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大海|从华尔街到中国网络小说翻译 ——专访volare novels创始人etvolare

星辰大海|从华尔街到中国网络小说翻译 ——专访volare novels创始人etvolare

从华尔街到中国网络小说翻译 ——专访volare novels创始人etvolare

采访时间:2017年5月1日
采访人:肖映萱(北京大学中文系)
受访者:etvolare
采访方式:微信聊天

Volare novels(volarenovels – Chinese fantasy and romance web novels)是一家以北美受众为主的中国网文英译网站。截至2017年4月底,日均PV(页面点击量)已经达到一百万,日独立IP(访问人数)达到十万左右,月独立IP约一百五十万,在我们的观察范围内,仅次于Wuxia World,与Gravity Tales不相上下,是目前最大的三家网文英译网站。

一、从华尔街到网文翻译

肖:首先想请您介绍一下volare是如何诞生的?听说您在美国住了近十年,在纽约从事金融会计行业,后来是怎么做起中国网络小说翻译的呢?

艾:我在台湾长大,从小就很喜欢武侠电视剧和言情小说,是个不折不扣的书虫。这个喜爱一直跟着我,学习工作之余,偶尔会接一些翻译社的活儿。翻译网文是误打误撞开始的,有一天我在网上找新的作品来读,不知怎么点进了一个网文翻译的网站,就也想自己翻译试试,结果越翻越有兴趣,就自己建了个网站。一方面是我自己的爱好,也想传播华语文学;另一方面,翻译网文能得到更大的成就感,每一次我都很期待读者的反应。

纽约华尔街是享誉国际的世界金融中心,etvolare(艾飞尔)曾在这里工作近十年

肖:那时您还在纽约工作吗?华尔街的金融行业,在大家的印象里,是很忙碌、报酬也很高的职业,您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抽出时间翻译,换取比做金融低得多的报酬,必须靠兴趣和热爱才能坚持吧!现在是全职管理volare了吗?辞掉工作需要很大的勇气啊!

艾:是的,工作确实很忙,而且我不仅是翻译者,还要管理整个volare的网站,翻得就很慢。我是今年(2017)1月1日辞掉的工作,新年新希望吧!然后回到台湾注册了文化公司。做这个决定确实需要极大勇气,到现在也有家人不解,但我觉得每个人都想要不一样的东西吧。很多人向往着纽约金融业,实际进入这个圈子才会发现情况跟想象的不一样。工作多年后,我觉得这个环境并不适合我,再加上我还有一点小热血——为什么西方作品在全世界影响这么大,但华语文学却很少走出去?我希望可以改善这个情况。

肖:之前我们从Wuxia World的创始人RWX那里了解到,他也是辞掉了美国外交部的工作,专职来做翻译网站。是不是他的这个举动在海外翻译群体里造成了一些影响,您也或多或少受到了他的带动呢?

艾:是的,当时我已经过了一年做双份工作的日子,volare的需求越来越大,让我意识到应该抉择是否把翻译转为正职。确实有找RWX聊了聊,他是放弃了之前事业的过来人,给了我很多建议和鼓励。我其实是个保守的人,但如果我不冒这个险的话,volare一定做不起来,这应该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大赌注吧!

2016年7月,北大网文论坛采访Wuxia World创始人RWX(右四),得知他为了专职做翻译网站,辞去了自己在美国外交部的工作。

肖:您真有魄力啊!不过得到的回报也一定是值得的。我发现volare的页面非常简洁明了,对初次进入的用户很友好,要做出这样的网站设计应该很不容易,您是个人在做,还是请了专门做网站架构的人员来帮忙呢?

艾:网站分前端后端,前端就是我们看到的网站,是我自己做的,当时被迫自学了一下;后端我自己做不来了,请了专门负责的程序员。近期还增加了marketing(市场部)的同事,进一步完善了网站。我觉得能达成这些,除了幸运,也跟我之前职业有很大的关系。看惯了各大公司如何营运,学过了许多这方面的知识,让整个网站运转起来比较容易。

二、volare特色:“另类”作品和女频小说

肖:2015年11月底,您开始翻译第一本小说《三界独尊》,12月建立volare开始发布连载,后来又转载到了WuXia World上;第二本《大魔王》是先在Gravity Tales上发,后来转回volare。这样看起来,volare刚建立的时候跟WuXia World和Gravity Tales有很深的渊源,听说您之所以会翻《大魔王》,是看到有其他译者翻了前几章就断更了,您看了觉得喜欢就接过了这个坑。目前国外的中文小说译者群体之间是怎样的交流现状,能简单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吗?

etvolare翻译的第一部网文作品——犁天的《三界独尊》

艾:我发现这个领域的时候,WuXia World是我看到的第一个大规模网站。我当时什么都不懂,兴冲冲地发了一封邮件给RWX,胡乱了自我介绍了一番,眼睛很闪亮地跟他说我觉得这个网站真好,问他说需不需要帮忙。后来在网上碰到他时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聊,渐渐就熟了。

肖:那为什么不干脆加入WuXia World或是Gravity Tales,而是自己建了另一个网站呢?自己维护一个网站多辛苦呀!

