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个快递差点就坐牢

老王老王
去年,我通过一个在日华人,买了一大套《萩藩阀阅录》,花了五千多人民币

这套《萩藩阀阅录》,是安芸毛利家的文书史料集,五大厚册,非常厚重

(还有一本遗漏编,个体较小)

这套书,当时连我在北京的一个朋友家里也没有,国家图书馆里也没有

其稀缺程度,全国就我一个人有(北京的朋友语,他是日本战国史的藏书家)

全套书都是晦涩的古文书,日本战国时代当时的通信记录

除非是具有非常高超深邃的顶尖水平,否则根本没有人能看懂这书,甚至会去买这书

我在上海的一个朋友也想看这书,他在有一天请求我寄到他住处

那是去年的盛夏吧,记得是。我答应了朋友,收拾好书,开车带到了附近的快递收寄站

在这里负责具体业务的是一个年纪35岁左右的女人,还有一个40岁左右的男人

那个女人虽然体型胖了些,但是面容姣好,看上去还有那么一点味道

我对她说,要寄快递,寄几本书,她让我把书拿出来

我把五大册《萩藩阀阅录》拿到她的办公桌上,她让我拿出身份证,说寄快递都要实名登记

我把身份证掏了出来给她,她仔细地端详了起来

身份证是我很多年前拍的了,很多人拍证件丑,但是我那时很上相,身份证上是很俊朗的面容

妇人如痴如醉的看了起来,嘴角露出微笑,竟然楞了会,没有及时反应处理业务

这时候那个男人冲了上来,开始很警惕的问我:“你这些是什么书,不会是反共的吧?”(注1)

(注1:当时正值G20峰会,快递单位接到通知,对图书寄递的把关比以往更加严厉)

我很无语,遂告知他:“怎么可能是反共的?我这些是日本的历史书,是日本古代的(注2),跟现在的这一段历史没有任何牵涉”

(注2:准确说是日本中世,但老百姓一般不了解这个概念,所以对他说是古代)

男子还是将信将疑,说:“我来看看”,他便动手翻起了五大册的《萩藩阀阅录》

为打消他疑虑,我在一旁跟他说话:“你们对图书这块的寄送抓的这么严格吗?”

男子一边翻着书,一边回话说:“上面要求,总之题材涉及反共的,或者跟西藏、新疆之类有关的,我们都不收”

我很无奈,对他说:“可我这个就是日本普通的历史书,而且还不是日本现代的历史,根本与反共无关,你看我像个反共分子吗?”

他正色看了我一样,说:“像”。

然后他又对我说:“你这什么玩意儿《萩藩阀阅录》,不会是那靖国神社搞出来的东西吧”

我很无奈的说:“真的不是啊……”

男子还是比较人道主义,在手机上搜索《萩藩阀阅录》,想看看到底是本什么书

但是很无奈,在国内的网页上,他找不到有关这本书的具体介绍

男子又耍起了无赖,对那妇人说,“把这书还有这个人的信息登录到网上去(可能是他们配合政府的一些什么网站,不太清楚),这个全国都能看到的,如果真的是反共的,那公安会立即通缉他,实现抓捕,效率高点可能就是今天了……”

听了这番话,虽然我知道他是在吓唬我,但我觉得付出这种风险也并不值得

于是我索性就说,那书不寄了,我拿回去好了

男子终于松了一口气,哈哈大笑,对我说:“要是老子能上战场,就上南海,报效国家,干死美国鬼子、菲律宾鬼子,跟他们拼了!”(注3)

(注3:当时是2016年7月的南海仲裁案,南海局势非常紧张)

我表面没说什么,只能无奈抱着书跑路了

走之前,那个女子把身份证还给了我,略带歉意地说,:“抱歉了,帅哥”(注4)

(注4:这不是敷衍的社交词汇,她是很一本正经说的)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我换到另一个快递点去碰碰运气

接待我的一开始是个小姑娘,身高150+,长得挺可爱的,她也要求我拿出身份证给她看

我掏出身份证给她,她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说:“这个人真的是你吗?”

我问她说:“难道不像吗?”

小姑娘没有看着我,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怔怔地瞪着我的证件照,好似那一泓秋水

毕竟,我也曾年轻过,校园时代也被很多女生追求过

正当小姑娘快给我办理业务,包扎快递的时候,一个看似是这里管理人员的男子来了

小姑娘多嘴问了他一句,“头,日本的书可以寄吗?”

男子非常坚决地回了一句:“不行!”

男子一开始没有正面看我,只是对着小姑娘说话,然后他低着头跟我说为什么不寄:

“之前有个人也找我们寄过,但我们拒绝了,我们怀疑那个人有反共嫌疑。你这个日本书,我们没有能力鉴定是不是反共的,所以也不能给你寄”

这个论调,我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我开始仔细端详起这个男子

黝黑的皮肤,粗壮的胳膊,除了剃了个小寸头,发型不一样外,怎么跟我上次见过的另外那个快递点的男子那么像呢…………

正当我端详着这个男子时,男子也缓缓抬起了头,看向了我这边,我们四目相对……

“卧槽!!!!!!!!!”

“卧槽!!!!!!!!!!!!!!!!!!”

这个男子就是上次拒绝我的,另外那个快递站点的负责人员

原来这两个站点虽然相距有点远,但都是一个快递公司的,男子都管理这两个地方

但是他一般不去我那天寄递的站点,可那天鬼斧神差、出人意料的出现了

他这次剪短了头发,所以一开始我没认出他

就这样,《萩藩阀阅录》的二次投递计划,也告失败了

没有办法,我只好联系我上海那位朋友,告诉他:“没有办法,快递站点的人怀疑我反共,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你自己过来拿吧”

过了几天后,我的朋友从上海赶了过来,跟我见面拿书,一切顺利

我们在当地的饭店吃饭,还说起这件事

我跟朋友说:“你说那个快递站点的人是不是个傻逼,《萩藩阀阅录》本身是毛利家的史料,跟反共有毛关系?我当时反问了快递站点的那货一句,我看起来像不像个反共的?措辞很激烈了,那货还义正言辞的回了我一句,说,像。你说这是个什么情况?”

我朋友不惊不慌的说:“说不定那人会点相术,看你面相上有王相之气,也就是有天子之命。这个人看你寄递这么高深的书,一般人都看不懂,在面相上看上去又那么不凡,知道你有不臣之志。就像权翼对慕容垂的评价一样,说他这个人不老实,若遇风尘之会,必有凌霄之志。那个人担心万一你以后搞革命了,鹿死谁手尚且未知,会株连到他,所以才不敢接你的快递的”

我朋友刚说完,话音未落,我捋须大笑,笑着对他说:“别乱说话,我全家都是党员!”

「给我一个亿」
2 人赞赏
贺师俊
jl wang
57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