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名册】喜马拉雅蓝是什么蓝

【花名册】喜马拉雅蓝是什么蓝

在爱丁堡植物园(Royal Botanic Garden Edinburgh),正好赶上绿绒蒿盛开的季节。

已经快到六月,爱丁堡的天气依然清冷凛冽。我大概运气好,一路碰上的都是晴天,雪亮日光兜头倾泻下来。这真像藏区的春夏——走在太阳里是穿着短袖,肋下快然生风;然而一到阴处,冷风四起,却又要把羊绒大衣裹起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藏族同胞要那样穿衣服:一半在棉袄里,一半却裸露着臂膀。前可攻退可守,啊,多么方便。

怪不得。来自高原的绿绒蒿能在这里茁壮生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吧。


对植物不太感兴趣的人来说,绿绒蒿应该不算是个熟悉的名字。托商家们的福,我们知道那么多来自雪域高原的身负传奇的物种——雪莲,虫草,红景天……但没有绿绒蒿。这样也好:你只需知道它是瑰宝级的植物即可。它没有盛名,因此不需难负,只要在那里,就不会让任何一个邂逅者失望。

绿绒蒿属植物(Meconopsis)目前已知一共49种。并不多,但都很有来头。除了1种产西欧(坑爹的是最近有研究认为这唯一的一种也可能并不算绿绒蒿,专家们正在讨论要不要把它从绿绒蒿属踢出去……),其他所有均分布于喜马拉雅地区。有一种就叫尼泊尔绿绒蒿 M. napaulensis 的,而不丹的国花 M. gakyidiana 也是其中之一。

我在爱丁堡植物园,见到最多的是以藿香叶绿绒蒿 M. betonicifolia 为亲本的杂交种,也是最富观赏价值的一种——花朵硕大,花色是极艳丽、纯粹、独特的蓝。英文里因此称呼它为「Himalaya blue poppy」——喜马拉雅蓝罂粟,因为原产喜马拉雅,又有植物中最罕见的纯蓝色花。至于poppy,则是因为与罂粟形似:绿绒蒿属,本来就是罂粟科的,与罂粟、虞美人们是一家子。

罂粟与虞美人,花朵都以轻盈秾艳见长。绿绒蒿们也是如此。何况它们生长在那么难以触及的地方。是因为这样的遗世独立吗?在最接近天空的地方,才能生就这样最纤尘不染的纯净的蓝。这么蓝,蓝到不真实,蓝到让人怀疑人生。隔在镜头另一端,连我自己都忍不住要怀疑这颜色是PS出来的。

然而这次PS的不是人力,而是自然的手笔。多少花商挤破了头要把玫瑰百合满天星染蓝,殊不知在绿绒蒿面前,一下子都成了庸脂俗粉,妖艳贱货。人世不公平,植物的世界何尝不是呢?

哦对,他们说许巍歌里那盛开永不凋零的「蓝莲花」,其实就是绿绒蒿

(图:藿香叶绿绒蒿 M. betonicifolia 园艺杂交种。此种适合为园林种植,除花大色艳外,另一重要理由是它的多年生属性。大部分绿绒蒿属植物均为一年生,寿命短,但藿香叶绿绒蒿却是例外。)



本来这样已足矣。但绿绒蒿却又不止有蓝色,这就更厉害了。如全缘叶绿绒蒿 M. integrifolia,丽江一带俗称「黄芙蓉」者,开柔嫩的鹅黄色花;又如红花绿绒蒿 M. punicea ,则是热烈大红色。此外另有白色、粉色、紫色不等。原种尚如此,园艺品种的色彩就更多。有些花朵在开放过程中也会变色,如前面提到的藿香叶绿绒蒿,初开深蓝,盛放天蓝,及至凋谢,则幻化出意犹未尽的紫来。

(图:不同形色的绿绒蒿属植物花朵。一般认为其罕见的蓝色系来源于花青素、黄酮醇、金属离子和细胞液泡pH的共同作用,因此十分多变。)



1814年,来自法国的植物猎人Viguier第一次将绿绒蒿的存在公诸于世。然而直到一个世纪后,这些生于中国西南腹地的植物才算是真正引起大众的兴趣——倒不是因为它们不够美,而是因为实在太难得一见了。不同于杜鹃、龙胆等高山植物,在平原地区也有充足分布;绿绒蒿们几乎只存在于喜马拉雅高山地区,身处乱石流坡,即使跋山涉水也未必得见一面。此外还有烈日暴风,强烈紫外线辐射,土壤也是贫瘠得可以。这样的反差简直叫人匪夷所思——偏偏是山穷水尽的地方,却能造就它们一干绝色,出尘脱俗,不与凡世群芳为伍。

这和任何一条通往无人之境的朝圣路都很像。因为难得,所以更叫人珍惜。关于绿绒蒿的溢美之词往往立足于斯,它也因此成为许多环保主义者和植物研究、植物爱好者的某种理想象征:美的,顽强的,纯粹的,回归本真的。

我并没有见过野生的绿绒蒿。但想来这感觉也很好理解:奇花异草如爱丁堡植物园,其中邂逅的绿绒蒿尚叫我劈面惊艳。若是要历经千辛万苦才能抵达,那相见的一面当然是更无与伦比的美妙吧。


——最后顺便提一下爱丁堡植物园~~~据说这大概是全世界引种中国植物最多的一个植物园,园内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Chinese Hillside(中国高山植物区),几乎是把玉龙雪山植被的一隅整个搬了过来,指示牌上还有超萌的东巴文字。。。除此之外,许多原产华西南地区的特色植物在此也如鱼得水,如珙桐、报春、高山杜鹃等,私以为比之邱园(Kew Garden)也毫不逊色。

想当年爱丁堡植物园曾有名为 George Forrest 的工作人员——耗尽半生时光在云南游荡,采集标本超过三万份,最后也是死在云南腾冲。对植物猎人们的做法不置可否,但不得不承认,爱丁堡植物园能有与中国植物水乳交融的今天,他功不可没。




【植物档案】

藿香叶绿绒蒿(绿绒蒿属的植物都各富特色。别的就先不展开介绍了~)

学名:Meconopsis betonicifolia

英文名:Himalayan blue poppy

罂粟科 绿绒蒿属

目前西方园艺界已开发出数种绿绒蒿的观赏品种,并在花园造景中投入运用。如近期大热的切尔西花展(Chelsea Flower Show)上即有多处绿绒蒿的身影,片植或混植均很美丽。但国内对本属植物的开发应用仍很少,如有意购买种源——尤其是X宝上某些无实物图的「蓝罂粟」之类——请谨慎。

另,绿绒蒿生境脆弱,如有幸在野外遇见,请万勿采摘破坏。

「无人问津,也自开自落」
5 人赞赏
微信用户
观沧海
Chokoreito
MsRockRose
陈袤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54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