艾:一开始的确只是想展示自己的作品而已,没想要自己维护一个网站,确实很麻烦。但当我深入了解这个领域之后,骨子里的小热血又跑出来了,我看到许多我个人很喜欢的女频小说,以及“另类”一点的小说,在这两个网站的读者那里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大家的口味大部分都在武侠、仙侠上。我跟RWX提过,但他一个大男人,可能对女频的兴趣会少一些?他不爱我爱呀!于是就产生了建一个网站、把这些作品收集起来的想法。

肖:但我现在看到的volare,目前的27部小说里(5月14日增加到28部),男频、女频作品的数量差不多是对半分的(男频14部、女频13部),类型也感觉是五花八门的,您是怎么挑选出这些书的呢?

截至2017年5月上旬volare novels网站首页的书目(红字是连载作品,蓝字是完结作品,绿字是其他专栏)

艾:英文读者可能没有把男女频分得那么清楚,常常是按武侠、仙侠、玄幻、都市等类型分的。我有把一些男读者推到女频小说那,他们也爱看勾心斗角,或是霸气女主踩坏人,两边的读者习惯可能不太一样,但有些男读者也喜欢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看书呢!非女频的作品,我称作“另类alternative”的作品,比如恶搞、科幻等。目前volare的类型确实五花八门,因为我主要是看故事的内涵和作者的文笔,千遍一律、毫无反转的作品,比如高富帅爱上傻白甜、废柴逆袭,这些我都不收的。所以volare的作品都很有特色,每部都有忠实读者。

肖:这么说每一本都是经过您的筛选、认为有特色的文?

艾:是的,每个网站上的文都经过筛选的。当然,有了好的译者之后,最重要的还是看译者自己想翻什么,还要看作品的授权。今年承蒙各大公司的喜爱,volare已经收到了一些合作意向,我们已经有了一个授权作品的小书库,就等找到合适的译者了。

肖:我明白了,一方面,您在网上搜寻已经有的译者和译文,另一方面有已授权的待翻译书库。您平时的阅读,是看中文小说多还是英文小说多?中国网文会去各个网站看榜单吗?还是有别的书友给您推荐?

艾:我桌前有一墙壁的英文书,但计算机、手机里都是中文小说,一半一半吧。中文小说通常是依赖书友推荐,比较少看榜单,榜单可能少有我喜欢的“特色”吧。

肖:目前网站上的这27部小说,原本连载的网站分布让我挺意外的:10部起点中文网、3部起点女生网、3部晋江文学城、2部云起书院、2部香网、2部掌阅、1部塔读、1部小说阅读网、1 部纵横中文网、1部17K、1部潇湘书院。男频以起点中文网为主,这很好理解,但女频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原本以为晋江的会更多,“红袖添香”竟然一本都没有,而在中国大陆不怎么有名的“香网”却有2本小说。

由ruyi(如意)翻译的“香网”作者芥沫的小说《天才小毒妃》

艾:我不知道“香网”的名气那么小,刚开始是一个叫 “如意(Ruyi)”的译者在翻他们的小说,既然我想成立正式的公司,就去跟他们谈了合作、授权。我们也已经和掌阅签订了合作,目前在和17K、纵横以及其他网站洽谈。主要先从网站上有的小说开始要授权吧,红袖添香我们尚未有作品,两手空空地去谈可能不妥。至于晋江,我是很想跟他们合作,但双方的理念好像有点不一样,暂时没能合作。我觉得挺可惜的的,以后会再接触看看吧。

肖:如果volare将来想往女频倾斜,会考虑增加耽美、同人这些类型吗?

艾:这两个类型,一方面因为暂时没有谈妥和晋江的合作,另一方面,题材确实比较敏感,所以目前没有这方面的计划。

三、volare的译者、编辑

肖:您对译者和译文的要求是什么呢?

艾:当然是质量为上,既然我们是“human translators”而非“machine translators”,翻出来的作品就应该像本来就是用英文写的,才对得起原作者、读者和译者自己。速度当然也重要,翻得慢的话就很难得到读者的喜爱,但我不会为了速度而牺牲质量。

肖:有硬性标准吗?比如每个月的更新量?

艾:没有,我觉得如果有这种硬性规定反而会限制译者的发展。我希望他们好好翻、开心翻,至于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确保作品的更新速度,这是负责人应该担起的责任。当然,许多译者乐于跟读者互动,自己会订下一些最低的更新量。

肖:目前网站的译者大概来自哪些国家地区?

