多万的人口里,我只认识两个人,但是完全没有陌生感。推己及人,以心印心,天下没有陌路人。在伦敦的第一个早晨,泰晤士河边散步,抬头一看,竟有一座佛塔。走进一瞧,与我在尼泊尔蓝毗尼(佛陀诞生地)所见到的世界和平大塔是一个传承,宛如他乡遇故知。

过去一周,在伦敦参加三场分享会,讲“东行心路”上的点滴故事。认识了几十个新朋友,大家一见如故。

一天早上,从房间里出来,看见门口有一个信封。打开一看,竟然是 ServiceSpace 的朋友们匿名送了我一辆自行车!正是我打算要去买的折叠车,接下来横跨欧亚大陆的坐骑和旅伴。到车店挑选好自行车后,朋友们当场为新车进行了祝福仪式。承载此行的,不是我的两条腿,而是众人的祈祷。带着友人的祝福再次开始!

感恩过去一个月中,天地万物的滋养启发,师长亲友的言传身教。愿与一切众生分享喜悦安详!

编辑于 2017-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