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如何使用高大上的方法调参数

[科普]如何使用高大上的方法调参数

袁洋袁洋

[本文主要介绍我与Elad Hazan, Adam Klivans 合作的最新论文: Hyperparameter Optimization: A Spectral Approach]

那么,在介绍具体算法之前,我们先要理解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调参数这个东西,关我x事?

因为它非常有用。 调参数是指这么个问题:你有n个参数,每个参数需要赋一个值。赋完值之后,你用这些参数做一个实验,可以看到一个结果。根据这个结果,你可以修改你的参数,然后接着做实验,看结果,改参数……最后你希望得到一个非常好的结果。

这个框架适用于几乎一切场景。比如说,它可以用来指导你做饭。每次放多少盐?多少糖?火开多大?开多久放料?先放什么再放什么?各放多少? 平底锅还是炒锅?油放多少?要不要放胡椒粉?等等。

Jasper Snoek就在一次报告中讲述如何用调参数方法(贝叶斯优化)炒鸡蛋。他只花了大概30个鸡蛋就得到了一个很好的菜谱。当然了,调参数方法还可以用来炒虾米,炒猪肉,炖茄子,烤羊腿,或者酿酒,和面,撒农药,养鸡养鸭,做生物化学实验,基因优化,空气动力学结构设计,机器人参数优化等等,不一而足。只要你独具慧眼,其实生活中太多的问题可以用这一类方法来解决。

---------------我是分割线------------------

在机器学习里面,这个问题尤其重要。比如说,你哪天想要拿神经网络来做个什么,应该怎么弄?有些同学可能知道,神经网络,作为一个高科技的东东,其实还是相当复杂的。它需要用户做很多决策。而对于初学者来说,这些决策往往令人望而生畏。例如:

  • 网络有多深?
  • 网络有多宽?
  • 每一层是要用什么结构?线性层还是卷积层?
  • 层与层之间应该如何连接?
  • 应该使用什么样的Activation?
  • 应该使用什么样的优化算法?
  • 优化算法的初始步长是多少?
  • 初始步长在训练过程中应该如何下降?
  • 应该使用什么样的初始化?
  • 是否需要使用Momentum算法?如果是,具体速率是多少?
  • 卷积层里面是否要加入常数项?
  • 是否需要使用Dropout?
  • 是否需要使用Batch norm?是否需要自动调整Batch norm的参数?
  • 是否需要使用Weight decay?
  • Weight decay速度是多少?
  • Mini batch的大小是多少?

这些问题,有些是重要的,有些是不那么重要的。有些如果设错了没有什么关系,有些设错了会导致神经网络直接就没用了。尤其是对于一个新的应用场景而言,找到那些对它最关键的问题并给予正确的答案,至关重要。

好了,讲到这里,大家应该都理解了,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问题。那么,

现在大家是怎么调参数的呢?

现在大家都用GSS算法,全称是Graduate Student Search算法。翻译成中文就是博士生人肉搜索算法,又称炼丹算法。

图文无关! [Andy Greenspon, a PhD student in Applied Physics at Harvard, aligns a green laser for characterizing optical properties of diamond. (Photo by David Bracher) ]

好吧,其实除了GSS算法,我们也有一些别的算法,比如之前提到的贝叶斯算法(Bayesian Optimization),还有Hyperband算法,等等,其实都是一些很优美的算法。那么,既然之前提到贝叶斯算法可以用来炒鸡蛋,为什么现在大家仍然使用博士生人肉搜索这种原始的方法做调参数问题呢?

答案是来自高维度的诅咒。当需要考虑的参数个数过多的时候,可能性就会呈指数级别增长,而已有的算法却没有很好的机制来处理这个问题。对于调参数的问题来说,每一次实验的代价都很大(想想炒鸡蛋,每次实验都会要牺牲一个鸡蛋),因此一旦需要做的实验数量随着参数个数指数增长之后,算法就会失效。一般来说,已有的算法只能够处理不到20个参数的问题。

而博士生人肉搜索则不然。像小蜜蜂一样的博士生们通过辛勤的劳动,往往能够从众多参数中找到若干最重要的10个20个参数,然后再把它们塞到已有算法里面自动调一调,往往就能够得到很好的结果。

