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乐难懂吗?真的难啊!

古典音乐难懂吗?真的难啊!

RAX XURAX XU

原答案:如何看待「常听古典音乐者比听流行音乐者的品位高」的说法? - 知乎

回答这道题其实更多地是想表达一下自己对古典音乐最近的看法。

-----------------------------------------

品位高低要看你以什么为标准,而不同的人会不自觉地把相同的标准作为参考,由此产生了品位当中相对客观的部分。这是人类的一种直觉。

先从外部形式来讲。

首先总体上来说古典音乐的形象就象征着深邃与智慧,而带给我们的感觉是我们人类与生俱来的东西。所谓深邃并不是说旋律表面上看上去很复杂,而是从一个表面上简单的东西发展出相当多的变化,并相互之间构成一个统一的有机体。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古典音乐曲目都完全符合这个标准,除了奏鸣曲和交响曲,因此这两种形式往往也是评价一个作曲家历史地位最重要的体裁。

古典音乐领域有很多小品也是写着玩的,不严肃,所以讨论古典音乐的高度一定要拿出奏鸣曲和交响曲。相比其他任何一种音乐类型,在这些古典曲目当中存在着最为复杂的和声体系,曲式结构,配器方法等等。因此在古典音乐世界里你所能感受到的是一个更加广阔的宇宙,自然会让人产生一种高品位的感觉。

也许会有人不服,说像爵士乐也很复杂,大量运用各种高叠和弦和节奏,还有些先锋金属音乐和电子音乐也有非常复杂的编配,凭什么说古典音乐比其他任何音乐类型更复杂。

那么这就引申到古典音乐真正的内涵了。

我前面一直在说外部形式,一直在强调古典音乐有时候“表面上简单”,是因为看上去简单的旋律和声以及声部,比如莫扎特的部分片段,其内部蕴含着非常艰深的音乐语言。

我在前不久的一个回答里说,对于音乐人来说的好听,相比普通人来说本质上没有区别,只是更为挑剔。因为有能力创作,所以能在音乐中的某一小节用不同的手法去构建相似的音乐语言,而人的本能会对这两种手法做出比较。同样好听的两个东西,一个是可以打88分,另一个可以打90分,而这中间针对于学音乐的人来说可能会有质的区别,因为从88的水平迈向90需要一个长期的提升过程,如果天赋不够甚至可能是做不到的。

而古典音乐所追求的恐怕就是从99.8到99.9,这0.1的差距别说对于普通人,对于一些专业学生来说都是感知不到的,然而这中间实际上是一个极为巨大的鸿沟,它也把莫扎特贝多芬勃拉姆斯马勒和斯克里亚宾等人与一般的天才隔绝了开来。如果你一路学习苦苦求索终于接近了这个悬崖边缘,我相信你一定会感受到一种被彼岸那些人碾压的绝望。

用一个简单的词汇来说就是更加讲究。其实关于古典音乐各方面的技法从量来讲一点都不复杂,信息量还不如上个中学。但是把这些所有技法摆在一起,如何去运用,却是一门深不可测的学问。伟大的作品不仅仅只是表面复杂,而且所有的音乐元素之间都有一个极为有机的内部联系。

首先说旋律,一是我前面强调了“古典音乐的形象就象征着深邃与智慧”,这是普通人可以轻松感知到的东西。我们的音乐随时都和语言与诗歌脱不了干系,当诗歌在朗诵的时候哪怕我们听不懂,也能从其中的韵律节奏感受到一种仿佛深邃的气质,其气质绝对不是能用婚礼主持、公交车售票员喊话和天气预报时的语气来表达的,这就是一种直觉。而古典音乐的旋律很多时候就带有这种诗歌性在里面,有长有短有高有低抑扬顿挫自然顺畅,它的音乐形象就决定了和深邃智慧是联系在一起的。

此外还有一个我说烂了的词叫歌唱性(所有一流作曲家演奏家的音乐中必备的东西所以不是什么个人风格的偏见),这个东西其实是人的直觉,没有办法解释和求证为什么做到歌唱性的旋律会更好听。而从开始学习古典音乐创作到掌握古典音乐的歌唱性,这中间有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其实很多人是没有从这方面去钻研的主观意识的。

再者是旋律和和声具有高度的一体性,本质上是一回事。进一步扩展到配器和曲式,相互之间都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而这是进行古典音乐创作所必须要顾及到的,从创作难度上来讲无疑又加大了。再再到演奏上,每一个音的时值、力度和音色都根据对音乐本身的分析而来,需要精确到一个非常小的范围才能表达出好的效果。



举一个老柴的例子,这首四季的开头第一乐句就属于我说的表面不复杂。

对于有些人来说老柴的音乐过于简单,看上去好像是那么回事:前两小节严格意义上来讲只用了主和属两个和弦,后面两小节也就加了三个和弦(而且其中两个都是二级和弦只不过一个升高一个不升高三音而已),旋律也就是一个两小节的乐节,后两小节变化重复开头的动机而已。

但是如果我们做三个工作就会发现老柴这前面四小节的高明之处。首先是红色箭头标记的旋律声部,旋律本身的歌唱性是非常棒的,把一个上升下降的过程中的每个细节都做到了恰到好处的好听;第二个工作是把和声拆成分解和弦当作旋律来唱,同样有我所说的歌唱性在里面,依然好听;第三个是我们把内声部和低音部抽丝剥茧能够拉出三条旋律(这个答案显然是不唯一的),且每条旋律依然具有歌唱性。

也就是说老柴这开头依然牛逼在旋律好听,但是是多层次的美感综合到了一起。这是为什么总说老柴是一流天才作曲家是旋律大师的原因。

那么再说说演奏。所谓旋律的歌唱性有个很基本的一点就是有轻有重,每个音的地位都不相同,有的该强调有的该收敛。像第二小节的第二个音E是前面这个上升过程的支点,所以它需要被强调,按照俄派的歌唱性会把它的时值稍稍拉长一点。再往下看内声部及低音部的其他旋律,每个音需要强调的方式都不相同,其余有的音还只是单纯为了和声效果填充的存在;然而人只有两只手,有一点需要做到的就是,弹的每一个和弦的每一个和弦音的力度,甚至音色都应该是不一样的。这就考验钢琴家超强的控制能力了,所以为什么祖师爷Heinrich Neuhaus在自己的《论钢琴演奏艺术》中强调作曲、演奏和指挥是一体的,也就是真正的音乐家应该有能力同时胜任这三件事情,而绝非很多人误以为的那种“术业有专攻(当然多少还是会有点专攻,这个另说)”。第一次看书看到这里我的内心是很mmp的。

因此说回问题,为什么很多人认为古典音乐的品位比流行音乐高,也许这就是人类天生仰视智慧与深邃的本性吧,而上面的论述将这种特质简单地描述了一下。由此也可以看出,想要真正去理解古典音乐,至少你需要有一定的专业演奏训练,能够有一定的作曲甚至指挥的能力,耳朵想要非常敏感(音高节奏音色等等),对歌唱性也需要有正确的理解。听,大家都能听,但是要说懂,抱歉大多数人确实很难做到懂。

以上所描述的仅仅只是一些我最近认识到的基本的东西,却颠覆了从小学习古典音乐的我对这门艺术的认知。我感觉我好像又变回了一个一无所知的小孩,从虚拟世界框架中觉醒,又身处在这片全新的宇宙之中。真可怕。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9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