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破进击
首发于大破进击

太羞耻了,那些年读过的爱范儿文章,可能让你呕吐。

如果这就是中国最顶尖的科技媒体进行创作的态度和水准,那又怎能怪中国媒体写出来的东西被贬作猪屎?怎能怪中文互联网世界被贬作猪圈?

昨天晚上回家,坐在车里一边听 Lorde 的《Melodrama》一边刷完了 Twitter。
一阵屎意从腹部窜上来,让我不得不冲上楼去释放自己。在释放的过程中,我打开微信准备看看我最近喜欢看的一个海豹漫画是不是有更新。
看完海豹,它下面的一条推送进入了我的视线:「太羞耻了,那些年看过的 iPhone 谍照……」我连标题都没有看完,就知道这篇文章是洗稿自我下午刚刚读过的一篇 Outline 的文章《Leaked recording: Inside Apple's global war on leakers》。

诸如 ifanr、36Kr 这样的媒体,把国外媒体的文章复述一下就当作自己的内容来发,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除了可能存在的著作权问题,我对这种行为本身倒是没什么更多看法。
毕竟科技媒体行业,中国的记者既难以接触到什么真正的一手消息,也和国外的公司有着天然的语言隔离(微软发布会上的记者提问环节都快把我尬穿了……),所以对国外的新闻和文章进行一下简单的搬运,倒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但当我点进去,看到这篇脱胎于洗稿的文章的完整标题的时候,我又一次被震惊了。该标题的完整版是:「太羞耻了,那些年看过的 iPhone 谍照,可能来自苹果代工厂女工的内衣」。要知道,会去看 Outline 的文章来洗作自己的内容,在这个行业里已是难能可贵的水平。
只不过这样一个来自「中国顶尖科技媒体」的编辑,在读完(或者根本没读完)这样一篇详细描绘了保密这件事对于苹果的难度、以及苹果花费的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去防止泄露发生的文章之后,他抓住的关键词是,「内衣」。

点开文章,我往下一划,更令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

Rice 在简报中表示,TSA(安全接入审计,监控内部人员服务器操作行为的系统)每天所监控到的人员操作动作的峰值是 180 万,
安全接入审计?!
安全接入审计???!
安全接入审计?????!

这六个字你自己读的通吗?如果 A=Audit 安全和接入是怎么和 T、S 对应上的?
这三个字母,你只需要轻轻地选中,用 Google 或者 Bing 或者 DuckDuckGo 搜索一下,就会得到一个不会产生任何歧义的结果,Transportation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这样一个跟上下文牛头不对马嘴的翻译结果,经由这位中国顶尖科技媒体编辑的手,还能强行解释出一个,「每天监控到的人员操作动作」,我不禁要对其超凡的想象力发出赞叹。

到此为止,我不想再多花一秒钟时间继续把这篇可能花了这位编辑 10 分钟去撰写的文章继续读下去了。我花了 30 秒把 ifanr 从我的所有 feed 里剔除掉。

我最早关注 ifanr,是因为李楠的这篇《为什么 Symbian 应该安乐死》,在那个时代,至少还有人敢于站出来亮出自己的「果粉」身份,尽管可能会引发一部分塞班粉丝的不认同,但 ifanr 还至少敢让主笔亮出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今天呢?如果一个观点亮出来会引发争议,那就不要说了吧?毕竟是上市公司了,如果在数据上会引发「取关人数曲线」的一个小小突起,谁能担得起这个责任呢?
所以在标题里放上「奶罩」这样的关键词就行了,里面的内容没人看的,谁会关心苹果到底花了多少时间去解决保密问题呢?谁会关心其实现在关于苹果新产品消息的泄露其实更多地来自 Cupertino 的苹果总部而不是中国的供应链呢?
毕竟,谁不喜欢奶罩呢?


连这种放到 Google 上搜一下,立马会出现权威无歧义官方解释的词语,在国内顶尖的爱范儿编辑洗稿的过程中都能被翻得牛头不对马嘴。
这么深度的一篇文章,我们伟大的顶尖水准的科技媒体读完之后能关注到的,值得拿到标题上来的关键词只有一个「奶罩」。
这就是一家中国科技媒体行业,进行创作的常态。

如果这就是中国最顶尖的科技媒体进行创作的态度和水准,那又怎能怪中国媒体写出来的东西被贬作猪屎?怎能怪中文互联网世界被贬作猪圈?


以上。

编辑于 2017-06-2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这个博客所涉及的话题很广,我知道这并不利于内容的传播,只是这就是我想追求的东西。我解读科技,但绝不只看到参数和功能。我会写文章评测 Apple Watch 的用法,更要在两年的时间里用它养成运动的习惯,记录这个过程。我对耳机、音响感兴趣,能评判三频、解析和瞬态,但我也需要懂音乐,学习编曲作曲的知识,揣摩歌词背后的韵律以及最最重要的「故事」。我与游戏互动、品尝食物,同时也在试图洞察文化、感受美学。当我看一部电影的时候,我看到画面、听到声音,更要思考这些表象之下,文学和影像艺术的灵魂。 这一切都是重要的,光、声、气味、质感、辐射、加速度,还有这些「信号」背后,它们令我哭或笑的原因。我试图用各种介质记录这一切,还原我脑海里的东西,用笔,用键盘,用麦克风,用镜头。 我关注的,是我作为「人」感受到的一切,以及这一切背后的故事。如果要用一个简单的词概括,我觉得这就是「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