有没有办法把人肉搜索这一步自动化呢?这就是我们论文的主要贡献:

Harmonica —— 我们的算法

[在介绍算法之前,我想要提一下,我们的算法适用于离散参数的情况。对于连续参数,可以使用赌博机(Multi-armed Bandit)+最速下降法(Gradient Descent)方法,或者把它们离散化成为离散参数。由于离散参数都可以转化为布尔参数,以下我们只考虑参数是布尔的情况。但是其实一切的实际问题都可以转换成这个情况,并不只是一个理论上的简化。]

我们先简单谈谈拉锁(Lasso)算法。

拉锁算法是一个非常常用、非常简单、非常基本的线性回归的算法。问题大致是这样的:已知y= Ax,已知向量y, 已知矩阵A ,想要求x

我们考虑的情况很特殊,矩阵A往往是一个很“扁”的矩阵。举个例子,A的大小往往是100行10000列,也就是说y有100个数,x呢有10000个数。这就导致满足要求的解可能并不唯一。

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加了一个额外的假设,说x虽然非常长,但是它很稀疏,大部分位置都是0,只有少数的几个是非0的。加了这个假设之后,可以用压缩感知(Compressed Sensing)的方法证明,拉锁算法(的某个变种)可以找到这个x,即所谓的稀疏复原(Sparse Recovery)。

这个东西和我们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呢?在我们这个问题里,矩阵A可以看做是测量矩阵,有100行的话,就表示我们尝试了100个不同的参数组合。有10000列的话,就表示每个参数组合呢,可以观察到有10000个特征。向量y可以看做是不同的参数组合得到的调参数的结果,所以有100个数。而我们要求的向量x,则是不同的特征对于最后调参数的结果的影响有多大。我们假设x是稀疏的,即只有少数几个特征非常重要,其他的都不重要。

小结一下。我们引入线性回归的想法,就是想要找到一些有用的特征,并且假设这些特征的线性叠加可以很好地近似最后调参数的结果。换句话说,我们认为我们需要优化的这个参数函数,本质是一个线性函数,更加确切地说,是一个稀疏的线性函数。

有些同学肯定就要开喷了,这个显然不是线性的啊,参数函数甚至都不是凸的啊,你们这些搞理论的这么总是指鹿为马啊,blabla……

嗯是的,参数函数几乎一定不是参数的线性叠加,但是它一定可以写成某些特征的线性叠加。例如,深度神经网络对图像分类的时候,从某个角度来说,可以看做是它的前n-1层对图片的像素进行了特征提取,得到了最后一层的特征向量。然后最后一层再做一个线性叠加(linear layer),得到了最后的答案。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实神经网络也假设图片分类的函数是一个线性函数,不过线性函数的特征向量是神经网络自己学出来的罢了。


那么言归正传,我们这里用到的特征是什么呢? 使用调和分析(Harmonic Analysis,或者Boolean Functional Analysis)的知识,我们可以知道,任何的基于n个布尔参数的参数函数,都可以写成基于2^n个傅里叶基函数(Fourier Basis)的线性叠加,其中每一个基函数就是若干个布尔参数相乘得到的多项式而已。(如果看到傅里叶基函数这样的东西吓坏了,千万不要担心。本文不会涉及什么泛函分析的具体内容;你把它想成是线性代数里面的基就可以。)

换句话说,在刚才的线性回归的式子里,如果我们把x想成是长度为2^n的关于参数函数的傅里叶基的权重分布,一切就说得通了。任何的参数函数都一定对应着这么一个x如果x恰巧是一个比较稀疏的向量的话,使用拉锁算法(的某个变种)就一定能够找到x

说到这里,算法的框架已经比较清楚了。但其实仍然有两个非常实际的问题需要解决。

第一个问题:如果n比较大,比如有60,那么2^n显然是我们无法承受的。怎么办?解决方法很简单,我们只考虑所谓的低度数傅里叶基(Low degree Fourier Basis),即那些最多只包含d个参数相乘的基函数。这样的基函数仍然是相互垂直的,而且它们的线性叠加可以表示一切参数之间相关性最多为d度的参数函数(即,最多只有d个参数两两相关)。我们在论文里还证明了,如果已知的参数函数可以用一个较小的决策树来表示,那么它也一定可以用低度数傅里叶基的线性叠加来近似。总而言之呢,对于实际问题而言,其实只需要使用低度数傅里叶基也就够了。这样一共有多少个特征呢?只有n^d个特征。我们一般也就取d=3,4,实际上效果就很好了。