艾:目前大约有三十位译者,来自全球各地,包括北美、欧洲、东南亚等。

肖:那他们都是怎么会中文的?都是华裔吗?我知道RWX是华裔,GGP(Gravity Tales创始人)是美籍华人。

艾:大部分是华裔和外籍华人,有少数是学了中文的西方人。

以5月14日最新上线的作品《炮灰女配:纨绔厉王妃》为例,参与翻译工作的有etvolare、Grace、Grenn、Mehexistence、Ruyi、 timebun六位译者,及Deyna一位编辑。

肖:我注意到每本书除了译者,大多还有编辑。这些编辑也是您筛选、邀请来的吗?还是志愿来帮忙的爱好者?他们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艾:编辑的英文程度非常高,负责在译者翻完一个章节之后,完善文章的流畅度、把遣词造句调整得更恰当,但他们不会再揣测原文去做更多的增删。编辑大部分是我筛选来的,有些是译者自己合作多年的。

肖:您能详细说一下编辑和译者的筛选制度吗?

艾:聘请编辑前,我会先亲自审核第一轮。给他们一个被改得乱七八糟的句子,如果他们能改得恰当,就再给一个大约三千字的小说章节。在这过程中,也会跟他们聊聊兴趣和意愿。若第二轮也通过,就会依照当下译者的需求,把编辑推到其中一个团队。主要翻译会再给他们小说的一个章节,测试过了才用。译者也会经过类似的筛选。

肖:那这些译者和编辑,有全职的吗?还是都是兼职?每部小说,译者和编辑的收入是如何分配的?

艾:有些是半职,只有我是全职。收入由主要翻译下去分,但我会不时地关心一下,确保没什么问题,但不会规定她们该怎么分。

肖:那么收入是怎么来的呢?目前volare的盈利模式是?

艾:因为我跟Wuxia World和Gravity Tales都有接触,据我所了解我们的营业模式都是相似的——读者打赏,众筹(Patreon)和广告。今后我们可能更期待电子书的,主要是在Amazon这种平台销售。国外读者很习惯网上消费电子书了,这方面应该没太大的问题。

volare novels首页的“support”版块,每部作品底下有“SPONSOR”图标,点击则直接进入PayPal付款页面,方便读者进行打赏。下方有“patreon”字样的点击则进入众筹页面。

肖:目前有已经在亚马逊上架的书吗?

艾:还没,这在未来的计划。

四、volare的读者

肖:我看到您之前接受采访,提到volare的读者30%来自美国,5%来自加拿大,10%来自西欧,12%来自东南亚,这个数据现在有新的变化吗?

艾:最近西欧涨到了17%左右,其余的都差不多一样。

volare novels用户来源最多的14个国家,依次是美国、菲律宾、加拿大、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德国、英国、马来西亚、法国、印度、巴西、新加坡、泰国、俄罗斯。

肖:您说volare月访问人数(IP)已经上百万了,但我注意到译文下方的留言区,留言评论的数量并没有太多,这是为什么呢?

艾:有些读者爱留言,有些就成默寡言。我们在reddit和Discord都有聊天的地方,大家更常在这上面讨论。

肖:我了解到reddit是类似百度贴吧这样的论坛,Discord则类似QQ群或微信群?

艾:对,Discord类似QQ群或微信群,我们有很多群,在线的所有翻译者其实都经常沟通,也有一些用Skype。有些Discord的群是一个网站的,有些是一个作品的。Volare网站的群有超过1500人了(注:至6月中旬volare的Discord群人数增长到了2500人)。

肖:哇,那是个超级大的群了!您注意过他们的讨论吗,您认为海外读者为什么会对中国的网络小说感兴趣呢?会不会绝大多数读者也还是华裔?还是说有很多是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的真•外国人?

艾:我偶尔会看留言,一般是让下面的人帮忙盯。我觉得海外读者应该是喜欢我们的天马行空、跳脱和新颖的题材。网文的一大优势就是变得快,很多时事或当下流行的话语都可以更新进去。例如近期在连载的一部《超级红包群》,跟掌阅合作的,是关于一个天界的聊天室,主角透过微信之类的连接天界,跟孙悟空还有群里的其他仙人一起抢红包,读者可以了解到很多中国的文化,很有意思,这在西方文学绝对看不到。我觉得他们多数应该是真的外国人,华人可能没那么想看翻成英文的中国网文吧,如果看不懂中文的话,可能也是直接看电视剧了,毕竟一个真实的杨洋比小说里再潇洒的男主都帅,哈哈!

知新的《超级红包群》及其英译简介

肖:英语的畅销书体制是非常完善的,基本上各个类型都有,那中国的网文除了能迅速吸收新的元素,还有什么优势呢?

艾:我很喜爱网文关于人与人互动的描写,中国网文的感情很丰富,或许我该重温一下我最喜爱的英文小说,但我总觉得中国网文里写到的爱恨情仇更深得人心。

肖:那中文的女频网文,和英文的言情小说,比方说《暮光之城Twilight》《五十度灰Fifty Shades of Grey》,您觉得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吗?

艾:除了作者文笔风格本身不同、双方都有写到烂的主题以外,一个最大的差别,就是中西小说家因文化背景不同而对事情的看法和描写不同吧。除了新颖的题材、结合时事的情节、丰富的情感,我中国网文还有一个优势,西方读者目前可能把它看做一个新的玩具,现在有个小热潮,但这种热情可能起伏不定的。

(文/肖映萱 本文首发北大网络文学论坛微信公众号:媒后台)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