第二个问题更加严重。就算我们现在只用了n^d个特征,拉锁算法能够找到x的前提是x是一个稀疏向量。但是,实际上x根本就不是一个稀疏向量!一方面,有些特征确实比较重要;另一方面,其他特征的贡献却也远远大于0,不能够简单忽略。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我们的算法的巧妙之处在于,使用了多层拉锁!注意到,对于调参数问题,我们并不在意真的去把x复原出来;我们只是想要找到一组参数,使得这组参数能够对应比较好的结果而已。所以我们先跑一次拉锁,得到了一部分重要的特征。基于这些特征,我们知道一部分相关的参数,以及它们应该如何赋值才能够得到这些特征的线性叠加的最小值。于是,我们就可以固定这些参数。

这些参数固定之后,其实个数往往不多,一般也就5、6个。我们还剩下大量的参数的值没有确定。如果这个时候停止的话,相当于就默认这些参数对最后的函数完全不起任何作用(当然是不对的)。我们做的就是,在固定已有的5、6个参数的情况下,对剩下的参数重新进行随机采样,然后跑拉锁。这样我们又会得到若干个重要的参数,于是又可以重新采样跑拉锁,如此循环多次之后,即可得到一大堆重要的参数和它们的赋值。

至此,我们的算法就介绍完了。

---------------我是分割线------------------

小结一下,所谓的Harmonica算法大体是在做如下的事情:

  1. 在参数空间中,随机采样(比如)100个点
  2. 对每个点计算低度数傅里叶基的特征向量,捕捉参数之间的相关性
  3. 对于计算好的100个特征向量,跑拉锁算法,得到(比如) 5个重要的特征,以及这些特征对应的参数
  4. 固定这些参数的值,得到了新的调参数问题(参数个数减少,搜索空间降低)。回到第一步。

如此重复若干轮之后,固定了很多参数的值,其实已经得到了一个很好的解。剩下的参数基本上和白噪声差不多,可以调用一些已有的算法(hyperband之类) 进行微调即可。

Harmonica的几个优点:

  • 对参数个数的增长不敏感
  • 优化速度极快(跑跑拉锁即可)
  • 非常容易并行
  • 可以自动高效地提取重要的特征

理论解释

虽然我们的算法很简单,但是正如我之前提到的那样,其实它背后有很强的理论支持。在论文中,我们使用了调和分析和压缩感知的方法证明它的正确性与有效性。在证明的过程中,我们还顺便解决了一个存在了20多年的关于决策树的理论问题 。但是一来大家可能对这方面并不感兴趣,二来理解了确实也没什么用,我便把这部分可耻地略去了 -__-

实验结果

其实我们就跑了一个神经网络实验,在Cifar10上面跑resnet。这个实验我选了39个各式各样的参数,涵盖了我能想到的一切需要手调的参数,外加21个无用参数(用于加大问题难度)。我们跑了3层的拉锁算法,使用了度数为3的特征向量,现在一个小的8层的网络上跑,得到了重要的参数们之后,将这些信息用到大的56层的网络上微调,得到了很好的结果。如下图:


可以看到,Harmonica得到的结果比别的算法(Random Search, Hyperband, Spearmint)都好很多,而总的时间却用得很少。其中,Harmonica跑10天(我们用了10台机器并行,因此实际只花了1天)就能够得到和博士生们极为接近的结果。而Harmonica跑3天就能够得到比别的算法跑17天20天还要好很多的结果。除此之外,Harmonica找到的特征与人们的经验是十分吻合的。比如batch normalization, activation, learning rate就是它找到的最重要的3个特征。详见论文。

这篇论文大概就是这样了。作为第一篇对调参数问题做特征提取的论文,我觉得这个方向仍然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地方。我们把python版本的代码放在了github上,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试试看。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1 人赞赏
微信用户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5 条评论
推荐阅读